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时评

冥界与资本主义

2021-08-23 09:48:19  来源: 新潮沉思录   作者:刘梦龙
点击:    评论: (查看)

  今天是中元节,这本来是祈福的节日。道教有所谓三元,分别有天地人三官主持,中元就由地官主持,是个祭神赎罪祈福的节日。不过在民俗里,这天又成了冥界和阳间彼此开放的日子。那些逝去的先人,趁着这个时候,纷纷回家,享受子孙的祭祀,这里的祭祀除了丰厚的祭品,钱财就免不了。

  所谓的冥钱,大抵是一个贬值的过程,先秦还是真金白银,如今只剩下彩纸了。这倒是和人间的货币发展一样,从金银到纸币,再到如今的数字货币。

  魏晋之前,古人多视死如生,厚葬之风又多不可思议之处。秦皇以水银为池,宝石为日月星辰,金银为奇禽异兽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大约到了唐朝安史之乱以后,死人太多了,铜钱供应更不上,唐朝整个金属货币一直不太充裕,以至于长期要拿布匹,香料这样的实物做货币补充。到了宋朝,商品经济大为发展,结果人心就大大的败坏了,从此纸钱就彻底取代了铜钱,这就叫资本主义的铜臭味。

  只是,时代发展,如今各种电子币当道,天地银行也超发的太多了,阳间经济过热,只怕阴间更是十万倍于此。不知阴间的有识之士,什么时候可以发行一个冥界数字币,要有唯一性,生前投资,死后兑现,大可以把兑现额度订的大些,可不比屁币,猪币可靠多了?

  旧时的焚纸钱是大有讲究的,清朝人甚至专门写了志怪故事叫人怎么烧纸钱。要求焚化时不能随意搅动,使纸钱破碎,且须烧透,免得祖先收到的都是破铜烂铁。最好是垫着草之类的烧,断不能直接就地燃烧。如果是河边更好,取通往黄泉的意思。其实,认真想想,你就发现这玩意恐怕不是教人家这么烧纸钱,是在教人家怎么防火。你看,一要尽量避免火种乱飞,二要避免引燃杂草,三要靠近水源,便于应急处置,多有道理。

  大家不妨看看店铺里的冥纸,最古老的冥钱是和铜钱一样的,就是麻纸上弄出一个个跟铜钱一样的凿痕。所以最早,冥纸这行叫凿钱业,宋仁宗的亲舅舅李用和少年时落魄就干过这活,如果纸钱业要选祖师爷的话,我觉得他比蔡伦更合适些。但现在的纸钱可花样太多了,明清以后不过是锡箔纸的金银元宝,如今冥币上都是十来个零,和津巴布韦币彼此彼此。

  这样的滥发,无疑就导致货币的极度贬值,那贬值怎么办,最好的办法,恐怕就是用制造成本来代替,你烧了多少钱买来的纸钱,就给你折算多少,克扣点手续费。要是这样,那一年才发几次工资的鬼魂们,只怕就有点窘迫了。于是,鬼故事的一个大类,在人间打工的鬼魂就应运而生了,其中三昧颇值得玩味。

  中国现存篇幅最大的鬼故事合集是宋朝名臣洪迈写的《夷坚志》。洪迈可是当过大学士和宰相的人,读书多,一看不会骗你。《夷坚志》开场第一个故事就是一位没钱的富鬼的故事。忻州人孙九鼎在政和年间遇到了自己早已死去的姐夫张兟。这位张君生前大富贵,艳遇无数,据说人还是善良的,死后做了冥界的判官。吃饭时,张判官就指定自己的妹夫付钱,连说自己的钱不中用,没法付账。

  为什么死者的钱不中用呢?南宋绍兴二十一年,杭州有位首饰商人,遇到两位女士买首饰,付了订金,拿走了两顶珠冠,没想到一去不回。商人追到地址一看,是一座空屋子,珠冠倒是最后找到了,付的钱财却消失了。对,就和大量鬼故事里一样,鬼的钱财是会消失或化灰的。这样的故事甚至记到了史册里。

  洪迈经历了两宋更迭,身当乱世所记的故事和明末笔记展现了人鬼相杂,阴阳混乱的时代精神是互通的。在这些故事里,无疑都强调了,我们焚烧给鬼魂的钱财似乎不是长期流通的,不但会消失,甚至很可能是不是在冥界真实流通的。这样的故事其实也能找到一点历史根据,而且距离我们还很近。

  二战末期,苏军攻克柏林,苏联人的占领导致了德国马克的极大贬值。英国人编写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战史大全》记录了这段历史,大量的苏联士兵收到了军部用由美国人提供的铅版印刷的德国马克作为他们积欠的薪水,俄国人从不对他们印刷的纸币数量负责。士兵们盼望着回国,却发现一旦回国这些滥发的马克毫无用处,只能拼命的迅速变现。那些发现马克将要大贬值的德国城市人迅速套利,再把这些马克转给消息迟钝的乡下人,导致了乡村的进一步凋敝。

  对于不能久留在我们这个世界的冥界魂灵来说,比如这个月,他们手持大量善男信女焚烧的金钱,再考虑月底他们就要回到冥界,迅速套现似乎是唯一的选择。这样说那位不肯花鬼钱的张判官确实是一位负责的好鬼,难怪能当上判官。

