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转基因

国外学者17项科学试验研究证实草甘膦是内分泌干扰剂

2020-06-30 11:53:39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陈一文
点击:    评论: (查看)

  附录28:国外学者17项科学试验研究证实草甘膦是内分泌干扰剂

  要点概述

  中国学者任晋、蒋可2001年《内分泌干扰剂的研究进展》摘要:内分泌干扰剂(EDC)正在成为生态环境研究的前沿课题,并受到各国政府的密切关注。本文综述了内分泌干扰剂的危害、作用机理、化合物类型及研究进展,特别强调了化合物低剂量长期暴露潜在危害的新概念,详述了传统的环境毒理学和环境分析化学所遇到的挑战及生物分析、化学仪器分析和生物传感器技术在内分泌干扰剂筛选过程中的重要战略地位。

  美国环境保护署(EPA)2009年4月15日《内分泌干扰剂筛选程序(EDSP)》指出:

  90年代,某些科学家提议某些化学品可能对人类与野生动物内分泌系统造成干扰。在实验室研究总发现一系列化学品对动物内分泌系统造成干扰,令人信服的证据表明某些鱼类与野生动物的内分泌系统遭到化学污染的影响,导致发育与繁殖性问题。基于此以及其他的证据,国会1996年通过了《食品质量保护法》与《安全饮水法》修订案,要求环境保护署对于农药化学品产生雌性激素(雌激素)在人类中造成同样影响的潜在可能进行筛选,并且授权环境保护署对某些其他的化学品,并包括其他内分泌影响,进行筛选。基于一个咨询委员会的推荐意见,环境保护署扩展了EDSP(内分泌干扰剂筛选程序),将男性激素(雄激素)以及甲状腺系统包括进来,同时包括对鱼类与野生动物的影响。

  《自然杂志》2010年《致癌环境性原因:致癌的内分泌干扰剂,自然内分泌腺审查》强调:环境性内分泌干扰化学品(EDC),包括农药与工业化学品,释放到环境中对野生动物与人类造成有害影响。动物模型中观察到的接触内分泌干扰化学品后器官形成中发现的影响,与欧洲与美国人口中观察到的男性生殖系统及其赘生物与精子治疗降低的状况正向关联。接触环境性内分泌干扰化学品还产生其他的影响,例如男性与女性繁殖中的改变、神经内分泌、行为、新陈代谢与肥胖症、前列腺癌与甲状腺与心血管内分泌异常。该审查汇集环境性内分泌干扰化学品的致癌性质,并特别关注双酚的作用。然而,人类与野生动物接触多种相互作用的环境性内分泌干扰化学品的混合体。为了解释这种极费脑筋的复杂状况,要求设计新的实验方法,综合考虑不同结构不同剂量不同化学品的作用,它们在不同的年龄段对不同靶标造成不同的影响。

  Vandenberg LNet al.(2012)揭示:传统毒理学一直坚持的法则。近几十年,内分泌干扰化学品(EDC)的研究对毒理学传统概念“剂量致毒性”的法则提出了挑战,因为内分泌干扰化学品(EDC)高剂量的影响无法预测低剂量的影响。我们审查了内分泌干扰化学品(EDC)研究中的两项主要概念:低剂量与非单调性(nonmonotonicity)。... 我们结论,非单调性剂量响应曲线发生时,低剂量时的效应无法由高剂量观察到的效应进行预测。因此,对毒理学中化学测试与毒性确定需要做实质性改变来保护人类安全。

  环境保护署2009年4月14日宣布了对内分泌系统潜在影响进行筛选的化学品初步清单,其中包括草甘膦。

  国外学者研究发现草甘膦是内分泌干扰剂17项科学试验证据!

