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转基因

证据:孟山都1982知道草甘膦致甲状腺瘤,1988向中国申请“农药登记”时谎称“无致癌”

2021-03-23 11:10:19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陈一文顾问
点击:    评论: (查看)

  10 孟山都1981年就知道雌性大鼠草甘膦2年喂养研究发现甲状腺腺瘤和/或癌甲状腺癌,1988年向中国申请“农药登记”时谎称“无致癌”!

  三、证据

  1、美国环保署(EPA)1983年2月备忘录与5月备忘录确认在雌性SD大鼠草甘膦2年喂养研究不同实验组发现甲状腺发生有腺瘤和/或癌

  证据01(1983年2月):环保署毒理学部负责人William Dykstra博士1983年2月15日致注册部负责人Robert Taylor的备忘录《SD大鼠中草甘膦终生饲喂研究;初步附录审查》确认:

  加拿大健康保护处(HPB)的Len Ritter博士打电话要求毒理学分部解释雌性大鼠甲状腺C细胞癌的发生率在草甘膦大鼠终生喂养研究中的重要性。在1983年2月18日的审查中中未提及这些肿瘤。...

  表I显示了所有被处死动物的雌性C细胞肿瘤在最终处死时的发生率(百分比),表II显示了所有雌性甲状腺C细胞肿瘤的发病率(百分比)。

  表I显示,在最终处死时,高剂量雌性(14%)的癌症发生率高于对照雌性(6%)。表I中显示的腺瘤或癌的发病率百分比显示,在最终处死时,对照组(17%)和高剂量雌性(21%)之间的发病率相当。

  表II显示,所有检查的雌性动物的肿瘤发生率在对照中为2%,在高剂量动物中为13%。 另外,表II中腺瘤或肿瘤的发生率百分比显示,对照(13%)与高剂量(19%)相当。

  肿瘤的时间数据还表明,肿瘤的潜伏期不受处理的影响(表III)。甲状腺重量显示无与处理有关的增加,并且除了患有甲状腺癌的#831号雌性大鼠外,未见到甲状腺肿瘤的严重变化。...

  表IV中来自Bio/dynamics实验室的历史对照数据表明,癌(在皮肤或内脏器官的上皮组织中产生的癌--译注)的发生率在0-5%之间,而腺瘤或癌的发生率在0-17%之间。

  Mackenzie和Garner(1973)提供了以下信息,这些信息显示了评估内分泌腺瘤和癌的难度。

  “肿瘤被定义为具有细胞结构改变的病变;它显着扩展和压缩周围的组织。如果可显示受压组织,则肿瘤大小不是标准。显微镜下观察到许多肿瘤,并在每个器官的单个随机切片上发现。没有尝试进一步切入可用的区块,以免发现更多的小肿瘤。诊断恶性肿瘤的标准是通过侵袭和/或转移而生长的证据。由于所提交的材料通常不足以证明其侵袭性,因此在形态上与已知的相同类型的恶性肿瘤相似的肿瘤也被认为是恶性的。然而,根据组织学,内分泌系统的肿瘤不能准确地归类为良性或恶性,这些被简单地称为腺瘤。

  Suzuki等人(1979年)显示,在Sprague-Dawley大鼠中甲状腺髓样癌高发。

  孟山都高级毒理学专家Rick B. Oleson在“大鼠草甘膦终生喂养研究附录”中指出,“我认为对于准确评估甲状腺中的草甘膦致癌反应中最重要的是,不应比较仅带有C-细胞癌的动物的发病率,而应该比较带有C细胞腺瘤或癌的动物的合并发病率。”

  在提交的同一份文件中,来自实验病理实验室(Experimental Pathology Laboratories)的两名病理学家Martin G. Robl博士/医学博士,和William E. Ribelin博士/医学博士,(高级病理学家)应对了C细胞癌的问题。他们给孟山都的F. B. Oleson的信附后。

  Bio/dynamics实验室报告(BDN-77-416; 1/7/81)的重新评估显示,令人关注的仅是一种性别(雌性)中仅一种剂量水平(高剂量)。

  Kaza博士建议由EPA顾问病理学家Capen博士重新评估甲状腺玻片。Laurence Chitlik与孟山都(Monsanto)的Rick Oleson博士安排将载玻切片给EPA,然后通过Dynamac给Capen博士,以获取和进一步评估。

  结论:

  尽管Capen博士对甲状腺玻片进行了重新评估,但考虑到所审查的数据、文献来源、其他病理学家的意见以及在相同条件下对照组中C细胞癌的数量变化(表IV),我们同意甲状腺C 细胞腺瘤和C细胞癌应合并来建立致癌性。基于与对照发生率相比显着的发生率,初步的结论是草甘膦在大鼠终生喂养研究中不致癌。

  William Dykstra. Toxicology Branch.Glyphosate; EPA Reg. No. 524-308; A Lifetime Feeding Study of Glyphosatein Spague-Dawley Rats; A Preliminary Addendum to Review Dated 2/18/83

  William Dykstra。毒理学部。草甘膦;EPA注册号524-308;

  SD大鼠中草甘膦终生饲喂研究;初步附录审查,日期1983-02-18

  https://archive.epa.gov/pesticides/chemicalsearch/chemical/foia/web/pdf/103601/103601-151.pdf

  证据02(1983年5月):美国环保署(EPA)备忘录《雌性SD大鼠(C / D)大鼠草甘膦2年喂养研究中的甲状腺C细胞低剂量风险推断的发现,Charles C. Capen博士报告》确认:

  Capen博士在甲状腺C细胞中发现了6 / 47(47只实验动物中有6只=12.8%)、3/49(6.1%)、8/50(16%)、8/47(17%)动物患有腺瘤和/或癌。 测试此分散性的同质性,可以显示具有3个自由度的8.893的卡方,使得一侧P = 0.015,这是统计上显着值,表明该组的响应不相似。

  当分别以0、3、10和30(mg / kg /天)的草甘膦剂量对比率进行加权时,趋势的Armitage测试对总体卡方值进行划分,得出线性趋势分量为2.805,并且偏离线性 6.097的成分。 偏离线性说明了2个自由度,因此数值的非线性(即3 ppm处的低响应率)在统计学上显着P <0.05。 没有成对比较会产生小于0.05的P值。

  因此,我们得出的结论是,在任何可能引起监管关注的水平上,数据在统计上均无统计学意义。 此外,Capen博士在1/47(2.1%)的对照;0/49喂3(mg / kg /天); 1/50(2%)饲喂10 mg / kg /天,5/47(10.6%)饲喂30 mg / kg / 天中发现了C细胞癌瘤。费希尔精确度测试(fisher’s Exact Test)(1/47 vs 5/47)(2.1%与10.5%比较)的P值为0.1017,最多只能算是临界点。

  对这些数据进行趋势检验在科学上是不可行的,因为剂量水平的影响大于发生率,因此计算出的效果将反映草甘膦剂量水平的差异,而不是癌发生率。通常,这不足以作为进行风险评估的依据。

  EPA Memo:Low-Dose Risk Extrapolation of Thyroid, C-Cell, Findings in 2-Year Feeding Study of Glyphosate in Female SD Rats(C/D) Ratsreported by Charles C. Capen. May 26, 1983

  环保署(EPA)备忘录:雌性SD大鼠(C / D)大鼠草甘膦2年喂养研究中的甲状腺C细胞低剂量风险推断的发现,Charles C. Capen博士报告。1983年5月26日

  https://archive.epa.gov/pesticides/chemicalsearch/chemical/foia/web/pdf/103601/103601-158.pdf

  2、孟山都1981年3月提交给美国环保署(EPA)的《草甘膦大鼠的三代生殖研究》中发生甲状腺瘤

  证据03(2015年8月):《生物物理与化学杂志》发表美国独立生物化学科学家与麻省理工学院高级研究员《草甘膦,现代疾病的途径IV:癌症及相关病理》确认

  在本文中,我们回顾了草甘膦的研究文献,特别着重于潜在的致癌证据,其中包括草甘膦对代谢紊乱的诱导、氧化应激和DNA损伤、已知的癌症发展前体。 我们首先总结了我们自己的发现,然后仔细阅读了美国环境保护署(EPA)根据《信息自由法》提供给本文作者之一(Samsel)的大量文件,其中详细介绍了 有关孟山都自己关于草甘膦的早期动物实验研究的信息。

  本节随后部分中,我们试图解释草甘膦可能导致孟山都研究中观察到的各种肿瘤的可能机制,并解释与人类癌症之间的强统计学相关性。在提供DNA损伤直接证据的部分之后,... 讨论与草甘膦有关的已知会增加癌症风险的代谢性疾病 ...介绍了结肠癌、肝癌、胰腺癌和肾癌、黑素瘤、甲状腺癌、乳腺癌和淋巴瘤。在每个部分中,我们都提供了研究文献中与草甘膦有关的证据,并对因果关系提出了合理的解释。...

  致瘤性

  通过Bio / dynamics对大鼠进行的为期26个月的长期研究显示,腺体和器官中存在大量肿瘤[13]。 它们在以下器官中发生(从最高发生到最低发生):垂体,甲状腺,胸腺,乳腺,睾丸,肾脏,胰腺,肝和肺。...

