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时评

司马南:在阿富汗,中国会犯苏联、美国的错误吗?

2021-08-20 15:08:31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司马南
点击:    评论: (查看)

  昨晚有人请客吃“改版涮肉”,涮青菜、涮油条、涮丸子。丸子是五花肉姜末白胡椒面现汆的,味道确实不错。老胡(不是环球那个老胡)闺女入职某文艺团的事情定下来了,大家高兴庆祝,宾主频频举杯。

  老胡的朋友是一位高人,经历奇特,见解独立,碍于身份平时只潜水不发声,几次善意指出我说话的不严谨不严肃,正好趁机会向他请教。

  嘈杂环境,我染喉疾说话不便,遂俯耳轻问,他则高声作答。

  司马南:阿富汗变天了,“西贡时刻”与“喀布尔时刻”,您怎么看?

  答:泄了气的皮球任人踢,逞能的人再能耐也有力气用尽的时候。强龙压不过地头蛇, 实在折腾不下去了,只好一走了之。自然么,没有来时的那份骄横, 志在必得变成了狼狈不堪,自找的。

  来的时候你打什么旗号,用什么招数忽悠两院议员投票支持,那是你的国内政治,既然来了,你总得干点啥吧?美国人在越南干啥啦?美国人在阿富汗干啥了?只一味示强,“恃力者亡”在这应验了,是不是?军事装备上绝对优势,有代差,能搞降维式打击,那又怎么样?“恃力者亡”的规律也不变。规律的力量就这么厉害。

  入侵西贡也罢,入侵喀布尔也罢,都不得人心,不但是入侵者不得人心,入侵者扶持的傀儡政权及其军队也不得人心。南越伪政权,加尼伪政府,得人心吗?他要是得人心,哪怕争取一半儿支持,也不至于墙倒众人推,输得这么狼狈。

  喀布尔耻辱性撤军让军事大国的形象大打折扣,超级大国只想保住面子,结果被打脸,拜登可以坚持“拥护自己所做的正确决定”,可越来越多的人看清了超级大国迅速衰落的现实,还有比这更煞风景的吗?

  巴掌大的阿富汗,几万亿美元,20年时间,搞成这个德性,挥师台海,偌大南海,他能干啥?比大国衰落更让人惊讶的,是这个。

  司马南:美国在阿富汗这20年到底为实现什么目的?他实现自己目的了吗?

  答:小布什那个时候要复仇,“911”事件之后,同仇敌忾之下,几乎指哪儿可以打哪儿,中情局画了两处靶标,一阿富汗,二伊拉克,都打了,都打了个稀里哗啦、尸横遍野。

  拜登自己说已经实现了目的,就是打击恐怖主义,打击支持拉登的基地组织。

  这是自己找台阶下。

  美军后来根本不知道自己在阿富汗到底是要干啥,优势的军事装备不知道往哪儿用,龟缩在有限的几个据点里,把自己包裹到牙齿,戴上牙套。刚开始还有些军事行动,发射导弹炸几个帐篷啥的,后来的日子,差不多就像治安警一样守那么几个值班岗,一晃就是20年。再后来,一轮一轮没完没了地跟塔利班谈判,不知道谁是老鼠,谁是猫。

  牵制俄罗斯,威慑新疆,曾是美国地缘政治战略家的设想,这些设想一直停留在设想的阶段,现在仍是设想

  美军在阿富汗到底干啥?与其在美国以外寻找原因,不如在美国国内寻找原因。苏联解体之后,美国人一下子失去了天敌,可军工复合体不能歇下来,很多人不了解的秘密是,战时与平时用于军工开支的比重是不一样的。阿富汗恐怖主义是个勉强说得出去的借口,几万亿就这么砸进去了。

  司马南:军事上征服阿富汗并非不可能,美国为什么后来变得消极?

  答:关键是意义何在?那些白天是农民,晚上提着AK47出来打冷枪的塔利班,在崇山峻岭的环境中是很难彻底消灭的,以美国的军事力量,并非不可能彻底剿灭之,但意义何在?即使你在军事意义上彻底剿灭了塔利班武装,也不可能征服阿富汗。付出较大代价彻底剿灭、彻底征服,都不是美国的目的,不符合军工复合体的利益。

  阿富汗的美式民主及国家现代化是美国主政者的目标,如果不用费力唾手可得的话,他们很乐意搂草打兔子。但他们没有实现这个目标的手段,这个过程太麻烦,改造一种文化,不是闹着玩的,美国人知难而退,后来也就听之任之了。

  司马南:中国将在多大程度上介入阿富汗的事务?

  答:这个不好说,以前所未有的积极斡旋态度介入阿富汗事务,不等于学习美国,学习苏联深度介入。

  军事介入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帝国坟场”中“帝国”两个字肯定不包括中国。阿富汗各派政治力量中,塔利班已经取得强势,王毅前几天在天津见了塔利班的代表,中国是一个说得上话的比较有力量的斡旋者。但中国既不会出兵,也不会干涉阿富汗内政,你们各方力量有话好好说,不要再打了,有时间和精力去改善民生发财不好吗?不稳定战争是经济发展的头号敌人,中国基本就这态度。

  当然中国的核心诉求是:无论是谁主政、主事儿,均不得支持新疆的三股势力,这是一条高压线。塔利班代表反复承诺,夺权后决不允许外国极端组织,诸如“东突斯坦伊”等任何有损中国的活动。中国乐见之,同样听其言而观其行。

  大道理在那儿,只要是着眼于阿富汗的发展,任何在阿富汗执政的政治力量都不能忽视中国的作用。王毅在天津见塔利班代表,对塔利班来说是极有面子的事儿,提高了塔利班的国际地位,有助于塔利班政权未来得到国际社会的承认。阿富汗战后重建,做生意,搞工业也都离不开中国。

  司马南:对阿富汗未来的不确定性,您怎么看?

