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转基因

长沙市、湖南省疾控中心、湘雅公共卫生学院团队论文呼应致要求中国禁草甘膦公开信!

2021-04-16 15:26:58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陈一文顾问
点击:    评论: (查看)

  16、长沙市/湖南省疾控中心、中南大学湘雅公共卫生学院团队论文:“欧洲数个非政府组织的成员要求中国禁止使用草甘膦

  -- 《拉美与欧洲十七个非政府组织关于草甘膦除草剂造成全球性灾难的公开信:草甘膦/农达对全球健康的影响》呼吁“我们的健康受到了几十年的损害后,为了全世界的利益,必须立刻停止这种致命化学品的使用,以免造成更多危害。... 如果中国能如我们所诚挚建议的那样起到领导作用,将未来几代人的安全与健康置于跨国公司的商业利益之上,这对我们的星球会有至关重要的历史意义。”

  -- 如果能够立即禁止草甘膦除草剂及其捆绑转基因农产品、饲料、食品,这将是中国政府与中国人民能够以最小代价对当代中华民族与全球人类持续安全、健康、生存与繁衍做出的最大贡献!

  联署支持揭露签名邮箱:lianshuqianming@163.com

概述

  一、结论、理由与依据(简述)

  1)长沙市疾控中心、湖南省疾控中心、中南大学湘雅公共卫生学院团队研究提到“最近,在公开信中,欧洲数个非政府组织的成员要求中国禁止使用草甘膦(N-膦酰基甲基甘氨酸)”【证据01】。

  2)2015年4月24日公布的《拉美与欧洲十七个非政府组织关于草甘膦除草剂造成全球性灾难的公开信:草甘膦/农达对全球健康的影响》【证据02】要点如下:

  -- 我们是欧洲一些非政府组织的成员,我们撰写此信期望你们对一项全球目前面临的一项非常重大的健康问题引起关注

  -- 目前广泛使用(而且不断扩大)的化学品草甘膦及其配方除草剂农达引起了流行病的隐患。如同你知道的那样,后者(农达)是孟山都公司及全球其他公司所生产的专卖除草剂,他们声称农达对人类无害,但对植物具致命性。农达除了被广泛用于清除杂草,它也越来越多地被用于抗草甘膦转基因作物,并且在小麦等其他作物收割前用作干燥剂。

  -- 在实施“工业化农业”的地区,它被大规模喷洒,不仅影响农场工人,甚至包括周边社区的居民。因此,当今世界多国(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食物供应中都发现农达残留;在动物组织、人类尿液以至母乳,和一系列市场销售的食品中都能检测到农达残留。这一事实在科学研究文献已经广为证实。

  --世界卫生组织(WHO)下属机构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已将草甘膦归类为“对人类可能的致癌物”[1]。... 并表明基因毒性作用在其他哺乳动物上已“充分显示”。

  -- 近来,阿根廷医生与卫生专业工作者工会(代表3万多成员)声明:“草甘膦不仅致癌,它还与自然流产、畸形胎儿、皮肤病,以及呼吸系统和神经系统疾病的不断增长有关。”基于多年来不断累积的经验,医生们号召近期在全国范围内禁止使用草甘膦除草剂

  -- 我们追踪多个线索,展开对美国环境保护署(EPA)档案的研究,之后发布了一项简短报告[3],报告表明孟山都公司和美国环境保护署早在1980年就知道草甘膦的致癌性,因为在饲养实验中小鼠和大鼠中发现恶性肿瘤和其他器官破坏,这一结果至今被作为贸易机密遭到掩盖[4]。

  -- 孟山都和美国环保局从1981年开始就声称草甘膦除草剂“相对安全”,这一神话也一直因为纯商业理由被美国、欧盟和其他各国决策者所宣传。我们也不满意借口商业机密而隐瞒重要科学发现的商业手段,继而不容许公众细查这些研究报告。在欧洲,自2002年以来,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证明草甘膦有害,可是欧盟食品安全局(EFSA)和其他欧盟组织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 基于以上考虑,我们对你们国家公民及全球人民的健康遭到的危害深感恐惧。