  [13] Monsanto. A three-generation reproduction study in rats with glyphosate. Final Report. Bio/dynamics Project No.77-2063. Submitted to EPA for evaluation. (31 March 1981).

  [13] 孟山都。草甘膦大鼠的三代生殖研究。最终报告。Bio/dynamics实验室项目第77-2063号。提交给环保署(EPA)进行评估。(1981年3月31日)

  甲状腺癌

  在过去的二十年中,美国甲状腺癌的发病率急剧增加,与此同时,玉米和大豆作物中草甘膦的使用也随之增加(R = 0.988,P 7.67.6´10-9)[1]。目前尚不清楚草甘膦如何增加甲状腺癌患病风险,超出了本文先前已描述的一般因素,但是硒掺入硒蛋白中的硒受损可能起一定作用。

  硒是保护细胞免受氧化应激的重要微量元素,对甲状腺尤为重要。血清硒水平低与甲状腺癌的风险增加有关,并且可能在癌变过程中起重要作用。将甲状腺素(T4)转化为三碘甲状腺素(T3)的所有三种脱碘酶均含有硒代半胱氨酸、谷胱甘肽过氧化物酶和硫氧还蛋白还原酶也是如此,它们是保护甲状腺细胞免受氧化损伤的重要抗氧化酶[210]。

  微生物组在将游离硒掺入硒蛋白特别是硒代半胱氨酸中起着重要作用。罗伊氏乳杆菌(Lactobacillusreuteri)是益生菌中的一种流行物种,被证明对儿童的腹泻有效[211],并能抑制人体内的抗氧化剂细胞因子TNF-α[212]。 已发现该微生物种在产生硒代半胱氨酸方面特别有效,并已提出在硒缺乏的情况下具有治疗益处[213]。 乳酸杆菌由于特别需要锰作为抗氧化剂,因此特别容易受到草甘膦的影响[214, 215],因此,有道理认为肠道中乳酸杆菌的含量降低可能会导致甲状腺硒代半胱氨酸的供应受损。

  Anthony Samsel, Stephanie Seneff, Glyphosate, pathways to modern diseases IV: cancer and related pathologies, Journal of Biological Physics and Chemistry 15 (2015) 121–159

  Anthony Samsel, Stephanie Seneff,草甘膦,现代疾病的途径IV:癌症及相关病理。

  生物物理与化学杂志,15 (2015) 121–159

  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Anthony-Samsel/publication/283490944_Glyphosate_pathways_to_modern_diseases_IV_cancer_and_related_pathologies/links/563a5f2908ae337ef29844f7/Glyphosate-pathways-to-modern-diseases-IV-cancer-and-related-pathologies.pdf

  3、草甘膦产业专家组承认1990年进行的一项大鼠草甘膦喂养研究中“中剂量组最终死亡雄性中,甲状腺C细胞腺瘤发病率的增加具有统计学意义”

  证据04(2016年12月):欧洲化学机构(ECHA网站公布了《草甘膦产业工作队(GTF)向欧洲化学机构风险评估委员会(RAC)组织的“草甘膦分类”讨论会的演示稿:

  背景

  风险评估委员会(RAC)就草甘膦的统一分类和标签进行了首次准备讨论。 为了促进对广泛的科学观点的平衡概述,邀请了六个组织进行演讲,随后进行了首次全体会议讨论。

  1)德国联邦职业安全与健康研究所(BAuA)、2)欧洲食品安全机构(EFSA)、3)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4)联合粮农组织/世卫组织农药残留会议(JMPR)、5)草甘膦产业工作队(GTF)和6)民间社会代表(健康与环境联盟,HEAL)六个组织向会议提交与介了其演示文稿。所有这些演示稿都可以在欧洲化学机构(ECHA)的网站上找到。

  RAC starts discussing harmonised classification for glyphosate, ECHA, 7 December 2016

  风险评估委员会(RAC)开始讨论草甘膦的统一分类,欧洲化学机构,2016年12月

  https://echa.europa.eu/-/the-committee-for-risk-assessment-starts-discussing-the-harmonised-classification-for-glyphosate

  草甘膦产业工作队(GTF)的演示稿确认:

  草甘膦的致癌性:长期动物研究

  测试物种研究评估*:小鼠5项研究,大鼠7项研究。

  *:本评估仅考虑符合OECD TG且根据GLP进行的研究

  •独立的专家评审小组评估了以下致癌反应(Williams et al., 2016)

  鼠中:

  •雄性肾小管细胞腺瘤和癌;

  •雄性血管肉瘤;

  

  •雄性胰岛细胞腺瘤;

  •雄性肝细胞腺瘤;

  性和雌性的甲状腺C细胞腺瘤

  草甘膦的致癌性:大鼠研究,专家组结论(3)

  •雄性和雌性的甲状腺C细胞腺瘤(Stout and Ruecker, 1990):

  –没有剂量反应关系;

  –仅在中剂量组最终死亡雄性中,(甲状腺C细胞腺瘤)发病率的增加具有统计学意义,而包括在计划外的死亡时,则无统计学意义;

  –高剂量发病率仍在历史对照范围内;

  –没有进展为恶性肿瘤;

  –肿瘤前病变(增生)没有剂量反应关系;

  –未得到其他大鼠研究确认。

  Mark Martens, Hazard Assessment of Glyphosate Carcinogenicity and Reproductive Toxicity, on behalf of the Glyphosate Task Force (GTF), RAC Meeting, Helsinki, Dec 7, 2016

  Mark Martens,代表草甘膦产业工作队(GTF)对草甘膦致癌性和生殖毒性的危害评估,欧洲化学机构(ECHA)风险评估委员会(RAC)会议,赫尔辛基,2016年12月7日

  https://echa.europa.eu/documents/10162/22863068/glyphosate_gtf_en.pdf/94bd6bf8-b3cb-822e-cb40-d26160b6f541

  4、美国权威专家审查后确认:孟山都1981年完成的大鼠终生喂养研究,以及孟山都等机构1990、1993、1997年完成的更多喂养研究证实“有模棱两可的证据表明,草甘膦会在雄性和雌性SD大鼠中引起甲状腺c细胞腺瘤和癌,并在雄性SD大鼠中引起甲状腺滤泡细胞腺瘤和癌以及胰岛胰岛细胞腺瘤”

  证据05(2020年2月):《环境卫生》(Environ Health)发表美国亚特兰大州Emory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荷兰Maastricht大学毒理基因组学系、美国西雅图CIP咨询公司Christopher J. Portier博士《长期暴露啮齿动物致癌性研究中草甘膦的动物致癌性数据的综合分析》确认:

  背景

  自从引入耐草甘膦的转基因植物以来,草甘膦的全球使用量急剧增加,使其成为地球上使用最广泛的农药。草甘膦的致癌性引起了很大的争议,参与草甘膦审查的科学家和监管机构对此有明显的不同意见。这些观点的一个关键方面是一生接触草甘膦在实验动物中引起癌症的程度。

  大多数国家要求完成一项为期两年的啮齿动物致癌性研究(癌症生物测定),并将结果报告给适当的主管部门,以便注册使用的农药。已经进行了多种癌症生物测定法来确定草甘膦是否对人类潜在致癌。

  许多监管机构都对这些标准进行了审查,包括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4]、欧洲化学品管理局(EChA)[5]和美国环境保护局(EPA)[6]。 所有这些机构都得出结论,动物致癌性数据不支持草甘膦与癌症之间的联系。

  草甘膦的致癌性也得到了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的审查[2],后者发现动物致癌性数据足以在草甘膦暴露与动物癌症发生之间建立因果关系。

  农药残留联席会议(JMPR)[7]也对数据进行了总结,认为“草甘膦对大鼠没有致癌作用,但不能排除在高剂量下对小鼠具有致癌作用的可能性。”

  这些癌症生物测定方法的解释存在相当大的争议。 提出了许多理由来解释IARC与监管机构之间关于草甘膦在啮齿动物中致癌性的差异。 这些差异将在本报告结尾处讨论。

  本报告考虑了这些研究是否足以解决草甘膦的致癌性,并且在可获得数据的情况下,重新分析了这些数据以识别这些数据集中肿瘤的显着增加,并比较了各个研究的结果。

  在本评价中,从监管机构文件和评价中鉴定了草甘膦的21种慢性接触动物致癌性研究。其中13项研究具有足够的质量和细节,用来在本次回顾中对趋势检验、历史对照检验和汇总分析做重新分析。

  这些分析在这些研究中确定了37个重要的肿瘤发现,并证明了许多此类肿瘤在相同性别/物种/株的研究中具有一致性。考虑到各个研究的分析,研究之间数据的一致性,汇总分析、历史对照数据、非肿瘤性病变、机制证据和相关的科学文献证据,本次综述中看到的肿瘤增加归类为草甘膦会导致这些癌症的有力证据。

