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时评

张文宏被指论文抄袭,饶毅会不会去调查举报?

2021-08-15 15:21:32  来源: 子夜呐喊   作者:子午
点击:    评论: (查看)

  网友爆料称:

  齐鲁理工学院的黄海南教授表示,自己于1998年在《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发表了《KatG基因的分子生物学与结核分支杆菌异烟肼耐药》一文,对结核病防治的分子生物学研究有重要意义,可是最近他的一些学生告诉他,这篇文章的几乎95%以上的全文,居然出现在张文宏2000年撰写的博士毕业论文当中,而且没有引用、没有标注、没有说明,连声谢谢都没说,这就是赤裸裸的抄袭!

  知乎上的网友对两篇论文进行了考证与对照,下图比微博网友的原图更直观:

  笔者虽然也是工科生,但只是一个“非相关专业”的吃瓜群众,当然没资格去评判这算不算抄袭。

  不过,这件事让笔者想到了一个“相关专业”的“专业人士”——北大生命科学院院长饶毅,希望他能站出来“主持公道”。

  今年年初,饶毅实名举报裴钢、李红良、耿美玉等教授学术造假的事可是让他一度成了“正义的化身”。希望这次饶毅不要搞双重标准,更不要让吃瓜群众失望,要么“还张文宏清白”,要么“就用自己的专业能力证实张文宏抄袭”。

  虽是一种期盼,但笔者也没抱太大希望。说句实话,笔者对饶毅教授没啥好印象,不是因为他的“学识”,而是因为他的立场和德行。

  在张文宏遭网民炮轰的时刻,饶毅站出来在自己的公众号“饶议科学”上发文力挺张文宏:

  这篇文章看不到一丝认真讨论问题的气味,反而处处在展示他的“专家”优越感。

  哺乳动物(包括人)的雄性特别没有资格骂病毒,因为他们自己的精子行为就很像(虽然不是)病毒……

  如果雄性动物看不起病毒,不仅抹黑了自己的祖宗,而且不能完全排除蔑视了自己的可能性。

  了解一些生物学基本知识,有助于知道自己的辈份。

  饶毅这篇文章用语之恶毒、下作,与他自诩的“知识分子”身份严重不符,反而像极了自以为高明的恶毒泼妇。

  这样的凡尔赛文学除了展示一般的中学生物基本知识,也没什么特别高明之处;彷佛其他的人们都不懂病毒、细菌、微生物,只有他懂。

  此番“与病毒共存”的舆论争议,所针对的正是中国还要不要继续坚持严防严控的“清零”政策;无论挺张派怎样辩解,“与病毒共存”的实际涵义就是“与瘟疫共存”。

  病毒的种类、数量都是惊人的,其存在的历史更是比人类久远得多。但是,并不是所有的病毒都会危害的人的身体健康;也并不是所有的会危及人健康的病毒都会在人群间传播并产生实际危害。

  人类当然无法消灭作为一个生物种类的“病毒”,甚至人类毁灭时“病毒”还会存在;人类甚至无法彻底消灭某一种具体的病毒。但人类几千年的文明史却已经证明,人类可以阻断哪怕是暂时阻断有危害的病毒在人群的传播,这就是古今医务工作者说的“战胜病毒”的真实含义,所谓“战胜病毒”就是“战胜瘟疫”。

  身为海归知识分子、众多荣誉加身、“学富五车”的饶毅会不知道“与病毒共存”以及“战胜病毒”这两个话语的真实含义?

