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时评

“黑手变头家”:创业神话背后的劳工压榨

2015-06-30 14:46:13  来源:破土原创首发   作者:黄岩
点击:    评论: (查看)

  【破土编者按】克强总理到中关村创业大街走了一遭之后,新一轮的创业风暴再次刮起。农民工创业、大学生创业、知识分子创业、国企工人创业……大家似乎又在创业中看到了新的赚钱希望。然而创业真的能成就梦想吗?即便创业赚到了钱,这笔钱又真的是“资源优化配置”得来的,与工人的工作、劳工的压榨没有关系吗?劳工问题研究专家黄岩教授谈谈他的看法

 

  

“黑手变头家”:创业神话背后的劳工压榨

 

  创业:看上去很美

 

  最近的十年,中国的劳动力市场正在迅速地分化,随着80后和90后进入劳动力市场,就业和创业观念正在发生颠覆性的变化。这种分化具体可以反映在这些年轻劳动力对工作和职业的选择上,一方面,体制内的工作岗位竞争正在被弱化,越来越多的年青学生主动退出公务员和事业单位招考的竞争,例证是公务员报考人数近年来持续下降。另一方面,选择自主创业和自主择业的年青人正在增长,国家也在大力倡导青年学生自主创业,出台各项激励性制度和政策鼓励年轻人投入到创业大事业中,马云等创业成功的神话也激励了无数青年开始蔑视传统的大学教育观念。

 

  本文想讨论一个现象,即创业神话背后的劳工压榨问题。毫无疑问,创业一项非常有挑战性的工作,尤其是对于青年人,对于刚走入社会,没有工作经历和经验,没有强大资本,选择创业不仅需要一个成熟的商业计划,更需要成熟和严谨的项目管理经验,这其中,创业神话或者创业梦想背后的劳工关系往往被忽略,因为大部创业者或追随者都是怀着成功梦想加入创业队伍中的。我们将以几个经验故事向读者呈现创业神话背后的劳动压榨真相,以期引起大家的关注。

 

  “黑手变头家”——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黑手变头家是1970年代台湾经验起飞时期创业梦想的一个表述,黑手即苦力劳动者,头家即老板。在台湾经济高速发展的1970年代,无数底层工人怀着创业梦想在工厂经历着非常艰难的煎熬,支撑他们工作的动力就是学好技术,积累经验,总有一天自己也可以做老板。特别是制造行业,小型工厂面临非常动荡的市场风险,长江后浪推前浪,无数深怀老板梦想的年轻人倒下,也有无数人成功地成为头家。在这里,创业和创新一起成为国家的一个宣传策略,国家机器通过各种形式来鼓励年轻人投入到创业浪潮中来。创业策略和创业神话成为解释和理解为什么这批青年人愿意忍受剥削和压榨的原因。也有学者认识到了它对于缓解工人与老板的冲突,对于缓解劳资紧张关系有很大的帮助。两个非常熟悉的行业故事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创业企业中的劳工关系,其中一个是复印行业,另一个是大学生创业项目。

 

  复印行业是一个非常独特的行业,散布在校园的各个角落。而事实是,它就是一个典型的劳动密集型行业,比电子、制衣等行业还要典型,与高科技和强资本产业和行业不沾一点边。复印行业也是一个高度竞争的行业,竞争者又都是具有强烈的地域性,遍布中国大地的复印行业都是由湖南新化县人垄断,但是其内部又是高度竞争的。新化人外出寻找生计以开得复印店为主,他们以令人难以理解的低成本打败其他竞争者,在北京,复印一张A4纸可以降到几分钱,大学周边的复印店密布,市场自由竞争,有利润的地方就会有资本进入。复印行业的劳动关系呈现出来的也是一种特殊的生态,新化人自己掌握了二手设备维修技术之后,复印行业就变成了一个纯粹的劳动密集型行业,想想靠人工复印一本书,需要人工翻页几百次。而一个工人一天可能要复印数本书,这种重复性的机械劳动远远超过了富士康流水线上的工人。更为致命的是,复印店的工人工资是出奇的低,工人每月包吃包住只有1000多元甚至数百元的收入,也没有任何劳动法保护,没有社保,没有工伤,没有劳动工时和加班工资,基本上都是家庭作坊式生态。

 

  在劳动力市场严重短缺的今天,是什么因素激励复印店的工人愿意忍受如此残酷的压迫呢,创业策略和创业神话扮演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由于新化复印产业的相对封闭性,外人很难掌握维修技术,产业供应链也相对封闭,如原材料的供应,二手设备的供应,维修技术工的相对垄断,外人很难了解其利润空间。激励一批又一批青年人投入到这个行业的因素主要是黑手变头家的诱惑。跟着亲友到复印店打工,领取一份象征性工资,学好技术后自己出来开店是许多新化人的梦想,也的确是成就了许多新化人的梦想。

 

  在劳动关系管理方面,复印店主要有以下几个值得关注的特点:

 

  一是学好技术成为最有效的激励,学好了技术不仅可以向老板要到高工资,最主要的是将来可以自己创业开店做老板;

 

  二是股权激励,老板为了留住一些优秀工人,往往给予工人一定的小股份,工人同时又是老板,可以更有效地管理和利润最大化;

