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时评

申鹏:我们只是谈问题,他们却要张医生死

2021-08-17 10:45:32  来源: 平原公子   作者:申鹏
点击:    评论: (查看)

  最近讨论张医生的文章越来越悲壮了。

  前几天,还是《保护张医生》,《别让张医生消失》。

  今天某人的标题就惊悚了,叫做《张文宏的错误,在于没有自杀》,通篇阴阳怪气,他的意思很简单,就是全社会都在迫害张医生,张医生太可怜了,一个抗疫有功之臣,居然被极左、XX余孽们围攻,张医生只有自杀,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

  好家伙,我们普通人只是在讨论张医生的一些话合不合适,“共存”合不合理,你直接让张医生自杀了!这是个言论自由的社会,任何话题都可以讨论,从来不存在专家、权威就一定对,其他人就不配说话的事情。

  我们只是在争个是非对错,你却直接要张医生去死?

  此人还大言不惭骂群众“吃人血馒头”,他才是迫不及待要吃张医生人血馒头的人啊。

  这个套路太熟悉了,把他逼成“烈士”呗,就像李文亮医生那样,这样就可以塑造成一个典范,一个反抗体制、反对“群氓”的独立学者专家形象,一个“被迫害的知识分子”,并且由此来全盘否定我们当下的一切。这也是BBC正在做的事情。

  还记得当年一些满嘴民主自由的律师讼棍为杀人犯辩护的时候,往往不是站在被告的角度去 辩护,而是夸大其词,煽动舆论,把杀人犯塑造成反抗体制、反抗命运不公的“英雄”,直接要求“无罪”,他明知道这样辩护是违反法治的,明知道这样辩护时必然失败的,但是他要的就是这个结果,他要的就是被告去死,然后塑造成英雄烈士,借此攻击整个国家。

  这帮人阴险恶毒,却自诩意见领袖、为民发声,实际上是为了标榜自己,谋取私利。

  张医生的事情扯了这么久,又有人扯出他论文抄袭的事情,但我认为一码归一码,我反对的只是“共存论”,学术上的事情,自有复旦大学和学术圈去解决,我不会插嘴。

  不过有人借此又阴阳怪气说“迫害知识分子”,我听着觉得搞笑,贪官贪污,都要上溯追查20年,知识分子如果学术不端,为什么不能查?知识分子比贪官还凶吗?

  我反对的,一直就是病毒防疫“共存论”,不该在错误的时机、错误的地点、讲出这句话,国外疫情疯狂爆发,美国一天感染几十万人,死亡上千人,我国边境正在严防死守,西方政客正在鼓吹他们的“共存论”,试图拉我们下水,在这个时候,我们根本不应当有人迎合这个词。

  你以为美国不想清零吗?你以为美国不想严防死守吗?他们远比我们一些书斋里的学者、知识分子清醒,他们知道该怎么做,但是做不到而已。

  美国如此强盛的国力,如此充足的医疗资源,在每一次疫情爆发下都会变得物资短缺、人手不足,死伤惨重,数千万人感染,63万人死亡......治愈者很多也留下了后遗症。你觉得我们国家如果学那一套,得死多少人?得消耗多少资源?经济得破坏到什么程度?

 

  有人把发展经济和消灭病毒对立起来,说阴阳怪气严防死守,严格筛查,劳民伤财,说的中国经济“崩溃”了一样,民不聊生了一样......应该像西方那样放松管控。可是正因为有了严防死守,中国才是全球唯一正增长的经济体,出口大幅度增长,制造业复苏,中国既守护了人民的生命健康,又拉动了经济发展。只有中国成为唯一的净土,才能成为世界的经济发动机。如果我们真的放开“共存”,遭遇疫情冲击,我们还能开动“世界工厂”吗?

  我相信张医生的本意不是放开国门,让我们像西方国家一样“躺平”,但在这个时间节点上,一笔写不出两个“共存”,中外反动势力就是要把两个“共存”联系到一起,反对的就是我国严格的防疫政策

  我也知道病毒在历史长河中是可以和人类共存的,这是中学生物学知识,不需要跳出来强行科普,不谈毒性、不谈传播性、不谈致死率都是耍流氓;在新冠病毒毒性降到普通流感程度之前,在特效药、强力疫苗出现之前,谈共存,都没有任何意义,只会被西方媒体当枪使。


  作为一个科学观念,共存这个词本身没有错。

  医生、科学家有不同意见,可以小范围做学术探讨,可以向上建言,但张医生不是普通的医生,他是个拥有流量的互联网网红,拥有巨大的影响力,他的每句话,都会让人联想到“政策方向”,这就成了“政治宣传”了。他说的“共存”,就成了很多境外媒体、反华集团攻击我国防疫政策的枪了。

  尽管他可能没有那个意思,但是就在他说出“共存”论的时候,网络上就有人解读成“要把南京作为试点,放开管控”的“投石问路”了,你说事关南京数百万人的安全,可怕不可怕?

  我一直说,有人为了实现自己的目的,把张医生架在火上烤,比如说把他吹成上海的“抗疫英雄”,说他一人守一城,实际上并没有什么超级英雄可以拯救一个城市,守护上海的是千千万万医疗工作者、基层共产党员。

  有人夸上海的防疫工作做的好,但要搞清楚,张文宏医生是救治组长,不是防控组长,救治和防控是两回事。而且上海防疫出色的地方,正在于全市的精准防控、严防死守......而不是“与病毒共存”;某些地区做得不够好,就是因为防控不够严,太松了。

  很多人自称“上海人”,说就是喜欢张文宏医生,因为他“说实话”,说的好像中国其他地方、其他专家都不说实话一样,上海防疫优秀,也不是靠所谓的“说实话”实现的。

  美国的政客们也天天“说实话”,演讲的时候文采飞扬,甚至表演痛哭流涕,但说话可战胜不了新冠疫情,他们死了63万人,现在每天都在死上千人。

  上海防控做的好,靠的是社会主义中国的体制优势,是强大的组织动员能力,靠的是党员干部的不辞劳苦冲锋在前,而不是某些公知所谓的“市场化”、“小政府”、“让知识分子说话”.......

  实际上中国从来没有不让知识分子说话,反而是某些人拉大旗作虎皮,不让人民群众说话。

  这些人不但是把张医生当枪使,还把上海人民当枪使。

  实在是太恶毒了。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