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时评

司马南:李敖称他“中华民国未亡人” ,“反共死硬派”余英时寿终

2021-08-11 10:41:35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司马南
点击:    评论: (查看)

  我有一个朋友,笔名是老王社长。最近他刚发了一段文字,内容是关于余英时的。余英时是一个90多岁的老先生,不过老先生这个词用在他身上,我是不情愿的,还是改用老人这个词。

  2021年8月1日,余英时这个90多岁的老人死在了美国。有好多人出来怀念他,比如蔡英文,还有国外的那种肚子上转的盘子、轮子那波反对中国,仇恨中国共产党那些人。他们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哭,说他是最后一个大儒,是独立知识分子,是鼎鼎大名的历史家等等。

  老王社长说他认识一个叫冯胜平的人,他在回忆余英时先生时引用了刚刚死的这位余英时的一句“名言”:“哪里有五星红旗,哪里就没有我。”

  老王社长说,这话真绝,展现了跟共产党不共戴天的气质。哪里有五星红旗,哪就没他。那就得躲着五星红旗了,先从中国大陆躲出去了,香港也呆不了,那就躲到美国去了,最后也算是求仁得仁,死在了美国。

  老王社长说,如果余英时只是一个反共政治家,表达他决绝的反共立场,那没什么好说的,立场不同嘛。但是余英时是一位学者,这就有问题了,他在观察现代中国的时候还能有客观的、准确的预见吗?

  老王社长说,他的老师宋国栋先生和余英时都师出钱穆。钱穆对共产党也是有成见的,但不至于像余英时这样说话如此恶毒。于先生曾准确预言过海外某民运人物会贪污,所以老王社长说,他觉得于先生预言海外民运之类的人物倒还是蛮准的,但是在某些学问方面于先生的水平也不过尔尔罢了。只是因为最近他去世了,所以就想起这么点事儿来。

  不过于先生有个大名头,他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湾省的台湾中研院院士。余英时先生在美国去世了,但因为他坚定的反共立场,使得他在台湾备受蔡英文等台独分子的拥护。这些人还与港独、疆独、藏独分子甚至轮子搅和在一起,其中流亡在海外的自称领袖的某某单,某某松,某某明,还有蔡某文纷纷发文悼念,说他在政治上影响力不得了。

  影响力是什么?他余英时敢说咬牙话就算是有影响力吗?不过是因为他90多岁了,都不跟他计较罢了。比方说,他这么多年来拒绝承认中国共产党的合法性,李敖指责他狗屁不通,说他是中华民国的未亡人

  中华民国在台湾省不掌权了,下野了,党费没了,吃饭都没钱了,余英时作为中华民国的未亡人,今年正是中国共产党建党百年,庆祝建党百年的庆典声势浩大,宏伟壮观。想必这位于先生肯定是含恨而亡,死不瞑目呀。

  余英时的反共立场非常鲜明,他没完没了地在报纸上刊文,反动言论不计其数。都说他是历史学家,但是他自己老往政治这边掺和,说自己对政治有遥远的兴趣。他曾预言中共必然要垮台,如今共产党没垮台,他自己倒先没了。他还说,大陆从1949年建国始,算是没有历史。如今共产党已建党百年,建国70多年。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取得了辉煌的成就,我们正在从第一个百年向第二个百年目标前进,这叫没有历史?

  余英时经常说,他根本不承认,所谓共产党建国这个命题,说共产党是秦始皇暴政。这老头这么大一把年纪了,他怎么反动,怎么强硬,都是他的事。中国有一批所谓公知,精英,一批自称有学问的人,一口一个于先生在那怀念,如丧考妣( “考”和“妣”最初是指父亲和母亲, 指好像死了父母那样悲痛)。这些公知为了这么反共的一个家伙哭个什么劲呢?他们在怀念他什么呢?难道你们也是李敖口中的狗屁不通的,中华民国的未亡人吗?

  学者陈复指出,台湾那些说怀念于先生,崇拜自由主义的人,把这种扭曲了的自由主义意识形态说成是反共,反华,最后变成反对中华文化。陈复先生还说,余英时先生所提倡的自由主义,最后变成了一种坚定的、狭隘的、单纯的、莫名其妙的、强硬的、不能改变的政治意识形态。这样做有意义吗?

