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时评

安生:“帝国坟场”阿富汗的未来

2021-08-19 09:27:49  来源: 卢瑟经济学之安生杂谈   作者:安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4月14日,美国总统宣布从阿富汗撤军。随着美军撤出,阿富汗政府军兵败如山倒。8月15日,塔利班兵不血刃喀布尔。

  这是塔利班第二次占领喀布尔。塔利班上次占领喀布尔是在1995年9月。从1994年11月起兵,不到一年的时间,最初只有800人的默默无名的塔利班在沙特等势力的支持下异军突起,横扫阿富汗军阀,成为阿富汗最强的军事集团。掌权后的塔利班声称要建立世界上最纯洁的伊斯兰国家,推行了一系列让世人瞠目结舌的极端的宗教政策。阿富汗仿佛在一夜之间回到了中世纪。2001年11月,反对派武装在美英空中火力的支持下,攻占喀布尔,塔利班政权倒台。

  这次进入喀布尔的塔利班似乎汲取了上次的教训,声称要建立包容性政府,对阿富汗政府全体工作人员及安全部队成员实施大赦。截至目前,在国内公开报道中,还没有采取极端宗教政策。尽管如此,考虑到塔利班上次血腥残暴和极端的统治,许多人如同惊弓之鸟,仓皇出逃。有人甚至试图躲在飞机起落架舱中逃走,却因此坠落身亡。

  自1979年,阿富汗战争爆发以来。40多年间,阿富汗战乱不断,一度成为恐怖分子的集散地,对周边国家产生严重威胁。

  此次,塔利班进入首都喀布尔,是否意味着阿富汗战争的结束?阿富汗未来如何,对其邻国会产生什么影响,大家都在拭目以待。

  分析阿富汗的未来,工业化的时代,任何一个国家都不能不受外界影响而孤立存在,必须从分析阿富汗的外交环境开始。

  阿富汗号称帝国坟场。从19世纪开始,英国、苏联、美国均在此支付了沉重代价后,黯然撤军。一个内陆高原山地国家,为何有如此大的威力?

  成为帝国坟场,并不是阿富汗有什么魔力诅咒,而是阿富汗的地理位置极其特殊。陆军的战斗力与远征的作战距离成负相关。阿富汗地处欧亚大陆中央核心位置,远离海岸线。离伦敦、莫斯科、华盛顿、北京都太远,穷乡僻壤,根本做不到就地补给,更谈不上以战养战。鼎盛时期的英美均拥有强大的海军,可以远洋奔袭。但是,阿富汗深处内陆,英美的海军优势难以发挥。境内干旱,英美军队既不能溯流而上,也难以利用相对廉价的水运,运输后勤补给品。因此各大国都没有足够的军事力投射能力确保本国军队长期稳定地控制阿富汗。以各国军队后勤补给能力,大部队在短期内击败阿富汗本土军队难度尚可接受,长期占领对后勤的压力几如噩梦。以中国为例,左宗棠远征新疆,已经是当年中国国力的极限。由于后勤的压力,列强的势力到达阿富汗已经是强弩之末,在阿富汗均注定无法集结足以剿灭所有反抗力量所需的庞大军队,能集结的军事力量注定是一种鸡肋性的存在。

  阿富汗地处英俄、中美苏、美俄中的拉锯区,是重要的战略枢纽。占领阿富汗东可以威胁中国,西可以插手中东,南可以威胁印度洋,北可以威胁俄国(苏联),每个列强都不会默许另一个列强在阿富汗单独做大。19世纪,阿富汗即是英国和沙俄势力范围中间地带。两大巨兽均在此达到力量的极限。任何一方,也不会默许另一方占领阿富汗。1838至1842年的第一次抗英战争和1878至1880年第二次抗英战争,阿富汗背后都有沙俄的支持。1979年至1989年的苏联入侵阿富汗战争,阿富汗圣战士的背后有美国、沙特和某东方大国的支持。1995年塔利班迅速崛起,背后有沙特和巴基斯坦的支持。2001年至2021年的阿富汗战争,作为反美武装的塔利班的背后是否有某大国的支持,甚至几个大国的支持,不得而知。但是,可以肯定,任何一个大国,也不会放弃这样一个削弱美国国力的机会。