  【注:17项研究“要点”后边列出全部文献题录、摘要、出处与链接。】

  1)Yousef MI et al.(1995):草甘膦造成实验兔体重、性欲、射精量、精子浓度等指标下降,危害精子质量的作用终止处理后继续发展,而且剂量依赖。机理可能是草甘膦对精子声称的直接细胞毒性,和/或间接通过控制繁殖效率的视丘下部垂体睾丸轴造成这些损害。

  2)Walsh, L.P. et al.(2000):在小鼠肿瘤细胞中发现草甘膦除草剂农达抑制参与性激素蛋白质生物合成活动。这把胆固醇-- 妊娠烯醇酮-- 孕激素转换途径的运行降低到最低水平。

  3)Marc J et al.(2002):简要讲,农达通过草甘膦及其配方制剂的协同效应延迟CDK1/细胞周期蛋白B的活动性影响细胞的生长周期。考虑到不同物种中CDK1/细胞周期蛋白B调制器的普遍性,我们质疑草甘膦与农达对人类健康的安全性。

  4)Marc, J et al.(2004):草甘膦除草剂抑制首个细胞周期的G2/M阶段的DNA生物合成。研究者们估计,草甘膦生产厂的工人吸入该项试验中浓度500-5000倍浓度的草甘膦。

  5)Marc, J et al.(2004):农业喷洒剂量稀释500至4000倍的草甘膦除草剂导致发展癌症的细胞周期机能失调。

  6)Beuret CJet al(2005):研究试验口服1%浓度草甘膦在21天孕期中对怀孕鼠的血清与肝及其胎儿的脂质过氧化与抗氧化酶系统的影响。结果发现,摄入草甘膦诱发过量脂质过氧化,导致对怀孕鼠及其胎儿抗氧化防御系统过量。

  7)Richard S et al.(2005)在哺乳动物中可以观察到草甘膦除草剂农达的内分泌干扰与毒性影响,不仅是草甘膦的内分泌干扰与毒性影响。我们认为农达的辅佐剂强化了的草甘膦的生物可获得性和/或生物积蓄。

  8)Oliveira AG et al.(2007):接触草甘膦除草剂造成对睾丸与附睾区域构造的改变,还改不了血清中睾丸激素与雌二醇的水平,改变了睾丸雄性激素受体的表达。更明显的近端传对微胆管和附睾导管造成有害影响,表明雄生殖器中这些部位对草甘膦更为敏感。造成的影响具有剂量依赖性,表明草甘膦除草剂可能在动物雄生殖系统中造成形态生理学失调。 9)Dallegrave E et al.(2007):研究结果表明,草甘膦除草剂农达没有诱发雌鼠毒性,但是对雄性后代造成了有害繁殖性影响:鼠仔成年后每个附睾精子数量与每天精子产生量减少、增加异常精子百分比,进入青春期后血清睾丸激素水平产生与草甘膦接触量相关减少,同时在两个阶段出现精子退化迹象。后代雌鼠仔长大后仅发生阴道开通延迟。这些发现表明,子宫内与哺乳期接触草甘膦除草剂农达可能对雄鼠仔进入青春期与成年期阶段的生殖系统诱发显著有害影响。10)Nora Benachour et al.(2009):对草甘膦及其主要代谢物AMPA,以及草甘膦添加除草剂配方中主要辅佐剂POEA(表面活性剂,稀释10万倍,对三种不同的人类细胞的毒性。这样的稀释水平,远远低于农业应用推荐的水平,并对应于食品或者饲料中草甘膦残留的低水平。三种人类细胞分别为新生儿脐带静脉的细胞、293胚肾细胞与JEG3胎盘细胞系。所有草甘膦的配方在24小时内造成所有细胞死亡,通过抑制线粒体琥珀酸脱氢酶活性,以及通过释放胞质膜伤害腺苷酸激酶测量膜损伤导致坏疽。通过激化酶的半胱天冬酶3/7活性诱发细胞凋亡。单独草甘膦激起仅细胞凋亡,而人脐静脉内皮细胞(HUVEC)在这个水平上100倍更敏感。有害效应与草甘膦浓度不成比例,更加取决于除草剂辅佐剂的性质。草甘膦代谢物AMPA与POEA(草甘膦除草剂配方中的表面活性剂),分别单独作用或者合在一起协作用时,像草甘膦一样,损伤细胞膜,但是各自在不同的浓度发挥作用。它们与草甘膦一起的混合物的危害通常更强。结论,像POEA这样的辅佐剂,改变人类细胞的渗透性,以凋亡与坏疽方式强化诱发草甘膦诱发的毒性。草甘膦真正的阈值,必须考虑存在的辅佐剂,还必须考虑草甘膦的代谢、时间放大效应或生物蓄积作用。市场上销售的草甘膦除草剂,即便在抗草甘膦作物加工的食品与饲料残留水平,能够造成细胞损伤以至死亡。