  这些最有力的证据表明,草甘膦会引起雄性CD-1小鼠血管瘤、肾肿瘤和恶性淋巴瘤;引起雌性CD-1小鼠血管瘤和恶性淋巴瘤;引起瑞士白化病小鼠的血管瘤、肾腺瘤、肝腺瘤、皮肤角膜棘皮瘤和皮肤基底肿瘤;引起SD雄性大鼠的细胞瘤与SD雌性大鼠的肾上腺皮质癌以及Wistar雄性大鼠的肝细胞腺瘤和皮肤角膜癌。

  表4、雄性和雌性SD大鼠的至少一项显着趋势检验或Fisher精确检验(ppool≤0.05)的肿瘤的Cochran-Armitage趋势检验和汇总逻辑回归分析的P值(p≤0.05)

  列出的甲状腺相关肿瘤:

  雌性:甲状腺C细胞腺瘤,甲状腺C细胞腺癌,甲状腺C细胞腺瘤和癌,甲状腺滤泡细胞腺瘤,甲状腺滤泡细胞腺癌,甲状腺滤泡细胞腺瘤和癌。

  引自4项研究:

  [12] Atkinson C, Martin T, Hudson P, Robb D. Glyphosate: 104 week dietary carcinogenicity study in mice. In: Inveresk Research International. Tranent: IRI Project No. 438618; 1993. (Study I)

  [12] Atkinson C, Martin T, Hudson P, Robb D. 草甘膦:小鼠中104周饮食致癌性研究。在:Inveresk Research International. Tranent: IRI项目编号438618;1993(研究I)

  [17] Lankas GP. A Lifetime Study of Glyphosate in Rats. Monsanto: Report No.77–2062 prepared by Bio Dynamics, Inc.; 1981. (Study G)

  [17] Lankas GP. 大鼠终身暴露草甘膦研究。孟山都:报告编号:77–2062,由Bio Dynamics, Inc.实验室完成;1981年(研究G)

  [18] Stout LD, Ruecker PA. Chronic study of glyphosate administered in feed to albino rats. Monsanto: Monsanto Chemical Company; 1990. (Study H)

  [18] Stout LD, Ruecker PA. 草甘膦在饲料中给albino大鼠慢性研究。孟山都:孟山都化学公司;1990(研究H)

  [20] Enemoto K. 24-Month Oral Chronic Toxicity and Oncogenicity Study in Rats, Vol. 1. Kodaira-shi: The Institute of Environmental Toxicology; 1997. (Study J)

  [20] Enemoto K. 大鼠中经口慢性毒性与致癌性研究,第1卷。(日本)Kodaira-shi: 环境毒理学研究所;1997(研究J)

  研究H[18]发现,雄性在中、高剂量时甲状腺C细胞腺瘤增加,而在所有三种剂量下,合并的腺瘤和癌的增加。 但是,研究H[18]中对照组对这些肿瘤的反应非常低,在50只动物中没有肿瘤,而在该大鼠品系中,肿瘤的历史发病率在雄性中为11.3%[45]。重新分析非肿瘤毒性的数据后,研究I[12]的局灶性C细胞增生显着增加(p = 0.048),没有其他研究表明C细胞增生显着增加。

  研究I[12]显示,雄性的甲状腺滤泡细胞腺瘤(p = 0.067)和腺瘤与癌合并(p = 0.099)的边缘性显着趋势。 在任何研究中,没有非肿瘤终点显示甲状腺滤泡细胞的剂量相关变化。 ...

  在雌性中,研究H[18]的甲状腺C细胞腺瘤显着增加(p = 0.049),研究G[17]的癌显着增加(p = 0.003),研究G[17](p = 0.072)与H[18](p = 0.052)的腺瘤和癌的组合略有增加。研究G[17]的作者提供了来自9个对照组的癌、腺瘤和这些肿瘤合并的癌的历史对照数据。Tarone的测试显示,癌症的p <0.001,合并的肿瘤p = 0.037。汇总分析均无统计学意义。在这些研究中,雌性的甲状腺C细胞没有非肿瘤性改变。...

  该评价的重新分析显示,雄性和雌性SD大鼠的甲状腺C细胞腺瘤和/或癌和雄性SD大鼠的甲状腺滤泡细胞腺瘤不一致。 De Souza等(De Souza et al., 2017)[94]从妊娠第18天到出生后第5天,将雄性Wistar大鼠暴露于草甘膦除草剂(GBH)农达(Roundup)中,并在出生后第90天检查动物对甲状腺激素的影响。他们发现甲状腺刺激激素的剂量依赖性降低,但循环中的三碘甲状腺素或甲状腺素没有变化。

  基因组分析表明,参与甲状腺激素代谢和转运的基因可能与这些改变有关。在人类中,Samsel等(Samsel et al., 2013) [95]假设草甘膦的摄入可能会干扰硒的摄入,影响甲状腺激素的合成并增加甲状腺癌的风险。使用农业健康研究的数据,Shrestha等(Shrestha et al., 2018) [96]看到农场工人从未/从未使用过草甘膦除草剂(GBHs)和甲状腺功能减退之间存在关联(OR = 1.28,95%CI 1.07–1.52),并且是在使用强度两个最低类别,但不是最高类别。...

  草甘膦在实验动物中引起这些肿瘤的机制与癌症本身一样具有争议性。 IARC工作组[2]得出结论,有强有力的证据表明草甘膦会引起遗传毒性和氧化应激。所有监管审查均得出结论,草甘膦不具有遗传毒性,大多数结论认为它不会引起氧化应激。对该文献的完整综述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之内,但是如上所述,遗传毒性和氧化应激是许多这类癌症的合理机制。 而且,正如在同行评审文献中有关发现的较早讨论中所指出的那样,某些癌症可能是由于草甘膦改变了肾上腺,垂体和甲状腺的激素平衡引起的。....

  有模棱两可的证据表明,草甘膦会在雄性和雌性SD大鼠中引起甲状腺c细胞腺瘤和癌,并在雄性SD大鼠中引起甲状腺滤泡细胞腺瘤和癌以及胰岛胰岛细胞腺瘤。有模棱两可的证据表明草甘膦会引起雄性Wistar大鼠肾上腺嗜铬细胞瘤。

  为本次审查进行的分析清楚地支持了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的结论,即有足够的证据表明草甘膦会导致实验动物罹患癌症。 相反,审查这些数据的监管机构似乎依赖于注册人进行的分析,而不是他们自己对数据的分析。因此,他们一致得出结论,他们认为与草甘膦有关的肿瘤增加的子集是偶然的缘故。 如果监管机构像在此所做的那样,对13项动物致癌性研究中的所有可用证据进行了全面的重新分析,否则很难看到他们如何得出“草甘膦会导致实验动物罹患癌症”之外的任何结论。

  Christopher J. Portier, A comprehensive analysis of the animal carcinogenicity data

  for glyphosate from chronic exposure rodent carcinogenicity studies.

  Environ Health. Feb 2020; 19: 18.

  Christopher J. Portier,长期接触啮齿动物致癌性研究中草甘膦的动物致癌性数据

  的综合分析,环境卫生。2020年2月;19:18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7014589/

  5、美国数据统计分析专家发现:1996年以来甲状腺癌发生率与玉米和大豆草甘膦施用量增加高度吻合

  证据06(2014年2月):《有机系统杂志》(J of Organic Systems)发表美国华盛顿州鲁米岛Abacus(数据统计分析)企业、国际有机农业运动联合会、Oklahoma大学Conoco Phillips地质与地球物理学院地壳成像设施Nancy L. Swanson et al.《美国的转基因作物、草甘膦和健康状况恶化》确认:

  过去20年期间,美国(慢性病)的慢性病的发病率和流行率已大大增加。全球范围内也看到了类似的增长。草甘膦除草剂1974年引入后,随着耐除草剂的基因工程作物的出现,草甘膦的使用加速发展。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草甘膦会干扰植物和动物的许多代谢过程,并且在两者中均检测到草甘膦残留物。草甘膦破坏了内分泌系统和肠道细菌的平衡,破坏了DNA,并且是导致癌症的突变的驱动力。

  本研究中,从美国政府数据库中搜索了基因工程(GE)作物数据、草甘膦应用数据和疾病流行病学数据。然后在这些时间序列数据集中对总共22种疾病进行了相关分析。

  草甘膦应用与这些疾病之间的Pearson相关系数非常显着(<10-5):高血压(R = 0.923),中风(R = 0.925),糖尿病患病率(R = 0.971),糖尿病发生率(R = 0.935),肥胖症(R= 0.962),脂蛋白代谢紊乱(R = 0.973),阿尔茨海默氏病(R = 0.917),老年痴呆症(R = 0.994),帕金森氏病(R = 0.875),多发性硬化症(R = 0.828),自闭症(R = 0.989),炎症性肠病(R = 0.938),肠感染(R = 0.974),终末期肾脏疾病(R = 0.975),急性肾衰竭(R = 0.978),甲状腺癌(R = 0.988),肝癌(R = 0.960),膀胱癌(R = 0.981),胰腺癌(R = 0.918),肾癌(R = 0.973)和骨髓性白血病(R = 0.878)。