  -- 我们知道中国已是世界上最大的草甘膦生产商和出口国,其中包括出口给孟山都用以生产农达在全世界销售。因此,我们请求中国政府答应,与孟山都一道,对进口中国的草甘膦/农达的各国民众健康受到的灾难性危害承担起责任。我们也担心不久的将来会出现提出巨量赔偿的要求。

  -- 中国也是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和玉米的最大进口商,这促使美国、阿根廷、巴西持续生产这些品种。要在城镇和乡村关闭工厂和禁用化学农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如果中国能中止进口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和玉米,他们便不得不种植替代作物。

  -- 我们恭敬地请求中国能够在这件事上发挥全球领导作用。

  -- 首先,能否请你们委托合适的中国科研机构对草甘膦本身与农达配方的致癌性、致畸性、内分泌发育受阻以及多代繁殖毒性组织长期试验?从事这些研究的机构应该与草甘膦或其他相关产业无任何商业或学术利益关系,并且也未参与之前草甘膦及相关产品的安全评估。

  -- 我们还认为,中国应与其他国家一样,设立一个项目以检测全国性地表水、地下水、动物与人类尿液、母乳与血液中的草甘膦残留物。同时,我们希望你们能认识到开展全国范围流行病学调查的益处,以找出草甘膦/农达污染(包括进口转基因大豆的草甘膦残留)与过去20年里增长的恶性疾病之间的关系。

  -- 其次,在这些研究开展之前,我们请求你们采取必要的预防措施,立刻暂停草甘膦的生产/销售和出口,暂停对农达配方的进口,暂停对所有含草甘膦残留农作物(比如抗草甘膦转基因作物产品)的进口。

  -- 最后,鉴于产业生物检测实验室(IBT)和克雷文实验室(Craven Labs)过去为产业界进行包括草甘膦在内的农药测试时有造假的历史,我们敦促中国质问孟山都,要求他们立刻向公众公开一些关键报告[6]。

  -- 草甘膦早在35年前就应该在全球范围内被禁止,农达根本不应该出现在市场上。我们的健康受到了几十年的损害后,为了全世界的利益,必须立刻停止这种致命化学品的使用,以免造成更多危害。

  -- 尽管欧洲和美国的许多科学家共同表达了以上顾虑,但仍有许多政治与商业阻力等待克服。如果中国能如我们所诚挚建议的那样起到领导作用,将未来几代人的安全与健康置于跨国公司的商业利益之上,这对我们的星球会有至关重要的历史意义。

  3)长沙市疾控中心、湖南省疾控中心、中南大学湘雅公共卫生学院团队独立自主、求真务实的研究证实:“我们确定了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oundup)诱导的抗氧化系统抑制、线粒体损伤、DNA损伤、膜完整性和通透性变化以及L-02肝细胞的凋亡”【证据01】。

  4)长沙市疾控中心、湖南省疾控中心、中南大学湘雅公共卫生学院团队的研究论文因而最后警示与呼吁:“最近,在公开信中,欧洲数个非政府组织的成员要求中国禁止使用草甘膦(N-膦酰基甲基甘氨酸)”、“中国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草甘膦生产国、出口国和消费国。在数十年损害健康之后,在造成进一步危害之前,立即禁止使用这些致命化学物质符合全球利益”。

  5)我们呼吁农业农村部、国家卫健委、中国疾控中心、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领导高度重视长沙市疾控中心、湖南省疾控中心、中南大学湘雅公共卫生学院团队独立自主、求真务实的研究及其警示与呼吁,高度重视《拉美与欧洲十七个非政府组织关于草甘膦除草剂造成全球性灾难的公开信:草甘膦/农达对全球健康的影响》呼吁中国在尽快禁止草甘膦除草剂及其捆绑转基因农产品进口问题上“起到领导作用,将未来几代人的安全与健康置于跨国公司的商业利益之上,这对我们的星球会有至关重要的历史意义”!

  6)我们认为,如果能够立即禁止草甘膦除草剂及其捆绑转基因农产品、饲料、食品,这将是中国政府与中国人民能够以最小代价对当代中华民族与全球人类持续安全、健康、生存与繁衍做出的最大贡献!

