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转基因

证据:孟山都1982知道草甘膦致乳腺肿瘤,1988向中国申请“农药登记”时谎称“不致癌”(二)

2021-03-12 17:44:22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陈一文
点击:    评论: (查看)

  孟山都1990年、先正达1996年就知道草甘膦致乳腺肿瘤,法国、巴西、美国科学家2013-2019年多项毒理学研究揭示草甘膦除草剂致乳腺癌及其途径

  联署支持揭露签名邮箱:lianshuqianming@163.com

  四、证据

  1、孟山都1982年与1983年委托的草甘膦两年毒理学大鼠试验文件揭示“腺体和器官中存在大量肿瘤”,包括乳腺肿瘤与“乳房具有白血病表现的淋巴母细胞淋巴瘤”。

  证据01(2015年8月):《生物物理与化学杂志》(J of Biological Physics and Chemistry)发表美国独立生物化学科学家Anthony Samsel与麻省理工学院计算机科学与人工智能实验室高级研究员Stephanie Seneff《草甘膦,现代疾病的途径IV:癌症及相关病理》确认: 在本文中,我们回顾了草甘膦的研究文献,特别着重于潜在的致癌证据,其中包括草甘膦对代谢紊乱的诱导、氧化应激和DNA损伤、已知的癌症发展前体。 我们首先总结了我们自己的发现,然后仔细阅读了美国环境保护署(EPA)根据《信息自由法》提供给本文作者之一(Samsel)的大量文件,其中详细介绍了 有关孟山都自己关于草甘膦的早期动物实验研究的信息。

  本节随后部分中,我们试图解释草甘膦可能导致孟山都研究中观察到的各种肿瘤的可能机制,并解释与人类癌症之间的强统计学相关性。 在提供DNA损伤直接证据的部分之后,接下来的四部分讨论与草甘膦有关的已知会增加癌症风险的代谢性疾病,包括琥珀酸脱氢酶抑制、糖基化损伤、N-亚硝基化和甘氨酸稳态失调。 随后的八个部分依次介绍了结肠癌、肝癌、胰腺癌和肾癌、黑素瘤、甲状腺癌、乳腺癌和淋巴瘤。 在每个部分中,我们都提供了研究文献中与草甘膦有关的证据,并对因果关系提出了合理的解释。 最后,我们总结了我们的发现。...

  致瘤性

  通过Bio / dynamics对大鼠进行的为期26个月的长期研究显示,腺体和器官中存在大量肿瘤[13]。 它们在以下器官中发生(从最高发生到最低发生):垂体,甲状腺,胸腺,乳腺,睾丸,肾脏,胰腺,肝和肺。... 图3. 1998年至2010年美国医院出院数据中的乳腺癌发病率,归一化为扣除了导致白种人人群中截至2006年为止下降的指数模型之后[见正文]的每年每百万人口的计数。 这包括ICD-9代码174和175的所有报告。红线显示了同一时期在玉米和大豆作物上使用草甘膦的趋势。

  法国赛拉利尼等人(Séralini et al.)对大鼠进行的一项研究 [7]将大鼠分为四组:(1)对照,(2)不使用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oundup)的转基因玉米,(3)使用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oundup)的转基因玉米,以及(4)单独的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oundup)。在雌性大鼠中发现的主要肿瘤是乳腺纤维腺瘤和腺癌。 这些作者总结了他们的发现:“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oundup)”处理组显示出最高的肿瘤发生率,每组中80%的动物、每只雌性动物发生多达3种肿瘤。” 对于在饮用水中接受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oundup)的实验动物,除一只雌性外,其他所有雌性均表现出乳腺肥大和增生。 一个例外是患有转移性卵巢癌。

  [13] Monsanto. A three-generation reproduction study in rats with glyphosate. Final Report. Bio/dynamics Project No.77-2063. Submitted to EPA for evaluation. (31 March 1981).

  [13] 孟山都。草甘膦大鼠的三代生殖研究。最终报告。Bio/dynamics实验室项目第77-2063。提交给美国环保署(EPA)进行评估。(1981年3月31)

  附录:孟山都公司的肿瘤事件数据

  两年动物研究

  在本节中,我们提供了一些表格,分别由Lankas&Hogan进行的长期研究中分别列出了雄性和雌性大鼠的肿瘤和恶性肿瘤,并于1981年在未发表的文献中进行了报道[17]。 将大鼠暴露于饲料中添加的三种不同剂量的草甘膦(3、10和30 mg/kg/天),并与未暴露的对照组进行比较。

  [17] Lankas, G.R. and Hogan, G.K. A lifetime feeding study of glyphosate (Roundup technical) in rats Project #77-2062. (Unpublished study received 20 January 1982 under 524- 308; Bio/dynamics Inc., submitted by Monsanto to the EPA. Includes the studys 4-volume Quality Control evaluation of the Bio/dynamics assessment performed by Experimental Pathology Laboratories, Inc. (2,914 pp.) CDL:246617-A; 246618; 246619; 246620; 246621). MRID 00093879.

  [17] Lankas, G.R. and Hogan, G.K。草甘膦(草甘膦原药)在大鼠中的终生喂养研究。项目号:#77-2062.。(未公开发表研究,收到日期:1982年1月20日,524-308项下;完成机构:Bio/dynamics Inc.,孟山都提交给美国环保署(EPA)。包括Experimental Pathology Laboratories, Inc.实验室为Bio/dynamics实验室完成的4卷质量控制评估研究(共2,914页)CDL:246617-A; 246618; 246619; 246620; 246621). MRID 00093879.

  表A4。 通过饮食施用草甘膦的雌性大鼠中肿瘤发现的发生率,第II部分。数据提取自Lankas & Hogan (1981) [17]

  [18] Knezevich, A.L. & Hogan, G.K.小鼠中的草甘膦(草甘膦原药)长期喂养研究。项目号:# 77-2061。(未公开发表研究,收到日期:1982年1月29日,524-308项下;完成机构:Bio/dynamics Inc.,孟山都提交给美国环保署(EPA)。CDL:246617-A; 246618; 246619; 246620; 246621). MRID #00093879 (1983).

  表A9。 通过饮食施用草甘膦的雌性小鼠中肿瘤形成的发生率。第III部分。来自研究Knezevich & Hogan,1983 [18]。BN =良性,MG =恶性,MS =转移性。

      致谢:该项研究得益于与陈一文(Yi-wen Chen)、Nancy Swanson, Bob Davidson, James Beecham 和Gerry Koenig的讨论。

  Anthony Samsel, Stephanie Seneff, Glyphosate, pathways to modern diseases IV: cancer and related pathologies, Journal of Biological Physics and Chemistry 15 (2015) 121–159

  Anthony Samsel, Stephanie Seneff,草甘膦,现代疾病的途径IV:癌症及相关病理。

  生物物理与化学杂志,15 (2015) 121–159

  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Anthony-Samsel/publication/283490944_Glyphosate_pathways_to_modern_diseases_IV_cancer_and_related_pathologies/links/563a5f2908ae337ef29844f7/Glyphosate-pathways-to-modern-diseases-IV-cancer-and-related-pathologies.pdf

  2、美国农药注册部门环保署(EPA)备忘录证实孟山都1990年9月提交的“草甘膦原药(96.5%纯度)”SD大鼠两年慢性毒性/致癌性研究确认发现“乳腺腺癌(adenocarcinoma of mammary gland)(转移至肺),以及乳腺腺瘤(mammary gland adenoma)”;同时发现“甲状腺-C细胞腺瘤在雄性和雌性中剂量、高剂量组中略有增加...”!