  在美国种植的基因工程(GE)玉米和大豆的百分比与如下疾病之间的Pearson相关系数非常显着(<10-4):高血压(R = 0.961),中风(R = 0.983),糖尿病患病率(R = 0.983),糖尿病发生率(R = 0.955),肥胖症(R = 0.962),脂蛋白代谢紊乱(R = 0.955),阿尔茨海默氏病(R = 0.937),帕金森氏病(R = 0.952),多发性硬化症(R = 0.876),丙型肝炎(R = 0.946),晚期肾脏疾病(R = 0.958),急性肾衰竭(R = 0.967),甲状腺癌(R = 0.938),肝脏(R = 0.911),膀胱癌(R = 0.945),胰腺(R = 0.841),肾癌(R = 0.940)和骨髓性白血病(R = 0.889)。相关性的意义和强度表明,应进一步研究草甘膦和转基因作物对人类健康的影响。

  图10、年龄调整后的甲状腺癌发生率与草甘膦施用量以及美国玉米和大豆作物的百分比之间的相关性。

  Nancy L. Swanson et al., Genetically engineered crops, glyphosate and the deterioration of health i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Journal of Organic Systems, 9(2), 2014

  Nancy L. Swanson et al.,美国的转基因作物、草甘膦和健康状况恶化。

  有机系统杂志,2014年2月;9(2)

  https://www.organic-systems.org/journal/92/JOS_Volume-9_Number-2_Nov_2014-Swanson-et-al.pdf

  6、中国、巴西对怀孕小鼠、大鼠三项喂养研究证实:草甘膦是内分泌干扰物,“低浓度草甘膦暴露能影响子代神经系统发育”、“导致甲状腺激素(TH)稳态的多个方面持续变化,甚至持续到成年期的变化”、造成子代“在成年期细胞甲状腺激素稳态的关键调节因子和表观遗传控制器中发生代际变化,表明基于表观遗传变化的草甘膦除草剂(GBH)可能具有内分泌干扰物(ED)效应”

  证据07(2016年8月):《第十八次全国行为医学学术会议论文集》收录浙江医学高等专科学校季华郑广玲邱文琦章晓莲汤淑杰范兴丽吴丽慧孕鼠草甘膦暴露对子代小鼠脑内甲状腺激素受体和行为的影响》确认:

  目的:观察草甘膦(Glyphosate)为主要配方的农药-农达(R)在孕期和哺乳期暴露对子代小鼠甲状腺激素受体和行为的影响。

  方法:母鼠在孕期和哺乳期口服1%农达(0.38%草甘膦),子代小鼠在P28天用开场试验和làt迷宫进行行为学评价,以Western blot法检测甲状腺激素受体(thyroid hormone receptor,THR)和组蛋白去乙酰化酶3(histone deacetylase3,HDAC3)蛋白表达。

  结果:草甘膦暴露组子代鼠在P28天开场实验中自发活动运动总路程和直立次数均高于对照组;làt迷宫中穿角落频数、直立和斜搭在墙频率均明显低于对照组,差异均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子代鼠脑内前额叶皮质、海马、纹状体等区域的TRα1/2、TRβ1、HDAC3相对表达量均明显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结论:草甘膦是一种潜在内分泌干扰物,低浓度草甘膦暴露能影响神经系统发育。

  季华et al.,孕鼠草甘膦暴露对子代小鼠脑内甲状腺激素受体和行为的影响,

  第十八次全国行为医学学术会议论文集,2016年8月1日

  http://d.wanfangdata.com.cn/conference/9762918

  证据08(2017年2月):《毒理学》(Toxicology)发表巴西圣保罗联邦大学医学部内分泌科学诊所、内分泌分子生物学实验室(LEMT)巴西Centro-Oeste州立大学药学系;圣保罗联邦大学妇科系J S Souzaet al.《围产期接触草甘膦除草剂会改变雄性大鼠的营养轴并导致甲状腺激素稳态失衡》确认:

  2015年,美国环保署(EPA)农药计划办公室发布了《内分泌干扰物筛查计划第1层评估》的报告,该报告未发现草甘膦破坏甲状腺途径的任何证据。

  该报告基于雌性和雄性青春期测定以及两栖动物变态的实验,并使用了“草甘膦原药”而非草甘膦除草剂(GBH)商业配方(Akerman and Blankinship,2015)。

  本研究的目的是确定草甘膦基除草剂(GBHs)是否也可以破坏下丘脑-垂体-甲状腺(HPT)轴。

  将雌性怀孕Wistar大鼠暴露于含孟山都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oundup®Transorb)的溶液。将动物分成三组(对照组,5mg / kg /天或50mg / kg /天),并从妊娠第18天(GD18)至产后第5天(PND5)暴露。对雄性后代进行90 PND安乐死,收集下丘脑、垂体、肝脏和心脏的血液和组织样本进行激素评估(TSH-甲状腺刺激激素,T3-三碘甲状腺素和T4-甲状腺素),分析甲状腺激素代谢和功能相关基因的代谢组学和mRNA。

  荷尔蒙特征显示,暴露组的甲状腺刺激激素(TSH)浓度降低,而各组之间的甲状腺激素(THs)T3和T4水平没有变化。下丘脑的下丘脑基因表达分析表明,编码脱碘酶2(Dio2)和3(Dio3)以及TH转运蛋白Slco1c1(前身为Oatp1c1)和Slc16a2(前身为Mct8)的基因表达减少。在垂体中,Dio2,甲状腺激素受体基因(Thra1和Thrb1)和Slc16a2在暴露组中的表达水平高于对照组。

  有趣的是,在对照组和暴露组之间,Tshb基因表达在表达谱上没有显示任何差异。肝Thra1和Thrb1在两个暴露于草甘膦除草剂(GBH)的组中均显示出mRNA表达增加,而在心脏中,Dio2、Mb、Myh6(以前为Mhca)和Slc2a4(之前为Glut4)在暴露组中显示出更高的mRNA表达。

  此外,基因表达与代谢组学数据之间的相关性分析显示,与甲状腺功能减退大鼠中检测到的变化相似。围产期暴露于雄性大鼠的草甘膦除草剂(GBH)改变了HPT设定点,较低的TSH水平可能反映了翻译后事件。几种受甲状腺激素(TH)调控或参与甲状腺激素(TH)代谢和转运的基因呈现出不同程度的基因表达改变,这可能是在宫内暴露于草甘膦除草剂(GBH)的过程中编程的,并反映在外周代谢中。

  总之,在接触该除草剂的人群中应考虑草甘膦除草剂(GBH)暴露在下丘脑-垂体-甲状腺(HPT)轴破坏中的作用。

  美国环保署(EPA内分泌干扰物筛选计划方法1评估未检测到任何甲状腺途径破坏的证据。

  美国环保署(EPA)研究基于雄性和雌性大鼠的青春期化验以及青蛙变态。它分析了激素剂量发育阶段和身体特征;但是,他们的研究没有评估下丘脑-垂体-甲状腺(HPT)轴上的基因表达,也没有评估代谢组学谱。

  与本研究的另一个重要区别是使用的化学品类型,美国环保署(EPA)研究使用的是分离的草甘膦(草甘膦原药--译注),而我们的研究使用商业化草甘膦除草剂(GBH进行,其中包括佐剂(例如表面活性剂),已知其使草甘膦除草剂(GBH)的毒性比单独草甘膦更具毒性(Folmar et al., 1979; Mesnage et al., 2013; Tsui and Chu,2003)。佐剂对草甘膦的粘附和转运到植物表明以下组织很重要,并且它们也以草甘膦本身的形式作为残留物存在于植物中,这可能会促进污染,因为种群暴露于商业化的化学品,而不是单独成分草甘膦(Myers et al., 2016)。

  两项研究之间的另一个重要区别是暴露时间,本研究表明暴露时间很重要,早期胚胎发育暴露的影响可能与成年暴露不同。

  多项研究表明,即使在暴露期结束后,即使在低剂量的胚胎期暴露于内分泌干扰级(EDs)也可能具有持久的作用,这表明内分泌干扰级(EDs)是造成仅在成年期出现疾病的基础(Diamanti-Kandarakis et al., 2009; Schug et al., 2011)。

  本研究中的数据表明,围产期暴露于草甘膦除草剂(GBH)会导致甲状腺激素(TH)稳态的多个方面持续变化,甚至持续到成年期的变化。

  总之,本研究表明,雄性大鼠围产期草甘膦除草剂(GBH)暴露破坏了甲状腺刺激激素(TSH)设定点,可能反映了翻译后过程,还破坏了与甲状腺激素稳态和功能相关的几种基因的表达(图 6),不改变外周激素浓度,但改变代谢组学特征,类似于甲状腺功能减退状态。总体而言,这些结果表明,在暴露草甘膦除草剂(GBH)之后,下丘脑-垂体-甲状腺(HPT)轴的编程可能会发生变化。 但是,需要进行更多的研究,尤其是流行病学研究,以阐明该中内分泌干扰剂(ED)对下丘脑-垂体-甲状腺(HPT)轴的确切作用,并制定公共卫生行动的策略。

  J S Souzaet al., Perinatal exposure to glyphosate-based herbicide alters the thyrotrophic axis and causes thyroid hormone homeostasis imbalance in male rats.