  阿富汗深处内陆不利于工业,高原干旱不利于农业,经济落后,不缺亡命之徒。阿富汗当地人信仰的宗教本身又是尚武的温和宗教。有人在背后出钱出枪,他们自然愿意当廉价炮灰。对他们来说,今日之友明日之敌,今日之敌明日之友,假意改信,日后悔过,毫无心理障碍。每个国家都想伸手,每个国家都不愿意看到别国伸手。只要有枪有饷,就愿意上演反英、反苏、反美大剧。

  任何一个大国也无法在阿富汗形成足够强大的军事存在,任何一个大国也无法切断其他大国对阿富汗武装的支援,任何一个大国也不愿意他国独占阿富汗。实际上,阿富汗历次反侵略战争,都是各种代理人的战争。一个落后的农业国能反复成为帝国坟场的原因,不是阿富汗有什么魔咒,也不是阿富汗人多么骁勇,而是列强大国在欧亚大陆枢纽地区,在彼此势力范围的尽头,角逐不休。

  从长远看,工业化时代,各国的经济、政治和军事中心都向沿海转移。各国的军队建设重点都必然转向加强海战和沿海地区三军协同作战能力。在这种背景下,各国现有和未来装备的发展趋势决定,各国对阿富汗的军事投送能力注定很难加强。阿富汗仍将长期处于各国军事投送能力的边缘地带,阿富汗仍将是各国势力范围的拉锯区。任何一个大国不愿默许其他大国独占阿富汗的态度,也不会轻易改变。因为各国都想控制,各国都无力控制,各国都不愿他国控制,各国都有能力阻挠他国控制,阿富汗注定是一个是非之地。所谓帝国坟场,不是阿富汗对列强的符咒,而是列强对阿富汗人民的符咒。

  再看阿富汗的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对经济基础有反作用。

  阿富汗是内陆国家,工业化时代,内陆地区本身就缺乏经济支柱,如果再没有丰富的资源,基本就是无人区。农业自然成为本国的支柱产业。由于地处干旱高原,农业也很难发达。

  工业、商品经济、科学与农业、封建经济、宗教之间,有一种相互克制的关系。封建农耕社会一切生产活动按照传统经验,因循守旧。生产需要的是服从,统治需要的是盲从。工业化社会是建立在工业基础上的。所以需要不断的发明、改进、完善,不断否定前人,不断完善,才可能不断的发明创造。

  把主要精力放在不断证明前人所留下的宗教经典完美无缺,冥冥中的神灵万知万能的社会,很难有创新。这样的社会的科技水平很难发展。宣扬盲从的宗教是以农业生产为基础的停滞的封建奴隶制社会的上层建筑,与不断自我否定之否定的现代工业社会的经济基础格格不入。

  宗教强盛的国家,自然抑制工业的发展。

  经济基础变化,上层建筑就会变化,必然触动传统势力的利益。通俗地说,就是一群人社会地位上升,一群人社会地位下降。国家工业化,必然导致与工业相关的行业的人群的地位上升,与传统农业相关的行业的人群的地位下降。传统的统治阶级是不愿意轻易让出统治地位的。为了争夺对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控制权,必然会发生激烈的冲突,最终往往以大规模流血战争告终。

  当地的宗教人士能不能接受这种变化?宗教的教义显然无法管理工业企业,熟读经文的宗教人士显然不适合担任现代工业企业的经理或工程师。宗教人士向万能的主需求答案,经理需要向银行,工程师需要向物理、化学等诸多理论和现场实验找答案。

  工业企业的发展必然导致经济基础的变化,以及社会权力向新兴阶层转移。议员、律师、法官、记者、教师、医生、公务员、学者、社科学家,取代僧侣,宗教界人士能否接受这种变化?青少年进入学校而不是宗教讲经班,人们把绝大部分金钱进行投资而不是投入功德箱,资产阶级议会谁有钱谁说了算而不是宗教领袖代表神灵发言不容置疑……得益于传统势力的人士如果没有完成身份转型,就要靠边站。让一个高级教士改行当高级律师的难度之大,可想而知。宗教人士能不能接受这种结果?明确一点儿说,就是宗教界人士从统治阶级一线直接领导岗位上直接退下来,进入二线相对次要的岗位——从政局的支配者变成次要的参政议政人员甚至有可能变成图章人士,从社会产品分配的主宰变成社会产品分配结果的接受者。