  11)Gasnier C et al.(2009):草甘膦为基础草甘膦在世界上最广泛使用。它们的残留成为环境中经常有的污染物。此外,这些除草剂还喷洒到最大量食用的转基因作物,这样的作物使其容忍细胞中高水平的这些成分。某些饲料中允许它们高达400 ppm残留。人类肝脏HepG2细胞是研究异型生物质毒性的知名模型,我们让人类肝脏HepG2细胞接触草甘膦及其四种不同配方除草剂制剂。通常仅在慢性活体内对单独草甘膦成分进行试验。我们用三种试验方法(Alamar Blue, MTT, ToxiLight),以及基因毒性(彗星试验)、抗雌激素(对ERalpha, ERbeta)与抗雄激素效果(对AR)做基因检测试验。我们还用芳香化酶活性与mRNA检测雄激素雌激素转换。所有指标在24小时内都受到亚农业用剂量用的草甘膦及其四种配方除草剂制剂所有成分的干扰。其效果更依赖于草甘膦除草剂的配方而非草甘膦的剂量。首先观察到的人类细胞内分泌干扰是最为活性配方制剂(R400)从0.5 ppm剂量在MDA-MB453-kb2细胞中对雄激素受体的作用,然后从2 ppm 剂量起,HepG2细胞的两个雌激素受体的转录活动性遭到抑制。从10 ppm剂量起,芳香化酶转录和活动收到干扰。在Alamar Blue试验(最敏感的)中,从10 ppm剂量其发生细胞毒性作用,但从5 ppm起发生DNA损伤。因此必须考虑食物、饲料或者环境中草甘膦除草剂对真实细胞的影响,对草甘膦分类为致癌物/致突变/致生殖毒性进行了讨论。

  12)Romano RM et al.(2010):研究结果表明商业配方的草甘膦除草剂在体内是一种威力强大的内分泌干扰剂,青春期接触时对老鼠的生育系统发育造成干扰。

  13)Jayawardene, U.A et al.(2010):用1ppm浓度草甘膦对沙漏树蛙蝌蚪处理后,近60%发育失调。

  14)Paganelli, A.et al.(2010):非洲爪蟾蜍晶胚与稀释5000倍草甘膦除草剂一起孵化。经处理的晶胚高度异常,头盖与神经嵴明显改变,前后轴缩短。改变后神经嵴标记与颅软骨蝌蚪阶段畸形一致。注射单独草甘膦显示非常类似的畸形。草甘膦除草剂在鸡晶胚中显示类似的影响,显示一个逐渐失去了菱域。减少视觉囊泡和小头畸形。这表明草甘膦自己对观察到的畸形负责,而不是草甘膦除草剂配方中的表面活性剂或其他组分。一个报告基因分析,揭示草甘膦除草剂处理增加了非洲爪蟾蜍晶胚中的视黄酸活性,而且与RA拮抗剂的协作处理保持了草甘膦除草剂的致畸效应。因此结论草甘膦除草剂产生的显型主要是内源性类活动增加的结果。

  15)Koller VJ(2012):草甘膦除草剂是世界最大量销售的除草剂;最普遍的配方制剂农达含POEA作为其主要表面活性剂。最新的发现表明,暴露于草甘膦对人类可能造成DNA损伤与癌症。...与早期的草甘膦对内部器官淋巴与细胞的研究进行比较表明,上皮细胞更容易受到细胞毒性,而且DNA损伤的性质与除草剂及其配方相关。由于我们发现农业中喷洒剂量稀释450倍的短期暴露造成基因毒性的影响,我们的发现表明,喷洒草甘膦除草剂可能造成吸入人类DNA损伤。