  Toxicology, 15 February 2017, Vol 377, pp25-37

  J S Souzaet al.,围产期接触草甘膦除草剂会改变雄性大鼠的营养轴并导致甲状腺激素稳态失衡。毒理学,2017年2月;第377卷品牌5-37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300483X16302645

  证据09(2021年1月):《环境毒理学》(Environmental Toxicology)发表巴西Bahia联邦大学(UFBA)生物探索与生物技术实验室生物研究所、神经化学和细胞生物学实验;圣保罗联邦大学临床内分泌学临床学科系(UNIFESP / EPM);巴西Pontifícia市Paraná天主教天主教大学(PUCPR)医学学院健康科学研究生课程;巴西中西部国立大学(UNICENTRO)药房系Luã Tainã Costa Reiset al.《围产期暴露草甘膦类除草剂大鼠小脑的代际甲状腺激素稳态失衡》确认:

  由于不断增加的人体暴露量以及包括大脑在内的多个器官的内分泌干扰作用,农业化学品已经成为一个公共卫生问题。

  甲状腺激素控制神经发育,这使它们对内分泌干扰物(ED)敏感。在这项工作中,我们评估了草甘膦基除草剂(GBH)作为代际内分泌干扰物对小脑细胞甲状腺稳态的影响。从妊娠第18天到产后第5天,雌性Wistar雌性大鼠以5μmg/ kg /天和50μmg/ kg /天的剂量暴露于草甘膦除草剂“农达Transorb®”(RoundupTransorb®)溶液中(P5)。雄性后代的小脑用于评估基因表达。

  甲状腺激素受体、激素转换酶、激素转运蛋白以及从头表观遗传调控因子的mRNA水平发生了变化,其中一些基因呈现非单调剂量反应。此外,代谢组学特征与受试剂量的关系表明,代谢特征发生了改变,与小脑基因改变相一致。此外,暴露于草甘膦除草剂(GBH)无毒浓度的小脑原代培养物中神经胶质纤维酸性蛋白(一种受内分泌信号调节的蛋白)水平降低。

  我们的结果表明,在围产期暴露于草甘膦除草剂(GBH)无毒剂量的动物在成年期细胞甲状腺激素稳态的关键调节因子和表观遗传控制器中发生代际变化,表明基于表观遗传变化的草甘膦除草剂(GBH)可能具有内分泌干扰物(ED)效应。

  Luã Tainã Costa Reiset al., Intergenerational thyroid hormone homeostasis imbalance in cerebellum of rats perinatally exposed to glyphosate‐based herbicide.

  Environmental Toxicology, 29 January 2021

  Luã Tainã Costa Reiset al.,围产期暴露草甘膦类除草剂大鼠小脑的

  代际甲状腺激素稳态失衡。环境毒理学。2021年1月29日

  https://onlinelibrary.wiley.com/doi/abs/10.1002/tox.23102?af=R

  7、欧盟食品安全机构(EFSA)委托支持发展转基因作物机构学者团队对抗草甘膦转基因玉米NK603进行90天结合两年喂养试验。这些研究尽管系统性造假,却依然发现“与相应的对照组相比,在饲喂33%NK603饮食的雄性大鼠的血清中和在饲喂33%NK603 +草甘膦除草剂农达日粮的雌性大鼠的血清中,甲状腺素(T4)水平显着降低”,并且更令人恐惧发现“33%转基因+草甘膦除草剂”处理组的死亡率(54%)比对照组死亡率(36%)增加了33%,两个草甘膦除草剂处理组的平均死亡率(45%)也比对照组死亡率(31%)增加了31%!

  证据10(2019年4月):《毒理学档案》(Arch Toxicol.)发表德国汉诺威兽医大学病理学系、食物毒理学研究所、牛诊所;德国营养与食物联邦研究所;荷兰Wageningen大学生物特征研究;西班牙Girona大学食物与农业技术研究所;西班牙巴塞罗那大学;斯洛伐克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医学院;奥地利Graz技术大学;奥地利Alpen-Adria大学;英国Anglia Ruskin大学全球可持续研究所;荷兰LIS咨询公司;英国Roger Alison Ltd.公司;德国Kaiserslautern大学食物化学与毒理学;德国联邦风险评估研究所;德国联邦种植作物研究中心Julius Kühn学院作物生物技术生物安全研究所Pablo Steinberg et al.《Wistar Han RCC大鼠抗草甘膦转基因玉米NK603的亚慢性和慢性毒性/致癌性研究缺乏不良影响》确认:

  根据欧盟第503/2013号实施条例,针对在欧盟销售的每项转基因生物事件,要求申请人进行为期90天的强制性喂养研究,其中包括全食品/饲料的全食物/饲料研究,尽管各利益相关方提出了不支持该观点的科学论据要求(例如,参见Devos等人,2016年)。

  根据先前研究的结果,欧洲食品安全机构(EFSA)可能还会根据情况要求对大鼠进行为期2年的致癌性研究。为了应对这种情况,欧洲委员会要求欧洲食品安全机构(EFSA)提供对全食物/饲料大鼠进行为期2年致癌性试验的关键要素的补充指导。

  在这种背景下,并在发表了关于草甘膦除草剂农达的长期毒性的研究后提出了可能的关注,这是一种基于草甘膦的除草剂配方和耐草甘膦的遗传改良玉米NK603(Séraliniet al.2012; EFSA 2012) ,欧盟委员会资助了一项为期4年的研究项目G-TwYST(基因修饰两年安全性测试),以逐步解决与2年饲喂试验有关的以下问题:

  (1)使用欧洲食品安全机构(EFSA)方案和建议对转基因玉米NK603进行至少一项大鼠喂养试验,参与机构应与欧洲食品安全机构(EFSA)密切合作,严格遵守有关喂养试验的所有适用国际标准和规范;

  (2)分析、报告和提出建议,特别是关于此类长期喂养试验在转基因生物风险评估方面的科学依据和附加值。

  为了实现第一个目标,G-TwYST合作伙伴对转基因玉米NK603分别进行了三项大鼠饲喂研究,包括用种植过程中未处理草甘膦除草剂农达的转基因玉米NK603的试验与种植过程处理草甘膦除草剂农达的转基因玉米NK603的试验,并与未处理的常规对等品作为对照:

  • 两项为期90天的亚慢性毒性试验,其中一项是转基因玉米的掺入率为11%和33%,另一项是转基因玉米的掺入率为11%,33%和50%,以及

  • 一项联合进行的慢性毒性/致癌性(2年)研究,转基因玉米的纳入率分别为11%和33%,所有这三个研究均基于OECD化学品测试指南(OECD 1998、2009a)和EFSA建议(EFSA 2011a,2013、2014)。根据朱等人的报告( Zhu etal., 2013),由于EFSA(2014)提出将90天饲喂试验的玉米掺入率为50%,EFSA(2014)提出将其作为啮齿动物90天研究中高玉米剂量的参考值。

  此外,在2014年12月于奥地利维也纳举行的首届G-TwYST利益相关者会议上,各种利益相关者都大力支持进行90天的饲喂试验,玉米掺入率为50%。

  在本研究中,描述并讨论了上述三项喂养试验的结果。

  试验作物材料:

  2014年5月种植了84,000株作物/公顷,非转基因种子2014年5月13日种植,转基因种子2014年5月14日种植。2014年5月20日在所有种植场地用Primextra® II Magnum®除草剂(精异丙甲草胺+阿特拉津,3.5升/公顷)治理杂草,并于2014年6月20日用草甘膦除草剂农达Transorb® HC(2.5升/公顷,1.35 kg草甘膦[钾盐]/公顷)施用“农达试验场地”。

  实验动物

  五周龄雄性和雌性无特定病原体的Wistar Han RCC大鼠(RccHan™:WIST),购买自Envigo公司(San Pietro al Natisone,意大利)。

  大体尸检和组织病理学

  ... 对大脑(包括大脑、小脑和延髓/脑桥),脊髓(在颈,中胸和腰椎水平),垂体,甲状腺,甲状腺,甲状旁腺,胸腺,食道 ,唾液腺,胃,小肠和大肠,肠道相关淋巴样组织(GALT),肝,胰腺,肾脏,肾上腺,脾脏,心脏,气管和肺,主动脉,舌头,眼睛,哈代氏腺,泪腺,卵巢, 子宫颈,阴道,子宫,雌性乳腺,前列腺,睾丸,精囊和凝结的腺,附睾,膀胱,肠系膜和下颌淋巴结,周围神经(坐骨神经),骨骼肌,股骨,骨髓胸骨和皮肤进行完整的显微镜检查。

  试验阶段和尸检阶段在斯洛伐克医科大学(斯洛伐克布拉迪斯拉发)“盲”进行。...

