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时评

恐怖的资本集团:“精神鸦片”的舆论黑公关战

2021-08-05 10:34:36  来源: 遥望黎明   作者:子午
点击:    评论: (查看)

  如果说还有哪家主流媒体敢于直接同资本集团掰手腕,笔者能想到的也只有新华社旗下的《经济参考报》了。

  2020年8月4日,《经济参考报》推出一篇重磅报道《青海“隐形首富”:祁连山非法采煤获利百亿至今未停》。记者王文志顶着重重阻力和人身威胁,进行了持续两年多的跟踪调查,在报道中用“开膛破肚”来形容现场被盗采之后的触目惊心的狼藉景象。罪魁祸首是一家名为青海省兴青工贸工程集团有限公司的私营企业。

  其实,《经济参考报》早在2018年就已经关于千亿矿权涉嫌国有矿产资产流失问题发过一篇报道;而网上各大论坛的不断举报更是早已经长达十年之久。更加令人触目惊心的是,《经济参考报》的这篇报道竟然遭到了资本实力的舆论黑公关。

  2021年1月20日,《经济参考报》在经参调查以《万亩沙漠防护林被毁,敦煌防沙最后屏障几近失守》为题,披露了位于甘肃敦煌阳关林场万余亩公益防护林遭遇大面积“剃光头”式砍伐,人为撕开了一道宽约5公里的库姆塔格沙漠直通敦煌的通道。

  阳关林场同样涉嫌私人资本作恶以及国有林业资产流失问题,《经济参考报》的这篇报道也同样地遭到了资本实力的舆论公关,甚至出现了甘肃地方媒体同国字号的《经济参考报》公开打口水战的奇葩现象;众多评论此事的自媒体还收到了资本势力的律师函威胁。

  翻看《经济参考报》以前的报道,下乡资本跑马圈地(2018年),“明星资本化”(2018年),医药资本囤积居奇推动药价火箭式增长(2019年),“阴阳合同、饭圈集资”(2021年)……我们经常能看到《经济参考报》的部分文章指斥资本集团罪恶的内容;当然,这些文章代表不了《经济参考报》的整体立场,正如它在2018年也曾刊文为教育、医疗、住房市场化站台,称这些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

  这样的现象只是说明,还有一部分有良知的记者能够通过《经济参考报》这样的国字号媒体为老百姓发声,而不是一味地吹嘘歌舞升平。而本文开头所举的两则例子又说明,即便如《经济参考报》这样的国字号媒体也会遭到资本实力的黑公关,可见中国的资本巨头们已经嚣张到了何等恐怖的程度。

  笔者从事自媒体创作已经有三年之久,仅后台收到律师函就不下十封。笔者这样的升斗小民自然远远无法与那些资本大鳄扳手腕,不成想,就连《经济参考报》这样级别的媒体也得屈从了资本实力。这TMD不是“资本操控舆论”又是什么?

  作恶多年的渣滓吴亦凡这回总算“翻车”进去了,然而就在前几年,网友在网上揭露吴亦凡,结果吴亦凡没事,举报人反而领到了数万元乃至数十万元的“致歉赔偿”判决:

  一言不合就发律师函,现在已经是资本集团对待质疑者的惯用手段;面对质疑,资本集团从来不予正面解释,人家有的是钱请诉棍,而升斗小民有那么多钱打官司吗?这就是法律的阶级性!

  说回本文的主题。8月3日早上,《经济参考报》刊登了一篇题为《网游对未成年人影响触目惊心 “精神鸦片”竟长成数千亿产业》的记者调查,矛头直指那几家游戏产业巨头,腾讯、网易、三七互娱、中手游等巨头的股价应声暴跌。

  澎湃新闻在3日早间的转发

  很快,从主流媒体到自媒体,对《经济参考报》那篇报道的嘲讽便如潮水般涌至,这背后有没有一只黑手在操控,笔者不得而知。仅仅四个小时,《经济参考报》就从网站上删除了那篇报道,不过到傍晚又在其公众号及网站更换标题恢复了这篇调查报道:

  恢复后的文章正文中关于“精神鸦片”、“电子毒品”等表述也进行了删节:

  这背后经历了怎样惊心动魄的舆论公关与反公关博弈,笔者同样不得而知。但从股价暴跌来看,《经济参考报》的原报道毫无疑问是动了资本集团的奶酪!

  知乎网站上那些自诩人均学历985、211的高级知识分子们,也一致地认为《经济参考报》的原标题和报道内容冒犯到了他们,不惜以最尖酸、最刻薄的话语对这篇报道予以嘲讽。

  例如这条六万人点赞的回答:

  笔者当然不认为他们都是被资本集团收买,所以,有必要就这个问题展开一定的讨论。

  《经济参考报》的原标题《网游对未成年人影响触目惊心 “精神鸦片”竟长成数千亿产业》实际上涉及到两个层面的命题:

  1、网游或电子游戏是不是“精神鸦片”?

  2、网游或电子游戏对未成年人是否构成危害?

  关于第一个命题,《经济参考报》的标题当然值得商榷,笔者也认为并不是所有的电子游戏都是“精神鸦片”。

  辩证地看,存在并不必然合理,但新生事物的产生本身是时代变迁的产物,于是也就需要取舍、需要批判与继承。游戏作为文化产品,在为消费者提供休闲娱乐的同时,仍然可能兼具学习性和文化传播性。不可否认,很多即时战略游戏、角色扮演的历史类游戏都承载了这样的特质,例如PC时代,日本光荣发行的三国历史游戏、美国暴雪发行的《星际争霸》、MicroProse公司出品的《文明》……笔者认为是有一定的价值和积极意义的;到了手游时代,互联网资本蜂拥而至,盲目追求短平快,以赚钱为主要目的,出品了很多具有成瘾性设计的垃圾游戏,很多甚至掺杂了暴力、色qing内容。后者被定义成“精神鸦片”,笔者认为并不过分。

  就《经济参考报》的内容所反映的问题,恰恰是围绕笔者上面所说的第二个命题,报道提到:

  数据显示,当前,我国62.5%的未成年网民经常在网上玩游戏;13.2%未成年手机游戏用户,在工作日玩手机游戏日均超过2小时。网络游戏的过度投入对我国未成年人生理和心理带来双重负面影响。2020年,我国超一半儿童青少年近视,因沉迷网络游戏而影响学业、引发性格异化的现象呈增长趋势,网络游戏危害越来越得到社会的共识。

  这难道不是客观存在的严峻现实吗?难道不应该作出改变吗?

  “精神鸦片”的舆论黑公关战这次总算成功地挑起了“群众斗群众”。

  然而,无论是网游本身存在的问题,还是这次舆论黑公关战所反映出来的“资本操控舆论”的现象,都是值得我们认真思考的,而前者本身就是资本为恶的结果。

  孙中山尚且知道要“节制资本”,改变“资本至上”的局面已经成为很多人的共识,然而从现实来看,仍旧任重道远。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