  证据02(1991年6月):环保署毒理学分部William Dykstra致注册部Lois Rossi, Robert Taylor备忘录《草甘膦;SD大鼠中两年结合慢性毒性/致癌性研究》确认: 所要求的行动:审查新的两年SD大鼠中两年结合慢性毒性/致癌性研究

  结论与推荐建议: 由于与同时对照组相比,每个接受处理的雄性组中胰岛细胞瘤的发病率较高(2000、8000和20,000 ppm),毒理学第一科建议由同行评审委员会解决草甘膦的致癌性。该问题的大概日期是1991年6月中。 该研究可以作为“核心指导数据”。随附该研究的数据评估报告。 “未观察到影响水平”(NOEL)为8000 ppm的中剂量,“最低影响水平”(LEL)是20,000 ppm的高剂量。在LEL时,其作用包括降低雌性的体重和体重增加,雄性的白内障,降低雄性尿液pH,在12个月时增加相对肝脏重量(相对于身体),以及在24个月时增加绝对和相对肝脏重量(相对于大脑)。

  审查者:William Dykstra,博士,毒理学部I处

  二次审查者:Roger Gardner,处长,毒理学部I处

  数据评估报告

  研究类型:83-5 -- 慢性毒理学/致癌性结合试验 - 大鼠

  档案号:416438-01(1-6卷)

  试验材料:草甘膦原药(Glyphosate, technical);96.5%纯度;批次号XLH-264

  别名:Roundup(农达)

  研究号:MSL-10495

  资助方:孟山都公司

  试验设施:孟山都环境卫生实验室

  报告标题:饲喂Albino大鼠中服用草甘膦慢性研究

  作者:L. D. Stout and F.A. Ruecker

  报告出具日期:1990年9月26日

  A、材料:

  1. 试验化合物 - 草甘膦原药(Glyphosate technical);描述:白色粉末;批次号:XLH-264;纯度:96.5%;

  2. 试验动物:品种:Albino大鼠;品系:SD大鼠;年龄:8周;体重:雄性284克,雌性221克;来源:Charles River 繁殖实验室。

  ......

  4,Cecil Moore博士和Lionel Rubin博士在所有动物的预测试期和临终前两次进行眼科检查。

  结果-与最终处死对照组相比,在高剂量雄性大鼠组中,Moore博士和Rubin博士均发现白内障和晶状体异常在统计学上显着增加。

  ... 结果 - 没有化合物相关的临床化学发现或变化被认为具有毒理学意义。大多数具有统计意义的变化很小,并且不一致或与剂量相关。 与对照组相比,高剂量雌性的碱性磷酸酶(alkaline phosphatase)在24个月时有统计学上的显着增加(对照值的187%)。 这是由于雌鼠F3053的值为490 IU / L。 当不计算这只动物时,高剂量组不再具有统计学意义。

  F3053的组织病理学结果评估显示以下肿瘤:嗜铬细胞瘤,乳腺腺癌(adenocarcinoma of mammary gland)(转移至肺),以及乳腺腺瘤(mammary gland adenoma)、腺纤维瘤(adenofibroma)和纤维瘤(fibroma)。其他非肿瘤性病变也存在于肝脏、心脏和肾脏中。......

  c. 微观病理学- ...

  1)非肿瘤-中剂量雌鼠胃鳞状粘膜发炎发生率有统计学意义的增加

  由于病变与剂量无关,病情严重程度并未随剂量增加,又在大剂量的历史对照范围内,并且仅在两个病例中发生(一只中剂量雌性(F2014)和最终处死一只高剂量雄性(M3002))动物中(注:这意味着在未达到最终处死的大鼠中,该病变共发生了33次),因而该病变不被认为与化合物相关。

  2)肿瘤

  1. 胰腺-低剂量雄性胰腺胰岛细胞腺瘤的发生率具有统计学意义。

  ... 从研究结果可以看出,低剂量和高剂量组胰岛细胞腺瘤的发生率超过了历史控制的1.8%至8.5%。 然而,在雄性中这些肿瘤的发生没有任何剂量-反应关系,没有进展为癌,并且增生的发生与剂量没有关系。

  2. 甲状腺-C细胞腺瘤在雄性和雌性中剂量,高剂量组中略有增加 ...

  由于两性腺瘤均无剂量反应,无以剂量相关的方式发展为癌,在增生的分级或发生的严重性方面也无剂量相关的显着增加,并且根据历史对照腺瘤,雄性和雌性的C-细胞腺瘤未被认为与化合物相关。 雄性 - 雄鼠肝细胞腺瘤有与剂量相关性略有增加,但发病率在孟山都公司环境卫生实验室(EHL)的历史对照范围内。

  ... 从肝细胞肿瘤数据、历史对照和非肿瘤性肝病灶数据可以看出,没有从腺瘤到癌的进展,非新陈代谢性病变(增生、小叶中心坏死和细胞改变的焦点)未显示出与化合物有关的作用。因此,雄性中肝细胞腺瘤的发生率略有增加被认为与化合物无关。...

      William Dykstra. Toxicology Branch.Memo: Glyphosate; 2-Year Combined Chronic Toxicity/ Carcinogenicity Study in Sprague-DawleyRats - List A Pesticide for Reregistration Pages 29-40 removed-registrant data.June 03, 1991.MRID 416438-01. Tox review 008390.

  William Dykstra。毒理学分部。备忘录:草甘膦;SD大鼠中两年结合慢性毒性/致癌性研究 - 清单A 申请注册农药,第29-40页,移除注册数据。

  1991年6月3日。MRID 416438-01.毒理学审查008390。

  https://archive.epa.gov/pesticides/chemicalsearch/chemical/foia/web/pdf/103601/103601-263.pdf

  3、美国疾控中心(CDC)国家环境卫生中心(NCEH)前主任,美国有毒物质和疾病登记局(ATSDR)前主任Christopher J. Portier博士对于草甘膦除草剂致癌性2017年10月向法庭提交的《专家意见》证实:孟山都1990年、先正达1996年就知道草甘膦致乳腺肿瘤;日本研究机构1997年研究证实草甘膦原药造成雌性鼠发生乳腺腺瘤;欧洲食品安全机构(EFSA)2009年获得的研究证实草甘膦原药“在雌性Wastar大鼠中造成乳腺腺瘤和腺癌!

  证据03(2017年10月):美国草甘膦除草剂致淋巴癌诉讼证词:Christopher J. Portier博士对于草甘膦除草剂致癌性向法庭提交的《专家意见》(案件3:16-md-02741-VC 文件654-17,注册日期:2017年10月28日,共97页) Suresh, (1996)[79]让Wistar鼠接触喂养中草甘膦(96.8%纯度)两年。表5中列出50只动物/性别在四组中试验的情况。

  [79]Suresh,T.P.,CombinedChronicToxicityandCarcinogenicityStudywithGlyphosateTechnicalinWistarRats.1996,Syngenta:ToxicologyDepartmentRallis Research Centre,RallisIndiaLimited.

  [79] Suresh, T.P.,草甘膦技术对Wistar大鼠的慢性毒性和致癌性联合研究。1996,先正达毒理学部门Rallis研究中心。

  这项研究中没有生存差别,而且所使用的最高剂量没有表明超过最大容忍剂量。

  EPA(美国环保署)[65]对这项研究结论没有肿瘤由于接触草甘膦增加,EFSA(欧洲食品安全机构)[89]的结论为,“任何显著显微观察的改变、发生率增加或减少(肝、脾、淋巴结、肾上腺、胸腺、性腺、子宫、乳腺中)被观察到表明剂量关系,因而看来是事故性而并非与试验成分出来相关”(第491页)。

  表5: Suresh (1996)[79]的24个月喂养研究中雄性与雌性Wister鼠中引人关注的肿瘤

      Enemoto (1997)[72]的研究中让SD大鼠接触喂养中草甘膦(95.7%纯度)两年。对四个接触组中50只动物/性别进行测试(参看表6)。此外,每个接触组10只鼠接触草甘膦1年,另外10只鼠接触18个月然后处死检查。这些组中中期处死动物(1年与18个月)如果看到肿瘤就也包括在分析中。 Enemoto, K., 24-Month Oral Chronic Toxicity and Oncogenicity Study in Rats, Vol. 1. 1997: The Institute of Environmental Toxicology, Kodaira-shi, Tokyo, Japan. [72] Enemoto, K.,大鼠24个月口服慢性毒性和致癌性研究,第1卷,1997:日本小平市环境毒理学研究所。