  出于操作原因,组织学检查“非盲目”进行。如果组织学坚持“盲”进行,则所有动物的所有载玻片都必须进行处理,从而导致成本和时间上的重大损失。 “非盲”组织学坚持仅允许处理对照组和高剂量组动物,以及宏观异常和潜在的靶器官。由于组织学实验室不参与数据的生成,因此不认为这对研究的科学评估有影响。

  组织病理学坚持“非盲”进行,因为毒理病理学家之间的共识是,在组织的初始评估过程中“盲读”可能对完成显微镜评估所需的时间以及质量产生负面影响。从研究中获得的信息的有效性((Iatropoulos 1984; Newberne and de la Iglesia 1985; SOTP 1986; Prasse etal. 1986; Goodman 1988; House etal. 1992; Crissman etal. 2004)。“盲读”使得将与试验处理相关的变化与正常变化分开的任务更加困难,并可能导致缺失细微的病变。对处理组分配的了解使病理学家能够集中精力进行组织病理学评估,并在处理和未处理的动物的组织之间找到重要的,有时是微妙的差异。

  在所有三个试验中,未经处理的NK603玉米在栽培过程中均用草甘膦农达(Roundup)处理过一次,并测试了常规配对品。评估每个测试组和对照组之间的差异。

  通过将观察到的差异与以前研究中非转基因参照组之间的差异进行比较,评估了等效性。如果存在显着差异,则评估效果是否与剂量相关和/或伴随相关参数(包括组织病理学结果)的变化。

  结论是,长达2年使用或未使用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oundup)的情况下种植的NK603玉米的饲喂均未观察到无不良影响。基于亚慢性和慢性毒性/致癌性综合研究的结果,提出了关于转基因植物风险评估过程中长期饲喂试验的科学依据和附加值的建议。

  统计分析

  本节简要介绍了本文介绍的用于统计分析的方法,并对这些方法以及电子补充材料中提供的一些其他应用方法进行了更详细的说明。统计报告(Goedhart and van der Voet 2017,2018a,b,c,d,e,f,g ,h,i),可以通过互联网进行访问。 在三项研究中分别对雄性和雌性以及在慢性毒性/致癌性联合研究中的四个时间点(3、6、12和24个月)进行了统计分析。我们的主要兴趣是分析玉米量相同的每个转基因玉米饲喂组和对照组饲喂组之间的差异。...

  结果

  饲料成分分析

  ... 近等基因非转基因玉米(Pioneer 8906)籽粒以及未经处理和经草甘膦除草剂农达处理的转基因玉米NK603(Pioneer 8906 R)籽粒中的草甘膦含量≤16ppb,而草甘膦水平在包括对照饮食在内的所有饮食的第1、3和5批中约有30至140 ppb的浓度(表3,电子补充材料)。

  50%对照日粮、含11%NK603日粮、含50%NK603日粮、含“11%NK603 + 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oundup)”日粮和“50%NK603 + 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oundup)”日粮的草甘膦水平低于检出限,而草甘膦在33%对照日粮和“33%NK603 + 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oundup)”日粮中检出。

  转基因玉米NK603的90天饲喂试验所用的日粮的添加率最高为50%(表4,电子辅料)。所有日粮中氨基甲基膦酸(草甘膦的主要代谢物,AMPA)的含量均低于定量限(<100 ppb)。所检测到的污染物和农药残留水平均远低于法规限制,因此,这些污染物和农药残留均未被认为以任何方式影响大鼠的健康。...

  如前所述,饲喂33%“NK603 + 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oundup)”日粮的雄性大鼠的死亡率显着高于相应对照组的死亡率。...

  表24列出了在致癌性阶段喂食33%对照,33%NK603和33%“NK603 + 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oundup)”日粮的大鼠中观察到的所有肿瘤微观发现。肿瘤微观发现数量与处理相关无差异在对照大鼠和由NK603喂养的大鼠之间。

  以“NK603 + 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oundup)”日粮喂养的雌性组中,良性胸腺瘤数目的增加率为33%,与对照组相比,或组合分析良性和恶性胸腺瘤时,在统计学上无统计学意义。 此外,垂体和乳腺肿瘤也是如此。...

  讨论

  ...与相应的对照组相比,在饲喂33%NK603饮食的雄性大鼠的血清中和在饲喂33%NK603 +草甘膦除草剂农达日粮的雌性大鼠的血清中,甲状腺素(T4)水平显着降低,但没有组织学甲状腺的病理变化,因此甲状腺素(T4)水平的这些变化被认为不是不利的。

  饲喂转基因玉米NK603的雌性大鼠中有四只的17β-雌二醇水平显着低于对照组。但是,这些在分析过的雌激素敏感性组织/器官中均未伴有组织病理学改变,因此认为它们不是不利的。...

  作为结论,在欧洲GRACE和G-TwYST项目中进行了一系列动物饲养试验(Zeljenková etal. 2014, 2016;本研究)。这一系列研究既未能为欧洲委员会要求对每种新的转基因植物品种进行的为期90天的动物喂养试验提供科学依据,也没有表明对以基因修饰(GM)植物喂养的大鼠进行了延长期限、长期喂养研究材料试验研究对于最终确认安全至关重要。 因此,动物研究相对于可用的非动物研究对转基因植物风险评估的附加价值没有得到证实(EFSA Scientific Committee et al. 2017)。

  Pablo Steinberget al., Lack of adverse effects in subchronic and chronic toxicity/carcinogenicity studies on the glyphosate-resistant genetically modified maize NK603 in Wistar Han RCC rats. Arch Toxicol. 2019 Apr;93(4):1095-1139.

  Pablo Steinberget al.,Wistar Han RCC大鼠抗草甘膦转基因玉米NK603的亚慢性和慢性毒性/致癌性研究缺乏不良影响。毒理学档案。2019年4月;93(4):1095-1139.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30756133/

  证据11(2018年2月):荷兰Wageningen大学Biometris生物识别技术系发表Biometris研究报告《TwYST研究:饲喂转基因玉米NK603的大鼠的慢性毒性和致癌性联合研究:主统计分析报告》确认:

  欧盟一项G-TwYST项目的口服毒性研究A的目的是评估在喂食大鼠长达2个月的条件下,使用与不使用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oundUp)情况下种植的抗草甘膦转基因玉米NK 603饲料掺入率为11%和33%的效果。相对于饲喂近等基因非转基因玉米的雄性和雌性大鼠的反应评估了效果,并使用经典和新的统计方法比较了差异。

  关于死亡率,对照组(36%的死亡率)和33%转基因(GM)+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oundUp)处理组的死亡率(54%)之间的雄性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 = 0.03)。 与不使用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oundUp)的两个转基因(GM)喂养组相比,两个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oundUp)处理组的平均死亡率也显着提高(45%比31%,P = 0.03)。

  总结 ...在析因分析中,有迹象表明,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oundUp)可能增加了雄性24个月的危险和死亡率。

  Goedhart, Paul Wet al., G-TwYST study A combined chronic toxicity and carcinogenicity study in rats fed GM maize NK603 : main statistical report(Record No.547099), 2018-02-30

  Goedhart, Paul Wet al.,TwYST研究:饲喂转基因玉米NK603的大鼠的慢性毒性和致癌性联合研究:主统计分析报告(登记号No.547099),2018-02-30

  https://library.wur.nl/WebQuery/wurpubs/547099

  证据12(2020年2月):《欧洲环境科学》(Environ Sci Eur)发表.法国Caen Normandy大学风险、质量与可持续环境生物学与网络学系Seralini, GE《更新对草甘膦除草剂农达耐受农业转基因生物的长期毒性》确认:

  农业转基因生物(GMO)是通过基因转移或最近通过基因编辑获得的作物。它们的主要共同表型性状(99%为此进行修饰)是设计为与农药一起种植,这些农药可能在作物和/或消费者体内生物蓄积,和/或在其细胞中表达杀虫剂。两种类型的例子都是耐草甘膦除草剂农达大豆和玉米和杀虫Bt转基因作物。

  最近,Steinberg等(Steinberg et al., 2019)得出的结论是,食用耐受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oundup)NK603转基因(GM)对大鼠没有任何不良影响,并且提出对其他转基因生物进行长期喂养研究没有合理性。这与我们对同一转基因生物,其他转基因生物或农药综述的短期和长期毒理学作用的一些体内研究相矛盾。

  我们的研究结果尤其归因于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oundup)残留物的长期体内作用,该作用在体外也具有毒性和破坏内分泌的作用。这些影响显然与草甘膦除草剂的配方(如含石油残留物和重金属)有关,而与单独成分草甘膦无关。

  Steinbergd等人的研究(Steinberg et al., 2019)存在一系列严重问题:

  1)设计协议的严重缺陷:研究草甘膦耐受性转基因生物时,甚至在对照中,草甘膦基残留物处处高水平;

  例如,发现他们的对照饲料中的除草剂农达(Roundup)中草甘膦含量比我们的处理组高出300-1400倍。

  2)第二个严重错误:对照中存在许多其他致癌化合物掩盖了处理组任何长期可观察到的效果;

  3)第三个严重错误:对照中存在许多其他耐草甘膦的转基因生物和其他转基因生物

  4)Steinberg等人的结果:主要偏见和主观解释

  5)饲喂GM NK603玉米的男性死亡率高

  此外,雌性鼠中发现垂体瘤的发病率增加,并且雌性激素雌二醇和甲状腺功能紊乱(讨论[2])。

  实际上,在Steinberg等人的实验中,经过处理的大鼠显示出许多不良反应,其中一些具有统计学意义,其中包括增加了转基因玉米+草甘膦除草剂农达处理组雄性实验动物的死亡率。其他不良反应影响了处理组和对照组。后一种趋势可能是由于对照动物的饲料受到包括农药在内的许多致癌污染物的污染,还受到了抗草甘膦除草剂农达残留和耐草甘膦除草剂农达转基因生物的污染。...