  金钱取代宗教、进出口取代自给自足、工业取代农业,银行家、买办资本家、大企业家取代大地主,大地主能否接受这种变化?如果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国家,那就不仅仅是取代的问题。

  这些变化,对宗教势力会有多大影响?对宗教领袖来说,这样的结果,他们能接受吗?

  他们显然不会轻易接受。

  对阿富汗等伊斯兰地区相对比,从自给自足的农业社会进入商品经济的工业社会,欧洲发生了宗教改革运动,宗教被拉下神坛。从此政教分离,宗教失去对民间的控制,宗教裁判所被关闭,各国最高领导人由选举产生向资产阶级议会负责不再需要教宗加冕,优秀人士不再加入教会而是投身金融,教产相对金融资本微不足道,宗教团体丧失了大部分社会权力和对政治、经济资源的控制,从欧洲各国国王之上的太上皇变成了最大的民间团体。

  中国的封建传统力量与工业化时代所需的社会力量多次较量,先后发生义和团运动、新文化运动、土地革命,粉碎了封建农耕时代的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义和团运动的口号“扶清灭洋”,有反帝的一面,也有维持封建统治的一面。

  这些运动都是由本国产生的,不是由外国强加的。产生的原因都是本国的经济基础发生了变化强大到足以调整原有的上层建筑的地步。

  相反,阿富汗的工业萌芽,从来没有强大到足以挑战传统势力的地步,就被扼杀了。

  事实上,抛开在塔利班两次推翻相对世俗的阿富汗政权不说,阿富汗的传统宗教势力曾多次打断阿富汗现代化的进程。

  1928年,阿富汗国王阿曼努拉从国外访问回国后,提出了详细的改革纲要,其中包括立法改革,由所有识字的阿富汗人来投票选举成立第一届阿富汗国会,政教分离,解放妇女,男女同校等。11月,辛瓦里的反动部落首领发动了对阿曼努拉政权的叛乱,政府军纷纷倒戈,喀布尔成为不设防城市。与此次塔利班进入喀布尔几乎如出一辙。

  由于本国经济落后,境外势力支持封建保守势力,阿富汗从来没有一支足够强大的资产阶级军队或无产阶级军队或农民起义军,从自身利益出发,对抗封建保守势力,推动社会向工业化方向运动。反过来,保守势力很容易投靠各国列强获得支持,摧毁进步的工业化的力量。

  如果没有欧洲列强的扩张,阿富汗可能长期处于封建状态。列强扩张到阿富汗,达到势力的尽头,列强的势力在此拉锯,没有能力像摧毁东亚其他封建国家的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一样,摧毁阿富汗传统的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让阿富汗本国诞生进步的力量,建立现代化的工业社会。阿富汗不但是列强势力的边缘地带,而且是现代化工业社会的边缘地带。

  可以说,塔利班是使用现代武器的封建军队,阿富汗是一个使用现代工具的封建社会。

  由于宗教和民族传统的原因,阿富汗生育率极高。由于没有实现农业工业化,本国农产品产量很难满足大多数阿富汗人的基本需求。土地干旱贫瘠、人口高速增长的阿富汗是一个典型的陷入马尔萨斯陷阱的国家。

  一方面,工业化以前,农业没有进化为石油农业以前,饥荒是常态。粮食的增产需要化肥、机灌、拖拉机、种子、农药、农业科技……不是一名科学家独自能解决的事情,更不是一群骗子半夜按手印就能解决的事情。另一方面,由于马尔萨斯陷阱,社会必然动荡,恐惧和绝望中不够坚强的人必然寻找精神寄托,宗教势力必然更加强盛。