  陈复提到,余英时所坚持的自由主义,后来质变成了一种政治意识形态,他还把这种意识形态的诉求做了的归纳:第一,支持美国民主,并继续支持全盘西化思潮;第二,反对中共政权,并转而支持去中国化思潮。陈复认为,以上两种思潮汇流,就让自由主义变成了某种独断意识形态。只要有人持不同意见,就会被质疑“反对自由”且“主张独裁”,可独立思考不正是自由主义本来称许的价值吗

  余英时先生作为一个历史学家,又在美国呆了那么多年,他看不到美国政治的问题吗?他没看见美国是怎么欺负第三世界国家的吗?没看见美国人是如何凭借着大炮和美元在全世界收割韭菜的吗?没看见如今美国社会严重的族群分裂问题吗?没看见美国人建国以来,只有几十年时间没有打仗,其他所有时间都在用武力不断地推翻一个又一个合法政权吗?连这些事实都看不到的人还谎称自己要学司马迁,要秉笔直书,实在是太可笑了!

  这位余先生,反共、反华,所以他支持港独、台独、藏独,疆独,就是什么独都支持。总之,只要是能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统一构成威胁的,这位号称历史学家的余先生都支持。这样的学者有什么用呢?这是自由主义吗?这明明是扭曲的自由主义意识形态。

  你反华反共,最后反到自己脚底下连块土都没有了,只好站到美国的土地上去了,还声称要研究中华文化了,未免太搞笑!

  在今天的台湾省社会,也有人通过去中国化思潮,致使反智、反科学及民粹声音高涨。现在台湾省有些人响应,这不是给台湾省带来前途,反而是让台湾省失去了前途。台湾省去中国化,那只好走美国化道路,可美国根本不待见台湾省,毕竟台湾省只是美国对付中国大陆的一枚棋子罢了。

  台湾地区对美国都多大的价值呢?用李敖另外一个有点不雅却极为精妙的比喻来说就是:“台湾不过是大陆的睾丸,一捏大陆就哇哇叫”,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台湾连“睾丸”的角色都扮演不好了。

  陈复还提出这样一个质疑:“如果时间再没中华文化,我们都将成为无主的幽魂,那倡导自由主义的意义是什么?”,“当固有传统与既有政体全都瓦解了,我们全盘改采美国民主,就能获得自由吗?”

  以美国为例,除了那些地位优越的白人以外,一般的中产阶级收入几十年没有增长。美国的那些有色人种,少数族裔,他们获得自由了吗?余英时在哈佛大学教书,当然觉得自己是一个高等的美国人,高质量的人类男性。若非如此,你余英时的自由还存在吗?

  有人说余英时是继胡适之后的,最伟大的自由主义者。可在我看来,这个所谓最伟大的自由主义者,不过是一个政治小丑罢了。

  他大骂中共专制、独裁、黑暗,把中共的统治比作秦始皇,还坚持认为中共的统治会崩溃,说这是他预见到的一定能够实现的。可您老人家已经西天取经去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却依然生气勃勃。不知余先生如果看到今天的年轻人,特别是00后的这些了解世界形势的年轻一代已经开始平视这个世界了,会作何感想。

  这位余先生支持香港反中,支持台湾反服贸等运动,竟然还说自己对政治有遥远的兴趣,我看你是脚踩在政治的泥坑当中,根本就拔不出来了。像余先生这样思想偏狭,没有实事求是的态度,没有公正的立场的人,怎么能把学问做好呢?

  余英时说,中共千方百计企图阻止台湾省的民主,因此台湾省人民必须要警惕到最高程度,民主是台湾省的最大保证,台湾省有民主,中国就没有办法实现统一。我看这种历史学家还是个在做春秋大梦的幻想家。

  余英时非常坚定地支持台独运动,所以他死了以后,蔡英文带着一脸的哭丧相。蔡英文发文说,余英时是民主的斗士,我看这种“民主斗士”其实是比较廉价的,说没就没了。

  老王社长有个观点说,平心而论,撇开余英时在学术上的成就,但就其政治立场而论,他批判中共一党专政、支持香港和台湾反中运动的立场,其实和刘晓波、余杰等反共人士相去不远。

  和那些声称中国应当被殖民300年的那些人的说法、框架都差不多。基本上是民主、自由、宪政,人权这几个概念来回摆着玩,只要谁给钱就替谁说话,说起来都是悲剧。因此今天回忆余英时,那些人把他说的很高尚,很了不得。要我看这都是散发着棺材板子的味道,一股发霉的味道,不说也罢。

    【司马南,红歌会网专栏学者。本文原载于公众号“司马南频道”,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