  二、理由与依据(详述)

  1、《环境科学卫生杂志》2017年6月发表长沙市疾控中心、湖南省疾控中心、中南大学湘雅公共卫生学院团队研究:“最近,在公开信中,欧洲数个非政府组织的成员要求中国禁止使用草甘膦(N-膦酰基甲基甘氨酸)”、“中国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草甘膦生产国、出口国和消费国。在数十年损害健康之后,在造成进一步危害之前,立即禁止使用这些致命化学物质符合全球利益”、“我们确定了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oundup)诱导的抗氧化系统抑制、线粒体损伤、DNA损伤、膜完整性和通透性变化以及L-02肝细胞的凋亡”。

  《环境科学卫生杂志》2017年6月发表长沙市疾控中心、湖南省疾控中心、中南大学湘雅公共卫生学院卫生毒理学系Luo L et al.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81302456)”资助《农达除草剂(草甘膦)在L-02肝细胞中的体外细胞毒性评估》【证据01】

  最近,在公开信中,欧洲数个非政府组织的成员要求中国禁止使用草甘膦(N-膦酰基甲基甘氨酸)。...

  一些使用农达除草剂(Roundup)的农业工人遇到了怀孕问题,并且已证实浓度低于农业使用中所发现浓度的农达除草剂(Roundup)对人胎盘JEG3细胞有毒性[5]。最近的研究表明,人尿中发现的低含量的草甘膦可以促进人乳腺癌细胞的生长,证实了这种除草剂的致癌潜力[6]。因此,禁止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oundup)的禁令有多近?...

  中国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草甘膦生产国、出口国和消费国。在数十年损害健康之后,在造成进一步危害之前,立即禁止使用这些致命化学物质符合全球利益。

  本研究的目的是阐明草甘膦农达除草剂(Roundup)对L-02肝细胞的体外细胞毒性作用。

  通过检测活性氧(ROS)的产生,谷胱甘肽(GSH)/超氧化物歧化酶(SOD)的水平,线粒体通透性转换孔(PTP)的开放率,凋亡诱导因子(AIF)释放,细胞内Ca2 +浓度和丙氨酸氨基转移酶(ALT) )/天冬氨酸转氨酶(AST)泄漏,我们确定了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oundup)诱导的抗氧化系统抑制、线粒体损伤、DNA损伤、膜完整性和通透性变化以及L-02肝细胞的凋亡

  Luo L, Xiao F. et al.,In vitro cytotoxicity assessment of roundup (glyphosate) in L-02 hepatocytes. J Environ Sci Health B. June 2017;52:410–7.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28281894/

  2、拉美与欧洲十七个非政府组织关于草甘膦除草剂造成全球性灾难的公开信:

  草甘膦/农达对全球健康的影响证据02】

  https://www.gmwatch.org/en/news/archive/2015/16120-ten-ngos-ask-china-to-stop-producing-glyphosate-to-protect-world-health

  中译文转载自《人民食物主权》:

  http://shiwuzq.com/food/rights/system/2015/0519/2058.html

  (2015年4月24日)

  致中国人民的公开信

  刘晓明大使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英国大使馆

  49 Portland Place , 伦敦,邮编: W1B 1JL

  致中国人民,

  公开信:草甘膦/农达对全球健康的影响

  2015年4月

  亲爱的朋友,

  我们是欧洲一些非政府组织的成员,我们撰写此信期望你们对一项全球目前面临的一项非常重大的健康问题引起关注 -- 目前广泛使用(而且不断扩大)的化学品草甘膦及其配方除草剂农达引起了流行病的隐患。如同你知道的那样,后者(农达)是孟山都公司及全球其他公司所生产的专卖除草剂,他们声称农达对人类无害,但对植物具致命性。农达除了被广泛用于清除杂草,它也越来越多地被用于抗草甘膦转基因作物,并且在小麦等其他作物收割前用作干燥剂。在实施“工业化农业”的地区,它被大规模喷洒,不仅影响农场工人,甚至包括周边社区的居民。因此,当今世界多国(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食物供应中都发现农达残留;在动物组织、人类尿液以至母乳,和一系列市场销售的食品中都能检测到农达残留。这一事实在科学研究文献已经广为证实。

  我们一直致力于调查研究所谓草甘膦和农达很“安全”的声明,我们敬请您注意以下的新发现:

  1. 世界卫生组织(WHO)下属机构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已将草甘膦归类为“对人类可能的致癌物”(1)。他们的全文报告,虽尚未发布,将给出支持该结论的全部证据。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将草甘膦归类为2A级对人类致癌物,并表明基因毒性作用在其他哺乳动物上已“充分显示”。如您所知,国际癌症研究机构的2A标准等同于欧盟1B标准,1B意味着草甘膦不能获得新的欧盟授权(这一决定正在审阅中)。

  2. 近来,阿根廷医生与卫生专业工作者工会(代表3万多成员)声明:“草甘膦不仅致癌,它还与自然流产、畸形胎儿、皮肤病,以及呼吸系统和神经系统疾病的不断增长有关。”基于多年来不断累积的经验,医生们号召近期在全国范围内禁止使用草甘膦除草剂。(2)

  3. 我们追踪多个线索,展开对美国环境保护署(EPA)档案的研究,之后发布了一项简短报告(3),报告表明孟山都公司和美国环境保护署早在1980年就知道草甘膦的致癌性,因为在饲养实验中小鼠和大鼠中发现恶性肿瘤和其他器官破坏,这一结果至今被作为贸易机密遭到掩盖(4)。我们所揭露的事实与其他的研究结果一致,这些研究包括1995年Carolin Cox的发表的论文和2014年社会中科学研究所(Institute of Science in Society)发表的研究。孟山都和美国环保局从1981年开始就声称草甘膦除草剂“相对安全”,这一神话也一直因为纯商业理由被美国、欧盟和其他各国决策者所宣传。我们也不满意借口商业机密而隐瞒重要科学发现的商业手段,继而不容许公众细查这些研究报告。在欧洲,自2002年以来,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证明草甘膦有害,可是欧盟食品安全局(EFSA)和其他欧盟组织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基于以上考虑,我们对你们国家公民及全球人民的健康遭到的危害深感恐惧。

  我们知道中国已是世界上最大的草甘膦生产商和出口国,其中包括出口给孟山都用以生产农达在全世界销售。因此,我们请求中国政府答应,与孟山都一道,对进口中国的草甘膦/农达的各国民众健康受到的灾难性危害承担起责任。我们也担心不久的将来会出现提出巨量赔偿的要求。

  中国也是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和玉米的最大进口商,这促使美国、阿根廷、巴西持续生产这些品种。要在城镇和乡村关闭工厂和禁用化学农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如果中国能中止进口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和玉米,他们便不得不种植替代作物。

  但我们恭敬地请求中国能够在这件事上发挥全球领导作用。

  首先,能否请你们委托合适的中国科研机构对草甘膦本身与农达配方的致癌性、致畸性、内分泌发育受阻以及多代繁殖毒性组织长期试验?从事这些研究的机构应该与草甘膦或其他相关产业无任何商业或学术利益关系,并且也未参与之前草甘膦及相关产品的安全评估。我们还认为,中国应与其他国家一样,设立一个项目以检测全国性地表水、地下水、动物与人类尿液、母乳与血液中的草甘膦残留物。同时,我们希望你们能认识到开展全国范围流行病学调查的益处,以找出草甘膦/农达污染(包括进口转基因大豆的草甘膦残留)与过去20年里增长的恶性疾病之间的关系。

  其次,在这些研究开展之前,我们请求你们采取必要的预防措施,立刻暂停草甘膦的生产/销售和出口,暂停对农达配方的进口,暂停对所有含草甘膦残留农作物(比如抗草甘膦转基因作物产品)的进口。

  最后,鉴于产业生物检测实验室(IBT)和克雷文实验室(Craven Labs)过去为产业界进行包括草甘膦在内的农药测试时有造假的历史,我们敦促中国质问孟山都,要求他们立刻向公众公开一些关键报告(6)。如果该公司拒绝将未经删改的文件公之于众,我们将认为其中存在科学欺诈,并认为世界卫生组织发现的草甘膦/致癌关联是很根据的。草甘膦早在35年前就应该在全球范围内被禁止,农达根本不应该出现在市场上。我们的健康受到了几十年的损害后,为了全世界的利益,必须立刻停止这种致命化学品的使用,以免造成更多危害。

  尽管欧洲和美国的许多科学家共同表达了以上顾虑,但仍有许多政治与商业阻力等待克服。如果中国能如我们所诚挚建议的那样起到领导作用,将未来几代人的安全与健康置于跨国公司的商业利益之上,这对我们的星球会有至关重要的历史意义。