  这项研究中没有生存差别,而且最高剂量不现实超过最高容忍剂量。

  EPA(美国环保署)与EFSA(欧洲食品安全机构)在任何组中都没有发现肿瘤中显著改变。Greim et al. (2015) 再次提供了肿瘤数量表,除了雄鼠中肾腺瘤发生率(p趋势=0.004,表6)外,未显示任何其他显著效应。

  对Greim et al. (2015) 提供的病理学检查表的审查,未揭示肿瘤发生率随剂量增加的任何其他肿瘤。对SD鼠进行的另外一项研究[74],显示乳腺腺瘤、甲状腺C细胞癌、皮肤角化棘皮瘤和睾丸间质细胞瘤强烈显著趋势,因此这些数据也包括在表6中进行比较。

  这项研究显示肾腺瘤中显著增加,将包括在因果关系整体评估中。

  表6:Enemoto (1997)[72]的24个月喂养研究中雄性与雌性SD鼠中引人关注的肿瘤

       Wood et al. (2009)[80]研究中让Wistar鼠接触饲料中草甘膦(94.7%-97.6%纯度)两年。在四个接触组中对五十一只动物/性别进行试验,剂量在表7中列出。

  [80] Wood,E.,Dunster,J.,Watson,P., andBrooks,P. ,GlyphosateTechnical:DietaryCombinedChronic Toxicity/CarcinogenicityStudyin theRat.2009: HarlanLaboratoriesLimited,ShardlowBusinessPark,Shardlow,DerbyshireDE722GD,UK.StudyNo.2060-012.April, 23,2009.

  [80] Wood, E., Dunster, J., Watson, P., and Brooks, P. ,草甘膦原药:饮食中大鼠慢性毒性/致癌性综合研究。2009:英国Harlan实验室有限公司。研究号:2060-012,2009年4月23日。

  EFSA(欧洲食品安全机构)[89]未发现随剂量增加的肿瘤,但是EPA(美国环保署)指出乳腺腺瘤和腺癌结合在一起增加而且对腺瘤p趋势=0.062,对腺癌p趋势=0.042,而对肿瘤结合在一起p趋势=0.007(表7)。EPA结论,没有腺瘤到腺癌的进展并争辩说观察到的增加非草甘膦相关。这样的结论与对照组和低剂量组中6只动物发生腺癌但是这两组中没有任何动物发生腺瘤的事实矛盾。这看来,在这种情况下,乳腺腺癌可以在不存在任何腺瘤情况下发生。

  表7:Wood et al. (2009)[80]的研究中Wistar鼠24个月喂养研究雄鼠与雌鼠中引人关注的肿瘤

 

       总之,有证据表明草甘膦...在雌性Wastar大鼠中造成乳腺腺瘤和腺癌...

  Christopher J. Portier, Ph.D., Expert Report, Case 3:16-md-02741-VC

  Document 654-17 Filed 10/28/17

  Christopher J. Portier, Ph.D.,专家报告,案件3:16-md-02741-VC

  文件654-17,注册日期:2017年10月28日

  https://usrtk.org/wp-content/uploads/2017/10/Chris-Portier-expert-report.pdf

  4、《食物与化学毒理学》2013年发表泰国医学界团队《草甘膦通过雌激素受体蛋白诱发人类乳房癌细胞生长》确认:草甘膦在万亿分之一到百万分之一浓度通过雌激素受体蛋白促进T47D癌细胞系生长草甘膦产生可由ICI 182780断阻的ERE(雌激素反应元素)活动性草甘膦通过增加ER(雌激素受体蛋白)的表达率与ER改变雌激素受体蛋白草甘膦与染料木黄酮一起对ERE(雌激素反应元素)活动性与细胞生长产生额外作用。

  证据04(2013年9月):《食物与化学毒理学》(Food and Chemical Toxicology)泰国Chulabhorn研究生院环境性毒理学计划、应用生物学科学计划、药理学实验室;教育部高等教育委员会环境性健康与毒理学卓越中心Siriporn Thongprakaisang et al.《草甘膦通过雌激素受体蛋白诱发人类乳房癌细胞生长》确认: 要点:

  -- 草甘膦在万亿分之一到百万分之一浓度通过雌激素受体蛋白促进T47D癌细胞系生长

  -- 草甘膦产生可由ICI 182780断阻的ERE(雌激素反应元素)活动性。

  -- 草甘膦通过增加ER(雌激素受体蛋白)的表达率与ER改变雌激素受体蛋白。

  -- 草甘膦与染料木黄酮一起对ERE(雌激素反应元素)活动性与细胞生长产生额外作用。

  摘要:

  草甘膦是最为广泛使用并被人们相信比其他农药毒性较低的除草剂的活性成分。然而,最近几项研究显示它对人类潜在危害健康,而且可能是一种内分泌干扰剂。

  该项研究集中于纯草甘膦对雌激素受体蛋白促进的转录活动性及其表达。草甘膦,在10-12至10-6M(万亿分之一至百万分之一质量)范围,在雌激素撤走状态下仅对人类激素-依赖乳房癌细胞T47D细胞发挥增殖作用,而对激素-独立乳房癌细胞MDA-MB231细胞系没有这种作用。

  诱发ERE(雌激素反应元素)转录活动性达到T47D-KBluc细胞中对照组的5-13倍的产生增殖作用剂量的草甘膦,受到一种雌激素对抗药ICI 182780的抑制,表明草甘膦的雌激素活动性通过雌激素受体蛋白发挥作用。此外,草甘膦既改变雌激素受体蛋白α,又改变其β表达。

  这些结果显示,在低的与环境性相关浓度下,草甘膦具有雌激素性活动。草甘膦为基础的除草剂广泛用于(转基因)大豆种植,而我们的结果发现,存在着草甘膦与大豆中的一种植物雌激素染料木黄酮之间的额外雌激素作用。然而,草甘膦对于(转基因)大豆的这种额外的作用需要进行进一步的动物试验。

  Siriporn Thongprakaisang et al., Glyphosate induces human breast cancer cells growth via estrogen receptors, Food and Chemical Toxicology, 2013 Sep;59:129-36.

  Siriporn Thongprakaisang et al.,草甘膦通过雌激素受体蛋白诱发人类乳房癌细胞生长,

  食物与化学毒理学,2013年9月;59:129-36.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abs/pii/S0278691513003633?via%3Dihub

  5、《欧洲环境科学》2014年6月重新发表法国科学家塞拉利尼教授领衔团队《草甘膦除草剂农达与抗草甘膦转基因玉米的长期毒性》研究,揭示持续两年喂养无论施用还是不施用草甘膦除草剂农达NK603 转基因(GM)玉米,还是仅饮用含低微量草甘膦除草剂残留量饮水雌雄大鼠组,皆造成乳腺癌肿瘤发生率和死亡率显著增加。

  证据05(2014年6月):法国科学家塞拉利尼教授领衔《草甘膦除草剂农达与抗草甘膦转基因玉米的长期毒性》2012年9月发表在《食品与化学毒理学》(FCT),但是在力挺转基因学者发动的持续抨击与诽谤运动后2013年11月遭刊物总编撤稿。经更严格同行审查后由《欧洲环境科学》再次出版的法国卡昂大学生物研究所、意大利维罗纳大学神经学、神经心理学、形态系Gilles-Eric Séralini et al.团队该项研究确认: 实验动物与分组:100只雄性与100只雌性SD大鼠,分为10组如下:

  组1:饲喂最接近的等基因对照非转基因玉米、饮用自来水;

  组2:饲喂含11%转基因玉米NK603饲料(种植时不喷洒草甘膦除草剂)、饮用自来水;

  组3:饲喂含22%转基因玉米NK603饲料(种植时不喷洒草甘膦除草剂)、饮用自来水;

  组4:饲喂含33%转基因玉米NK603饲料(种植时不喷洒草甘膦除草剂)、饮用自来水;

  组5:饲喂含11%转基因玉米NK603饲料(种植时喷洒草甘膦除草剂)、饮用自来水;

  组6:饲喂含22%转基因玉米NK603饲料(种植时喷洒草甘膦除草剂)、饮用自来水;

  组7:饲喂含33%转基因玉米NK603饲料(种植时喷洒草甘膦除草剂)、饮用自来水;

