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转基因

先正达疯狂推销阿特拉津(莠去津)除草剂危害中华民族生物安全

2020-07-01 10:58:25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陈一文顾问
点击:    评论: (查看)
附录36:先正达疯狂推销阿特拉津(莠去津)除草剂危害中华民族生物安全
 
要点概述
先正达是阿特拉津莠去津)除草剂的发明企业,是先正达公司净利润2007年和2008年分别实现了75%40%的增长原因之一,在世界农药业务中据首位。阿特拉津造成美国普遍性水污染。
中国研究揭示:连年应用莠去津后,危害后来种植农作物生长;危害雄性动物生殖功能;人类潜在的致癌物。
美国研究揭示:阿特拉津致帕金森病多巴胺毒性;遗传上雄性两栖动物成年时去势(化学阉割)与完全雌性化;与新生儿腹裂剧增相关!
日本研究揭示:阿特拉津促进人类生殖系统癌症!
先正达1997年知道与美国乳腺癌剧增相关;
2002年知道与前列腺癌剧增相关!
农业部2015年7月28日确认中国有600多个含莠去津(阿特拉津)除草剂产品获得中国 “农药登记”!
 
先正达是阿特拉津的发明企业,是先正达公司净利润2007年和2008年分别实现了75%40%的增长原因之一,在世界农药业务中据首位。
  先正达是阿特拉津的发明者,也是该药品强有力的维护者。先正达1959年在美国市场推出阿特拉津之后,阿特拉津已经成为全球使用最广泛的除草剂之一。到2010年,美国每年估计使用7650万磅阿特拉津,86%用于玉米。2010年时,先正达玉米用除草剂市场占有率达到35%,在选择性除草剂领先,非选择性除草剂世界市场份额为第二。阿特拉津是先正达公司净利润2007年和2008年分别实现了75%和40%的增长原因之一。[1]
    阿特拉津2007年与2008年的成功推销,使先正达占据了全球农药市场的五分之一,在世界农药业务中据首位。[1]
 
阿特拉津造成美国普遍性水污染    
阿特拉津成为美国地面水与地下水中最为普遍检测到残留的农药。从1998到2003年,美国大约七百万人口的饮水含高于联邦规定限量的阿特拉津残留。美国地质调查队(USGS)发现,在美国农业区域,每年80%的时间能在溪流中检测到阿特拉津残留,40%的时间能够在地下水中检测到阿特拉津残留。[1]
 
阿特拉津危害人体健康
    环境中广泛存在的阿特拉津对人类、野生动物和生态环境具有毒害作用。阿特拉津是一种强内分泌干扰物,即使在很低的浓度时也会对人体和动物的荷尔蒙系统造成干扰。Tyrone Hayes 博士和其他科学家将青蛙暴露在阿特拉津中,即使浓度低至0.1ppb,也会导致包括化学阉割在内的七种健康问题。研究表明,阿特拉津同样会对人体生殖系统造成影响,减少精子数目,提高不育率。人们已经证明阿特拉津提高了多种癌症的得病率,包括非霍奇金淋巴瘤,乳腺癌和前列腺癌。它还会导致实验室啮齿动物乳腺发育延迟和流产。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阿特拉津与先天缺陷有关,比如腭裂、脊柱裂、唐氏综合症。流行病学研究表明,在怀孕的关键时期,即使很低剂量的饮水暴露也会对胎儿的健康发育造成干扰。[1]
 
 
图1、美国地质调查队2007年确认美国各地阿特拉津除草剂使用强度
 
中国学者归纳的阿特拉津危害  
    阿特拉津被认为是安全的除草剂,但大量研究结果表明,其分子结构稳定,使用后不易降解,在使用过的水体和土壤中均有检出,长期使用后可对水环境、土壤和动物产生一定的危害,尤其是作为一种环境荷尔蒙,已经发现它能够对水生生物的生长繁殖产生影响,可能产生变性反应,是人类潜在的致癌物。[2]
 