  感谢你们的关注。

  诚挚的,

  Dr Brian John, GM-Free Cymru, Wales, UK

  Brian John博士,威尔士拒绝转基因,英国威尔士

  Peter Melchett, The Soil Association, UK

  Peter Melchett,土壤协会,英国

  Dr John Fagan, Earth Open Source, London, UK

  John Fagan博士,地球开放资源,英国伦敦

  Dr Mae-wan Ho, Institute of Science in Society, London, UK

  何美芸博士,社会中科学研究所,英国伦敦

  Michael O'Callaghan, Global Vision Foundation, Geneva, Switzerland

  Michael O'Callaghan,全球视点基金会,瑞士日内瓦

  Henry Rowlands, Global GMO Free Coalition, Bulgaria

  Henry Rowlands,全球拒绝转基因联盟,保加利亚

  Claire Robinson, GM Watch, UK

  Claire Robinson,转基因观察,英国

  Pat Thomas, Beyond GM, London, UK

  Pat Thomas,超越转基因,英国伦敦

  Sandra Smith, GM-Free Scotland, UK

  Sandra Smith,苏格兰拒绝转基因,英国

  Lawrence Woodward, GM Education - Citizens Concerned about GM, UK

  Lawrence Woodward,转基因教育——公民关注转基因,英国

  联署的欧洲和拉丁美洲非政府组织:

  Alianza Biodiversidad, América latina (Alliance of Biodiversity, Latin America)

  生物多样性联盟,拉丁美洲

  Red por una América Latina Libre de Transgénicos, América Latina (Free-GMO Latin America, Latin America)

  无转基因拉丁美洲,拉丁美洲

  Acción Ecológica, Ecuador (Action Ecology, Ecuador)

  生态行动,厄瓜多尔

  Grupo Semillas, Colombia (Seed Group, Colombia)

  种子集团,哥伦比亚

  Red de Coordinación en Biodversidad, Costa Rica (Biodiversity Coordination Network, Costa Rica)

  生物多样性协调网络,哥斯达黎加

  Red Nacional de Acción Ecologista, Argentina (State Action of Ecologists, Argentina)

  生态学家国家行动,阿根廷

  Acción por la Biodiversidad, Argentina (Biodiversity Action, Argentina)

  生物多样性行动,阿根廷

  联署的拉美和欧洲知名人士:

  Eduardo Molinari, Artista visual y Docente Investigador UNA (Universidad Nacional de las Artes, Buenos Aires, Argentina)

  Eduardo Monlinari, 阿根廷国家艺术大学,视觉艺术家与研究员

  Ana Broccoli, Cátedra Libre de Agricultura familiar y soberanía alimentaria, Buenos Aires, Argentina

  Ana Broccoli, 阿根廷小农经济与食物主权组织,主席

  Jesus Garay, USGBC-US Caribbean Chapter, Estados Unidos

  Jesus Garay, 美国绿色建筑议会,美国-加勒比海分会

  Marcos Filardi, Seminario Interdisciplinario sobre el Hambre y el Derecho a la Alimentación Adecuada – UBA, Argentina.

  Marcos Filardi,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饥饿与充足食物权”跨学科研究小组

  Marco Cedillo Cobo, Argentina

  Marco Cedillo Cobo, 阿根廷

  Roberto Pozzo, Investigador del CONICET, Universidad Nacional del Litoral

  Roberto Pozzo,阿根廷国家科技技术研究委员会研究员, 利托瑞尔国立大学

  Paulina Riera, Presidenta de la Asociación de Defensa del Ciudadano de Santa Fe, Argentina

  Paulina Riera,阿根廷圣达菲公民倡议协会主席

  Nolaska Valdes, Coyhaique, Chile

  Nolaska Valdes, 智利科伊艾科市

  Pedro Calvilllo Serrano, Jerez, España

  Pedro Calvilllo Serrano, 西班牙赫雷斯市

  Carolina Tognella, Argentina

  Carolina Tognella,阿根廷

  Walter E. Lopez, Argentina

  Walter E. Lopez,阿根廷

  Cristina Delgado, CapoMA, Buenos Aires, Argentina

  Cristina Delgado,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市公民行动中心

  Damaris Moreno, Coahuila, México

  Damaris Moreno,墨西哥科阿韦拉州

  Roberto Rabello, Foro Ambientalista de Santiago del Estero, Santiago del Estero, Argentina