  总之,Steinberg等人的研究因饲料被污染,解释有偏见以及未声明的重大利益冲突而无效。

  Seralini, GE. Update on long-term toxicity of agricultural GMOs tolerant to Roundup.

  Environ Sci Eur, 11 Feb 2020,32, 18.

  Seralini, GE,更新对草甘膦除草剂农达耐受农业转基因生物的长期毒性。

  欧洲环境科学。2020年2月11日,32,18.

  https://enveurope.springeropen.com/articles/10.1186/s12302-020-0296-8

  8、美国认证临床营养师与重金属排毒专家、功能诊断营养师发表文章揭示草甘膦如何损伤甲状腺及其功能

  证据13(2015年6月):《自然内分泌解决方案》(Natural Endocrine Solutions)发表美国认证临床营养师Eric Osansky医生《草甘膦对甲状腺健康有负面影响吗?》确认:

  草甘膦与甲状腺健康

  草甘膦可以通过几种不同的方式影响甲状腺健康。首先,乳酸杆菌将无机硒转化为生物可利用性更高的形式,例如硒代半胱氨酸和硒代蛋氨酸[14]。但是,草甘膦会对乳杆菌产生负面影响[15],这反过来会导致硒蛋氨酸和硒代半胱氨酸的消耗。大量研究表明硒如何在甲状腺健康中起重要作用,不仅在甲状腺激素的形成中发挥作用[16],而且许多研究表明硒如何帮助降低甲状腺抗体[17, 18, 19]。

  此外,肠道渗漏和肠道营养不良也是甲状腺自身免疫的因素。我已经提到过草甘膦如何引起肠道营养不良,但也有证据表明草甘膦会破坏肠道细胞的屏障特性[20]。换句话说,接触草甘膦可能会导致某些人的肠道渗漏,从而增加他们患上自身免疫性疾病(如Graves病或Hashimoto甲状腺炎)的风险。

  Eric Osansky, Does Glyphosate Have A Negative Effect On Thyroid Health?,

  NaturalEndocrineSolutions, June 15 2015

  Eric Osansky,草甘膦对甲状腺健康有负面影响吗?,自然内分泌解决方案,2015年6月15日

  https://www.naturalendocrinesolutions.com/articles/does-glyphosate-have-a-negative-effect-on-thyroid-health/

  证据14(2019年):《Myers排毒》(Myers Detox)发表重金属排毒专家、功能诊断营养师Wendy Myers环境毒素与草甘膦如何损伤甲状腺确认:

  草甘膦如何损害甲状腺

  草甘膦是一种有机磷化合物,在全球范围内用于杀死杂草,自1990年代中期以来,其使用量不仅在农作物上,而且在城市公园和游乐场以及居民区中的使用量都大大增加了。

  草甘膦是有史以来使用最广泛的农药。农达(Roundup)是最广为人知的草甘膦除草剂[109]。

  美国和全球草甘膦除草剂的使用趋势表明,自1974年草甘膦除草剂农达首次商业销售以来,美国已使用了超过35亿磅(或16亿公斤)草甘膦。与此相比,全球范围内则已使用了189亿磅(或86亿公斤)草甘膦除草剂。这给人类和动物健康造成了令人震惊巨大损失。

  针对美国35,000多名许可农药施用者的一项研究表明,草甘膦与甲状腺功能减退症的风险增加有关[110],尽管这些结果与其他研究相矛盾[111, 112]。

  但是,对暴露于草甘膦怀孕大鼠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与对照组大鼠相比,其甲状腺相关基因的行为有所不同。受处理大鼠显示出较低的TSH水平[113],这可能是由于基因表达的改变和HPT轴的改变所致。当垂体(主激素腺)的功能受到抑制时,这可能导致TSH降低[114, 115]。

  研究人员指出,需要进一步研究草甘膦对甲状腺以及肠道微生物组的影响,这也可能影响遗传和甲状腺功能。

  Wendy Myers, How Environmental Toxins and Glyphosate Damage the Thyroid, Myers Detox, 2019

  Wendy Myers,环境毒素与草甘膦如何损伤甲状腺,Myers排毒,2019

  https://myersdetox.com/how-environmental-toxins-and-glyphosate-damage-the-thyroid/

  9、法国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与巴黎分子生理学实验室合作发表综述审查论文揭示草甘膦造成“甲状腺功能紊乱的流行病学证据与损害甲状腺的证据

  证据15(2019年12月):《前内分泌(Lausanne)》(Front Endocrinol (Lausanne))发表法国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法国巴黎适应分子生理学实验室Michelle Leemans et al.《具有潜在破坏甲状腺激素作用的农药:近期数据回顾》确认:

  草甘膦

  草甘膦是一种有机磷酸盐(OP)化合物,在世界范围内用作广谱除草剂。 它结合并竞争性地抑制烯醇式丙酮酸shi草酸酯-3-磷酸合酶(EPSPS)的活性,该酶仅在植物和微生物中才参与莽草酸途径[127]。 自孟山都于1996年引入耐草甘膦的农作物品种(即耐草甘膦甜菜、低芥酸菜子、棉花、玉米、苜蓿)与草甘膦基制剂农达(Roundup)结合使用以来,草甘膦的使用量已大大增加[129]。 据报道,草甘膦在田间的半衰期中值是47天,主要分解产物是氨基甲基膦酸(AMPA)和乙醛酸酯[130]。

  甲状腺功能紊乱的流行病学证据(三项研究)

  在北卡罗莱纳州和爱荷华州对35,150名男性和女性参与者进行许可农药施药的前瞻性队列研究表明,自我报告的草甘膦的使用与甲状腺功能减退症的风险增加有关[91]。 但是,这些发现与Goldner等人[49]和Lerro等人[92]进行的同一队列研究得出的结果不一致。

  体内甲状腺破坏的证据

  出人意料的是,仅检索到极少草甘膦暴露和甲状腺终点有关的研究。 在第一项体内研究中,从怀孕第18天到产后(PND)第5天,将雌性怀孕的Wistar大鼠暴露于孟山都草甘膦除草剂农达®Transorb(Roundup®Transorb)制剂,剂量为5 / kg /天或50 mg / kg /天。在产后第90天(PND90)从心脏、肝脏、垂体和下丘脑收集血样与组织用于激素,代谢组学或基因表达分析。在每个收集的组织中,与对照组相比,在暴露组中观察到TH相关基因差异表达。暴露组中TSH水平降低,但是T3和T4水平均未受影响。尽管TSH和靶基因发生了变化,但这种TH激素缺乏的奇怪现象可能反映了胎儿期大鼠基因差异编程导致的TSH设定点的变化[131]。

  由于2000年取消了草甘膦的专利保护,许多基于草甘膦的新型除草剂进入了农药市场。这些配方中的每一种均具有稍微改变的表面活性剂混合物和化学性质,从而使测试程序更加复杂。

  第二项体内研究将草甘膦和表面活性剂聚乙氧基牛油胺(POEA)暴露于四种不同的北美两栖动物物种(Rana clamitans, Rana pipiens, R. sylvatica, andBufo americanus),以及六种不同基于草甘膦的配方。

  通过测量变态的时间和甲状腺激素受体β(thrb)的表达来研究下丘脑-垂体-甲状腺(HPT)轴的破坏。单独的草甘膦和缺乏表面活性剂POEA的制剂毒性最低,但是暴露于POEA或含表面活性剂POEA的草甘膦制剂后,R. pipiens蝌蚪表现出延迟的变态,并且在变态高峰时减短了鼻腔口长。这些影响可能与在相同暴露条件下观察到的甲状腺激素受体β(thrb)mRNA水平升高有关。这项研究强调在草甘膦类除草剂的风险评估中需要考虑表面活性剂的组成[132]。在另一项青蛙研究(Lithobates sylvaticus)中,草甘膦配制的暴露会改变甲状腺激素受体β(thrb)和Ⅲ型脱碘(dio3)酶的大脑基因表达,并根据阶段而有所不同[133]。

  显然,尚未充分研究草甘膦如何以及在何种水平上可能干扰不同物种中的甲状腺素(TH)平衡。 然而,微生物组的代谢是有待研究的领域。由于人类,脊椎动物和无脊椎动物微生物群表达EPSPS酶,因此通过短期或长期接触草甘膦可以改变微生物组的状态。

  Michelle Leemanset al., Pesticides With Potential Thyroid Hormone-Disrupting Effects: A Review of Recent Data. Front Endocrinol (Lausanne).Dec2019; 10: 743.

  Michelle Leemanset al.,具有潜在破坏甲状腺激素作用的农药:近期数据回顾。前内分泌(Lausanne)。2019年12月;10: 743.