  组8:饲喂非转基因对照饲料,饮用水含草甘膦除草剂农达1.1x10−8%(0.1 ppb或50 ng/L,等同于某些受污染自来水草甘膦残留水平);

  组9:饲喂非转基因对照饲料,饮用水含草甘膦除草剂农达0.09%(400 mg/kg,美国允许某些饲料中草甘膦最大残留量为400 ppm);

  组10:饲喂非转基因对照饲料,饮用水含草甘膦除草剂农达0.5% (草甘膦2.25 g/L,农业用稀释水平的一半)。

  背景:对抗草甘膦除草剂转基因玉米(饮食中11%与更多)、种植时喷洒或者不喷洒草甘膦除草剂农达,以及仅饮水含草甘膦除草剂农达完整成分(含草甘膦及其辅佐剂的草甘膦除草剂农达0.1 ppb),对老鼠健康的影响,进行了两年试验。该项研究构成对孟山都未获得这种转基因玉米商业化释放前进行的一项喂饲90天研究的跟踪调查研究,使用孟山都的研究相同老鼠品种、每组同量动物数量,对同样数量老鼠分析了各种生物化学指标。

  我们的研究代表对于这些物质的头一项长期慢性研究,对观察中发现包括肿瘤在内的情况进行了时间顺序性报告。因而,该项试验原本并没有设计作为致癌性毒理学研究。我们对于所观察的34种器官报告了的主要发现,对大部分器官在11个时间点观察了56个指标。

  结果:生物化学分析确认非常显著的肾慢性不足,对所有处理组雌雄皆如此;发生改变指标中76%与肾脏相关。在雄性处理组中,肝淤血与坏死比对照组高2.5到5.5倍。在雌鼠中,所有的处理组死亡率比对照组通常高1.3至2.3倍,而且死亡的更早。这种差别在喂养转基因玉米的三组雄鼠组中也明显。所有的结果都激素与性别依赖,而且病理资料具有可比性。

  雌鼠比对照组发育更大更高频率的乳房肿瘤,而且发育的更早;垂体是第二个最出现功能丧失的器官;喂饲转基因玉米与农达除草剂改变了性激素平衡。

  雄鼠处理组明显大肿瘤数量比对照组多4倍多,而且比对照组早600天发生,与此相比,对照组中仅观察到一个肿瘤。

  这些结果可能不能仅仅由草甘膦除草剂农达的非线性内分泌干扰作用予以解释,还可以由EPSPS转基因过量表达或其他突变效应在转基因玉米及其代谢的后果予以解释。

  结论:我们的发现意味着必须进行长期(2年)喂养试验才能充分评估转基因食品及其完整商业性配方农药残留的安全性。

  真实肿瘤的记录不受肿瘤等级的影响,但依赖于发病率,因为非癌性肿瘤可能居癌性的更具致死性,原因是内部出血或重要器官功能受压或受阻、毒素或激素分泌异常。在实验过程中,这些肿瘤的大小和数量逐渐增加,但与处理剂量不成正比(图4)。与死亡率一样(图6),这表明在较低剂量下就达到了某种有效阈值。在所有处理组中,肿瘤数量很少相等,但几乎总是比对照组多,在两性中通常都增加了2到3倍。 与此相比,平均而言,处理组雌性大鼠的肿瘤平均比饲喂对照饲料雌性组提前94天发展为大尺寸,而在接受转基因玉米喂养的两个雄性群体(含11%和22%转基因玉米,无论有或没有喷洒草甘膦除草剂农达)中,肿瘤提前600天发展为大尺寸。

  两年后,雌性动物中最大的肿瘤发生率总是雄性动物中的五倍,其中93%是乳腺肿瘤。 腺瘤、纤维腺瘤和癌,由于其尺寸很大(图5A、B、C)而不是肿瘤本身的等级,因此对健康有害。 大的肿瘤由于其位于胸腔或腹部的位置而导致呼吸、消化和营养障碍,并导致出血(图5A、B、C)。 另外,鉴定出1例转移性卵巢囊腺癌和2例皮肤肿瘤。 仅在两种情况下观察到转移:一个在饲喂11%转基因玉米处理组中,另一个在饮用最高剂量草甘膦除草剂农达饮水的处理组中。

  到达14个月为止,对照组中没有动物显示出可触知的肿瘤迹象,而在此同期,每个处理组已经有10%至30%的处理雌性大鼠会出现肿瘤,只有一组除外(33%GMO + R)。而到第24个月开始时,所有处理组中都有50%至80%的雌性动物患上了肿瘤,每只动物最多患有三个肿瘤,而对照组中只有30%受到了影响。表2给出了实验结束时与肿瘤大小无关的所有乳腺肿瘤的摘要。在饮用水中接受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的组中观察到了相同的趋势(图4、R处理组)。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处理显示出最高的肿瘤发生率,每组中有80%的动物受到影响(一只雌性鼠最多有3个肿瘤)。使用非参数多重比较分析,与对照组相比,在最低剂量的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下,乳腺肿瘤的发生率显着增加(p <0.05,Kruskal-Wallis检验和事后Dunn检验)。除一名雌性鼠(患有转移性卵巢癌)外,所有雌性鼠均表现为乳腺肥大,在某些情况下还表现为异型增生(表2)。

  雌性鼠中第二位受影响的器官是垂体,大多数处理组受影响率通常比对照组高两倍(表2;图1J、K、L、M)。

  在该检查水平上,再次注意到腺瘤和/或增生和肥大。 对于所有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处理组,该器官中70%至80%的动物出现异常的情况是对照组的1.4至2.4倍。

  到实验阶段结束时,雄性鼠(肾脏和大部分皮肤)中可触及的大肿瘤的发生频率平均是对照组的两倍,在对照组中,仅在第23个月期间内出现了一例皮肤纤维瘤。

  在实验结束时,将内部不可触及的肿瘤计算在一起,雄性鼠中肿瘤总和低于雌性。它们与对照组没有显着差异,尽管在雌性鼠中略有增加(图4,直方图插图)。

  各个对照组和处理组的死亡率均以原始数据显示在图6中。对照组雄性动物平均存活624±21天,而雌性在实验过程中平均存活701±20天,而且在每种情况下,实验动物在实验前为5周龄鼠,还进行了3周稳定期。 平均生存时间之后,任何死亡都被认为主要是由于衰老造成的。 在此期间之前,对照组的30%雄性(总共3只)和20%的雌性(仅两只)自然死亡,而在某些含转基因玉米试验组中,多达50%的雄性和70%的雌性死亡(图6,“转基因组(GMO)”与“转基因+草甘膦除草剂农达(GMO + R)组”。 但是,死亡率不与处理剂量成正比,在平衡饮食中含转基因玉米最低量(11%)组或中间量(22%)组中,无论施用或不施用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达到阈值。

  值得注意的是,这两个转基因玉米处理组中死亡的前两只雄性大鼠都必须被安乐死,因为此时威尔姆斯(Wilms)型肾肿瘤已经增长到体重的25%以上。这大约比对照组中发生第一只对照动物死亡之前早一年。

  首例雌性鼠死亡发生在含22%转基因玉米饲喂组中,比对照组中因乳腺纤维腺瘤引起死亡的首例对照雌性鼠性死亡早246天。在施用和不施用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的22%GM玉米饲料组中,雄性鼠最大的差异发生在食用17%转基因玉米的组中,到第17个月时的死亡数量为对照组的5倍,而到21个月时,雌性鼠的死亡率为对照组的六倍。在雌性鼠组中,到实验结束时,所有处理组的死亡数量均比对照组高出2到3倍,而且死亡通常发生得比对照组更早。与雄性鼠相比,雌性鼠寿命更短表明(图6,R栏),雌性寿命对饮用水中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的敏感性更高。

  讨论

  该报告描述了第一个长期(2年)啮齿动物(大鼠)喂养研究,研究了食用耐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的转基因玉米(NK603)和完整的耐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商业配方可能引起的毒性作用。这项调查的目的实质上是双重的。首先,评估在食用含NK603 耐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转基因玉米的饮食90天后是否出现毒性迹象,特别是在肝和肾功能方面[3,7]是否升级为重病或是一段时间长期消散。