  Roberto Rabello,阿根廷圣地亚哥-德尔埃斯特罗省环境论坛

  Gottfried Glöckner, productor, Alemania

  Gottfried Glöckner,德国生产者

  Prof. Gilles-Eric Seralini. CRIIGEN, Francia

  Gilles-Eric Seralini教授,法国基因工程独立研究委员会

  François Veillerette, Générations Futures, France

  François Veillerette,法国下一代协会

  Kartin Samon, GRAIN, América Latina

  Kartin Samon,谷物,拉丁美洲

  Carlos Vicente, GRAIN, América Latina

  Carlos Vicente,谷物,拉丁美洲

  公开信英文版发布网站

  苏格兰拒绝转基因

  http://gmfreecymru.org.uk/open_letters/Open_letter24April2015.html

  英国社会的科学研究所:

  http://www.i-sis.org.uk/Ten_NGOs_Ask_China_to_Stop_Producing_Glyphosate.php

  英国《转基因观察》

  http://gmwatch.eu/index.php/news/archive/2015-articles/16117-ten-ngos-ask-china-to-stop-producing-glyphosate-to-protect-world-health

  美国《有机消费者协会》

  https://www.organicconsumers.org/news/ten-ngos-ask-china-stop-producing-glyphosate-protect-world-health

  西班牙文《拉丁美洲与加勒比生物多样性组织》:http://www.biodiversidadla.org/Principal/Secciones/Campanas_y_Acciones/Carta_abierta_al_pueblo_de_China_El_impacto_del_Glifosato_Roundup_en_la_salud_global

  注解

  1. Carcinogenicity of tetrachlorvinphos, parathion, malathion, diazinon, and glyphosate (2015)

  Kathryn Z Guyton, Dana Loomis, Yann Grosse, Fatiha El Ghissassi, Lamia Benbrahim-Tallaa, Neela Guha, Chiara Scoccianti, Heidi Mattock, Kurt Straif, on behalf of the 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 Monograph Working Group, IARC, Lyon, France

  Lancet Oncol 2015. Published Online March 20, 2015

  http://dx.doi.org/10.1016/S1470-2045(15)70134-8

  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 16 Volume 112: Some organophosphate insecticides and herbicides: tetrachlorvinphos, parathion, malathion, diazinon and glyphosate. IARC Working Group. Lyon; 3–10 March 2015. IARC Monogr Eval Carcinog Risk Chem Hum (in press).

  1. 杀虫畏、柏拉息昂、马拉松、二嗪磷,与草甘膦的致癌性(2015)

  作者:Kathryn Z Guyton, Dana Loomis, Yann Grosse, Fatiha El Ghissassi, Lamia Benbrahim-Tallaa, Neela Guha, Chiara Scoccianti, Heidi Mattock, Kurt Straif,代表国际癌症研究机构专著工作组,法国里昂。

  柳叶刀肿瘤学2015.2015年3月20日网上发表。

  http://dx.doi.org/10.1016/S1470-2045(15)70134-8

  国际癌症研究机构第16卷112:某些有机磷杀虫剂与除草剂:杀虫畏、柏拉息昂、马拉松、二嗪磷,与草甘膦,IARC工作组,里昂;2015年3月3-10日。国际癌症研究机构专著评价化学品在人类中致癌性风险(出版过程中)。

  2. Argentina: 30,000 doctors and health professionals demand ban on glyphosate

  2. 阿根廷:30,000医生与专业卫生工作者要求禁止草甘膦

  http://www.gmwatch.org/index.php/news/archive/2015-articles/16084-argentina-30-000-doctors-and-health-professionals-demand-ban-on-glyphosate

  3.苏格兰拒绝转基因:孟山都文件--知道草甘膦

  http://www.gmfreecymru.org/documents/monsanto_knew_of_glyphosate.html

  4. It has been further revealed to us by our consultant, that Bio/dynamics used three studies to dilute the data found on kidney tumors, but went even further by fraudulently using five unrelated historical controls to dilute the tumor data found in the testes of male rats. The study clearly showed that glyphosate caused testicular tumors in all three of the test groups. However, the experiment's own control animals showed zero incidence of tumors in the testes of male rats.

