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时评

资本的财阀化——从“阿里巴巴”到“四十大盗”

2021-08-10 09:01:55  来源: 疫观全球   作者:风雷
点击:    评论: (查看)

  阿里又又又出事了。

  7日,有阿里员工在脉脉爆料,有女同事被领导要求陪客户喝酒,被灌醉后,被客户猥亵,之后被送到酒店后,领导进出其房间4次,并将其强奸。

  该网友还提醒说,不要以吃瓜的心态来看这事,“这不是吴亦凡,这是活生生的身边的同事被性侵”。

  事情发生在7月27日晚,迟至8月7日才被爆出,形成舆情。这其中之艰难,实在难以想象。

  事件发生后,受害者按两条线在维权:

  一条是法律。据受害者自述,当天就报了警。从施害人,亦即其直属上司王成文(花名“曲一”)被拘押24小时后即被放出,可以从侧面反映出警方掌握的直接证据不够。这一点,与受害人醒来后,发现自己内裤和用过的安全套都失踪了,可以形成印证。

  这也从某种程度说明王成文是个“老手”了。

  另一条是公司内部的检举和维权。受害人要求开除王成文并给自己放个长假(的确,身心都需要调整)。但是无论从部门,还是到公司,都没有任何正面的回应,而王成文还兢兢业业、若无其事地工作,更上一级的领导也无事一样与其互动。

  走投无路的她,拿着喇叭和打印好的材料,跑去8号楼1楼的食堂进行曝光,然后被十几个保安给围了。

  之后,她又将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给发在了阿里内网上,之后才有实在看不下去的阿里员工将其给捅到了互联网上。

  都已经到食堂散发传单了,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啊?又是得把人给逼到怎样的绝路啊?

  然后,鸡贼的阿里,开始反应“神速”了,他们把这事定性为807事件,很快就将王成文停职、之后更是将其辞退并“永不录用”。

  很有意思吧?

  明明是7月27日发生的事情,为什么不是727事件呢?为什么拖了十多天才处理呢?盖子捂不住了,然后开始“连夜震惊”,这表演水平是得到台上又蹦又跳的风清扬真传了吗?

  说到底,阿里管理层着急的并不是要为受害者主持公道,并给她一个满意交待,而是这件事已经引发舆情了,这负面的评价一定会影响到用户和政府的态度,最终反应到其资本收益上。

  说白了,担心的还是“钱”的问题。

  相对比之下,阿里可是有过真正的神速时刻。

  那是2016年的抢月饼事件。当年中秋前夕,阿里搞了个内网月饼秒杀活动,14:00开始抢月饼。然后安全部4人利用自身技术优势,编写脚本“作弊”,不动声色地多刷了124盒月饼,之后16:30该4人被约谈,18:00直接走人。

  那次不光快,级别还高,马云“亲率”阿里高层讨论此事。最终,为了维护阿里的企业文化,4名员工被开除!

  这两相对比,真的是人不如月饼,公关高于公正吗?

  说到企业文化,这个就更加让人跌破眼镜了。

  在喊出“996就是福报”的2019年,针对网友的一片批评之声,马云乘势在阿里的集体婚礼上抖起了机灵,称工作要996,生活要669,妄图将996作为一种文化给潜移默化地植入人的心里。

  且不说996后到底能不能一周六次,关键是,在会上马云乘势开起了黄腔,什么多用“丁丁”、少用“威信”、669、爱是做出来的等等。

  这种文化之下,会结什么瓜?

  阿里P7王成文,灌醉性侵女下属;阿里P8李君X,月薪1.6万招聘女助理,承诺可转正、可包养;阿里P9李靖,出轨P7女下属;阿里M7蒋凡,包养千万网红张大奕。

  太子蒋凡事件出来后,阿里控股的微博全网撤热搜,引来了网信办的约谈、处罚,并乘势敲打阿里,“不得干预正常的网络信息传播”。

  性毕竟往往与权力有关,而阿里又是“世界第五大经济体”,马总统本人也多次表示“我比总统还忙,可是我没有总统的权力”。

  在这个“四十大盗”的资本帝国之中,究竟会如何处理性与权力的关系?

