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时评

帝修资势力的优秀“抬轿夫”胡锡进:阿里高管性侵是“形象”问题?资本要纯净?美国最怕中国的GDP?

2021-08-10 09:31:55  来源: 热风2021   作者:青年毛思想信仰者
点击:    评论: (查看)

  怪事时时有,最近特别多。

  比如,有人疑似怪罪我们“一连几个月都是骂胡锡进”“无非是骂胡锡进这种调和主义官僚派”……

  嗯?“调和主义官僚派”?

  愚钝人士到现在还不清楚吗:

  胡锡进,是看似没立场其实立场稳得很,是看似骑墙其实不骑墙,看似调和其实不调和。

  说个新鲜词儿吧:形中实右。即,表面上是调和主义中间派,实际上是坚定的右派。

  他的屁股,一直稳稳当当地坐在帝、修、资一边。且慢:岂止坐在那边呢,他可是帝、修、资三股势力(当然,本质上都是资)的优秀抬轿夫呀!

  作为一个文人或曰知识分子,他,依附的是内外各种资产阶级的皮。方方跟他的区别,只是资产阶级的自由主义、逆向民族主义跟资产阶级的保守主义以及防御性民族主义,或说软弱民族主义的区别罢了,岂有他哉!

  《联合早报》之流,封其为“强硬派民族主义”——那是封错了。只能说明《早报》之类外媒比他还右,还反动。

  本文分3个部分:

  (一)资产阶级保守主义,还是社会主义?

  (二)怕GDP,还是怕毛泽东?

  (三)打冷战主要靠经济发展,还是政治斗争?

  01

  资产阶级保守主义,还是社会主义?

  福报大厂又曝丑闻,并不意外:

  只不过,我们不要学某些人,有意无意给舆论降温——“阿里女员工被侵害”???

  把话说得明白点吧:

  “阿里高管因性侵女下属犯罪嫌疑被调查”!!!

  资本家根子上就不是好东西,你真指望他们和他们控制的企业当“道德楷模”啊?有这功夫,不如多骂几句马粑粑,教育好无产阶级后代。

  什么“跌落神坛”?本来就在鬼坛上。

  这叫什么?

  ——神鬼颠倒,人魔不分。

  所以才说啊,“今日欢呼孙大圣,只缘妖雾又重来。”

  没错,是有人把妖魔鬼怪供在了神坛上。阿里等“民企”的神坛地位,只存在于资产阶级走狗或曰“精资”蠢人的主观里。

  何况,对近几十年来中国资本新贵,还必须有一个特殊性分析。

  流量明星背后是大资本运作,吴亦凡事件本质上暴露出来的是中国内娱资本超欧越美的急功近利性——这其实,也是“改开”以来中国资本新贵共通的“暴发户”属性。

  既是暴发户,就更不讲什么“道德”了。

  近年来资本新贵们纷纷“人设崩塌”,今年以来随着有关部门某种意义上的整顿举措崩塌尤甚——这种我们看来愈发可喜的新态势,必然惊动那些满脑子“民企是健康力量”“民营企业家是社会楷模”的资本走狗的美梦。

  比如,资本家的巧走狗——胡锡进。

  阿里事儿一出,老胡就忙不迭又执笔了一篇“环球锐评”,声称阿里是“整体形象出了问题”:

  “……重建阿里的道德形象却是该公司的一项艰巨任务。它需要反思,公众为什么在情感上离它渐行渐远,为什么很多人从喜欢它变得开始有些反感它。”

  且看胡公如何打太极!

  轻飘飘的啊,一个剥削问题,就变成形象问题了……敢情是阿里方面没装好,没捂住??

  老胡还暗戳戳地怪质疑的群众们“上纲上线”:

  “把这些事情做好,公司出了问题就更有可能受到舆论场就事论事的对待,企业遭遇的舆论危机就可能大幅减少。”

  老胡,你怪谁没有“就事论事”呢?看看:人民声讨资本,资本家走狗护主心切——怪人民不冷静不客观,不“就事论事”,就差再喊声“民粹”了。

  一如既往地怀疑害怕戒备群众;一如既往地在资本家面前作娇嗔状,就差梳妆打扮、送上门去;一如既往地打太极拳,模糊焦点模糊关键——“精致”语言下,乃是腐朽溃烂的资产阶级保守主义顽固派之思想本质。

  没错,“保守”“顽固”——连“改良”都算不上,或很少,充其量是“形象改良”——等于要求修炼好骗术,继续为祸江湖。

  阿里这回暴露出来的问题本质是:

  “合格”且“优秀”的资本家,不但要榨光工人的剩余价值,而且要对工人进行全方位、系统性尤其是包括精神方面的剥削,包括对女性员工的性剥削。

  有人说,“阿里对劳动者的控制和剥削,无疑是业界的一个标杆,是每一个老板梦寐以求的,所以阿里的工作制度,阿里的管理方式,阿里的管理人员才成为一个又一个老板的追求。”

  也就是说:

  不仅要当你老板,而且要当你爹。

  厉不厉害?