  4. 我们的顾问向我们进一步揭示,Bio/dynamics实验室使用了三项研究来稀释肾肿瘤的数据,而且更有甚者,通过欺诈手段使用五项无关的历史对照数据来稀释在雄鼠睾丸中发现的肿瘤数据。这项研究清楚表明草甘膦在所有三个试验组中都造成睾丸肿瘤。与此同时,该项实验中自己的对照组动物在雄鼠睾丸中没有发现任何肿瘤发生率。

  5. Cox C. Glyphosate, Part 1: Toxicology. J Pesticide Reform, 1995, 15, Northwest Coalition for Alternatives to Pesticides, Eugene, OR.

  http://www.1hope.org/glyphos8.htm

  5. Cox C.草甘膦,第1部分:毒理学。农药改革杂志,1995,15,西北农药替代品联盟,尤金市,俄勒冈州

  http://www.i-sis.org.uk/Glyphosate_and_Cancer.php

  ISIS Report 26/03/14

  Glyphosate and Cancer: New research shows that the low levels of glyphosate found in human urine can promote the growth of human breast cancer cells, confirming the carcinogenic potential of the herbicide known since the 1980s

  Dr Mae Wan Ho

  社会中科学研究所报告2014年3月26日

  草甘膦与癌症:新的研究表明,人尿中发现的低含量草甘膦可以加速人类乳粉癌细胞的生殖,确认了1980年以来所知道的草甘膦除草剂的致癌潜在作用。

  何梅芸博士

  6. "A Three-Generation Reproduction Study in Rats with Glyphosate" (Final Report; Bio/dynamics Project No. 77-2063; March 31, 1981) -- submitted by Monsanto to EPA

  6. "大鼠中对草甘膦进行的三代繁殖试验研究”(最终报告;Bio/dynamics项目77-2063号;1981年3月31日)--由孟山都提交给美国环保署(EPA)

  "Addendum to Pathology Report for a Three-Generation Reproduction Study in Rats with Glyphosate. R.D. #374; Special Report MSL-1724; July 6, 1982" EPA Registration No 524-308, Action Code 401. Accession No 247793. CASWELL#661A" -- submitted by Monsanto to EPA

  “对于大鼠中对草甘膦进行的三代繁殖试验研究的补充病理报告。R.D. #374;特殊报告MSL-1724;1982年7月6日”美国环保署(EPA)登记号524-308,行动编码401。查询号247793. CASWELL#661A“--由孟山都提交给美国环保署(EPA)

  "A Lifetime Feeding Study of Glyphosate (Roundup Technical) in Rats" (Report by GR Lankas and GK Hogan from Bio/dynamics for Monsanto. Project #77-2062, 1981: MRID 00093879) -- submitted by Monsanto to EPA. Including the study's 4-volume Quality Control evaluation of the Bio/dynamic assessment performed by Experimental Pathology Laboratories, Inc. (2,914 pp).

  ”大鼠中用草甘膦(农达技术性)进行的终生喂食研究“(Bio/dynamics实验室的GR Lankas与GK Hogan。项目号#77-2062, 1981: MRID 00093879)--由孟山都提交给美国环保署(EPA)。包括4卷的研究报告Experimental Pathology Laboratories, Inc.对Bio/dynamic实验室评估的质量控制评价。(2,914页)

  Also Addendum Report #77-2063

  还有补充报告#77-2063

  Knezevich, AL and Hogan, GK (1983) "A Chronic Feeding study of Glyphosate (Roundup Technical) in Mice". Project No 77-2061. Bio/dynamics Inc for Monsanto. Accession No #251007-251014 -- document not available but cited in EPA 1986 Memo.

  Knezevich, AL and Hogan, GK(1983)”小鼠中进行的草甘膦(农达技术性)慢性喂养研究”。项目号77-2061。Bio/dynamics Inc为孟山都做的研究。查询号#251007-251014-- 文件不存在,但是在美国环保署(EPA)1986年备忘录中引用。

  Follow-up study: McConnel, R. "A chronic feeding study of glyphosate (Roundup technical) in mice: pathology report on additional kidney sections". Unpublished project no. 77-2061A, 1985, submitted to EPA by Bio/dynamics, Inc.

