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时评

主席像章的被抹去,内外反动派的卑猥

2021-08-04 15:23:48  来源: 热风2021   作者:青年毛思想信仰者
点击:    评论: (查看)

  “此后过了几十年,你的敌人依旧不敢轻易道你的名。他们怕极了,怕每有人呼唤你的名字一次,人们心中的火焰就要腾起一次。你和你的同志们,就是那颗将自己烧尽了的不灭的火种。”

  ——网友评论

  01

  东京奥运会上的毛主席像章,果然引来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

  当然,最令人恶心的,还不是“境外势力”,而是我们上篇文章预言过的“境内势力”……家贼难防。

  你没看错——某些我们“自己”的媒体,真的很“乖”:

  呵呵!这波,真的不是里应外合吗?

  02

  不过,首先要实事求是地说:

  我们当中有些人,主要是左边的人,对运动员戴像章以及赛前到韶山的事情,确实存在着某种理想主义化的误读。

  有一说一,那些举动,并不必然意味着他们对教员、教员思想尤其是后期社会主义思想有什么深切的体悟。恐怕,更多是人民大众对人民领袖朴素感情的体现,甚至包含有“讨个好彩头”“求毛爷爷保佑”的庸俗念头在里面。

  但是,在他们的世界观中,教员无疑是正面形象,而不是像国内公知和国际反华媒体描绘的那样暗黑——这本身,也堪称一种“去政治化的政治”,说明在我们人民包括在改开氛围中成长起来的青年一代的最一般认识中,无产阶级领袖形象保持着完全应有的正面性崇高性,说明我们这里确实是毛思想复兴的沃土。

  03

  路透社宣称,中国运动员戴像章的举动,可能违反了《奥林匹克宪章》第50条:

  《宪章》第50条,确实规定称:“任何奥林匹克场所、场馆和其他地区不得进行任何形式示威游行和政治、宗教、种族宣传。”

  嗯,又是“规则”?

  即便按西方向来喜欢标榜的所谓自由主义的标准看,运动员个人性的,而不是集体性的戴像章,恐怕也只属于“表达自由”的范畴:你也不知道运动员出于什么想法戴像章,这完全在他们私人自由的领域之中,说不上是示威和宣传。如果硬把这个私人举动,给说成是政治性示威或宣传,那才是有侵犯基本人权之嫌!

  更何况,规则是死的,人是活的。规则可以更改。

  实际上,对《宪章》的这个条款,国际上本来就有要求更改的声音:

  去年6月,全球运动员组织称:国际奥委会禁止抗议活动,包括下跪支持反种族主义等行为,是对人权的侵犯。该组织在一份声明中说,国际奥委会和国际残奥委会的声明,即“下跪”的运动员将面临禁赛显然是对人权的侵犯,全球运动员对这一声明感到震惊,并要求改变。

  奥林匹克研究学者易剑东指出,目前国际社会对《宪章》第50条讨论颇多,实际上奥运会赛场上发生过抗议活动。如墨西哥城1968年奥运会,美国黑人选手在领奖台上高举黑色拳套以抗议种族歧视。2020年美国黑人遭遇白人警察暴力致死事件,引发美国各大体育联盟声援,要求修改《宪章》第50条。

  当然,易剑东还说,目前看来这一原则不易被修改,国际体育界参与讨论的成员,包括各国运动员、教练员等,约有三分之二始终认为不能在奥运会场合表达抗议。

  今年4月21日,国际奥委会执委会曾召开线上会议,支持国际奥委会运动员委员会针对《宪章》第50条提出的修改建议,认为应增加运动员的表达机会;与此同时,也应禁止运动员在领奖台、比赛场地和官方仪式进行任何形式的抗议和示威。

  这次东京奥运会,此前韩国方面悬挂的带有反日意味的助威横幅,也被国际奥委会认为违反了《宪章》第50条的规定。对此,大韩体育会提出反驳,主张韩方悬挂的横幅并不带有政治色彩,但最终还是应奥委会要求撤回了横幅。

  大韩体育会还表达了对旭日旗的强烈反对,国际奥委会则表示《宪章》第50条同样适用于日本。早在2019年9月,东京奥运会、残奥会组委会就曾明确表示,日本将允许“旭日旗”进入2020年奥运会赛场。而他们给出的理由是:“旭日旗在日本国内被广泛使用,我们认为旗帜本身并不会成为政治性的宣传工具,所以并不打算将其规定为应禁止携带的物品。”

  如果有浓厚军国主义意味的旭日旗,都能被日本人说成“本身并不会成为政治性的宣传工具”——那么,我们的主席像章,又能算得了什么呢?难道,真的要跟在歪屁股反共反华反毛媒体和文人后面,把毛主义跟军国主义、法西斯主义等同视之,从而把主席像章这一革命文化载体跟旭日旗之类极端反动事物归为一类吗?那,不正是跟国际帝国主义者和国内反毛分子操起了同一副腔调吗??