 

  三是大多数工人的老板梦是破碎的,多数工人无法承受起长年间高强度工作,会选择自动退出,在复印店做了一年半年就离开,对于老板来说,这些工人就是学徒工,基本上没有付出工钱,这是复印店低成本的一个主要原因;

 

  四是女工对于复印店的贡献往往被忽视。青年女工身手敏捷,是复印店的主要劳动力。但是她们的头家梦和创业梦更容易破裂,因为,她们必须面临婚嫁以及由此带来的重新选择职业的问题,除非她们找的对象也是从事复印行业的。她们的娘家也不愿意投资到一个将来会出嫁的女儿身上。在复印店,还有一类女工通常是被忽略的,一般是老板的家属,她们的工作是从属性的,例如做饭,拖地,做一些简单的搬运传递,送货上门。她们在家庭的从属地位也决定了她们是无薪一族,甚至她们的劳动成本也被忽略统计。正如学者熊秉纯所观察的,从性别的角度来说,创业机会对于女性来说一直是微小渺茫的,这与女性在中国传统中受轻视的地位也是基本一致的。

 

  类似复印行业的黑手变头家的梦想也同时在其他行业存在,来自农村或者经济不发达地区的家长,在给下一代进行职业定位是往往遵循着同样的逻辑,学好技术然后自己做老板。但是受到各种因素的制约,真正能够成为老板和头家的非常非常之少,学徒制成为一种剥削机制,在沿海制造业发达的地区,无数类似于复印店的劳动剥削机制也事实上成为这些行业的生存之道,家庭作坊,家庭代工等行业发达的地区,小老板们都深谙这种劳动力剥削的奥妙之处,大多数情况下,这种剥削还往往被亲属关系或乡谊所掩盖,“我把你带出来,将来你可以自己做老板”,工人甘愿接受这种剥削。

 

  大学生创业的背后

 

  我想讲的另一个行业是大学校园的创业中的劳动力压榨。大学生创业近年来得到学校和主管部门的支持,从人才培养的角度来说,高校鼓励大学生在校创业或者鼓励大学生毕业创业是一个非常好的政策导向。几乎所有的大学都响应政府号召成立了专门的机构支持大学创业,高校也纷纷成立了各种形式的创业学院,政府出台政策如金融、税收和注册、场租优惠等来支持大学生创业。在校大学生和刚毕业的大学生的创业激情都被激发出来,学生们以十二分热情投入到创业行动中,他们有着活跃的思维、使不完的干劲、用不完的时间、容易对付的课程,最关键的还是他们有着对未来的理想的向往,充满朝气。

 

  在大学周边地区,一个小办公室,或者租一个民房,或者学生宿舍就是他们的创业起步之处。发起人的理想和激情吸引了无数学生投入到他们的创业梦想中来,这种全民创业和全校创业的政策导向和社会气氛无疑是非常值得肯定的,但是我们进一步的观察就是,这类创业故事或创业案例背后都实际上蕴藏着另一个非常值得关注的问题,即对大学生的劳动力剥削问题。大部分的创业公司仅凭一个主意或一个商业点子起家,劳动力剥削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在创业计划或创业公司起步阶段,发起人通常会通过网络找到一批志同道合的学生,以非常漂亮的商业策划方案吸引来自各个学校的热情学生,但是大部分学生在贡献了他们的智慧之后最终会以各种形式离开,这段时间,他们每天可以通宵达旦地参与到公司的筹划中,获得的回报只是几个盒饭,有时候甚至盒饭也是自己解决,他们之所以愿意不计酬谢劳是因为他们与发起人一样有着一个强烈的创业成功梦。最后创业计划或者破灭,或者股东重组,或者被发起人和股东以各种理由抛弃,留下的只是数月或数周夜以继日的无薪工作。

 

  二是在创业过程中,公司通常以创业诱惑为理由,招募大量的实习生和志愿者加盟。这些学生通常承担着发放问卷,做一些具体的行政工作,做市场调研,上网收集各种材料,网上发贴或跟帖,利用社交媒体发布公司信息,这些工作都是需要庞大的劳动力才能完成的,大学生群体是一个廉价的劳动力群体,学生也是自愿加入创业公司的征招,愿意承担无薪劳动。

 

  著名劳动学者布若威认为计件制下工人的赶工生产是一种独特的车间文化,每一个工人都会被吸纳到这种独特的行为和语言中来,布若威称这是一种“同意的生产”。借助布若威的概念,我们可以清晰地发现,无论是工厂创业还是大学生的项目创业或商业策划活动中,其实都掩盖着一个非常严重的劳动力隐性剥削问题,复印店里的小老板,创业园里的大学生,甚至拿着天使投资支持的大项目方,背后都是由一群无薪或低薪劳动者支撑起来的,他们的成功背后都有着一大群受到剥削的劳动力队伍。之所以我们需要关注这个群体,并不是说我们对创业梦想持一个排斥性的立场,我们非常支持青年人投入到各种形式的创业梦想。但是随着中国开始进入全民创业时代,关注创业活动过程中的劳动关系问题,将对微观的公司经营活动和商业项目的规范行为,以及创建良好的企业文化和公司伦理都有着很重要的意义。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