  其次,按照我们之前的体外研究[8,9],确定在允许水平下低剂量的全市售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制剂是否仍具有毒性。先前用NK603玉米进行的毒性研究仅采用在耕种过程中喷过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的这种转基因作物[3]。但是,在这里提出的研究中,除了将处理期限从90天延长至2年,而且,为了更好地确定观察到的任何不良健康状况,我们还包括了其他的试验喂养组。其中包括不施用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的转基因NK603玉米和施用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的NK603玉米,以及仅通过饮用水处理(即,饲喂非转基因饲料,但是饮水中含低微量草甘膦除草剂农达--译注)。

  此外,为了强调给定处理的任何剂量反应效果,我们在所有情况下均使用了三个剂量级别,而不是先前使用的两个剂量级别[3]。 同样重要的是要注意,我们的研究中首次对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配方制剂(而不是像草甘膦产业那样仅用单一成分草甘膦[35])处理的动物进行血液、尿液和器官分析。

  我们的数据表明,食用NK603转基因玉米90天后出现的肝肾毒性迹象[3,7]确实在延续更长一段时间内升级为严重疾病。此外,在所有处理组(使用或不使用草甘膦除草剂农达的NK603 GM玉米,以及仅饮水中单独使用低微量草甘膦除草剂农达)中都观察到了类似的负面健康影响。

  从我们的数据还可以明显看出,健康不良影响与NK603转基因玉米(使用或不使用草甘膦除草剂农达的NK603 GM玉米),以及仅饮水中单独使用低微量草甘膦除草剂农达的剂量均不成比例。这表明观察到的疾病可能是由内分泌干扰作用引起的,已知这种干扰作用是非单调的。从最低剂量到最高剂量出现了相似程度的病理症状,提示有阈值作用[36]。这样的浓度对应与可能因食用或暴露于环境而产生的水平,例如食品中11%的转基因玉米或草甘膦除草剂农达制剂中相当于50 ng / L的草甘膦残留,该水平可在某些受污染的饮用自来水中找到,并且属于监管机构允许残留量范围内。

  雄性大鼠的死亡主要由于严重的肝肾功能不全引起,这证实了在NK603 GM玉米90天喂养试验中观察到的第一个毒性迹象[7]。在雌性大鼠中,在第15个月期间,血液生化水平是肾脏离子渗漏的证据,此时在死后雄性动物中可以观察解剖病理学水平上严重的肾病。还观察到19种含农药残留食用转基因作物在第3个月期间在肾脏和肝脏中出现毒性的早期迹象[1]。众所周知,只有老年雄性大鼠对慢性进行性肾病敏感[37]。因此,我们研究中使用的转基因玉米饲料中酚酸水平的降低可能是导致肾脏功能参数紊乱的原因,因为咖啡酸和阿魏酸对肾脏有益,因为它们可以防止氧化应激[38,39]。这种可能性与我们先前的观察一致,即在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存在下培养后,含阿魏酸和咖啡酸的植物提取物能够促进人胚肾细胞的解毒作用。

  食用NK603转基因玉米以及伴随着的这些化合物的含量降低,可能会引起肾脏生理的早期衰老,这与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暴露引起的氧化应激相似[41]。 通过表观遗传效应导致疾病整体基因表达模式的干扰也不能排除,因为已证明许多农药会引起DNA甲基化和组蛋白修饰的改变,从而改变染色质的紧密度,进而改变基因表达谱[42]。

  我们发现在雄性鼠肝脏中发生的紊乱是慢性毒性的特征,这一点已通过生化肝脏和肾脏功能参数变化所证实。观察到雌性动物肝功能受到的负面影响较小的原因可能是由于已知的雌激素对氧化应激的保护作用[43]。

  雌激素可通过MAP激酶-NF-kB信号传导途径诱导超氧化物歧化酶和谷胱甘肽过氧化物酶等基因的表达,从而提供抗氧化作用[43]。此外,肝酶已清楚地证明其表达方式具有性别特异性,在NK603 GM玉米的90天大鼠喂养试验中也如此[7]。然而,在一项长期研究中,在饲喂耐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的转基因(GM)大豆的雌性小鼠中观察到了早期肝衰老的证据[12]。在本研究中,在超微结构水平上进行更深入的分析表明,在所有处理中,在性别和肝细胞剂量方面,转录的痕迹和细胞核清澈结构中的其他缺陷在性别和剂量依赖性方面均相当。这与众所周知的非常低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稀释度对细胞凋亡、线粒体功能和细胞膜降解、诱导肝细胞和其他细胞系坏死的毒性作用一致[8, 9, 44, 45]。 ...

  有趣的是,也许令人惊讶的是,在没有施用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的NK603 转基因(GM)玉米饲喂的动物组中,观察到了肿瘤发生率和死亡率增加的类似效果。 ...

  结论

  总之,在有或没有施用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或单独施用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的情况下,在食用NK603转基因(GM)玉米2年的饲喂雄性和雌性大鼠中均表现出相似的病状。先前已经知道,饮水水中的草甘膦(G)残留量超过监管机构许可残留限值可能会引发肝和肾衰竭[33]。

  该项研究结果清楚地表明,在低于监管机构许可残留安全限值的草甘膦(G)除草剂完整配方制剂,可以导致严重的激素依赖性乳腺、肝和肾功能紊乱。同样,由转基因(GM) NK603玉米中EPSPS转基因的过表达引起的生物合成途径的破坏会引起可比的病理学,这些病理学可能与异常或不平衡的酚酸代谢物或相关化合物有关。食用转基因生物(GMO)的其他诱变和代谢作用无法排除。这将是未来研究的主题,包括分析大鼠组织中转基因,草甘膦(G)和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其他残基的存在。

  生殖和多代研究也将为这些问题提供新颖的见解。这项研究代表了因食用转基因生物(GMO)(特别是耐草甘膦除草剂农达的玉米)和全球使用最广泛的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而产生的长期有害影响的第一份详细文献。

  综上所述,这项工作中记录的重大生化紊乱和生理衰竭揭示了这些转基因生物(GMO)和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处理对雄性、雌性的病理影响、幅度不同。该项研究的结果还表明,孟山都作者[3]声称他们90天的实验中发现的器官毒性的最初迹象“在生物学上没有意义”的结论是没有道理的。

  我们建议,必须在长期研究中对农业食用转基因生物和完整的农药制剂进行彻底评估,以测量其潜在的毒性作用。

  Séralini GEet al., Republished study: long-term toxicity of a Roundup herbicide

  and a Roundup-tolerant genetically modified maize.

  Environmental Sciences Europe, 24 Jun 2014, 26(1):14

  Séralini GE et al.,重新发表研究:农达除草剂和耐农达转基因玉米的长期毒性。

  欧洲环境科学。2014年6月24日

  https://europepmc.org/article/PMC/5044955

  6、美国科学公共图书馆2015年8月,《PLoS ONE杂志发表法国科学家塞拉利尼教授领衔团队研究《实验室啮齿动物饲料含有毒性水平环境性污染:对监管试验意味什么》揭示,5大洲13种实验室脊椎动物饲料(包括美国最知名品牌Purina,以及中国北京华阜康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实验动物饲料)遭到环境性污染物(包括草甘膦等农药、抗草甘膦转基因农产品、重金属等)污染

  证据06(2015年8月):美国科学公共图书馆《PLoS ONE杂志发表法国卡昂大学生物研究所与《基因工程独立研究和信息委员会》(CRIIGEN)Robin Mesnage, G E Séraliniet al.《实验室啮齿动物饲料含有毒性水平环境性污染:对监管试验意味什么》确认: 脊椎动物喂养试验中使用的饲料质量至关重要。我们报告来自5大洲13种实验室脊椎动物饲料(包括美国最知名品牌Purina,以及中国北京华阜康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实验动物饲料)遭到环境性污染物污染的情况。检测采用认可方法进行。

  检测结果:所有的饲料皆遭到农药污染(检测了262种农药,在饲料中发现1-6种农药残留),重金属(检测了4种重金属,发现2-3种重金属残留,大部分为铅Pb与镉Cd),二噁英(检测了17种,发现1-13种)与多氯联苯PCB(检测了18种,发现了5-15种)。