越来越多国家禁止使用阿特拉津除草剂
    到2007年,包括德国、法国、瑞典在内的欧洲7个国家禁止使用;在北美仍被应用,现在已经造成了广泛的污染,在降水以及地表径流中都能找到它的踪迹。[2]
 
阿特拉津(莠去津)在中国泛滥:中国有600多个含莠去津(阿特拉津)除草剂产品获得农业部“农药登记”!
    我国从80年代初开始使用阿特拉津,近年来大量使用的耕作面积不断扩大,1996年全年的使用量为1800吨,1998年为2130吨,2000年为2835吨,每年用量以20%的速度递增,污染形势十分严峻。[2]
    2015年报道,中国莠去津产能大约15万吨,莠去津国内需求近2万吨/年,中国出口最大。[3] 2015年1~11月,莠去津出口2.83万吨。[4]
   数据表明,中国莠去津2015年使用量为2000年的十倍!
 
   农业部确认中国有600多个含莠去津(阿特拉津)除草剂产品获得农业部“农药登记”![17]
中国农药行业归纳的“莠去津突出劣势[5]
    残效期长以及对部分后茬作物容易产生要害和对周围一些作物敏感,直接影响莠去津的使用。
    黑龙江等东北区域连年种植玉米应用莠去津后,该种大豆时就会严重抑制大豆生长,或出现死苗,造成大幅度减产。
    黄淮区域玉米、小麦轮作,当玉米亩用莠去津有效成分超过80克时,易导致小麦出苗率低或抑制幼苗生长。...
    在使用莠去津时,因风或使用方法不当出现药液漂移时,会对相邻西瓜、黄瓜、豆类、桃树、杨树、枣树等造成叶片黄化或叶缘卷曲的药害现象,严重时会叶片脱落。
 
中国学者2006/2008年揭示:阿特拉津(莠去津)影响大鼠生殖功能
    中国学术刊物《中国畜牧杂志》2006年第19期与2008年11期发表沈阳农业大学畜牧兽医学院、 中国农业大学动物科技学院、大连水产学院良知学者栾新红、周博等人论文,揭露阿特拉津(莠去津)除草剂危害:阿特拉津能够降低实验组血清促性腺激素和睾酮的含量,提高雌二醇含量,使雄性大鼠睾丸指数下降,雌性大鼠卵巢指数升高,从而影响大鼠生殖功能;对大鼠血清睾酮水平和精子畸形率均有影响,使血清睾酮水平下降,精子畸形率增加,从而影响雄性大鼠的生殖机能,且随着作用时间的延长,这种效应表现得越明显。[6-7]
 
美国2007年医学研究揭示:阿特拉津(莠去津)致帕金森病多巴胺毒性
    美国《毒理学杂志》2007年发表密西西比州立大学兽医学院基础科学系环境性卫生科学中心学者的研究《大鼠纹状体片中阿特拉津除草剂的多巴胺毒性》揭示:帕金森病与农药暴露已提议可能存在关联,而且阿特拉津除草剂最近已显示在PC12细胞调制儿茶酚胺代谢并在体内试验影响基底神经节功能。因此,该项研究的目的是:(i)确定阿特拉津在试管试验中是否具有调制纹状体组织切片多巴胺(DA)代谢的能力,以及(ii)探索其影响的机制。该项研究的结果提议阿特拉津减少组织多巴胺水平不是通过通过影响酪氨酸羟化酶(TH)活动性,而可能通过干扰多巴胺的水泡存储和/或细胞吸收。[8]
 
日本学者2007研究揭示:阿特拉津(莠去津)促进人类生殖系统癌症
    日本九州大学医学研究生院医学与生物调制科学系十位日本学者与海耶斯教授一起2007年5月在美国国家环境卫生科学研究所支持出版的《环境性健康透视》杂志发表论文《阿特拉津诱发芳香化酶表达为SF-1依赖:对野生动物中内分泌干扰与人类生殖性癌症的影响》结论:目前的发现与下述发现一致:阿特拉津在鱼类、两栖动物与爬行动物中的内分泌干扰影响;与实验室啮齿动物中诱发乳腺癌与前列腺癌;阿特拉津与人类中类似的生殖性癌症相关性。该项研究突出了阿特拉津是野生动物内分泌干扰、实验室啮齿动物以及人类生殖性癌症的风险因子。[9]
 
