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时评

老田 | 从武汉到扬州:政府管控疫情能力的短板到底在哪里?

2021-08-13 15:37:42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老田
点击:    评论: (查看)

  01

  很早,就看到有自称流调人员说,扬州老太带来的问题很严重,其严重性还会因为扬州防疫能力差(包括流调人员少)而被放大,扬州的疫情会比南京严重很多。

  到目前为止,扬州还天天发现大批感染者,很可能,还有一些未发现的隐秘传播链条,在继续起作用。扬州本地防疫能力有限,江苏省介入扬州疫情的时间,似乎晚了一点。

  目前只有中国采取预防性介入手段,组织全面防控。进行全员核酸检测,只是一个辅助性的技术手段——因为还不够精准往往只能够发现二三成的病例,关键手段还得依靠人员进行流行病调查工作——透过挖掘被发现的感染者和密接者,去揭示传播链条,然后一一隔离并阻断传播路径,直到最后一个隐秘的传播链条被发现,才算是告一段落。

  封城的极端措施,实际上是预估隐秘传播链难于在短期内全部揭示,为阻断传播途径而实施的无差别方法——让所有人无一例外地断开“家庭之外”的人际接触,这样的选择,成本和社会影响极大,但是,如果做不到封小区,其效果就会被打很大的折扣。

  02

  一位扬州的朋友披露:“我父母的小区没有感染者。还好,每家可以有一人一天出去一次。不过,城市公交已经停止了,外出采购就不方便。我父母的小区退休人员很多,虽然他们自己组织了一个团购群,但老人多,能干活的少,所以采购还是不顺利。我父母还不让我抱怨,总觉得政府不容易,自己熬一熬没关系。”

  很长时间,无法组建生活物资第二供应链【注:本文是指代常规物流之外的渠道,即:不需要个体外出去实体店购物】,是一个关键的短板,也是政府封控能力不足的体现。武汉封城期间,也是很长时间无法封住小区,而组建第二供应链,也是花了很长时间。

  彼时,武汉是4万党员干部下沉社区,还有很多志愿者加入社区工作,全武汉约有7000个小区,3000个社区,仅下沉人员,平均到每一个小区约有6-7人,真心不少了。但是,社区无法全面整合并用上这些力量,如果是下沉人员还在“老上司”眼皮底下工作,组建第二供应链,应该花不了一周时间,武汉最后封住小区并组织起生活物资配送渠道,差不多花了四周时间,到了二月末才逐步到位,不用说还有很多漏洞和死角,运转远非顺畅。

  而老家蕲春,在武汉实现封小区之前的两周,就已经完成这个措施——做到了超市只接待网格员和不接待个体消费者的地步,由此对照,可见武汉封城之后政府能力的稀松。

  武汉疫情之后,商业渠道方面有了一些新的进展,例如美团和淘宝等都建立了卖菜网络,在城市里接近于可以送到楼下,可以部分地替代旧有的商业渠道,在封小区期间起到替代作用。在防疫特殊时期,如果与政府合作或者接管,还可能做得更好些。一些老年人如果不会用智能手机和网络购物,就需要真人对接,这部分需要补充社区或者其他网格员的服务。

  武汉封城期间,下沉人员与社区对接很差,社区抓不住他们,也就没有办法给下沉人员派活,而下沉人员自己也往往就是点个卯,出于心理恐慌或者其他原因,多不愿意认真投入社区的工作。当然,完全依靠社区那点力量搞物资供应,肯定不够,这个需要运作一个新的物流系统;但组建一个新的网络,肯定需要从最基层的社区入手,去对接上民众的每家每户。

  武汉封城期间的政府能力低下,基层工作重点不突出(为宣传需要搞了两次入户排查,这毫无必要且无法造成任何正面封控效果),由此造成的问题,对封城效果打了很大的折扣。甚至这些缺陷和问题,并未被提出来进行公开讨论,结果,后续在石家庄和延边的封控中间,也出现了同样的问题——市民不许外出了,但生活物资供应链迟迟建立不起来。这一次在扬州的表现,也是如此。由此可见,政府能力之差,不仅是不能够及时解决问题,甚至连发现真问题并组织公开讨论,以为后续改进预备条件的意愿和能力,都十分欠缺。

  当时的感觉,网上的喷子太多,愿意关注实际问题的人很少。政府内部的组成人员,及其决策作为和不作为的方式,跟网络上舆论狂潮反应的状况类似——关注实际问题及其解决方案的人不多。

  组建生活物资第二供应链,才是封城取得效果的关键,要不然的话,还得依靠旧有的商业渠道和外出采购,这就给封城的效果,打了一个很大的折扣。

  03

  像朋友双亲那样支持封城的人,民众中间占据绝大多数,这是“人民力量”支持防疫的关键作用方式,虽然政府能力有很大的短板,但依然可以采用全面的管控措施。

  看起来,在政府采取主动防疫措施方面,人民力量的支持作用是第一位的,政府的正确作为是第二位的,而医院和资本经营方式介入的技术力量作用,更是要向后排。而中国的防疫成就非同寻常,主要是人民力量支持的结果,当然政府也算是在正确的方向上努力(虽然能力不咋地——集中体现为供应链建设迟缓方面),资本和技术的力量只能占据末位。

  目前看,新冠病毒不太可能是自然进化的,很可能是出自美国(有可能是个人、公司或者政府行为)的生物战剂,如果真是如此,显然美国和西方这一次玩脱了,他们缺乏人民力量的关键支持,自己已经没有办法收场了。

  在新冠大流行之前,曾经有一个对各国传染病防控能力的评估,美国得分最高,被排在第一位,但是,防疫进程中间主要起作用的是人民力量的支持,而不是资本(技术)力量或者政府能力,这个人民力量应该如何测算与评估,显然是资本异化社会中间各路专家们都不熟悉的。

  质而言之,政府的努力方向,要在加强人民力量起作用的方向上使劲——让民众生活无忧,从而最大化断开人际传播链条,阻断病毒的传播路径——这才能够获取更好的主动防疫效果。

  二〇二一年八月十二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