  阿富汗没有实现工业化,就无法解决粮食问题,无法解决粮食问题,就更难实现工业化,这是一个互相锁死的死结。

  由于深处内陆,兼为后发国家,缺乏科技人才,阿富汗的工业先天不足,过于稚嫩,力量软弱,不足以撼动传统的上层建筑。反过来,强大的宗教上层建筑,一次次扼杀阿富汗工业化的萌芽。

  靠阿富汗自身的力量,基本无法实现工业化,走出马尔萨斯陷阱,摆脱贫穷的现状,从长远看,阿富汗仍然是一个穷则易变不乏被宗教洗脑的炮灰的地区。

  即使不考虑长远,眼下即有两大棘手问题。一是全球粮食歉收,中国遭遇严重洪涝灾害,其他产粮国也不乐观。粮食不能自给自足的阿富汗,怎么解决今年的粮食问题?没有足够的粮食,马上动乱在即。二是怎么安置退伍老兵?这些老兵在有战利品的时候,自然士气高昂。在解甲归田以后,能否回归田野,从事艰苦的农业,接受贫困的生活?不安置他们,只要有人出钱,他们就会重新武装起来。塔利班目前发送的信息是建立一个包容性的政府,暗示不触动传统统治阶级的利益。那么安置老兵的战利品何来?军费与军纪密切相关,不是说军费充足军纪就好,而是说没有足够的军费军纪好不了。截至目前,塔利班秋毫无犯,没有打土豪分田地,也没有抢钱抢粮抢娘们,他们的军费从哪里来?难道是卖大烟?或者,来自某ORIENT神秘力量?

  阿富汗的国际环境、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都不支持其保持长期稳定,这是阿富汗从上世纪中后期以来,动乱不断的原因。

  某神秘力量能否帮助阿富汗完成工业化进程,让阿富汗从此成为该神秘力量的经济卫星国,成为自己的势力范围?

  首先,让阿富汗完成工业化进程,是一个几乎无法完成的任务。工业化时代,生产基地集中在沿海和大江大河沿线。内陆地区如果没有丰富的资源,就是自然趋向贫困。阿富汗因为深处内陆,经济基础极难变化。干旱、高海拔的内陆地区能发展什么?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运费高得惊人。发展技术密集型?年轻人读的都是经文。3万亿美元的矿产资源,均摊到3000万阿富汗人每个人头上,人均不过10万美元。显然做不到像中东封建国家那样坐地数钱。运输石油、货物,收过路费?要养活阿富汗3000万人,神秘力量一年要缴纳多少过路费?即使财大气粗,能否长期支付这样高昂的运费?

  要真正让阿富汗人民融入现代工业化社会,摆脱贫困,只能把他们从内陆地区迁移到沿海发达地区。要让人口居住地服从工业生产条件,而不是扭曲工业生产条件迁就人口聚居区。但是,哪个国家有能力有胆量接收这3000多万,宗教意识强烈,除了温和宗教的教义几乎一无所知,完全没有现代化社会所需文化知识的人口呢?

  其次,即使真能在阿富汗实现工业化,如前文所述,也必然触及当地传统势力的既得利益。这些既得利益者,很容易投靠列强,获得资金和武器,发动武装叛乱。即使是神秘力量也很难有效控制这些传统的势力,因为他们可以左右逢源,各国列强都愿意支持他们去对抗其他列强。

  何况,即使外来力量帮助阿富汗完成了工业化进程,阿富汗也很容易投入其他列强的怀抱。对各大国来说,阿富汗的地理位置使其具有极高的统战价值。

  退一步考虑,即使不发展工业化,仅仅让阿富汗多数人口摆脱贫困,不再盛产炮灰是否可行?事实上,脱贫攻坚与大量财政转移支付密不可分,一旦停止转移支付,脱贫的地区往往就会返贫。神秘力量能否长期持续拿出巨额资金对阿富汗扶贫?