《美国科学院论文集》2010年1月发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狄龙·海耶斯等11位学者研究揭示:阿特拉津造成遗传上雄性两栖动物成年时去势(化学阉割)与完全雌性化!
    论文摘要强调:以前的研究表明阿特拉津对两栖动物幼体发育的危害性影响。目前的研究显示阿特拉津对两栖动物造成的成年生殖性影响。暴露于阿特拉津的雄性动物成年时既去势(化学阉割)又完全雌性化。暴露于阿特拉津的遗传上雄性的10%发育未功能性雌性,可以与未暴露的雄性交媾并产生有活性的蛋。暴露于阿特拉津的雄性动物遭受抑制的睾酮、繁殖腺大小减小、发生喉/女性化发展、抑制交配行为、减少精子形成、降低生育能力。这些数据与其他脊椎动物品种中观察到的阿特拉津影响一致。这些发现例证了阿特拉津和其他内分泌干扰农药在全球两栖动物减少中可能扮演的角色。[10]

中国学者2010年2月研究揭示:莠去津对雄性动物生殖功能影响
    吉林医药学院学报,2010年2月发表吉林医药学院生殖医学专业本科班/组织学与胚胎学教研室学者《除草剂阿特拉津对雄性动物生殖功能的影响》揭示:先正达阿特拉津(莠去津)除草剂造成精子形态、生殖激素、性分化和生殖器官发育与新生畸形五方面系列危害:
    1)致大鼠精子畸形率增加,且精子畸形率与ATR的作用时间呈正相关;
    2)抑制诱导雌Q111激素分泌,导致睾丸间质细胞发育迟缓和雄激素分泌量减少;抑制睾酮转化过程中酶的活性以及类固醇激素受体的形成;影响性腺发育;
    3)引起雄性大鼠的生殖道的功能紊乱,导致大鼠睾丸和附睾精子数量的显著下降;降低实验组雄性大鼠睾丸体重比,影响其生殖功能;
    4)阿特拉津是胚胎致畸物,有明显的致畸作用,致使大鼠仔鼠出现尿道下裂,表现为阴茎头和(或)阴茎腹侧裂开、尿道口异位,肛生殖窦距离变窄。
    5)低浓度的ATR可以导致雄性动物雌性化雌雄同体现象,严重影响其后代的繁衍,长期下去可能造成物种的灭绝[10]
 
华盛顿大学四位医学博士2010年研究揭示:新生儿腹裂与先正达阿特拉津(莠去津)关联
 
    美国西雅图华盛顿大学四位医学博士2010年2月向《美国母胎医学学会》(SMFM)年年会提交《华盛顿州中农业相关化学暴露、怀孕季节与腹裂风险》,披露新生儿缺陷腹裂与农业化学品阿特拉津之间的关联的研究结果。美国新生儿缺陷腹裂发生率过去30年增加了两至四倍。华盛顿州“新生儿缺陷腹裂发生率为全国平均发生率约两倍”。1987-2006年期间出生存活新生腹裂患儿的地理分布与美国地质调查局农业化学品喷洒数据库资料一致。他们研究了化学品阿特拉津、硝酸盐与2,4-二氯苯氧乙酸的情况。该项研究805个腹裂案例与3616个对照案例中,新生儿缺陷腹裂更频繁发生在母亲居住点在阿特拉津污染地面水25公里距离以内区域,而且与该项研究中审查的其他化学品无相关性。新生儿缺陷腹裂更高发生率与母亲春季(3月至5月)怀孕相关,该季节化学品喷洒更普遍。他们的论文在《美国妇产科杂志》发表。[12-13]
 
