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时评

侠客岛:现在有太多官员、商业精英等凭借权力、财富获得高学历

2019-02-13 08:36:40  来源:侠客岛  作者:田获三狐
点击:    评论: (查看)

  感谢知网,让这群人暴露在阳光之下。

  先是演员翟天临在直播中说,不知道知网是什么东西,接着他的博士学历被质疑,紧接着还有论文涉嫌抄袭,然后导师也被挖出来有问题,最后北京电影学院表演学院的院长也暴出丑闻……

  这场开年大戏,让围观群众发现,瓜太多,都吃不过来了。

  昨天,北京电影学院发表声明称,已经成立调查组并按照相关程序启动调查程序,并表示对学术不端行为持零容忍态度。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也随后表示,对于“翟天临涉嫌学术不端”一事,将根据其博士学位授予单位的调查结论按规定处理。

  

  学霸人设风险高

  如果不是上过研究生,岛叔也不知道知……网是什么东西。

  知网其实是一个数字图书馆,信息规模是相当的大。做毕业论文,势必要上知网查查自己要写的方向,别人有没有涉及,都有哪些研究成果,省得做无用功。

  作为一个博士,连基本的治学工具都不知道,难以置信。打个比方,问一个留学生托福考了多少分,他说:“什么托福?托您的福,托您的福。”那基本就可以断定,他这留学生不是正儿八经出去的。

  那么,翟博士天资卓越,根本不用参考别人的东西行不行?事实说话了。

  有网友将翟天临的论文《谈电视剧〈白鹿原〉中“白孝文”的表演创作》一文在知网上进行了查重。结果显示,文字复制比达40.4%,而这篇论文的篇幅不过2700余字。也就说,重复字数高达1125字。

  

  而与翟论文相似的文献的作者,也发声了,认为这是整段整段的抄袭。

  

  

  感谢互联网时代带来的全民侦探效应,三下两下就让翟博士的学霸人设坍塌了。为什么塌得这么快?只因学霸人设的风险偏高,没有真才实学很容易被揪出来。那为啥翟演员要冒风险顶着这个人设高调宣扬呢?

  人设其实就是娱乐圈里的角色标识、设定的人物类别。常卖的人设有玉女、吃货、好爸爸、国民老公、邻家男孩、大叔等。

  有了一个标识度高的人设,可以迅速圈粉。随着热度提升,粉丝就有了变现能力,带来收益。而博士是稀缺的人才,演员中有此学历的更是凤毛麟角。翟演员这个学霸人设门槛高,而且是爱学习的体现,学术水平高的象征。

  可惜,经不住查。

  

  审核过程须严格

  既然网友能两三天就把翟博士的学历问题戳出了重重漏洞,那么顺着很自然的逻辑提问就是:“发证单位怎么审核的?”

  北京电影学院的治学环境如何,岛叔不知道,但我国的博士硕士学位授予,有严格的规定。翟演员的学历获得是不是获益于把关不严,是不是因为导师高抬贵手,是不是因为学院有意优待,都需要进一步调查才能得知。

  但做学术,必须老老实实,这是到哪里都不应该改变的。岛叔当初写硕士论文时,征引文献中有《四库全书》电子版,被导师打回,只好钻到图书馆找到原始文献才算过关。如果翟天临的学术之路能有严格的规范,相信不会闹出查重率40%的笑话。

  只可惜,现在的社会,有太多人,官员、商业精英、演艺圈人士,能凭借权力、地位、财富而非学术能力获得高学历,获得学术上的光环。

  以官员为例。有媒体梳理了142名十八大后党政系统省部级以上落马高官的履历,发现这些落马官员的高学历获取经历具有速成多、跨界多、名校多、疑点多等“四多”特点。

  曾任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公安局局长的武长顺工作40余年间,从未离开过公安岗位,却获得了工商管理硕士、工学博士和高级工程师的头衔,其博士所学专业还是专业性极强的机械设计及理论。

  云南省原副省长沈培平中文专业出身,经过某党校函授学院在职研究生班经济管理专业学习后,于2007年跨界取得了北京某名校自然地理学专业的理学博士。在他获得博士学位仅5个月后,还被聘为该校资源学院兼职教授。

  山东省原副省长季缃绮,2005年1月从某名校现代远程教育学院工商管理专业本科毕业后,仅过了5个月,就获得了该校国际商学院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河北省委原书记周本顺不仅是管理学、法学双博士,而且仅用一年就获得了国内某知名大学的法学博士学位。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无非是这些官员手中掌握了资源分配权,很多商人、艺人,手中也有着可观的财富资源、深邃的社会关系,有些高校甘愿拿教育资源与之交换,乐意招他们读硕士、博士,并在考试、毕业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难道真如TVB电视剧里说的:“抱歉,有钱是真的能为所欲为的。”

  

  “学渣中举”莫再有

  300年前,江南乡试放榜后,扬州的考生发现很多不学无术的盐商居然在榜,学渣中举了。愤怒的考生把江南贡院的匾额糊上,写上“卖完”二字。

  经过审讯,副主考供认收受贿赂黄金300两,同时牵出阅卷官若干人。后来甚至牵扯到了两江总督,最后康熙御裁,砍的砍,撤的撤。

  封建社会,学历造假的门槛很高,基本只有科场舞弊这一条路。风险也高,被查出来,即便是一品大员,宰相级别的人物,也是斩立决。家属流放,不在话下。

  反观今天,造假的门槛和成本似乎都不高了。本来,这个社会有很多东西决不能被金钱收买,比如权力,比如文凭,这是底线。但这些年,底线被屡屡突破。腐败官员用权力换取财富和文凭;社会精英用财富换取文凭、收买权力;知识精英用自己的话语权为权力和财富站台……

  鲁迅真说过这话:“金银又并非文章的根苗,它最好还是买长江沿岸的田地。然而富家儿总不免常常误解,以为钱可使鬼,就也可以通文。”(《<准风月谈>后记》)

  一个巴掌拍不响,学历需求如此强烈,定向供给也就应运而生。有学位资源的高校,总有害群之马,滥设学位,不好好把关,只求迎合这种需求。

  因违规办学,南开大学EMBA去年被撤销招生资格。来自中央巡视组的调查显示,为拓展生源和增加办学收益,南开大学违规与第三方合作办学,存在利益输送。同时,在前置学历审核时把关不严,严重违反招生政策,仅2001年后取得前置学历的1320人中,就有225人的前置学历并未完成认证。

  就得狠狠处置这条学历造假产业链的供需两端,还学术一个干净。岛叔坚信,金钱能收买权力,但买不到正义;买得来文凭,买不到智商。都省省吧。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