  他显然很清楚,只不过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在文章里玩起了“话术”,把张文宏的质疑者通通污蔑成“科盲”、“无知”,然后自己也就“不战而胜”了。

  科学是没有国界的,科学家却是有祖国的;同样,科学是没有立场的,而科学家却是有阶级立场的。

  饶毅对张文宏的力挺并不奇怪,这正跟他的立场息息相关,不妨举几个例子来说明吧。

  “复旦大学伤人事件”引发了民众、特别是高校青年教师们对“非升即走”制度的质疑。作为“既得利益者”的饶毅便站了出来,力挺“非升即走”:

  中国的“非升即走”是一套从美国舶来的高校教师聘用制度,与美国高校约半数预聘留任不同的是,中国的青年教师预聘留任却只有1/6-1/8,2018年,武汉大学更是被爆出119位教师中只有4人通过评审入编,有97%的青年教师被淘汰。这套舶来的“非升即走”,本质上已经沦为阶级压迫的工具,让广大青年教师沦为“异化劳动”的牺牲品。

  饶毅是在美国就拿到了教授职称,回国也是以教授职称被特聘的;此时北大已经教改,如果按照正常的“非升即走”渠道,笔者是怀疑饶毅能否顺利“升留”的。然而,饶毅自己端上了“铁饭碗”,自然不必顾及别人的死活,甚至院长身份的他也可以以“老板”的身份盘剥青年教师。

  再说另一件事,袁隆平院士去世,举国哀悼,饶毅在他主持的另一公众号“知识分子”发表了一篇《55年前,袁隆平发表论文的意义》,引发了广泛传播。

  这篇文章名为纪念袁隆平,讲述袁隆平1966年那篇论文的重要意义,实则是在污蔑诋毁毛泽东时代的科学技术研究,歪曲毛泽东时代杂交水稻研究的历史。

  饶毅认为,幸亏这篇论文在1966年停刊前的最后一期发出,是这篇论文救了袁隆平,救了袁隆平的杂交水稻研究;饶毅的潜台词就是,如果袁隆平的这篇论文“没赶上”,也就没有后面的杂交水稻了。事实上,毛泽东时代杂交水稻研究的成功,靠的根本不是“一篇论文”(尽管这篇论文的确很重要),而是投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和组织资源的举国一盘棋的大兵团作战的结果。

  此外,在转基因生物安全问题争论中,饶毅是著名的“挺转派”之一。笔者认为,在学术范围的“停转”、“反转”都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和必要性,针对“转基因”这样的新生事物,推广前有必要进行更加谨慎和严谨的论证。

  然而,饶毅是什么态度呢?他有个很著名的话,“中文世界反对转基因的没有一个是懂分子生物学并有良心和有理智的人”,这样的“话术”与他力挺张文宏的那篇文章如出一辙,就是把“反转”派统统污蔑为“科盲、没有理智”的人,这显然不是讨论问题的态度。

  无论是抗草甘膦转基因作物的应用导致的农药使用量大幅增长,还是转基因背后可能导致的跨国生物资本巨头对种子专利的垄断以及帝国主义对第三世界“种业主权”的掠夺,亦或是转基因作物可能导致的健康危害都是客观存在并值得认真研究、谨慎对待的科学问题。饶毅在“挺转”过程中从未认真研究并正面回应过这些问题。

  2012年12月6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在其网站对“黄金大米”一事进行情况通报。通报称,湖南省衡南县江口镇中心小学25名儿童于2008年6月2日随午餐每人食用了60克“黄金大米”米饭。“黄金大米”米饭是由美国塔夫茨大学汤光文在美国进行烹调后,未按规定向国内相关机构申报,于2008年5月29日携带入境,违反了国务院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有关规定,存在学术不端行为。

  饶毅却在2013年1月1日的《中国科学报》刊文《转基因期待理性》,辩护称,黄金大米试验“虽然被证实试验程序存在问题,但试验本身的科学性或许并不应该受到指摘。”“程序”本来就是“科学性”的组成部分之一,饶毅连表面的“程序正义”都不要了,还有什么脸扯科学呢?这与二战时期日本、德国的那些法西斯科学家有什么区别?

  这两年,跑到美国的方舟子在外网肆无忌惮地攻击、污蔑中国,他的美帝走狗面目已经暴露无疑。尽管方舟子与饶毅在2018年已经不睦,但谁都无法否认过去十几年间方舟子与饶毅在转基因及中医等问题上的一唱一和、亦步亦趋的往事,只不过两人一个在体制内、一个在体制外……

  体制外的方舟子早已暴露,体制内的饶毅还要装到什么时候呢?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