美国自然资源防御理事会健康与环境计划学者2005年发表论文《欧盟(2003年10月)禁止了阿特拉津,而美国(与先正达)谈判其继续使用》
    阿特拉津是普遍性使用的除草剂,具有内分泌干扰活动性。有证据揭示它干扰生殖与发育,而且可能致癌。尽管美国环保署2003年10月批准其继续使用,欧盟2003年10月宣布禁止阿特拉津,因为造成无处不在无法预防的水污染。作者审查了监管程序与政府文件,报告了阿特拉津生产商先正达影响美国的阿特拉津评估的努力,包括提供有缺陷的科学数据作为安全的证据,重复私下拜访美国环保署谈判政府监管处理方式。这些私下的谈判继续对公众隐瞒,尽管美国环保署法规与联邦开放式政府法律要求这样的决定必须向公众公开。[14]
    美国环保署官员2003年期间就阿特拉津举行了50次私下会议。美国环保署建立与利用了仅仅由先正达与环保署代表组成的两个顾问委员会。美国环保署2003年批准阿特拉津继续使用以来这两个委员会的推荐建议,环保署描述为环保署与先正达之间确定阿特拉津应当如何监控与在哪里进行监控的“联合努力”。[16]
    美国环保署会见其他方,包括农药登记申请方,并不违法,但是美国环保署仅与一方商谈,或者在会谈中仅与一方承诺有关行动,就做出决定,是违法的。[16]
 
先正达1997年清楚知道先正达三嗪类除草剂(=阿特拉津与美国乳腺癌剧增相关
    《环境健康展望》1997年11月发表肯塔基大学医学院预防医学与环境性健康系学者研究揭示:
    美国乳腺癌发生率60至90年代持续三十年稳步增加。暴露于过量雌激素,天然状态与合成形式,被认为发展这种疾病风险因素。相当大的兴趣关注有机氯,如三嗪除草剂,及其对人类乳腺癌起始或促进可能的作用。为探索这种关系,设计了对肯塔基州诸县的生态研究。用水污染数据、玉米生产与农药使用数据来估计对三嗪除草剂的暴露。汇总了低、中等或高暴露水平的各县三嗪除草剂暴露指数。从州注册数据库获得各县乳腺癌发生率数据。对年龄、种族、生下第一个活胎的年龄、收入与教育水平进行了泊松回归分析。分析结果揭示乳腺癌风险增加与中水平和高水平暴露三嗪除草剂之间统计意义相关[各自为比值比(OR)= 1.14,p < 0.0001与OR = 1.2,p<0.0001]。该项研究的结果提议暴露三嗪除草剂与乳腺癌发生率增加存在关系,但是无法做出因果关系结论,因为生态研究的设计固有的局限性。[15]
 
先正达2002年清楚知道先正达美国路易斯安那州阿特拉津(莠去津)生产企业职工前列腺癌剧增!
    《环境健康展望》1997年发表阿拉巴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学与国际卫生系学者研究揭示:
    该项研究对生产阿特拉津等三嗪除草剂的(先正达)路易斯安那州的工人中前列腺癌症发生率与前列腺特定抗体(PSA)测试进行了评价。该项研究涵盖1985至1997年2045公认,其中757为拥有该工厂的(先正达)公司工作,另外1288位工人是合同工。基于人口的癌症注册以及审查死亡证与工厂医学记录识别了其中的癌症案例。将95%置信区间(CIs)的标准化发病率比(SIRs)与当地一般人群癌症发病率进行比较。工厂的医学记录提供了男性公司职工接受PSA检测比例的数据。观察到的癌症案例为46人,还有40位预期癌症案例,合在一起(SIR = 114, CI = 83-152)以及11/6.3前列腺癌症(SIR = 175, CI = 87-312)。前列腺癌在积极工作的公司职工中额外多(5/1.3, SIR = 394, CI = 128-920),而且仅限于60岁以下男职工。11个前列腺案例中,9个案例的诊断在早期临床阶段。1993-1999年,达到40岁的公司男性职工中进行过至少一次PSA检测的比例为86%,达到45岁的比例则为98%。观察到的前列腺增加可能与积极工作的工作职工更为经常性的PSA检测有关。没有流行病学或其他信息清楚支持阿特拉津与前列腺癌之间存在因果关系。[16]
 
