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时评

中央纪委要集中查的问题,地方究竟要怎么做?

2019-02-25 11:21:10  来源:政知见  作者:蔡迩一
点击:   评论: (查看)

  今年以来的一个感觉是,高层的一些部署正在渐次落地。

  就在前几天,安徽开展的一个行动引起了大家的关注,这项整治行动要求,领导讲话不超过1小时,大会发言每人一般不超8分钟,不得要求通过微信、QQ、APP 等晒工作痕迹。

  这项专项行动的背后,是中央纪委办公厅的统一部署。

 

  中央纪委去年9月启动

  这个部署就是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

  2月22日,中国纪检监察报披露了一组数据:

  党的十九大以来,截至2018年12月底,全国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共查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4.56万起,处理党员干部6.94万人,其中给予党纪政务处分4.59万人,占处理党员干部总数的66.1%。

  大家可还记得,去年9月,中央纪委办公厅曾印发了一个文件——《关于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集中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工作意见》,自此,集中整治工作全面启动。

  整治的具体内容见下图:

  

  需要说明的是,反对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并非新事。

  据中国共产党新闻网,新中国成立进入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后,我们党特别注意防止官僚主义现象发生,最早察觉并自觉开展反对官僚主义斗争的是习仲勋。

  政知君查阅资料发现,进入新千年后,2001年9月26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五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和改进党的作风建设的决定》,文中直陈:

  党的作风方面也存在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主要是:在一些地方、部门和领导干部中,教条主义、本本主义滋长,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盛行,弄虚作假、虚报浮夸严重,独断专行、软弱涣散问题突出,以权谋私、贪图享乐现象蔓延。

 

  落马省委书记是反面典型

  那时候,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造成的危害也不少。

  2001年11月,新华网刊文《克服形式主义、官僚主义要从教育入手从领导做起》,文中提到了几个案例:

  例如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新疆克拉玛依友谊宾馆火灾事件、烟台“大舜”号客船翻船事件、各地小矿井坍塌爆炸事件、娱乐场所火灾事件等等,死伤人员之多,情景之惨,损失之大,都是骇人听闻的。那些由于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作风严重,导致决策失误,在政治上经济上造成的重大损失,更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来评价的。

  那次决定之后,各地陆续展开了相应的整治行动。

  18年后的现在,集中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到底有没有必要?

  先来看两个落马高官——甘肃省委原书记王三运、江西省委原书记苏荣。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王三运对中央指示消极应付。他自己说,“形式表面的东西,反正该做的批示我也批了,该开的会我开了,至于下面落实不落实,能不能很好落实,也没有加强对各方面的引导和督促。”

  苏荣在担任江西省委书记时,追求“全国第一”的“绿色政绩”,强推“一大四小”工程。

  为应付省里的突击检查,江西一些地方大搞一夜成林、一夜成景,有的顾不上更换土壤,直接在水泥、沥青渣、砾石砖瓦等基建垃圾上种树。有的高速公路绿化带宽度不达标,不得不在公路两旁的柏油路面铺上泥土,插上树苗。有的地方在八九月份,夜晚还在摸黑抢栽树苗,使植树变成了不分季节和白天黑夜的“运动”。

  当然,受到全国关注的秦岭北麓违建别墅问题,也是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典型案例。

  由此可见,重提集中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有现实背景。

 

  地方部署

  但相比以往,这次整治的侧重点不同。

  中央纪委的文件中提到了12类突出问题,第一个便是“贯彻落实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中央重大决策部署方面,重点整治严重影响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影响中央政令畅通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突出问题。”

  落实重大决策部署是关键。

  中央纪委的那份文件下发之后,各地动作很快。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这几个月以来,不少省份陆续公布了针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相关通报,就在文件下发两个月后,中央纪委首次曝光了6起案例。

  除了个案方面,一些制度化的措施也在落地,比如:

  

  地方对中央文件均予以了细化。

  比如,中央纪委办公厅的相关文件中提到,整治“为开会而开会”“以文件落实文件”的问题,安徽方面提到:

  “部署专项业务工作的电视电话会议、网络视频会议不超过90分钟,单项业务会议领导讲话不超过1个小时,大会发言每人一般不超过8分钟”

  “省委印发的政策性文件一般不超过10页纸。”

  “不得要求通过微信、QQ、APP等晒工作痕迹”

  天津、山西、四川、湖南的动作比安徽更早。

  去年10月,天津便开启了集中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集中整治的时间截至2020年12月,去年11月,山西《关于集中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实施方案》印发,今年1月,四川开始整治,时间不同于天津,是用6个月的时间集中整治。

  相比中央的文件,地方的整治措施均予以细化,以四川为例。

  四川方面要求,“对县乡村和厂矿企业学校的督查检查事项减少50%以上”“不得刚安排就督查、刚部署就考核、刚启动就问责”,同时:

  严格宣传标语口号内容审核把关,注重适时适度进行宣传,决不允许刻意标新立异、无限拔高,坚决防止“低级红”“高级黑”。

  整治期内,除经审核批准宣传中央和省委重大会议、重要精神的时政类标语口号按时限予以保留外,其他各类宣传标语数量要压缩50%以上。

  有问责么?当然有。

  还记得,去年12月,北海市纪委监委暗访发现,市行政审批局工作人员怠慢冷落群众、让群众排长队;工作时间玩手机、睡觉、吃零食,浏览与工作无关的网页;监控摄像头模糊、对不准;打印机没纸了,叫人去换也没人动一下等。

  结果,班子集体被免职了。

  资料| 中国纪检监察报天津日报湖南日报湖北日报四川日报等

  校对| 项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