  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6915086/

  10、泰国医学家团队流行病学研究证实:“急性接触杀虫剂毒死蜱,氯氰菊酯,与除草剂百草枯和草甘膦,可以对下丘脑-垂体-甲状腺(HPT)轴产生急性影响,急剧改变甲状腺激素水平”

  证据16(2021年1月):《毒素》杂志发表泰国Mahidol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职业健康与安全系,泰国曼谷环境健康与毒理学卓越中心泰国Mahidol大学Nakhonsawan校区;泰国Thammasat大学Lampang校区公共卫生学院;泰国公共卫生部卫生局老年人卫生局泰国Buddhachinaraj Phitsanulok医院医疗技术和临床病理学科;马萨诸塞州Lowell大学公共卫生系Pornpimol Kongtipet al.《泰国农药喷雾者甲状腺激素水平的急性变化》确认:

  这项研究的目的是调查泰国农民中急性农药暴露与甲状腺激素急性变化之间的关系。我们招募了78位农民,他们计划喷洒杀虫剂(毒死蜱和/或氯氰菊酯)或除草剂(百草枯和/或草甘膦)。

  在喷洒前一天,收集了农民第一天早上排空的尿液,并进行了采血。在喷洒日,在喷洒活动结束时收集尿液样本,并接受问卷调查。第二天早晨,再次采集早上排空的尿液和血液样本。分析血液样本中的甲状腺激素。分析尿液样品中所喷洒农药的代谢产物。

  结果表明,喷洒后第二天尿中毒死蜱的代谢产物增加,甲状腺激素、游离三碘甲状腺素(FT3)和总三碘甲状腺素(T3)显着降低。喷药后第二天,氯氰菊酯代谢产物增加,总甲状腺素(T4)显着增加。

  随着尿草甘膦水平的升高,T4显着升高;但是,随着喷洒后第二天尿百草枯水平的升高,FT3和T3显着下降。

  这些发现表明,急性接触杀虫剂毒死蜱,氯氰菊酯,与除草剂百草枯和草甘膦可以对下丘脑-垂体-甲状腺(HPT)轴产生急性影响,急剧改变甲状腺激素水平。

  Pornpimol Kongtipet al., Acute Changes in Thyroid Hormone Levels

  among Thai Pesticide Sprayers. Toxics 2021, 9(1), 16

  Pornpimol Kongtipet al.,泰国农药喷雾者甲状腺激素水平的急性变化。

  毒素杂志,2021年;9(1), 16

  https://www.mdpi.com/2305-6304/9/1/16

  11、孟山都公司草甘膦除草剂农达制剂1988年申请“农药登记”提交的毒理学动物试验报告白纸黑字声称“草甘膦除草剂‘农达’...三致试验结果表明该产品无致癌!

  证据17(1988年):农业部2014年7月28日《农业部信息公开申请答复书》【农公开(农)[2014]12号】确认:

  农公开(农)[2014] 12号

  杨晓陆、李香珍:

  你们于2014年7月8日提交的关于孟山都草甘勝除草剂“农 达”毒理、残留及环境影响等政府信息公开申请收悉。现答复 如下。

  2014年6月4日,我部农公开(农)[2014] 8号文已就草甘麟 除草剂“农达”毒理学试验报告信息公开事宜答复你们,不再重复 答复。现将毒理学试验结果和残留、环境质量影响有关信息函告 如下。 '

  (一)毒理学试验结果:原药急性经口毒性为低毒;亚慢性及 慢性毒性试验结果表明,该产品毒性较低;代谢试验表明草甘滕在 体内无蓄积性,能较快地从体内排出;“三致”试验结果表明该产品无致癌、致突变和致畸性;每人每天允许摄入量0. lmg/kg bw0 “农达”制剂急性毒性为微毒,对家兔眼睛和皮肤无刺激性、无致 敏性。

  (二) 农达“残留在作物及其产品中的残留、代谢、降解和分析 方法”:该产品残留检测方法采用气相色谱-火焰光度计检测器 法,柑橘中的检出限为0.3mg/kg,登记作物柑橘果肉中的残留量< 0. 3mg/kgo

  (三) 农达“环境质量影响对大气、水、土壤、植物和生态系统 的污染和影响”:在土壤中易降解,对光稳定,对鱼、潢、鸟类和水生 生物低毒,在生物体内易排出,无积蓄现象。

  (农业部信息公开申请答复专用章)

  2014年7月28日

  农业部2014年7月28日《信息公开申请答复书》【农公开(农)[2014]12号】扫描件

  12、农业部《转基因权威关注》2011年9月转载《关于大豆中草甘膦残留限量标准情况》到现在持续9年坚持不懈竭力宣扬:在试验条件下对动物未见致畸、致突变、致癌作用。

  证据18(2011年9月):农业部《转基因权威关注》转载东北农业大学陶波《关于大豆中草甘膦残留限量标准情况》宣扬:

  毒理学情况

  按我国农药毒性分级,草甘膦原药为低毒。其大鼠急性经口LD50>5000(mg/kg),大鼠急性经皮LD50>2000 mg/kg,羊LD50>3530 mg/kg,兔急性经皮LD50>5000 mg/kg,大鼠急性吸入LD50(半致死浓度)>4.43 mg/L(4小时鼻暴露),对兔皮肤无刺激、眼睛有刺激。大鼠2年慢性喂养试验最大无作用剂量100 mg/kg(体重)/天。草甘膦对水生生物毒性较低,对蜜蜂和鸟类无毒害,对天敌及有益生物较安全。在试验剂量范围内,未见对试验动物有蓄积毒性、致突变、致畸、致癌作用。

  根据上述实验最大无作用剂量最低值100 mg/kg(大鼠两年慢性喂养试验),除以100倍安全系数,得出人的每日允许摄入量为1 mg/公斤体重。表1列出了草甘膦与其他几种化学物质的毒性比较。

  表1 草甘膦与其他几种除草剂的毒性比较

除草剂名称 大鼠急性经口LD50(mg/kg) 家兔急性经皮LD50(mg/kg) 毒性说明
草甘膦(原粉) 4300 >5000 草甘膦在动物体内不蓄积。在试验条件下对动物未见致畸、致突变、致癌作用。对鱼和水生生物毒性较低;对蜜蜂和鸟类无毒害;对天敌及有益生物较安全。
草甘膦(纯品) 4320 >7940  
食盐
(氯化钠纯品)
3750  
百草枯 150 204 对家禽、鱼、蜜蜂低毒。对眼睛有刺激作用,可引起指甲、皮肤溃烂等;口服3克即可导致系统性中毒,并导致肝、肾等多器官衰竭,肺部纤维化(不可逆)和呼吸衰竭。因中毒前期治疗黄金期内症状不明显,容易误诊或忽视病情。
乙草胺 1160 794  

  ......可见,草甘膦作为一种世界范围内广泛使用的除草剂,其毒性是非常低的,就鼠的经口毒性来说,比食盐的还要低。相关研究表明:草甘膦在动物体内不蓄积。在试验条件下对动物未见致畸、致突变、致癌作用。对鱼和水生生物毒性较低;对蜜蜂和鸟类无毒害;对天敌及有益生物较安全。

  ...

  1、中国:现已制定了草甘膦11项残留限量标准(mg/kg),分别为稻谷0.1、小麦5、小麦粉0.5、全麦粉5、玉米1、水果0.1、甘蔗2、棉籽油0.05、茶叶1、柑橘0.5、苹果0.5。

  ... 由于我国没有推广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同时草甘膦也不能在大豆田应用,因此目前尚未制定草甘膦在大豆中的限量标准。

  草甘膦使用范围的扩大

  ... 保护性喷雾在玉米、高粱、大豆等作物株高25~30cm以上时,在喷雾器上安装保护罩进行喷雾,使药液雾滴不接触作物,而喷于杂草植株上。此外,这种喷雾方法也可用来防治稻田田埂杂草。甘蔗增糖:在甘蔗收割前10~15d ,喷洒低剂量草甘膦。

  作物干燥与催熟:主要用于小麦、玉米、大豆与棉花等作物,通常在收获期前10~15d左右喷药,小麦、玉米用量0.25~0.85 kg/hm2,棉花用量0.85~4.0kg/hm2。在我国东北地区,由于生育期短,作物收获时籽粒含水量高,出现所谓“水苞米”现象,喷洒草甘膦将有助于解决这一问题。

  陶波,关于大豆中草甘膦残留限量标准情况,农业部《转基因权威关注》,2011-09-19

  http://www.moa.gov.cn/ztzl/zjyqwgz/zxjz/201109/t20110919_2290532.htm

  13、拜尔公司收购孟山都公司后,草甘膦除草剂2018年向农业部申请续延“农药登记”时,依然谎称“微毒”!

  证据19(2018年):《拜尔公司草甘膦异丙胺盐农药登记(PD73-88)》(有效期至:2023-04-15)标签注明:“微毒”!

  农药登记证号:PD73-88

  登记证持有人:拜尔股份公司

  农药名称:草甘膦异丙胺盐

  毒性及其标识:微毒

  适用范围及施用方法:茶园、柑橘园、棉花免耕田、棉田行间、桑园、水稻田埂、橡胶园、玉米田(喷雾)。”

  

  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农村部农药检定所《中国农药信息网》“农药登记”检索系统(截屏)

  http://www.chinapesticide.org.cn/myquery/tagdetail?pdno=PD73-88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