  贱不贱呐???

  04

  以上,还只是从(资产阶级)形式自由的角度看。

  从实质自由的角度看:任何阶级,在阶级斗争中,都必须推出自己的领袖,才能得胜利,才能得自由——这,是马克思主义本来就有的观点。列宁对此做了经典的表述:

  “历史上,任何一个阶级,如果不推举出自己善于组织运动和领导运动的政治领袖和先进代表,就不可能取得统治地位。”(《我们运动的迫切任务》,1900年11月)

  “工人阶级为了在全世界进行艰巨的顽强的斗争以争取彻底解放,是需要权威的。”(《卡·考茨基〈俄国革命的动力和前途〉一书的俄译本序言》,1906年12月)

  “……无产阶级要想战胜资产阶级,就必须造就自己的,无产阶级的‘阶级政治家’,而且要使这种政治家同资产阶级的政治家比起来毫无逊色。”(《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1920年4—5月间)

  这次像章风波,尤其值得一说的,是我们内部有些人果然抬出“反个人崇拜”来,认为像章属于个人崇拜产物,明里暗里宣称今天不应当容忍戴像章的举动。

  个人崇拜,需要反对,但近几十年来的主要问题是什么?是对无产阶级领袖个人“崇拜”得太多了,还是“不尊重”得太过了?!显然是后者!难道可以不抓住重点吗?

  “反个人崇拜”是个好口号,但尤须警惕某些人学着赫秃的样子,用之以消解无产阶级领袖的权威。有人早已把戴像章这种行为给划到个人崇拜里了,这并不新鲜,必须指出今天条件下个人性的自愿的戴个像章,还远远算不上什么崇拜。

  比烂一下吧:美国人管首都叫华盛顿,几个总统头像那么大刻在山上,林肯纪念堂那个林肯像也那么大,还一堆特朗普脑残粉——仿佛就是不见有人指责他们个人崇拜!

  实践和历史完全证明了:毛主席不但属于中国,而且属于世界,属于全世界被压迫民族和被压迫人民。必须理解清楚毛主席的世界历史地位,弄清楚“教员与世界”的关系,不要自我矮化了。

  特别是在前三十年历史时期中,毛主席坚持把马列主义普遍真理和国内国际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领导我们在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世界革命的斗争中,克服了形形色色的“左”右倾机会主义路线特别是表现为修正主义的右倾机会主义路线的影响,坚决反对和打击了帝国主义、各国反动派尤其是以苏修为中心的现代假共产主义。

  在理论方面,毛主席集中革命人民智慧,系统总结了国内国际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运用唯物辩证法的对立统一这个基本观点,分析了社会主义社会的矛盾、阶级和阶级斗争,揭示了社会主义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创立了“继续革命”论,指明了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建设社会主义的唯一正确道路,具有极其伟大的世界历史意义!

  毛主席是20世纪下半叶至今最伟大的马列主义者,作为马克思主义第三阶段的毛主义尤其是其社会主义学说即“继续革命”论是全世界无产者共同的宝贵精神财富。

  因此,毛泽东革命文化元素,如果不在世界上,包括在国际场合得到应有的展现,那才是咄咄怪事!

  这就不能不联系到教员身后,国际共运走入低潮的悲怆史实……

  不错,我们仍处在阶级敌人的四面包围中。

  他们真正怕的,是那个毛主义指导下,赤潮汹涌红旗飘飘的世界。

  而在资本力量主导的世界上,如果能给毛教员以应有的足够的尊重和地位,那反倒是不可思议至极的事情了!

  全世界无产者有充分的正当性理由维护自己领袖的形象和权威,因为只有这样做了,才可能达到战胜国际资本势力的目的,进而实现无产者自己的解放即自由。“让那些内外反动派在我们面前发抖罢”!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