  事实似乎已经给出了答案。

  管理层都如此“糜烂”,普通员工出了被性侵后强奸的事之后,管理层怎么可能会认真严肃地处理?

  此外,在这种氛围下,平日里在标榜是女性托起了阿里,但产品设计的思路却直接将女性当做一种性资源给卖了。

  这就是当时的支付宝“生活圈”功能,只允许女性发帖(其画风充满了浓浓的性暗示意味),男性芝麻分750以上的才有资格进行评论和打赏。这相当于把女性当做性资源,从而吸引高富帅的男性参加,最终实现支付宝的社交功能,以此达到和社交软件微信“抗衡”的目的。

  这种操作,就连花花大少王思聪都看不下去了,直接嘲讽为“支付鸨”。

  难怪网友们一面心疼那名被性侵的姑娘,一面骂阿里十余天没有任何反映的混蛋,却对阿里再度出现与“性”有关的事不感到有啥震惊的。

  这种跟性有关“文化”,可谓根深蒂固。

  最为典型的就是这两天被阿里给“辟谣”的“破冰文化”。

  新员工会在公开场合被问一些非常敏感的个人隐私,比如上台讲 when、where、who、what、how,全是与性有关的事;类似的,“三初三度”是基本问题,三初:初吻初恋初夜。三度:长度硬度持久度。

  此外,还有一些亲密度非常高的“游戏”,比如,女性躺下,男性爬其上方做俯卧撑。

  “破冰”中赤裸裸地“性”,实际上是打着团体的名义在从底层对独立的人的权利的剥夺,当一个人以粉碎个人自尊地方式完全被赤裸裸地展示在众人面前之后,他也就成了一块任人拿捏地白板,可以在新的团体中被进行新的灌输了。

  这是一种对服从性的筛选,也是一种人的打碎再重建。

  类似的还有阿里从上到下的“花名”,比如这次事件中的主角王成文,许多媒体报道依然是“曲一”。换句话说,在阿里的坏事是曲一干的,和我王成文又有什么关系呢?换个公司,用本名或其它花名继续生活就是了。

  所谓的“花名”,也是从阿里传到各大厂的,有人说是为了平等,可是阿里上对下的绝对权威是业内出了名的,怎么平等?

  说到底,“花名”,还是为了断掉员工过去的社会关系,更好的融入、服从公司的团队和文化。

  动画片《千与千寻》中 ,荻野千寻成为奴隶的第一件事就是被剥夺了姓名,成为了千。

  这次出了舆情,阿里把这恶臭的“破冰文化”一概给否认了。可问题是,这种无数人实锤的事,并且已经形成“文化输出”的事,怎么可能说否认就否认得了?

  阿里自己在搞,阿里系的在搞,阿里出来的员工为了标榜自己的阿里出身也在有样学样地搞。

  那个东林式的“湖畔大学”被中途给叫停了,这个如何利用“性”来pua员工的手段倒是传遍四方,阿里这个“湖畔大学”倒是实至名归。

  这种以资本构建的绝对权力之下形成一个个封建式土围子,里头以上对下的绝对掌控及对“性资源”的掌控作为权力的象征,这种恶臭、腐朽、堕落格局的死灰复燃,其实来自于当年台资的大举进入。

  当然,再一次站到聚光灯下、集大成的阿里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阿里究竟会何去何从?

  或者成为韩国财阀那样掌控一切的巨无霸,但从马总统成为“云中马”后,这已经近乎不可能。

  或者类似蒙牛那样,被XX化改造。

  或者直接分崩离析。这既来自于其内部不同派系的矛盾运动,也来自于外界在一次次公共事件中对其预期的调整。

  指望阿里们自己从这样的泥潭里走出来,大破大立,去腐生肌,恐怕会是一场梦。

  除非在管理制度上有“两参一改三”结合的回归,不同分工之下的人有真正的平等,有“下”对“上”的评议及监督。

  而这一切在私有的条件下都几乎是不可能的。

  社会主义真的容不得这种恶臭、腐朽、堕落的东西存在。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