农业部2015年7月28日【农公开(农)[2015]23号文】农业部确认中国有600多个含莠去津(阿特拉津)除草剂产品获得农业部“农药登记”![17]
 
图4、农业部2015年7月28日【农公开(农)[2015]23号文】
 
 
[1] Pesticide Action Network North America,The Syngenta Corporation & Atrazine,Jan 2010
  http://www.panna.org/sites/default/files/AtrazineReportBig2010.pdf 
 
[2] 叶新强et al.,除草剂阿特拉津的使用与危害,第31卷第8期
   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BFHJ200608032.htm 
 
[3] 用大数据评析莠去津,农药市场信息,2015(15)
  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NYSC201515031.htm 
 
[4] 农药快讯信息网,原药出口遭遇滑铁卢,制剂出口面临新机遇,2016-01-27
  http://www.agrichem.cn/news/2016/1/27/201612716222888030.shtml 
 
[5] 曲耀训,全面认识莠去津,今日农药,2015年10期
  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NHXS201510011.htm 
 
[6]栾新红et al.,阿特拉津影响大鼠生殖功能的初步研究,中国畜牧杂志,2006(19)
   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ZGXM200619009.htm 
 
[7] 周博et al.,阿特拉津对雄性大鼠生殖机能的影响,中国畜牧杂志,2008(11)
   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ZGXM200811007.htm 
 
[8] Nikolay M. Filipov et al., Dopaminergic toxicity of the herbicide atrazine in rat striatal slices, Toxicology. 2007 Mar 22; 232(1-2): 68–78
   http://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1853311 
 
[9] Fan W et al., Atrazine-induced aromatase expression is SF-1 dependent: implications for endocrine disruption in wildlife and reproductive cancers in humans.Environ Health Perspect. 2007 May;115(5):720-7. Epub 2007 Feb 5. http://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1867956 
 
[10] Tyrone B. Hayes et al., Atrazine induces complete feminization and chemical castration in male African clawed frogs (Xenopus laevis),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Jan 15, 2010 http://www.pnas.org/content/107/10/4612.abstract 
 
[11] 于波et al.,除草剂阿特拉津对雄性动物生殖功能的影响,吉林医药学院学报, 2010(2),31卷1期 
http://journal.9med.net/html/qikan/dxxb/jlyyxyxb/20102311/zs/20100115085812991_501946.html 
 
  1. Society for Maternal-Fetal Medicine, Link between birth defect gastroschisis and the agricultural chemical atrazine found, Science Daily, Feb.7 2010 http://www.sciencedaily.com/releases/2010/02/100205081805.htm 
 
[13] Sarah A. Waller et al., Agricultural-related chemical exposures, season of conception, and risk of gastroschisis in Washington State. American Journal of Obstetrics and Gynecology. March 2010. http://www.ajog.org/article/S0002-9378%2810%2900034-7/pdf 
 
[14] JENNIFER BETH SASS, PHD, AARON COLANGELO, JD, European Union Bans Atrazine, While the United States Negotiates Continued Us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occupational and environmental health, 2006;12:260–267
https://www.researchgate.net/publication/6822822_European_Union_Bans_Atrazine_While_the_United_States_Negotiates_Continued_Use 
 
[15] M.A. Kettles, et al., Triazine exposure and breast cancer incidence: An ecologic study of Kentucky counties, Environmental Health Perspectives, Vol. 105, No. 11 (1997), 1222-1227 http://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1470339/ 
 
[16] Jennifer Sass and Paul Brandt-Rauf, Cancer Incidence Among Triazine Herbicide Manufacturing Workers, Journal of Occupational and Environmental Medicine. 2002 Nov;44(11):1048-58.
Jennifer Sass and Paul Brandt-Rauf, 阿特拉津除草剂生产厂工人中的癌症发生率,职业与环境性医学,2002年11月;44卷(11):1048-1058
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12448356 
 
[17] 农业部2015年7月28日【农公开(农)[2015]23号文】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