  除了这些唯利是图的鬼魂,其实也有另一些鬼魂,他们生活在我们的世界里,死后还在享受996的福报。《夷坚志》里记录了一位打工鬼王立的故事。有位中散大夫史忞某天竟然在杭州遇到死去了一年多的厨子王立。这位王师傅不但大大方方的承认自己是鬼,还在阳间做的烤鸭子的生意,每天忙碌给不停,而且是货真价实的真鸭子童叟无欺,还说临安城里,七成是人,三成是鬼。鬼魂们每天在人间辛勤工作赚取着资财,甚至连史家三十年的老保姆也是一只老鬼。看来,做鬼也离不开资本家的手掌心,这可真不是什么好消息。

  洪迈喜欢写这样人鬼相杂的故事,就像他经历的那个乱世一样。如果,冥钱不能化作真钱,或许其实在冥界真正流通的是真实的钱财,这又能从一些故事里看到端倪。

  宋朝有尊特别有名的神灵皮场大王,关于他的事迹我们其实知道的不多,但名字确实让人印象深刻。御史中丞席旦死后成了开封皮场庙的主神,发现自己的儿子来进庙参观,便托梦送了自己儿子五百贯铜钱使用。他儿子第二天醒来,真发现有人敲门送了一车铜钱,插着皮场庙的小旗子。天亮后大家清点,果然是货真价实的铜钱,不过数目只有三百贯,不知是不是小鬼们趁机打了秋风。

  抚州金溪县有座大庙,也是极为灵验,有位宋朝宗室赵善文穷困难当,发现神灵大人积累了无数钱财,就强行拿走使用了。日后,神灵托梦前来索取,这位赵官人还想用纸钱还债,差点被干掉。当然,最后神灵大人也拿这位真赵家人没办法,只能让他念佛积功德还债。

  显然和那些普通鬼魂不同,这些神明们使用的是货真价实的钱财,甚至还开发了不少赚钱的手段。福州北宋宰相余深生前风光,为了怕子孙受穷,卖了大堆金银在地下。没想到他儿子日后真去挖掘,却发现钱财子虚乌有,无奈请了巫婆打听,才知道是没给神灵们付保管费,大加祭祀后再挖,果然挖出钱来了。清朝人的故事就更糟了,窖藏的金银直接化成了清水,便是当事人无福消受,那金银又到哪里去了?

  这其实是很有意思的事情,中国古代由于金融业不发达,和我们今天银行存钱有利息不一样,存钱是要到给钱庄保管费的。说起来,今天也有一些国外的银行,存钱还是要给保管费的。只不过,这些钱到底是怎么来,以至于户主们宁可付保管费也要秘密存储,那可就是一个大家都知道的小秘密了。据说,二战的时候,犹太人跌倒,让这些特别讲信用的银行吃饱了。至于,那些时不时会死绝户和自身难保的户主会不会在落难的时候被讲信用的资本家吃绝户,那可就不是小老百姓能知道的秘密了。

  说起来,冥界的货币其实还有一个来源,那就真的在地下,在传说中。就比如中国人有窖藏的习惯,秦汉间,中国的黄金似乎多到用不完,赏赐的黄金动辄成千上万。但两汉之后,这些黄金都神秘消失了。有人认为是古人黄铜和黄金不分,秦汉后才有了分别,但现在出土的大量先秦两汉黄金,典型就是不久前挖掘的海昏侯大墓,马蹄金的纯度很高,标注清晰,断不像金铜不分的样子。因此也一直有人主张,是这大量黄金在两汉的大乱里被埋入地下,就此不见天日了。

  如果真是这样,古往今来宝藏何其多,各种藏宝的传说层出不穷,比如日本人,这个国家据说特别多宝藏,德川幕府有一个赤城山藏金,四百万两。等到二战时,据说山下奉文等人,收刮整个亚洲,藏金更是达到了数万吨之巨,约等于东南亚自古以来开采黄金的总和。这些黄金,如今都无影无踪,似乎就成了冥界的储备金。当然,这个冥界是不是和美国人共享的,我们就不知道了。

  何况,仙人们本身就有创造黄金的能力。点石成金不过是吹一口气的事情,宋人笔记里有位仙人是紫金之精,在宴席上撒了泡尿,走后留下满桌的紫金。考虑到天界是琼楼玉宇,黄金都用来铺地板了,至少来源是不缺乏的。认真想想,这本事没什么奇怪的。仙人点石成金还要靠手指头去一个个点,今天的资本家,轻轻松松通过发行几张废纸,现在连废纸都不用,只要几枚数字货币就够了。在全球是不是收割了几万亿的财富,然后随便一个泡沫就消失了。这岂不是仙人的传人,所以说,资本大仙了不起,封建时代靠想象,资本家把想象变成现实。

  这样看,冥界是什么,不就是发展的很充分的资本主义世界吗?官员们守着黄金储备,仙人们直接创造财富,鬼魂们只能定时收到些口惠而实不至的临时货币。他们中那些穷鬼如果无人照顾,死后显然还需要努力工作来赚取钱财,死后还不得安生。

  至于那些富人贵人们,身前多做功德,结交的好友高人日后做了神仙冥官多加照顾,靠着小圈子死后依然富贵荣华。倒是那些穷困的百姓,身前受穷,死后还要奔忙。真有本领的或许是那些资本家,到了哪里都能想出办法来。这样看,阳间要革命,阴间我看更要革命,要不老帅当年怎么说,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诚哉斯言!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