  接续研究:McConnel, R."小鼠中进行的草甘膦(农达技术性)慢性喂养研究:对额外肾段的生理报告”。未发表项目号77-2061A, 1985,由Bio/dynamics, Inc.实验室提交给美国环保署(EPA)。

  三、证据

  1、《环境科学卫生杂志》2017年6月发表长沙市疾控中心、湖南省疾控中心、中南大学湘雅公共卫生学院团队研究:“最近,在公开信中,欧洲数个非政府组织的成员要求中国禁止使用草甘膦(N-膦酰基甲基甘氨酸)”、“中国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草甘膦生产国、出口国和消费国。在数十年损害健康之后,在造成进一步危害之前,立即禁止使用这些致命化学物质符合全球利益”、“我们确定了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oundup)诱导的抗氧化系统抑制、线粒体损伤、DNA损伤、膜完整性和通透性变化以及L-02肝细胞的凋亡”。

  证据01(2017年6月):《环境科学卫生杂志》(J Environ Sci Health B.)发表长沙市疾控中心、湖南省疾控中心、中南大学湘雅公共卫生学院卫生毒理学系罗雷、王非、Yiyuan Zhang、曾明、钟才高、肖芳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81302456)”资助《农达除草剂(草甘膦)在L-02肝细胞中的体外细胞毒性评估》确认: 最近,在公开信中,欧洲数个非政府组织的成员要求中国禁止使用草甘膦(N-膦酰基甲基甘氨酸)。草甘膦通过抑制莽草酸酯途径破坏植物和微生物,以前被认为对人类无毒[1]。1974年商业化的农达除草剂(Roundup),其有效成分是草甘膦。

  草甘膦除草剂农达是目前使用最广泛的除草剂,可以在食物和饮用水中检出其残留物[2],引起人们对潜在的环境和人类健康影响的担忧。农达除草剂(Roundup)大鼠的口服急性致命中位剂量(LD50)为4,230 mg kg-1,曾被世界卫生组织(WHO)分类为“正常使用中不太可能出现急性危害”[3]。

  在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最近的一份报告指出农达除草剂(Roundup)对人类可能是致癌之前,农达除草剂(Roundup)一直被认为是“安全的”[4]。一些使用农达除草剂(Roundup)的农业工人遇到了怀孕问题,并且已证实浓度低于农业使用中所发现浓度的农达除草剂(Roundup)对人胎盘JEG3细胞有毒性[5]。最近的研究表明,人尿中发现的低含量的草甘膦可以促进人乳腺癌细胞的生长,证实了这种除草剂的致癌潜力[6]。因此,禁止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oundup)的禁令有多近?...

  中国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草甘膦生产国、出口国和消费国。在数十年损害健康之后,在造成进一步危害之前,立即禁止使用这些致命化学物质符合全球利益。

  本研究的目的是阐明草甘膦农达除草剂(Roundup)对L-02肝细胞的体外细胞毒性作用。

  通过检测活性氧(ROS)的产生,谷胱甘肽(GSH)/超氧化物歧化酶(SOD)的水平,线粒体通透性转换孔(PTP)的开放率,凋亡诱导因子(AIF)释放,细胞内Ca2 +浓度和丙氨酸氨基转移酶(ALT) )/天冬氨酸转氨酶(AST)泄漏,我们确定了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oundup)诱导的抗氧化系统抑制、线粒体损伤、DNA损伤、膜完整性和通透性变化以及L-02肝细胞的凋亡。

  通过揭示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oundup)诱导的细胞毒性的机理见解,我们的结果对于为接触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oundup)和其他杀虫剂的职业人群设计预防和治疗策略非常有价值。

  Luo L, Xiao F. et al.,In vitro cytotoxicity assessment of roundup (glyphosate) in L-02 hepatocytes. J Environ Sci Health B. June 2017;52:410–7.

  罗雷、王非、Yiyuan Zhang、曾明、钟才高、肖芳,农达除草剂(草甘膦)在L-02肝细胞中的体外细胞毒性评估。环境科学卫生杂志。2017年6月;52:410–7.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28281894/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