  什么“企业文化”?岂止下流,简直反动,本质上属于资本家的洗脑术或说精神控制术。

  胡锡进最近的“民企焦虑”暴露得很明显,他可能比部分“民营企业家”还要焦虑。文人嘛,春江水暖鸭先知:

  “总之资本要纯净,要避免野蛮发展,给自己附加西方社会资本的那些主导功能。”

  无产阶级伟大导师马克思说,“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资产阶级巧走狗胡锡进说,“劝善”说,“资本要纯净”。

  老胡,你是怎么天才地想到,要求一个“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纯净”化的?

  必须指出:资本力量壮大到一定地步,为了进一步扩张其利益,必然要染指更多东西——比如舆论主导权,比如人民精神生活控制权,甚至国家政权。

  这,恰恰是西方几百年来资本主义经济政治发展史给我们的一个基本启示。

  有人说:资本是资本、国家是国家,资本怎么控制国家?

  ——你蠢啊,西方资本家一定自己当官吗?不照样影响控制政治!

  他们,会收买利用从政者,会推出自己的政治代理人,会通过所谓“自由民主”操控整个政治体制和社会生活——他们会的,太多了。

  而资本家的野心,归根到底,不是欲望,而是阶级利益需要。

  不然呢?你以为人家控制或谋求控制社会舆论,是闹着玩?是装装X?是酒足饭饱之际闲着没事耍耍富人的派头?

  还什么“不仅不能‘影响政治’,而且不应主动参与重塑社会治理层面的逻辑和格局,不应干预意识形态和价值体系”(胡语)……

  对不起,到了一定时候,他们不仅要“干预意识形态和价值体系”,而且要“主动参与重塑社会治理层面的逻辑和格局”,甚至要“影响政治”!

  什么时候呢?

  比如现在。

  胡锡进总是小市民气味十足地要求人家别做一定要做的事,比如对美帝一而再再而三地“劝善”,如年初对拜登政府“劝善”——然后他发现,痴呆拜登和疯子川普没有太大区别,包括对华政策方面。

  对国内资本势力,现在,他也是这个样子:单相思般地“劝善”。

  灰溜溜,惨兮兮,被啪啪打脸。——请大家记住,老胡这个样子,以后还会继续的——毕竟庸俗媒体人的记忆像鱼,只有七秒。

  02

  怕GDP,还是怕毛泽东?

  前段时间,国新办就今年上半年国民经济运行情况举行新闻发布会,老胡又犯病了……

  借用教员批评另一位胡姓名人的话吧:

  “好(hào)发言,不得要领。”

  用他自己的话说,这才是“装深刻”:

  “美国最怕中国的什么?我要对大家说,美国怕中国拥有东风-41,巨浪-3,但它说怕也不怕,因为它的核武器更多,它知道中国不会主动对它使用那些核武器。当然了,中国拥有东风-41和巨浪-3仍有着根本的威慑,它们等于是废了美国的‘核武功’,强有力压制了美国对中国实施核讹诈的野心和冲动。

  那美国最怕中国的什么呢?它就是中国的强劲发展能力,就是一个季度接着一个季度稳稳当当、扎扎实实的增长率,以及由此展现的中国GDP一步步追赶它并可能在未来10年超过它的真实态势。”

  这又是典型的胡式自作聪明,或说“抖机灵”的套路。殊为可笑。

  你以为你很深刻?

