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转基因

橙剂案:里程碑意义的诉农化巨头行动

2021-02-17 09:07:49  来源: GMWatch   作者:侯泓/翻译
点击:    评论: (查看)

  陈素娥 | 图片来源:原文

  来源|GMWatch

  翻译 | 侯泓

  校对 | 亦静

  后台编辑|童话

  丑闻缠身的拜耳因制造橙剂(Agent Orange)又将迎来新的诉讼。

  陈素娥(Tran To Nga),这位前法越新闻记者,也是越战抵抗组织成员之一。她于1月25日将14家涉及橙剂制造和销售的美国企业告上了法庭。这些公司包括拜耳(此前是孟山都)和陶氏化学(Dow Chemical),他们是美国军队使用橙剂的主要生产商。

  就在不久之前,有两家律所将拜耳告上了法庭,指控拜耳在收购孟山都时没有做好尽职调查,没有就孟山都过往的各类丑闻对收购后的影响做好评估,因而导致了投资人的损失。

  律所的诉讼焦点是拜耳在美国的癌症诉讼。在癌症案件中,原告认为他们的癌症是由于接触由草甘膦制成的拜耳农达除草剂所致。拜耳的股价自第一次败诉以来已经下跌了近一半。其中一家律师事务所估计,它最终可能会要求拜耳赔偿10亿欧元以上的损失。

  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加入到向拜耳索赔的诉讼中。上万件美国草甘膦索赔案可能会让拜耳损失110多亿美元,此外在其他地区,如爱尔兰、澳大利亚和加拿大,草甘膦诉讼案也层出不穷。

  另外一波诉讼围绕麦草畏(dicamba)以及多氯联苯(PCB)展开,拜耳现在是麻烦缠身。这些法律诉讼还有一个目标,就是迫使拜耳的现金牛产品、替代农达草甘膦的麦草畏彻底退出市场。

  为什么是法国?

  法国正在成为拜耳另一个棘手的法律战场。去年秋天,拜耳公司在与另一种孟山都生产的除草剂Lasso的漫长法律诉讼中败北。

  此外拜耳还陷入了格拉塔卢普家的诉讼。2007年,泰奥·格拉塔卢普(Théo Grataloup)出生时就有严重的先天性缺陷,因为她的母亲萨宾(Sabine)在怀孕期间接触了孟山都的草甘膦除草剂。此后,泰奥不得不接受了50多次手术。格拉塔卢普案将创造一个法律先例,并能帮助到其他家庭的孩子,只要他们有证据表明曾因农达草甘膦受到伤害。

  而当下的橙剂诉讼案将把拜耳拖进另一个泥潭,这里有数百万曾受到橙剂伤害的受害者。

  生态灭绝

  在越战中美军有计划地使用了橙剂约十年,喷洒了将近8000万升(2000万加仑)的除草剂,对环境的破坏性极大,因此产生了现在非常熟悉的“生态灭绝”一词。

  美军用橙剂污染了约250万公顷的土地,破坏了100多万公顷的热带森林及其所包含的大量野生动物,并污染了40万公顷的农田。

  这不仅仅是对生态环境的恶劣影响,对人类的恶果则会在更长的时间中显现出来。

  种族灭绝

  在急于生产大量橙色剂的过程中,制造商们生产了一种掺有二噁英的橙剂。这种二噁英具有亲脂性和致畸性,会在脂肪中积聚,并导致新生儿严重畸形。

  图片来源:reporterre

  越战中有多达480万人直接接触到橙剂,其影响代代相传,至今仍有300多万越南人遭受其影响。成百上千的人天生畸形——失明、失聪或四肢缺失或患有外部肿瘤。它还造成大量流产、早产和死胎。它损害人们的免疫系统,并导致癌症和其他疾病的显著增加。

  斗士陈素娥

  陈素娥就承受了典型的橙剂恶果,她患有免疫系统衰竭、II型糖尿病和极为罕见的胰岛素过敏。她还两次感染肺结核、患上乳腺癌等健康问题,她的一个女儿17个月时死于心脏畸形。她的另外两个孩子也有严重的健康问题,她的一个孙女天生就有心脏病。

  陈素娥说:“我不是为自己而战,而是为我的孩子和数百万受害者而战。”这一点很重要,因为45年来,无论是美国政府,还是像拜耳/孟山都这样的橙剂制造商,没有一个承认他们对数百万越南受害者负有责任。

  尽管美国越战退伍军人在1984年对橙剂制造商的起诉中胜诉,但美国法院一再驳回越南平民的诉讼请求。

  但陈素娥已经成为反抗的象征。如果她的诉讼在法国成功,它将使这些公司对越南的橙剂受害者承担责任,以及为所有化学武器和农药的受害者制定新的法律判例。

  不管输赢,陈素娥已经让更多的人意识到橙剂造成的悲剧和受害者的可怕痛苦。

  推卸责任

  在巴黎南郊埃弗里(Evry)开庭的当天,20名代表拜耳(Bayer)等跨国公司行事的庞大律师团认为,橙剂是根据美国政府的命令生产的。律师团声称,他们的客户不能为美军使用他们的产品负责。他们还声称此案不在该法院管辖范围内。

  图片来源:reporterre

  但无偿为陈素娥辩护的三名律师认为,橙剂采购是美国政府的招标,而不是征用。像孟山都这样的公司之所以选择参与进来,是因为他们认为自己可以获得巨额利润,而不是因为他们必须这样做。

  陈素娥的律师们声明,橙剂的制造商在产品真正毒性上误导了美国政府。这些公司意识到了这种毒性和后果,但并没有分享他们的科学知识,用一位陈素娥律师的话说,制造商“不惜一切代价避免健康丑闻是必要的”。他们说他们有书面证据支持这一点。

  陈素娥的律师们认为孟山都知道其生产的产品具有严重的破坏性影响,但为了获利而隐瞒了这一点,对于那些如多氯联苯、草甘膦和麦草畏等案件诉讼成功的人来说,这些制造商们的套路听起来太熟悉了。

  法庭将在今年5月10日宣判。

  集结在巴黎

  越南二噁英集体诉讼案参与者计划于1月30日星期六下午2:30pm,在巴黎杜特罗卡德罗广场集会,以支持陈素娥和橙剂的所有受害者去寻求正义。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