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时评

何新:当代文人何苦如此跪拜西方!

2021-08-08 09:28:12  来源: 何新文史   作者:何新
点击:    评论: (查看)

  楼下看到网友转来哈美而知名的某网(此网一直有文诽谤何新只是一个不存在的“蜥蜴人”),有介绍中国古文物的一篇文章。介绍中国古文物时明褒暗踩,属于一种低劣洗脑术!

  该文原文如下:

  “中国有哪些逆天的文物?

  这个问题,肯定要一提陕西历史博物馆藏何家村窖藏的赤金走龙。


 

  “——别看图片里这两条龙威风凛凛不可一世,它们的真实长度仅为4cm左右,高度不到3cm,甚至还没有人的大拇指长,但是它却以极为细致的錾刻手法,将金龙身上的龙角、眉目、胡须、鳞片等都刻画的栩栩如生,堪比今天的微雕,并且四足可以平稳站立。”——“这种手法不见于中国早期的金银器加工工艺中,应当是从中亚或者西方传入的技术。(作者‘寒墨夜殇’)。”

  此文要义即:看这个金龙多么漂亮!——可他不是中国人自己的技术造的,因为古中国没有这技术(?),这技术“应当”是来自于西方的。

  ——应当?好一个莫须有的“应当”!

  试问这位文人是用哪只眼睛看出这个金龙不是中国“固有技术”,而“应该”是来自域外或者西方的技术呢?

  实际上,这件国家级别的珍稀文物,乃是中国之国宝!——何以轻轻一句话就把它的制作工艺技术,轻松让给了作者个人私心所认同的洋人技术呢?

  这位文人如此轻率立言,难道不知道基本的逻辑知识——一切假设或者推论要有充足的根据——即“充足理由律”?

  如果随随便便就可以妄谈应当,岂非一切皆可莫须有,而想当然地“应当”一下?

  【例如既然您如此膜拜西方——莫非也可以武断推测——“应当”是被植入了某种外来的奴性基因?

  否则,要什么样的跪拜意识,才会说出最后那两句毫无根据而想当然之言?】

  ——在我看来,此言以及包括什么“兵马俑来自希腊艺术东传”之类的想当然谰言,都纯属绝不“应当”的无稽之妄测!实际上,在此金龙出世的那个年代,被现在一些人膜拜的西方日耳曼那些高贵人种们“应当”还在北欧或者巴尔干半岛的森林里拿着石头棍棒,喝同类的野血,吃生肉呢!

  这些被当时东方人看做只会“巴拉巴拉”的“蛮族”——兽吠鸟语之族“barbarian”,那时哪有什么先进技术和工具刻制金龙呢?

  【立此存照】


 

  (2020-08-14)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