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时评

“杨永信式戒网瘾”:孩子和家长到底谁病了

2018-11-11 14:09:20  来源:北方网  作者:佚名
点击:   评论: (查看)

  [ 内容提要:近日,一篇《中国到底有多少个杨永信?》的文章在网络大量转载,“戒网瘾”学校再次成为热门话题。此次事件发生在江西南昌,曝光的是一所名叫豫章书院的学校。据文章介绍,豫章书院其实就是一所“戒网瘾”学校,而且里面存在严重的体罚学生、限制人身自由等行为。

  天津北方网讯:近日,一篇《中国到底有多少个杨永信?》的文章在网络大量转载,“戒网瘾”学校再次成为热门话题。此次事件发生在江西南昌,曝光的是一所名叫豫章书院的学校。据文章介绍,豫章书院其实就是一所“戒网瘾”学校,而且里面存在严重的体罚学生、限制人身自由等行为

 

  简陋不堪的环境

  据了解,这所“戒网瘾”学校学费数额不菲,一个人每半年就是三万元,学校还会跟家长签下“保证书”,表示孩子有病自愿退学,跟学校无关,不能说学校不好,否则要赔付10万元。学校收了昂贵的学费,但是生活环境上,却简陋得不能再简陋。一位就读过豫章书院的学生发帖称,“关小黑屋的时候,在一个不足十平方米、脏得要死的小黑屋里,赤裸着身体呆了8、9天,还是南昌40度左右的高温下,每天一个鸡蛋和一碗浆糊般的食物,隔三天塞进来一桶水。另外,学校的伙食非常差劲,紫菜汤里面都能盛出来烂抹布,鸡蛋炒西红柿没几个鸡蛋,里面还都是些蛋壳,除了这个还有一种菜:红辣椒炒青辣椒。用红辣椒炒青辣椒,别的什么都不放,我平生第一次听说。每半年三万学费,给学生吃猪狗不如的饭菜,还美其名曰:培养吃苦耐劳的精神。”

 

  令人发指的体罚

  更要命的是这所学校的体罚行为,学生称“惩罚最轻是打戒尺,一个竹板半厘米厚,三四十厘米长。由教官抡起来使劲打,打手心打五次手就会肿起来。再往上有打龙鞭,龙鞭是小拇指粗的钢筋,长度一米左右,很多人说这不是钢的是竹的。但我亲眼见一个小女孩,因为顶撞校长被打了三十多鞭,有几下打在大理石地砖上,当时把地砖打碎了,再往上是关回小黑屋里。”还有女生称,为了防止学生自残,自己被“关小黑屋”、被要求当着“老师”面脱去内衣。看过这些学生的描述后,这种体罚行为简直令人发指,还没有成年的孩子哪经得起这样折腾。

 

  官方回应

  江西省南昌市青山湖区官方微博发布情况说明称,经调查,网帖反映的问题部分存在,书院确实有罚站、打戒尺、打竹戒鞭等行为和相关制度。对此,已责成区教育部门对该校教育机构进行处罚,对相关责任人进行追责。下一步,将加大对该区民办教育机构监管力度。

  短评:孩子和家长到底是谁病了?

  

  要说到“戒网瘾”机构,就不能不提“雷电法王杨永信”,由他担任主任的“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网络成瘾戒治中心”用传统的“屈打成招”的方式让孩子承认自己有“网瘾”,不听话就用电击“治疗”,并且存在一些封闭式灌输的行为。也正是当年关于杨永信的报道,让很多人了解到了“戒网瘾”机构。这些机构有的披着武校的皮,有的披着国学的皮,但核心大多采用“胡萝卜+大棒”的方式,试图矫正孩子们对“网瘾”的依赖。可是即便这些机构的电击、体罚、禁闭等等行为屡遭曝光,依然有家长源源不断地把孩子送进这些机构。笔者觉得倒是这些家长该进入这些机构去“治一治”,因为“网瘾”这个词就是个伪命题,“网瘾”不能作为临床诊断的精神病,目前网络成瘾定义不确切,不应以此界定过度使用网络对人身体健康和社会功能的损害,如果过度使用网络算是一种“病”,我想这个社会里有好多成年人都“病入膏肓”了。本身不是病,又谈何治疗,家长不从家庭教育和沟通等原因找问题,反而花大价钱去追求这些所谓的机构,这才是真的“病”了。

  而目前造成“戒网瘾”机构生意大好的原因,笔者认为,首先是搜索引擎推广的“锅”,有媒体采访过一名就读过豫章书院的女生,她介绍称“该机构网站打的广告漂亮极了,看完就想给它鼓掌。”还有人爆料称,豫章书院每年要掏一百多万推广费,用来推广自己,另外还有一笔可观的钱,用来删帖,所有不利于自己的贴子都会想办法花钱删掉。这种过度包装的确骗过了一些家长的眼睛,所以不管是莆田系医院还是“戒网瘾”机构,搜索引擎的这口“锅”是甩不下去了。另外,也是更重要的,政府有关部门在批复办校、监督办学时,是不是也存在着监管失位的问题。从处罚结果上来看,处罚力度过轻,违法成本太低,这导致随便在网上一搜,五花八门的“戒网瘾”机构遍地开花,但不同机构的主管单位不尽相同,有依附于医院的由卫生部门主管,有依附于学校的由教育部门主管,甚至还有私人开设的。笔者想问,如果没有网络曝光,这种机构的违规行为是不是就会一直持续下去,又要有多少学生受到伤害。因此,面对“戒网瘾”机构的种种乱象,国家应出台标准,严控严管这类学校甚至医院,相关主管部门也要担起相应的责任。家长们也要认清这些机构的真面目,不要盲目地把孩子推入“火坑”。

 

  “戒网瘾”机构暴力惩戒致死致残非个例

  2007年,重庆发生“网瘾”少年不堪教官虐打,多次自杀跳楼自残事件。

  2008年,广东一训练营教官对戒网少年实行殴打、禁止喝水等惩罚方式,造成少年肾衰竭。

  2009年,广西一名15岁少年被送入“南宁起航训练营”戒治网瘾,被4名教官殴打体罚致死。

  2011年,广州少年小俊因没有听话进入“网戒中心活动室”,遭暴力对待致胳膊骨折。

  2014年,河南两少女在“戒网瘾”学校只因如厕未打报告,被强制加训3个多小时,结果导致一死一伤。

  2014年,14岁“网瘾”少年因偷吃饼干,双手被教官吊在单杠上,导致8个指头关节处皮肤缺血性深度坏死。

  2017年8月3日,18岁阜阳一男孩送至合肥正能学校白山镇教学点(非法办学点)“戒网瘾”,男孩进入该教学点后被关禁闭房,双手被铐,结果却在48小时后死亡。(“津云”―北方网编辑包天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