  检测了22种转基因作物,在这些饲料发现抗草甘膦转基因作物的频度最高,在13种动物饲料中的48%检测到抗草甘膦转基因作物成分,比例最高。草甘膦除草剂农达是检测到的最主要农药,13种饲料中9种检测到草甘膦及其代谢物AMPA残留,检测到的最高残留为370ppb。残留量水平与检测到抗草甘膦转基因作物的量有相关性。

  这些污染物对肝、神经发育与生殖影响有文献记录。这些饲料中污染物风险因素总和(阈值为1的风险估计量)的变化量为15.8到40.5。

  这本身可以至少部分解释作为对照喂养这些饲料的对照组动物中为什么容易发生某些癌症或者乳腺肿瘤等其他疾病,特别因为镉Cd是一种类似于雌激素的成分[51]。...所有这些数据综合考虑在一起,使得使用“历史性数据”无效,而且对致癌性研究中每组必须使用50只动物提出了质疑。

  与此类似,Kuroiwa et al.最近的研究 [69]结论,“历史性数据”中的多元化和起伏的病态,可能由环境性因素造成,而非由于F344鼠“自发性”或遗传性原因。

  必须作出更安全农业作业与更好控制环境性污染物方向的努力,以便用健康饲料喂养实验用脊椎动物。这不仅将改善毒性试验的可靠性,而且改善生物医学研究中动物喂养试验的价值。

  Robin Mesnage, G E Séraliniet al., Laboratory rodent diets contain toxic levels of environmental contaminants: Implications for regulatory tests. PLoS ONE 10(8): e0135542. doi:10.1371/journal.pone.0135542,published August 7, 2015

  Robin Mesnage et al.,实验室啮齿动物饲料含有毒性水平环境性污染:对监管试验意味什么,PLoS ONE 10(8): e0135542. doi:10.1371/journal.pone.0135542,出版日期2015年8月7日

  http://journals.plos.org/plosone/article?id=10.1371/journal.pone.0128429

  7、《食物化学毒理学》2017年10月发表法国医学团队研究揭示:较高草甘膦促进了雌激素依赖性MCF-7人乳腺癌细胞的增殖。草甘膦还增加了T47D-KBluc细胞中雌激素反应元件荧光素酶报告基因(ERE-luc)的表达表明可以在体外激活雌激素受体α(ERα)。

  证据07(2017年10月):《食物化学毒理学》(Food Chem. Toxicol.)发表英国伦敦国王学院生命科学与医学系医学和分子遗传学系基因表达和治疗小组;伦敦国王学院基因组学中心;美国环境保护署综合系统毒理学科;智利南方大学理学院化学科学研究所Mesnage R. et al.《草甘膦除草剂成分对雌激素受体α活化的评估》确认: 草甘膦除草剂(GBHs)的安全性,包括内分泌干扰能力,是一个激烈争论的问题。我们评估了草甘膦、商业草甘膦除草剂制剂及其(表面活性剂)聚乙氧基牛油胺(POEA)佐剂的雌激素潜力。

  草甘膦(≥10,000μg/ L或59μM)促进了雌激素依赖性MCF-7人乳腺癌细胞的增殖。草甘膦还增加了T47D-KBluc细胞中雌激素反应元件荧光素酶报告基因(ERE-luc)的表达,该基因被雌激素拮抗剂ICI 182,780阻断。

  商业草甘膦除草剂制剂或其单独的佐剂在这两种测定法中均未显示雌激素作用。草甘膦处理的MCF-7细胞的转录组学分析显示,基因表达发生了变化,反映出激素诱导的细胞增殖,但未与ERα基因表达生物标志物重叠。

  与雌二醇(−25.79 kcal mol-1)相比,对草甘膦与ERα的结合能的计算预测了弱而不稳定的相互作用(−4.10 kcal mol-1),这表明草甘膦对该受体的激活是通过不依赖配体的机制进行的。

  PKA信号激活剂IBMX对ERE-luc表达的诱导表明ERE-luc对配体非依赖性激活有反应,提示了草甘膦介导的激活的可能机制。

  我们的研究表明,草甘膦(而不是草甘膦除草剂制剂中存在的其他成分)可以在体外激活ERα,尽管浓度相对较高。

  Mesnage R. et al.,Evaluation of estrogen receptor alpha activation by glyphosate-based herbicide constituents. Food Chem. Toxicol. October 2017; 108, 30–42.

  Mesnage R. et al.,草甘膦除草剂成分对雌激素受体α活化的评估。

  食物化学毒理学。2017年10月;108,30-42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278691517303976

  8、美国科学公共图书馆《PLoS ONE杂志2019年7月发表巴西、美国七机构科学家团队揭示低剂量的草甘膦除草剂或草甘膦代谢物AMPA造成乳腺癌的途径:皆造成雌激素受体(ER)与雌激素受体-乳腺癌细胞系(ER- BCcell lines)中的基因表达变化,其中最重要的是细胞周期和DNA损伤修复途径。

  证据08(2019年7月):美国科学公共图书馆《PLoS ONE杂志发表发表巴西圣埃斯皮里图州Espırito Santo联邦大学生物技术研究生课程、生物科学系-人类和分子遗传学核心;巴西圣保罗大学Ribeirão Preto医学院遗传学系和医学基因组学中心-HCRP;巴西国家干细胞与细胞治疗科学技术研究院和基于细胞的治疗中心;美国肯塔基州Louisville大学JG布朗癌症中心分子靶标计划;速度工程学院计算机工程与计算机科学系;美国肯塔基州Louisville大学医学系JG Brown癌症中心Elaine Stur et al.《低剂量的草甘膦除草剂影响雌激素阳性和阴性乳腺癌细胞系中的经典途径》确认: 世界范围广泛使用的草甘膦是一种广谱除草剂。它代表着对地表水的潜在危害,当与表面活性剂商业性混合时,其吸收率会大大提高。最为知名的草甘膦除草剂是(Roundup)。这种除草剂潜在地是内分泌干扰物,许多研究表明草甘膦除草剂具有潜在的细胞毒性。

  在乳腺癌(BC)细胞系中,已经证明草甘膦可以通过雌激素受体诱导细胞增殖。因此,我们旨在鉴定用农达(Roundup)和草甘膦代谢物AMPA处理的雌激素受体(ER)与雌激素受体-乳腺癌细胞系(ER- BCcell lines)中的基因表达变化,以解决可能与雌激素受体(ER)途径相关或不相关的规范途径的变化,我们认为这可能会干扰细胞增殖。

  使用人类转录组阵列2.0,我们确定了MCF-7和MDA-MB-468的基因表达变化,这些基因暴露于低浓度且对农达Original除草剂(Roundup Original)和草甘膦代谢物AMPA的暴露时间很短。

  结果表明,在低浓度(0.05%农达)和短时间暴露(48h)下,两种细胞系均经历11条经典途径的失控,其中最重要的是细胞周期和DNA损伤修复途径。浓缩分析显示出相似的结果,不同之处在于MDA-MB-468主要改变了代谢过程。相反,48h 10mM 草甘膦代谢物AMPA显示较少的差异表达基因,但也主要与代谢过程有关。

  我们的发现表明,由于细胞周期失调和代谢变化(可能改变线粒体耗氧量,增加ROS水平,引起缺氧,破坏DNA修复,引起突变蓄积并最终导致细胞死亡),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oundup)影响了生存。

  据我们所知,这是第一项分析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oundup)和草甘膦代谢物AMPA对三阴性BC细胞基因表达的影响的研究。因此,我们得出结论,在这两个模型中,这两种化合物都可以在较短的时间内以低剂量引起细胞损伤,主要影响细胞周期和DNA修复。

  Elaine Sturet al., Glyphosate-based herbicides at low doses affect canonical pathways in estrogen positive and negative breast cancer cell lines. PLoS One, 2019 Jul 11;14(7):e0219610

  Elaine Sturet al.,低剂量的草甘膦除草剂影响雌激素阳性和阴性乳腺癌细胞系中的经典途径。美国科学公共图书馆PLoS One杂志。2019年7月;14(7):e0219610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31295307/

  9、《遗传学前沿》2019年9月发表美国普渡大学癌症研究中心与法国Nantes大学国立卫生医学研究所(INSERM)2019年9月发表研究揭示:“草甘膦加上另一种经常观察到的风险可以引发(乳腺)肿瘤生长”,而且引发的“不是我们在老年女性中常见的乳腺癌类型”,而是“在年轻女性中发现的更具侵略性的形式,也称为管腔B型癌”!

