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时评

司马平邦:如来神掌非万能——“与病毒共存”是中国式抗疫的瓦解之道

2021-08-12 10:40:18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司马平邦
点击:    评论: (查看)

  我不是专业的医学界人士,真不是,但其实我有两个非常好的朋友,一个是中医博士后,一个是中医博士,几十年目濡目染,也了解一些中医药原理,但我还是不能用专业术语描述,然而我可以用更通俗的话来描述,我这人文笔还不错,所以一样可以说得很精彩;比如说到中国式的防疫、抗疫策略,为什么这么厉害?其中一个极重要的,就叫饱和式策略,什么是饱和式,就是你新冠病毒拿一分力气进攻,我们就拿出十分力气防守,有时,有的地方,甚至要拿出五十分力气防守,1比10,乖乖,这个比例乍看确实挺吓人的,你们中国又哪有那么大的力气防病毒呢?

  这你就得听我讲下一段了,既然我们的策略是饱和式的,这是指巨大量的防疫资源,就决定了我们中国在发现、控制、消灭病毒的过程上,必须压缩出最快的时间,必须用如来神掌一击中的,时间线一定不能拉得太长,所以,大家回想一下,当去年武汉发生疫情之后出现了什么?咣当一声,1100万人的城市给封了,呼拉一声,全国46000多名医护人员进湖北,然后还要记住,轰隆一声,数以千亿元人民币的物资配给到位,这叫什么,这叫人间神速!

几乎在1个月内,全国46000多名医护人员驰援武汉,不可谓不空前

解放军运20紧急驰援武汉,从全国各地调运抗疫物资

  从哲学上说,或者从物理学上说,这就是一种相对论,大家慢慢体会吧。

  所以说我们中国有一个真正伟大的最高领导人,因为上述所有资源能如此神速地动用和配给,只有他一个人敢点头,敢下这个决心。要知道当时1个月内把全国46000多名医护抽到湖北,把全国大部分医疗物资运到湖北,一旦全国其他地方也发生大的疫怎么办?大家有脑子的就闭上眼睛想一想吧,在他的脑子里有一张怎样巨大的大算盘?

去年春天,火神山医院的一幕

  但话再说回来,饱和式策略也有一个明显的劣势,或叫弱点,就是它可以在病毒很小面积传染的条件下,保持着强大的抗击和反击的优势,以最快效率扑灭之,但是,当哪一天中国领土上因为种种原因——比如大家都信了张文宏的那些话,既然要与病毒共存,那就开始与病毒共存吧,大家开始消极防疫,最后积累起如美国、印度、巴西一样超多的病患后,哪怕只积累起其十分之一的病患,那时,我们的饱和式优势将不复存在,中国的医疗资源一定会出现严重透支,国家崩溃一转眼,当街被烧你我他!人类最多人口的中华民族也只余下亡国灭种一条路。

  现在,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全世界,真正实现对传染能力异常强大,并看似越来越强大的新冠病毒以及各种变异病毒进行控制和消灭的,惟有上述武汉抗疫时代的这套中国饱和式防疫、抗疫策略,只此一个,没有其他,从去年初到现在,中国所执行的防疫、抗疫策略都是这个的重复、细化、延伸和补充;这里必须再言明一点,全世界200余个国家、地区,除中国外只有朝鲜搞了个绝对关闭国门,把病毒清理得一干二净,但那只是小国对策,而此外,任何其他国家的策略相比中国都是失败的,咱们有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为证,美国、印度、欧洲、巴西、俄罗斯等国那就更是蚂蚁穿豆腐——提不起来。

  如果你听明白了上述内容,那你给我回答下面两个问题:

  一,从道理上说,是中国应该学外国呢?还是外国应该学中国呢?

  二,中国的1比10,甚至是1比50的饱和式防疫、抗疫政策,能承受起你们的那位大成至圣张先师所一直推崇的“与病毒共存”吗?2020年1月开始,武汉疫情一下子出现五六万的确诊者,从全国就调进了46000多名医护人员,这还要用两个多月才扑灭疫情,如果中国再出现五六十万确诊者,而且都是德尔塔病毒和拉姆达病毒,你从哪里去去调五六十万、百八十万的医护人员呢?

  醒醒吧,这帮猪脑子,我告诉你,去年中国能挺过武汉疫情,这并不是顺理成章的,并不是自然而然的,历史确实是人民创造的,但历史最最重要的那些关头,都是大英雄们创造的,没有毛泽东,红军就是再有10万人也会覆灭在赤水河畔,这话不夸张吧?如果武汉晚封城3天,科学模型推算过,将至少会出现70万的确诊者,你们想想那得需要多少人去驰援武汉?得需要多少物资?得需要多少方舱医院?多少雷神山?多少火神山?不信你们就去查查钟南山先生的研究报告。

  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用最饱和的人力、物力、财力,把零星发生的疫情火种在瞬间扑灭,都将是惟一被实践证明可靠的防疫、抗疫策略,有这条被实践证明过惟一可靠的路子不走,为什么你们一定主张要试走另一条新路呢?你们的初衷我们怀疑一下不行吗?国家、民族、人民的命运是你们有资格试一下的吗?

  最严峻的疫情危机看似过去了,所以大家可以现在都出来当和事佬了,都在说人家“与病毒共存”也是科学的呀,请问,您的那个科学道理有过实践行得通的证明吗?能经得起实践行得通的证明吗?中国的现实条件允许你用实践去证明它行得通或得不通吗?若行不通了,咱还能再归零重来吗?

  所以,什么叫“与病毒共存”?那就是某些人(其实这些人有无数)幸运地活过了去年,吃好了,喝得了,就忘了初情、初心,就自以为是了,觉得自己是不是也可以得瑟得瑟了,觉得是不是可以把以前的那个成功抗疫过程讨论一下了,人性如此,循环往复;当初打娄山关、打泸定桥、打腊子口时,你们都干嘛去了,到了延安了,住上窑洞了,你想开会了,哎,咱们研究一下新的长征路线,还是“与病毒共存”吧,大不了咱们再重走一次长征嘛,我呸!

  【司马平邦,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公众号“司马平邦说”,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