  答:阿富汗是前文明社会,部落长老及各派政治力量都要伸手,都想扩大自己的影响力。塔利班军事上的胜利,并不意味着塔利班能绝对搞得定,发生内战的可能性在增大,形不成内战,但相互掣肘彼此消耗的局面是一定的。有共同外来敌人的时候,大家暂时相安,外来敌人消失了,新的矛盾就会生长起来。与各派力量直接对话的我外交部特派代表岳晓勇,他的体会比谁都更直接、更深刻,你看他那个表情了没有?

  即使是塔利班内部,也有派系分别,来天津见塔利班的代表,用中国话说不是一把手,是传话的、递话的,不是主事的。美国人走了以后的阿富汗政治路线图,几只手同时在把着那支画笔。阿富汗总统加尼的亲弟弟,是最大那个部落的实际控制人,塔利班正是发源于那个部落,他的诉求能和塔利班完全一致吗?

  当然,共同的意识形态是宗教,你懂的,共同的宗教并不意味着有协调一致的立场行动。中国的建议是个大方案:“阿人主导、阿人所有”,这是个正确方向,怎么找到具体方案,仍是个问题。

  司马南:有人担心中国会犯苏联、美国的错误,也有人盼着中国犯美苏联、美国的错误。

  答:这个不会。

  中国没有单方面制裁、武力压服的动机与企图,从来就不会有,今天更不会。因为看阿明其人不顺眼, 勃列日涅夫拍了桌子就发兵,他以为跟收拾捷克斯洛伐克和布拉格一样容易。因为本拉登藏身阿富汗,猴子表情的小布什一脚踏入帝国坟场,直到今天才抬脚离开……中国怎么会有这么愚蠢的政策呢?

  中国的经济和军事实力足够大,但霸权主义从来就不是中国的选项,乃至担任阿富汗和平谈判的调解人,中国都是有条件的,绝不会过深卷入,更不会不惜代价无意义纠缠。

  有意思的是,当年卷入阿富汗帝国坟场,美国、苏联都像一头红了眼睛的公牛,当年勃列日涅夫被阿明气恼了,正值苏联处于进攻势,管他娘的,杀进去再说,扑通一声掉进去十年。小布什呢,拉登本来是美国中情局培养的优等生啊,美国人悉心栽培的一个小弟,“养蛊”你懂吧?这是中国文化啦,猫蛊、蜘蛛蛊、泥鳅蛊、中癫蛊、阴蛇蛊,五花八门,都是毒虫子,本来培养咬人的,不小心蛰咬了自己。

  “911”事件后,拉登长期隐藏在阿富汗,塔利班是拉登的庇护者。还有一层关系,就比较八卦了,塔利班创始人奥马尔娶了三个老婆,其中一个是拉登的女儿。反苏军入侵的斗争中,奥马尔和拉登是战友,曾经密切合作。这个美国中情局不但知情而且支持,甚至认为是自己的杰作之一。“911”事件之后,当然不这么看了,小布什非要弄死拉登不可。

  司马南:阿富汗政治解决的方案现在有眉目吗?

  答:说有就有,说没有就没有。要达成最大包容性的方案,本身就意味着难产。

  上海安全组织成员国在阿富汗问题上的主张并不一致。印度出于鬼祟的考虑,现在仍不肯与塔利班妥协。加尼总统逃亡之前,印机还往喀布尔送了一堆军火。印度死盯着塔利班与巴铁的合作,他要防止塔利班变成中国的“塔铁”。俄罗斯、伊朗与中国的立场较为接近,但也各有心腹事。中亚5国8月6日在土库曼斯坦举行峰会,专题讨论阿富汗局势,主动避开中俄,不邀请你参加,微妙不微妙啊?

  司马南:解决阿富汗问题,中俄协作怎么样?

  答:中俄关系当然比较好,疫情这么严重,戴着口罩军演,1万多人的规模,彼此操纵对方的武器,什么家伙都上了。又听响,又放呲花,场面十分壮观,两国关系的密切程度的确极为鲜见。很多人想当然以为中俄会密切协调解决阿富汗问题,那可不一定。

  由于历史的原因,俄罗斯是中亚的军事保护者,俄罗斯人基于本能通常这么认为,俄罗斯在中亚更有影响力这是事实,安全方面的大的协调会有,两个国家紧密合作解决阿富汗问题,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

  中国介入阿富汗问题有一个帮手,你说的对,就是巴基斯坦。奎达舒拉,什么意思知道吗?中国人不太知道,阿富汗所有的最重要问题解决都与这个名字有关,它全名叫“阿富汗塔利班的最高领导协商会议机构”,这个机构就设在巴基斯坦。

  巴基斯坦也有自己的难处,军方政府层面全天候中巴友好,这没问题,但巴基斯坦部落文化照样根深蒂固,巴政府的威望也不那么高,巴塔(巴基斯坦塔利班)敌视中国,扬言破坏一带一路,搞过一些针对中国的恐怖活动,与新疆恐怖分子没断了联系。阿富汗、巴基斯坦山水相连,巴塔亦有人在阿富汗境内。

  (2021年8月19日午饭后写于北京东城区南锣鼓巷8号)

      【司马南,红歌会网专栏学者。本文原载于公众号“司马南频道”,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