  证据09(2019年9月):《遗传学前沿》(Front. Genet.)发表法国Nantes大学国立卫生医学研究所(INSERM)癌症与免疫学研究中心(CRCINA);法国Saint Herblain癌症研究所细胞凋亡和肿瘤进展小组法国Nantes癌症表观遗传研究(EpiCénétique)法国Nantes大学免疫疗法-移植肿瘤实验室(LabEX IGO);法国Nantes大学药学院毒理学服务;美国Purdue大学基本医学系癌症研究中心Manon Duforestelet al.《草甘膦通过重新编程表观基因组以依赖TET3的方式引发乳腺肿瘤发生》确认: 关于污染物可能影响表观基因组的认识引起了人们对污染物对慢性病发展的长期影响的严重关注。已经仔细检查草甘膦除草剂被对癌症发病率的影响,但报告表明难以将暴露估计与反应分析联系起来。更好地了解癌症的潜在风险影响的一种方法是采用协同方法,因为很少会因一种风险因素而发生癌症。

  草甘膦对雌激素调节途径的已知影响使其成为乳腺癌研究中逻辑研究的目标。我们在21天重复草甘膦暴露模式中使用了非肿瘤MCF10A细胞。草甘膦触发了DNA甲基化的显着降低,如5-甲基胞嘧啶DNA的水平所表明。

  但是,与强脱甲基剂和癌症促进剂UP肽相比,草甘膦处理的细胞没有导致肿瘤的发展。UP通过DNMT1 / PCNA / UHRF1途径发挥作用,而草甘膦则触发了十至十一易位(TET)3的活性增加。

  将草甘膦与与乳腺癌相关的microRNA(miR)182-5p增强表达相结合,可在50%的小鼠中诱发肿瘤的发展。来自切除肿瘤的原代细胞培养显示出对乙草胺-miR182-5p暴露有反应的腔B(ER + / PR- / HER2-)表型,对他莫昔芬和侵袭和迁移潜能敏感。可以通过特异性抑制miR 182-5p或用TET途径抑制剂二甲基草酰甘氨酸处理草甘膦-miR 182-5p细胞来预防肿瘤的发展。

  寻找草甘膦暴露下TET介导的基因调控的潜在表观遗传标记,我们鉴定了MTRNR2L2和DUX4基因,即使停止草甘膦暴露6周,它们的低甲基化作用仍然持续。

  我们的研究结果表明,通过TET途径发生的低压但持续的DNA甲基化不足,在存在另一种潜在危险因素的情况下引发细胞致癌反应。这些结果值得进一步研究草甘膦介导的乳腺癌风险。

  Manon Duforestelet al., Glyphosate Primes Mammary Cells for Tumorigenesis by Reprogramming the Epigenome in a TET3-Dependent Manner. Front. Genet., 27 Sep 2019

  Manon Duforestelet al.,草甘膦通过重新编程表观基因组以依赖TET3的方式

  引发乳腺肿瘤发生。遗传学前沿。2019年9月。

  https://www.frontiersin.org/articles/10.3389/fgene.2019.00885/full 证据10(2019年9月):Purdue大学新闻稿《除草剂能造成乳腺癌吗?Purdue大学与法国Nantes大学国立卫生医学研究所(INSERM)科学家发现了谜团中的缺失环节》确认: 作为国际乳腺癌与营养(IBCN)计划合作项目的一部分,美国普渡大学(Purdue University)癌症研究中心与法国西部癌症中心(ICO)发现,广泛使用除草剂的主要成分草甘膦与另一种危险因素结合会导致乳腺癌《遗传学前沿》(Frontiers in Genetics)发表了这项研究。

  普渡大学兽医学院癌症药理学教授、IBCN联合负责人索菲·列里夫(Sophie Lelièvre)表示:“这是一项重大成果,以前从未有人证明过。”“在确定导致癌症的原因时,草甘膦加上另一种经常观察到的风险可以引发肿瘤生长,是一个重要的缺失环节。”

  科学家在体外将非癌性人类乳腺上皮细胞暴露于草甘膦21天的时间。然后将细胞置于小鼠体内以评估肿瘤形成。尽管仅暴露于草甘膦的细胞不会诱导肿瘤生长,但是在将草甘膦与与氧化应激相关的分子结合后,确实会发生癌性肿瘤。氧化应激是由于衰老、饮食、饮酒、吸烟或其他应激因素而发生的化学反应,它会改变乳房基因组的组织和完整性,从而有助于癌症的发展。

  Lelièvre教授说:“最令人担忧的是肿瘤的生长不是我们在老年女性中常见的乳腺癌类型。”这是在年轻女性中发现的更具侵略性的形式,也称为管腔B型癌。”

  当涉及到癌症研究时,草甘膦一直是广泛的科学辩论的主题。美国环境保护署在2017年的风险评估中表示,该除草剂不打看来可能致癌。但是,在2015年,世界卫生组织的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表示,草甘膦“可能具有致癌性”。2017年发表的研究也将草甘膦与非霍奇金淋巴瘤相关联。

  研究人员所做的另一项重要发现是能够在表观遗传水平(即DNA和控制基因表达的蛋白质上的化学标记)上识别草甘膦危及乳腺细胞的途径。法国西部癌症中心(ICO)项目的首席科学家Lelièvre教授和Gwenola Bougras-Cartron希望,这一证据将使研究人员能够在与这种风险因素组合相关联的同时,发现并逆转乳腺癌的风险。

  Lelièvre教授说:“在旨在理解为什么癌症发展的研究中,存在巨大的缺口。” “这项发现是新颖的,主要是因为直到现在,还没有任何科学证据表明,与常见污染物相关联的第二个因素足以使癌症发展。很难确定导致乳腺癌的原因,但这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关键一步,因此,正如我们在国际乳腺癌与营养项目(IBCN)的国际合作工作(www.purdue.edu/breastcancer)中概述的那样,我们可以开始朝着预防的方向努力。”

  据政府癌症网站(Cancer.gov)称,全球癌症发病率持续上升,乳腺癌是最常见的类型。Lelièvre教授说,仅凭这些事实就应继续为她的研究提供动力,并希望最终找到癌症开始之前预防癌症的方法。

  Purdue University News Release, Can herbicides cause breast cancer? Purdue and INSERM scientists discover a piece to the puzzle.Purdue University, Sep 30, 2019

  Purdue大学新闻稿,除草剂能造成乳腺癌吗?Purdue大学与法国Nantes大学国立卫生医学研究所(INSERM)科学家发现了谜团中的缺失环节。Purdue大学,2019年9月30日

  https://www.purdue.edu/newsroom/releases/2019/Q3/can-herbicides-cause-breast-cancer-purdue-and-inserm-scientists-discover-a-piece-to-the-puzzle..html 10、《自然杂志 - 科学报告》2019年4月发表华盛顿州立大学生物学学院生殖生物学中心团队揭示,“对F0代(研究中最初代)雌性大鼠仅短暂暴露能够造成“肿瘤在F2代(孙代)草甘膦雌性谱系中有所增加”,而且“在雄性和雌性性中最主要的肿瘤是乳腺腺瘤”! 证据11(2019年4月):《自然杂志 - 科学报告》发表华盛顿州立大学生物学学院生殖生物学中心Deepika Kubsad, Michael K. Skinneret al.《草甘膦诱发病理学及精子表观突变表观遗传的评估:跨代毒理学》确认: 祖辈环境暴露于各种因素和毒物已被证明能促进成人发病的表观遗传、代际遗传。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农药之一为草甘膦除草剂(N-(膦乙基)甘氨酸),知名品牌“农达”。关于草甘膦直接接触毒性(风险)的报道越来越多,但对代际作用没有进行严格的调查研究。

  目前的研究中,对F0代(研究中最初代)雌性大鼠仅短暂暴露,发现(试验剂量)草甘膦对直接暴露的F0代或F1代(子辈)病理的影响可以忽略不计。与此相反,观察到F2代(孙辈)后代和F3代(曾孙辈)病理急剧增加。观察到的跨代病理包括前列腺疾病、肥胖、肾脏疾病、卵巢疾病和分娩(出生)异常。F1代(子辈)、F2代(孙辈)和F3代(曾孙辈)精子表观遗传分析鉴别到差异DNA甲基化区(DMRs)。许多DMR相关基因已被确认并已被证实与病理有关。...