  阿富汗不是工业国,在可能预期的未来也很难成为工业国。所以,与日本、韩国、欧洲一些国家被整合成为美国产业链条中的一环不同,阿富汗无法被整合为生产链条中的一环。

  要阿富汗稳定需要一大笔钱,数以万亿美元计,最终也未必良好的结果。一旦阿富汗政府获得足够的经济援助,就会以更高的身份去与美英对接,要求对应的好处,成为反对其他列强的急先锋。如同蒋介石在苏联的支持下进入上海,然后就投入美英的怀抱,成为反共急先锋。

  如同美军无法使用子弹继续维持阿富汗的秩序的时候,阿富汗瞬间变天一样,有一天,神秘力量无法使用继续使用银弹维持阿富汗的稳定的时候,阿富汗要么重新陷入混乱,要么投入其他金主的怀抱。

  豢养塔利班,是一个沉重的包袱,不豢养他们,他们就会另谋金主。无论哪个大国,都很难切断他们与其他列强的联系。目前,从阿富汗撤军的美国已经开始暗示可以改善与塔利班的关系。毕竟,圣战士在阿富汗与美国合作对抗苏联,是历史事实。对美国来说,已经在阿富汗秀过肌肉,向塔利班展示了世界最强军队的火力,现在已经撤出阿富汗,阿富汗武装集团的潜在对手是其他与其临近或接壤的大国,只要塔利班不袭击自己,花一点小钱,让圣战士的后裔继续给其他大国添麻烦,牵制其他大国,是很划算的事情。

  陷入马尔萨斯陷阱,没有实现工业化的阿富汗,是一个帝国钱坑,神秘力量靠银弹控制阿富汗的可能性并不大。

  阿富汗的稳定和工业化有两大困难,外国势力和本土封建势力。这两大势力都异常强悍。本土的马尔萨斯陷阱,又为其提供廉价的兵源。不实现工业化,无法摆脱马尔萨斯陷阱,实现工业化就要首先彻底战胜外国势力和封建势力。封建势力强悍,宗教驱逐科学,本国连启蒙运动都没有,哪有本土革命力量呢?列强之中,几乎没有国家能在自己国家兵力投送的极限地区,做到这一点。即使外来兵力和使用外来的工业品完成了工业化,地处特殊地区阿富汗,也注定朝秦暮楚。列强看清了这一点,也就不愿意投入巨额资金去肉包子打狗。

  把处于列强军事实力边缘地带和工业化边缘地带的阿富汗现代化并把其培养成自己可靠的盟友几乎是一个无解的问题。显然,如果阿富汗的局面有解的话,美国不会轻易放弃这个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地理交通枢纽。

  塔利班虽然使用现代化的武器和交通工具,但是骨子里仍然是一个中世纪的军队。他们是否会组织一个中世纪的政权?阿富汗要融入现代社会,必须行一次宗教改革,脱离政教合一,让宗教世俗化。

  阿富汗国内有没有这样的力量?还是塔利班政府能够主动采取宗教改革,放弃以教育领导社会?

  抛开宗教人士的利益不说,如果抛开宗教意识形态,那么塔利班只能建立在私人关系和私有财产基础上,和普通军阀武装有什么区别?如果塔利班与宗教进行一次切割,那么靠宗教凝聚起来的塔利班也将不复存在。

  目前看,这种宗教改革发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虽然塔利班汲取教训,对他国表示了善意,但是形势比人强。如果塔利班不能在阿富汗建立稳固其繁荣的经济基础,阿富汗再次陷入动乱只是时间问题。那时一切承诺都将没有意义。

  塔利班建立稳固繁荣的经济基础的前提,是进行宗教改革,削弱传统势力,发展经济,这意味着自我毁灭,塔利班能做到吗?何况,即使塔利班自我毁灭,阿富汗境内马上就会群雄并起,再次陷入战乱。

  美国人走了,留下一个无解的烂摊子给周边国家。不仅如此,这个烂摊子还很有可能成为美国人牵制他国的有效工具。

  对阿富汗的邻国来说,能不能解决东部问题,在于西部能不能稳定。子弹不能在阿富汗有效发挥维持稳定的作用,银弹能否发挥作用,能发挥多久,不好说,不乐观。

  不能忘记,1975年4月30日,美国人仓皇出逃南越,1979年2月17日,爆发对越自卫反击战。

  所以,对阿富汗的局势,不可盲目乐观。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