  这种论调,暴露的,不仅仅是胡锡进等一代从所谓“和平发展”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当今主流“精英”,战略思维之惊人的严重匮乏。

  他们没有起码的战略思维,还是小事。更主要的,是这群至今仍面无惭色披着马列红皮不脱的右倾机会主义者,马列主义辩证法思维的阙如。恶心。

  所以,他们才割裂政治与经济的关系,估计不到对美政治斗争,以及作为政治斗争延伸的军事斗争、外交斗争和意识形态斗争之重大意义。

  幻想以市场经济框架内的稳定增长就把美国“比下去”、把美国“气死”,是胡锡进等愚蠢“精英”的一厢情愿。

  你胡锡进要充诸葛亮三气周瑜,可惜美国人决不是《三国演义》里小气吧啦的周公瑾。

  须知帝国主义者很狡猾,他们既是纸老虎又是真老虎。

  从长远看必定是纸老虎,本质上是纸老虎,但目前仍有真老虎属性。

  美国要真“最怕”这个,何必等到中国GDP已到今天这样的量的规模的时候,才来有模有样地打压中国——老早就可以动手了。这种“改开”一代“精英”根深蒂固的堪称“经济主义”之奇葩思维,实质上,是忽视甚至无视,并进一步在行动上淡化、取消政治斗争和意识形态斗争等,自作聪明地专注于所谓“经济”。

  你们把他们想的太蠢啦!

  美国最怕中国的什么?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最怕”,那就是最怕中国拥抱共产主义,拥抱毛泽东思想。

  说直接点儿,中国如果在资本主义道路上、在资本主义制度框架内与美国搞什么竞争,那就必然是自甘“臣妾”,“臣妾主义”就是必然,反之他美国就稳定地处在老师、祖宗、“夫君”的位置上。那样,美国非但不用在根子上对中国有什么恐惧,反倒可以倚老卖老,对中国发出“正统性诘难”:你们这个资本模式是不对的,你们“改革”的方向是向美国资本模式学习!

  请问:如果是这样,那我们跟美国还竞争个pi啊?

  趁早改旗易帜得了,把公知们请回来上课。

  而拥抱共产主义、拥抱毛泽东思想,意味着中国将与美国展开根本性的竞赛和对抗,而且很有可能把美国从根子上比下去。

  并且,那意味着美国要面临来自中国的“反向颜革”的压力,美国的政治安全、制度安全、意识形态安全将不再像“冷战”结束以来那么高枕无忧,因为共产主义归根到底是全球性的事业,真正的无产阶级社会主义者是一定要奉行世界革命战略、支援他国社会主义运动和反帝反殖运动的。

  老实讲,我们就算真的那么干了,也没有什么了不起,最多损害一小撮或官或民资本家的利益——而他们,按历史发展的必然性,本来就是要被剥夺的,没啥好可怜同情的。

  以目前这种状态,美国,都已经把中国视作什么了不得的战略对手了——反华成为美国国家意志,大体上,开始于奥巴马(甚至更早),完成于特朗普,确认于拜登。在美国方面对华战略敌意早已确固的情况下,请问:

  中国的修右“精英”又有何作为呢?

  噢,原来他们,还在大喊特喊“和为贵”。

  不是蠢就是贱,或蠢与贱兼而有之。

  03

  打冷战主要靠经济发展,还是政治斗争?

  在我们看来,向先锋队建党精神和新中国建国精神昭示的方向回归,坚定不移在科学社会主义轨道上推进社会主义改革,包括与美西方帝国主义展开真正意义上的决胜之战,恰恰是破局之道,是摆脱目前在新“冷战”中相对被动地位并赢得战略主动的根本之策。

  当然,最重要的,这是由中国最广大人民即无产阶级和劳动群众的利益所决定的,是历史必由之路。

  明确了道路问题、方向问题以后,还要搞清楚:

  要在新“冷战”中真正拖住甚至击败美国,决不能只靠什么人畜无害的“经济发展”,必须要有与长期的以人民为中心的经济发展战略相配套的政治斗争、外交斗争、军事斗争、意识形态斗争、文艺斗争等等;在这些斗争方式中,最具决定性作用的甚至不是经济斗争,而是政治和意识形态斗争。

  政治和经济决不是截然分开、互不相干的,而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政治是什么?

  政治就是经济的集中表现,政治斗争就是更高程度的经济斗争。

  胡锡进等当今主流“精英”,不仅在“举什么旗、走什么路”性质的根本问题上是摇摆不定甚至反最广大人民利益而动的,而且在具体斗争方式上也是极其欠考虑、蠢出天际的。

  指望他们什么?

  我们根本不能指望这样的所谓“精英”,能在本世纪内必将更加激烈化的中美对抗中为中国人民、中华民族谋得什么利益。他们不举手投降,直接趴在美帝面前,就谢天谢地了。

  只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才能救中国,也只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才能救世界——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胡锡进所在“精英”集团吃相的暴露,必将成为绝大多数人的精神信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