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时评

司马平邦:美国人逃出了喀布尔,逃不出下一场911

2021-08-18 09:49:14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司马平邦
点击:    评论: (查看)

  2001年9月,当九一一事件发生的时候,那一年秋天,正是中国足球队通过在沈阳五里河的4场比赛,拿到了进军2002年日韩世界世界杯决赛圈的资格,那4场比赛的门票曾经被沈阳的黄牛炒得火热火热,我当时手里有全部4场的门票,如果卖给黄牛,肯定是大赚了一笔的,但所有的比赛我都看了,每一次都是看得相当激动,比赛结束,都要站在座席上跟着全场高唱《歌唱祖国》,之后,走在沈阳的青年大街上,看人潮如海,看红旗漫卷,彼情彼景,至今不忘。

  而在9月11日那天晚上,当我从互联网上,看到两架波音飞机咣咣撞倒了纽约的双子大厦,一前一后,电光火石,惊天动地,那时我们用的是拨号上网,图片打开速度很慢,视频就更难以打开,所以凤凰卫视才异常受到欢迎;其实,当我看到九一一事件发生时,真的并没有觉得是多大的事,更想不到这事儿会改变整个世界的进程,但是到了第二天,我走上哈尔滨的街头,看到报摊上几乎所有的报纸的头条都是九一一的信息,当时真不明白,美国人的楼被撞倒了,为什么我们中国报纸却像天塌了。



2001年的九一一事件还会重演吗?

  我记得省内有一个同行,当时正巧在纽约随团出差访问,因为看到双子大厦倒掉,就随手欢呼了两声,后来不知为什么,竟至回国后受到了处分,又据说这种处分其实是做给美国的媒体同行看的;当时《黑龙江晨报》的总编辑梁伟先生是我的好朋友,九一一事件发生后,他曾想找我进一步合作出几期特刊,不肖说,我们是抱着看美国热闹的态度,但后来这个计划也流产了,现在想来,国内意识形态和宣传口里亲美的大有人在,我们在街上呼啸几声是可以的,但想把这种喜悦发散在纸面上,绝对不可以。

  当时,最流行的手机广告语是“波导手机,手机中的战斗机”,于是人们信口给改成“波音飞机,飞机中的战斗机”,相信大家都能有印象。

  转眼之间,20年过去了,再过不到1个月就是九一一事件20周年,而按这次美国与塔利班签订的停火协议,这一天美国大兵将要从阿富汗撤得一干二净,前几天我还写了篇文章,说现在中国媒体对这件事定的调子是错误的,这明明是美国在阿富汗的大失败,但我们只是说它撤兵了,说它留下一堆罗乱不负责任地撤兵了,撤兵了的意思就是它想回还能回来,就是它本来应该更负责任,坚持留在阿富汗,我就想问问,美国人现在想回阿富汗还真能回来吗?

美国网友制作的一个白宫内阁集体收看杀本·拉登现场图的X版本

  2011年,是从2001到2021年这20年全过程的一个中间点,记得有一天,我开车去北京北四环的四月网参加一档视频节目的录制,却在收音机里听到了九一一的策划者本·拉登被美国海军陆战队员打死的新闻,当时还是挺大的震动,本·拉登死在巴基斯坦一座神秘的庄园里,据说也是被人出卖的,美国的奥巴马总统带着他的内阁成员,喝着咖啡观看了打死本·拉登的全程直播,后来这些内容也通过互联网流出来,让全世界的人们看到美国军队有多么的强大,谁跟美国为敌就是死路一条;本·拉登被打死之后,为了不引起他的追随者的追随,美国海军秘密地把本·拉登的尸体投到大海里,据说是在大西洋上临近英国不远的某个海域,因为他们觉得如此灭尸喂鱼,穆斯林中的那些反美斗士们就会树倒猢狲散。

  现在呢,无论是发动了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的美国总统小布什,以及发动了利比亚战争,还打死了本·拉登的美国总统奥巴马,他们都还活得好好的,但相信他们今天看着塔利班风卷残云般拿下阿富汗全境,把美国军队赶出阿富汗之后,一定也会心生悲凉,甚至是心生恐慌,无形之中,一条条夺命绞索其实已经向他们套下来。

  我估计,即使在2011年,或者到了2019年、2020年,全世界都没有人会相信,塔利班和美国,以及美国扶植的傀儡阿富汗政府之间的形势,会有现在这么大的天翻地覆的变化,这就是其亡也忽焉;我体会,这种剧烈的其亡忽焉所带来的震动,不亚于1991年苏联的解体,苏联那么强大,就在转瞬间解体了,美国20年间在阿富汗建立了那么强大的军事阵线,也不就在瞬间崩溃了吗?