  在雄性和雌性中监测了肿瘤的发展,发现肿瘤在F2代草甘膦雌性谱系中有所增加,但F1或F3代草甘膦谱系中却没有增加,图2c。如前所述[37,41],在雄性和雌性性中最主要的肿瘤是乳腺腺瘤。 还鉴定出1例乳腺纤维肉瘤、1例淋巴瘤、1例毛细血管上皮瘤和1例耳性纤维肉瘤。由华盛顿动物疾病诊断实验室(WADDL)进行肿瘤组织病理学分析。

  因此,我们认为草甘膦可以诱导疾病和生殖系(如精子)的代际遗传。观察表明,在后代的疾病病因学中必须考虑草甘膦的代际毒理学。

  以前的一些环境毒物的研究已经被证明可以导致代际遗传的病理、疾病和精子表观遗传的改变。这包括杀菌剂vinclozolin(烯菌酮、免克宁、灰霉利)[36, 37, 38],塑料衍生化合物(双酚A和邻苯二甲酸酯)[39]、农药氯菊酯[40]、二氯二苯三氯乙烷(DDT)和甲氧氯[41, 42]、碳氢化合物(飞机燃料JP8)[43]、二恶英[44],和除草剂阿特拉津(莠去津)[45]。

  Deepika Kubsad, Michael K. Skinneret al., Assessment of Glyphosate Induced Epigenetic Transgenerational Inheritance of Pathologies and Sperm Epimutations: Generational Toxicology. Nature - Scientific Reports, April 2019; Vol.9, Article No.6372

  Deepika Kubsad, Michael K. Skinneret al., 草甘膦诱发病理学及精子表观突变表观遗传的评估:跨代毒理学。自然杂志-科学报告,2019年4月;第9卷文章号6372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98-019-42860-0

  11、孟山都公司草甘膦除草剂农达制剂1988年申请“农药登记”提交的毒理学动物试验报告白纸黑字声称“草甘膦除草剂‘农达’...三致试验结果表明该产品无致癌!

  证据12(1988年):农业部2014年7月28日《农业部信息公开申请答复书》【农公开(农)[2014]12号】确认: 农公开(农)[2014] 12号

  杨晓陆、李香珍:

  你们于2014年7月8日提交的关于孟山都草甘勝除草剂“农 达”毒理、残留及环境影响等政府信息公开申请收悉。现答复 如下。

  2014年6月4日,我部农公开(农)[2014] 8号文已就草甘麟 除草剂“农达”毒理学试验报告信息公开事宜答复你们,不再重复 答复。现将毒理学试验结果和残留、环境质量影响有关信息函告 如下。 '

  (一)毒理学试验结果:原药急性经口毒性为低毒;亚慢性及 慢性毒性试验结果表明,该产品毒性较低;代谢试验表明草甘滕在 体内无蓄积性,能较快地从体内排出;“三致”试验结果表明该产品无致癌、致突变和致畸性;每人每天允许摄入量0. lmg/kg bw0 “农达”制剂急性毒性为微毒,对家兔眼睛和皮肤无刺激性、无致 敏性。

  (二) 农达“残留在作物及其产品中的残留、代谢、降解和分析 方法”:该产品残留检测方法采用气相色谱-火焰光度计检测器 法,柑橘中的检出限为0.3mg/kg,登记作物柑橘果肉中的残留量< 0. 3mg/kgo

  (三) 农达“环境质量影响对大气、水、土壤、植物和生态系统 的污染和影响”:在土壤中易降解,对光稳定,对鱼、潢、鸟类和水生 生物低毒,在生物体内易排出,无积蓄现象。

  (农业部信息公开申请答复专用章)

  2014年7月28日

       农业部2014年7月28日《信息公开申请答复书》【农公开(农)[2014]12号】扫描件

  12、农业部《转基因权威关注》2011年9月转载《关于大豆中草甘膦残留限量标准情况》到现在持续9年坚持不懈竭力宣扬:在试验条件下对动物未见致畸、致突变、致癌作用。

    毒理学情况 按我国农药毒性分级,草甘膦原药为低毒。其大鼠急性经口LD50>5000(mg/kg),大鼠急性经皮LD50>2000 mg/kg,羊LD50>3530 mg/kg,兔急性经皮LD50>5000 mg/kg,大鼠急性吸入LD50(半致死浓度)>4.43 mg/L(4小时鼻暴露),对兔皮肤无刺激、眼睛有刺激。大鼠2年慢性喂养试验最大无作用剂量100 mg/kg(体重)/天。

  根据上述实验最大无作用剂量最低值100 mg/kg(大鼠两年慢性喂养试验),除以100倍安全系数,得出人的每日允许摄入量为1 mg/公斤体重。表1列出了草甘膦与其他几种化学物质的毒性比较。

  表1 草甘膦与其他几种除草剂的毒性比较

      可见,草甘膦作为一种世界范围内广泛使用的除草剂,其毒性是非常低的,就鼠的经口毒性来说,比食盐的还要低。相关研究表明:草甘膦在动物体内不蓄积。在试验条件下对动物未见致畸、致突变、致癌作用。对鱼和水生生物毒性较低;对蜜蜂和鸟类无毒害;对天敌及有益生物较安全。

  ...

  1、中国:现已制定了草甘膦11项残留限量标准(mg/kg),分别为稻谷0.1、小麦5、小麦粉0.5、全麦粉5、玉米1、水果0.1、甘蔗2、棉籽油0.05、茶叶1、柑橘0.5、苹果0.5。

  ... 由于我国没有推广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同时草甘膦也不能在大豆田应用,因此目前尚未制定草甘膦在大豆中的限量标准。

     五、草甘膦使用范围的扩大

 

      ... 保护性喷雾等作物株高25~30cm以上时,在喷雾器上安装保护罩进行喷雾,使药液雾滴不接触作物,而喷于杂草植株上。此外,这种喷雾方法也可用来防治稻田田埂杂草。:在甘蔗收割前10~15d ,喷洒低剂量草甘膦。

  作物干燥与催熟:主要用于小麦、玉米、大豆与棉花等作物,通常在收获期前10~15d左右喷药,小麦、玉米用量0.25~0.85 kg/hm2,棉花用量0.85~4.0kg/hm2。在我国东北地区,由于生育期短,作物收获时籽粒含水量高,出现所谓“水苞米”现象,喷洒草甘膦将有助于解决这一问题。

  陶波,关于大豆中草甘膦残留限量标准情况,农业部《转基因权威关注》,2011-09-19

  http://www.moa.gov.cn/ztzl/zjyqwgz/zxjz/201109/t20110919_2290532.htm

  13、拜尔公司收购孟山都公司后,草甘膦除草剂2018年向农业部申请续延“农药登记”时,依然谎称“微毒”!

  证据14(2018年):《拜尔公司草甘膦异丙胺盐农药登记(PD73-88)》(有效期至:2023-04-15)标签注明:“微毒”! 农药登记证号:PD73-88

  登记证持有人:拜尔股份公司

  农药名称:草甘膦异丙胺盐

  毒性及其标识:微毒

  适用范围及施用方法:茶园、柑橘园、棉花免耕田、棉田行间、桑园、水稻田埂、橡胶园、玉米田(喷雾)。”

 

  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农村部农药检定所《中国农药信息网》“农药登记”检索系统(截屏)

  http://www.chinapesticide.org.cn/myquery/tagdetail?pdno=PD73-88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