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时评

何新问答:关于所论当前金融热点

2021-01-15 15:09:40  来源: 何新文史   作者:何新
点击:    评论: (查看)

  【愚夫老何最新问答】

  问:何先生,何老师!请问如何解读2021年金融热点?

  答:我有所存疑。

  行长大班所谈的几点,抽象而言,没有毛病,头头是道。但如果面对现实,就会发现言不及义。所说无新意,基本是老生常谈。

  货币基本政策仍然强调稳字当头——仿佛国家没有面临瘟疫,没有面对未来发生战争风险,没有进入非常时期,没有面临百年难遇非常之变?难道国家未来没有非常需要?金融货币政策仍然可以以不变应万变?

  归纳起来,大班所说无非就是这么几条:压缩杠杆(公共债务),货币从紧,加强监管。利率汇率市场自由浮动,扩大金融对外开放等。

  我认为面对非常时期,这一套思路不行。未来应有所变通,不要还是推什么利率汇率市场自由化、银行私有化、国际化那一套新自由主义的金融方针。这种思路不仅过时了,而且不利于未来局面的应对。

  金融体制改革,必须注意,不要误入西方梅森所设计的陷阱。

  美国(美联储)、英国、法国、德国、日本的央行,现在都隶属罗斯柴尔德银行系统。这是一个百年进程,是套路。就是:央行独立化,去国家化,然后货币国际化,货币债务化(信用化),外资进入,收购央行债权取得印币权,控制货币发行权。

  金融是国民经济的命脉。一国金融不应该独立化,而应该紧密服务于国家财政政策,与财政政策相结合,服务于整体国民经济和国计民生。

  由于新冠瘟疫的爆发,以及美国对华方针改变,美国、中国关系在发生质变,中国与梅森系统国家未来关系可能也有变——如英加澳等,今后年代可能会面临一个很长的“非常时期”。由此,原有的新自由主义的金融改革思路是否还可以再继续推行?

  未来国家处处要用钱,可能要用大钱。这钱恐怕不能靠从外资借贷,只能依靠央行执行新的货币政策。

  如果央行不放水,就只有逼迫财政方面扩大征收,就是对企业和个人全面加税增收,苛捐杂税遍地,后果如何,历史多有。严税政策,这在面对非常时期的形势下,会压迫企业导致众多破产,是扼杀经济的做法。

  疫情以来,许多产业已经备受打击。加之此前厉行严厉环保政策,供给侧改革、房地产收缩等等,现在各级地方财政实际上都缺钱。

  未来的公私债务可能是大问题。但是对公债务是政府财政负债。遭遇疫情,非常时期,国家各方面需要用钱,扩债难免。

  问题在于谁欠谁的债?

  财政欠银行。而银行也是国家的,央行并没有私有化,没有外资化。货币主权在国家手里。这种债务并不那么可怕。无非是肉烂在自己的锅里,自己欠自己的债而已。今天欠债,所消费预支的是未来的收入而已。

  相比而言,美联储、欧行、日行现在都在实施金融放水。只有中国央行在筑堤坝限水。难怪人民币汇率高企,出口企业叫苦连天。民间利率高企,产业一蹶不振。

  但是,近期竟然有人在鼓吹扩大私人债务,以之作为提振需求的手段。此议论是饮鸩止渴,祸害百姓。

  由于疫情等等原因影响,老百姓收入在下降,甚至许多人和家庭早已债务缠身,入不敷出,朝不保夕。还鼓吹债务消费那一套祸国殃民之论。老百姓哪有那么多钱花?如果众多人家破产,对社会稳定会有何等影响?

  总之,我认为面对非常之变的非常时期,这个非常时期恐怕不是短期,金融政策关系国计民生。需要有务实的金融思路和对策,有必要做深刻反思与调整。

  【附录】此前微博的一则“偶感”

  微博中有网友有偿提问,要鄙人谈最近大boss讲“金融热点”的看法。

  鄙人答四个字曰——言不及义。

  金融政策关系国计民生。谁都知道钱是命根子。钱是所有人之生存,也是国民经济赖以运转的命根子。而银行就是造钱的机构。

  国家中央银行必须牢牢控制在国家手里,不能任其股份化,外资化,不能最终交给洋行,融入国际私人银行系统,——而这似乎是1998以来的新自由主义的金改方向——照此而为,政治经济后果会不堪设想。

  所谓“央行独立,独立货币政策”,目的无非是摆脱财政干预,摆脱政府的金融控制。这是要国家放弃金融主权以及货币自主权、发行权的一种金融自杀。

  一直以来,金融精英鼓吹的央行独立化、国际化,可以疑其用心!

  当前国家面对新冠疫情和国际关系恶化局面,金融财政也已进入非常时期:

  第一,面临严重疫情,抗疫需要钱。

  第二要防天灾,要储粮备荒。

  第三要考虑应对可能发生的外部战争。

  第四,底层有大批自疫情以来,失业困守,生计无着的百姓需要国家赈助。

  ——总之当前国家处处要用钱。

  钱从哪里来?靠财政。

  但是财政特别是地方财政现在有很多钱收吗?就依靠对企业和个人不断增税、加税吗?下层企业和百姓现在收入如何?特别是疫情以来,企业和个人是什么状况?

  如果众多企业倒闭,个人破产,那么今后税向谁征?

  这个时候只拿防通胀吓人,鼓吹坚持独立稳定,以至仍鼓吹国际化,市场化,去国家化,货币去主权化,财政去杠杆化这一套,只有傻瓜看不明白后果如何。

  云淡风轻地说,这是无视实际,文不对题,言不及义。严重说,势必欺国误民。

  疫情以来,美联储、欧行、日行都一直在放水。只有央妈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继续高筑堤坝。其实也放了不少水,但并没有放到需要的地方,而以市场化为杠杆,间接都放到股市上去给内外庄家大套其利。茅台加卖水,成为中国顶级富豪——应了一句古话:要想富,跟着行在卖酒醋(“水”)——今古奇观,不可思议。

  难怪疫情以来人民币汇率和市场利率节节高。

  一些外贸企业据说订单已爆棚,但盘点下来却被汇率吃水,获利甚微,叫苦不迭。

  鄙人愚蠢无知。但是笨脑袋窃以为,对央妈目前应对非常时期的金融政策有必要反思和检讨。

  简明说,鄙人愚蠢的看法是,金融应当服务于国家需要,为非常时期的非常财政需要和任务服务!

  (2021-01-14)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