美国人逃出了阿富汗,抬着三四千具尸体,这场战争的意义究竟何在?

  相比之下,我们中国人民我看是最幸福的,我们有一个几乎可以称得上是上知天文下通地理、进山擒虎入海屠龙、神机妙算无所不能的,党,我们这个党,真是太厉害了,因为有了这个党在,我们中国人民可以做世界上一切政治、军事、社会剧变的清凉看客,无论谁肝脑涂地流血漂橹,你中国人都可以摇着小扇喝着小酒看热闹,相比之下,现在,正发生在阿富汗的政治、军事和社会剧变,我相信作为侵略者帮凶和家属的美国人民,以及欧洲的人民,马上会觉察出他们很少经历过的某种痛苦的,而我们中国人永远可做这些事的旁观者,当然,还有一点也很重要,我们今天再为美国的大失败而欢呼时,应该也不会受到什么组织处分了。

  我刚才说布什、奥巴马这些制造战争的罪人还活着,什么意思呢?我还说接下来美西方国家的人民会经历某种痛苦,又是什么意思呢?我的意思是,阿富汗战争,历时20年,以这样一种方式结束了,它又怎么可能会这样至此结束呢?这必然是元凶者美国走向衰落、崩溃和大惨杀的新起点,不信咱们可以接着看,那些曾经操纵了战争的人,最后会不会落到如本拉登一样的悲惨结局,我看肯定是会的,苍天饶过谁呀?

  塔利班,这到底是个什么性质的组织,其实这事一点不重要,但塔利班的胜利一定会鼓舞全世界那些一直以来,以反对美国为己任的人们的狂热斗志,这已勿庸置疑,你再看看美国人这两天在喀布尔表现出的那副熊样子,已经开始用央求的口吻乞求放过留在那里的美国人了,看到这些,我就知道它的另一场灾难必然且会很快的到来。

  从制造灾难的人,到承受灾难的人,一转眼之间就完成,这其实也合于天道和人心。

  这个世界上,如20年阿富汗战争这样的政治、军事斗争,从来没有仁慈,也从来没有过渡,是根本没有退路的,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从这个意义上说,贫穷、破烂、极端、诡秘的塔利班,这是为人类历史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的,因为他们把世界上最大的邪恶集团、最大的霸权主义者给打败了,而且,我相信,以穆斯林信徒的脾气,接下来,在此胜利的鼓舞之下,再利用阿富汗合法政府所获得的资源,继续向美国人发动强烈报复,这才是最大概率的,最合乎人类社会发展逻辑的方向,2020年新冠疫情对美国的打击,让我们相信这个国家已经寿不足十,但我现在看,这个国家已经寿不足五。

  美国人千算万算,都算错了一个道理,他们以为我打不动了,我觉得没油水了,没意思了,我就可以从阿富汗撤回来,保存一下实力,过几天消停日子,但他们错了,这恰恰是美国就此沦入另一个深渊的开始,既然这个双手沾满他国人民鲜血的霸权主义者怂了,这都不对它进行复仇,那又与禽兽何异?

我中国人民解放军之强大,在于保障中国人民不受外侮,而不在于侵略他国、他民族

  还是那句话,我们中国人是真幸福,简直就是生活在天堂里,我们看完了阿富汗战场上美国的大失败之后,再换一个台,是新冠瘟疫频道,今天的美国在德尔塔的攻击下,确诊数量已经超过20万,死亡超过1300人;再换一个台,是美国的未来频道,我仿佛看见,又一场比九一一更具毁灭的大灾难正在降临中。

  活该!

     
   【司马平邦,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公众号“司马平邦说”,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