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时评

方方的病毒、莫言的麦穗、胡锡进的红头绳,全是美国政治

2021-08-08 15:14:07  来源: 易经实修   作者:徐明天
点击:    评论: (查看)

  方方是作家,却干起了新闻记者的工作,写武汉《封城日记》,美国给了她大奖,特朗普还要推荐她去获诺贝尔文学奖。

  有人说你方方怎么关起门来在家里虚构事实,这是写小说?方方坚决否认,说她写的不是小说,她写的全是真实的。

  你没到现场采访,没有采访当事人,怎么写的是真实的?老徐(微信公众号:易经实修)就曾不断地这样追问。

  专业先不说,方方在她的日记里大骂“极左”。她说一些人批评她的日记,是妨碍她的言论自由,是文革“极左”。她更说武汉封城防控疫情也是“极左”,只有她的日记成了武汉市民自由呼吸的“阀门”。

  方方说:“极左是祸国殃民的存在!他们是改革开放的最大阻力!如果听任这般极左势力横行,放纵这种病毒感染全社会,改革必定失败,中国没有未来。”

  可见,方方用病毒否定改革开放前新中国30年。

  莫言是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莫言的作品以魔幻主义极端描写新中国30年的贫困。他在获奖感言中,更是讲述了他和妈妈拾麦穗被 人追打。拾麦穗极端贫穷,被 人追打就极端凶恶。在莫言的笔下,新中国30年是忍饥挨饿的30年,就是一些人说的“吃不饱饭”,“饿死人”,是人间地狱。这是对那个“极左”年代的控诉。

  这在西方世界极端煽情。

  在环球时报对莫言的评论中也讲到起了改革开放。“莫言取得的文学成就,也是中国新时期文学重要的成果之一,也是中国改革开放,借鉴吸收世界优秀文化的结果。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当今中国文学的发展。有人把文学的社会性、人民性与党性对立起来,是不应该的。对文化精英的伤害,是悲哀的事情,更是宪法所不允许的。否定莫言的文学实践,是对当的文艺政策的否定和曲解。网上的一些暴戾言论和个别人的做法,不利于社会文化建设,给思想界和学术界带来一些负面的影响,应该引起文化部门的关注,网监部门应对类似围殴文化名人的‘言论’,进行必要的监管和清除。”

  正是环球时报的这篇评论,让人们把莫言和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联系在了一起。其实,胡锡进不久前用莫言同样的笔法写过红头绳。

  有人评论:“胡锡进儿时的玻璃丝是父母工资买的,喜儿的红头绳却是杨白劳用花呗赊的”。胡锡进的姐妹虽然也用红头绳扎辫子,但住的也应该是北京的楼房,家里也有“三转一响”。确实,那个时候他还不能住别墅,开豪车,先富起来。但把自己家说成杨白劳喜儿家就是颠倒黑白忘恩负义。喜儿被逼藏进了山洞成了白毛女,胡锡进就成了大学生当了干部。捡麦穗的莫言也成了军官和作家。

  大家对胡锡进以红头绳的“贫穷”否定新中国30年,和他非要讲讲毛主席的错误,是非常反感的。

  现在大家为什么批方方、莫言和胡锡进,因为国人对他们的主子美国非常反感。因此对他们和他们的主子口中的“改革开放”也非常反感。

  前美国财长包尔森说,中美关系要正常化,中国必须放弃芯片、人工智能等高科技,还要承诺继续改革开放。

  布林肯最近说,中美关系恶化,全因中国放弃了“韬光养晦”。

  美帝代言人曾指出“如果中国停止改革开放,美国决不能坐视不管。”

  有人评论,美国的这个改革开放和方方等的改革开放表达一个意思,就是全面私有化,甘做美帝附庸,企图纳入西方资本主义宪政体制。

  这就是郭松民批判胡锡进的臣妾主义。有人说,胡锡进不是反美斗士吗?

  其实,这是胡锡进的假面具,装得还很激进。但他骨子里是崇美的。

  2018年3月特朗普对华发动贸易战,中美关系交恶。12月底,《环球时报》召开例行年会,总编辑胡锡进在致辞时抛出两个观点,一是“与美西方的关系是中国的核心利益”;二是“千万别被来自外部的压力逼左了”。他说:“我最大担心不是中国会受多少经济损失,而是中国千万别被 来自外部的压力逼得保守了,逼左了”。

  可见方方的病毒、莫言的麦穗、胡锡进的红头绳全是给美国递刀子的政治,人们对他们的批判不是“反智”,而是看透了他们底色和本质。

  建党百年,重新评价毛主席领导新中国取得的伟大成就,对否定新中国30年社会主义实践的的历史虚无主义的反击就势所必然。文学和言论自由已经不是他们的挡箭牌。主子特朗普、拜登的恶行,让走狗汉奸们成了过街老鼠。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