  16)R. Mesnagea(2013):该研究演示所试验的所有草甘膦为基础的除草剂都比单独草甘膦更为毒性……配方除草剂(包括农达)可以影响所有活的细胞,特别人类细胞。在它们之中,(农达配方中的表面活性剂)POE-15清楚显示是对人类细胞最为毒性的成分……除了POE-15在它的首次胶束化作用发生时诱发坏疽之外,这与草甘膦进入系背后促进内分泌干扰作用有所不同。

  17)Thongprakaisang S(2013):草甘膦是最为广泛使用并被人们相信比其他农药毒性较低的除草剂的活性成分。然而,最近几项研究显示它对人类潜在危害健康,而且可能是一种内分泌干扰剂。该项研究集中于纯草甘膦对雌激素受体蛋白(estrogen receptors)促进的转录活动性及其表达。草甘膦,在10-12至10-6M(万亿分之一至百万分之一质量)范围,在雌激素撤走状态下仅对人类激素-依赖乳房癌细胞T47D细胞发挥增殖作用,而对激素-独立乳房癌细胞MDA-MB231细胞系没有这种作用。诱发ERE(雌激素反应元素)转录活动性达到T47D-KBluc细胞中对照组的5-13倍的产生增殖作用剂量的草甘膦,受到一种雌激素对抗药ICI 182780的抑制,表明草甘膦的雌激素活动性通过雌激素受体蛋白(estrogen receptors)发挥作用。此外,草甘膦既改变雌激素受体蛋白(estrogen receptors)α,有改变其β表达。这些结果显示,在低的与环境性相关浓度下,草甘膦具有雌激素性活动。草甘膦为基础的除草剂广泛用于(转基因)大豆种植,而我们的结果发现,存在着草甘膦与大豆中的一种植物雌激素染料木黄酮(genistein)之间的额外雌激素作用。然而,草甘膦对于(转基因)大豆的这种额外的作用需要进行进一步的动物试验。 任晋、蒋可,内分泌干扰剂的研究进展,化学进展,2001, 13(2)作者就职机构: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

  http://d.wanfangdata.com.cn/Periodical_hxjz200102009.aspx

  摘要:内分泌干扰剂(EDC)正在成为生态环境研究的前沿课题,并受到各国政府的密切关注。本文综述了内分泌干扰剂的危害、作用机理、化合物类型及研究进展,特别强调了化合物低剂量长期暴露潜在危害的新概念,详述了传统的环境毒理学和环境分析化学所遇到的挑战及生物分析、化学仪器分析和生物传感器技术在内分泌干扰剂筛选过程中的重要战略地位。

  美国环境保护署:内分泌干扰剂筛选程序(EDSP)– 2009年4月15日

  U.S.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 Endocrine Disruptor Screening Program (EDSP) --April 15, 2009

  http://www.epa.gov/endo/

  90年代,某些科学家提议某些化学品可能对人类与野生动物内分泌系统造成干扰。在实验室研究总发现一系列化学品对动物内分泌系统造成干扰,令人信服的证据表明某些鱼类与野生动物的内分泌系统遭到化学污染的影响,导致发育与繁殖性问题。基于此以及其他的证据,国会1996年通过了《食品质量保护法》与《安全饮水法》修订案,要求环境保护署对于农药化学品产生雌性激素(雌激素)在人类中造成同样影响的潜在可能进行筛选,并且授权环境保护署对某些其他的化学品,并包括其他内分泌影响,进行筛选。基于一个咨询委员会的推荐意见,环境保护署扩展了EDSP(内分泌干扰剂筛选程序),将男性激素(雄激素)以及甲状腺系统包括进来,同时包括对鱼类与野生动物的影响。

  环境保护署2009年4月14日宣布了对内分泌系统潜在影响进行筛选的化学品初步清单(或第一层次试验),并且于2009年10月29日发布了第一批试验指令。试验指令是要求提供数据。现在,筛选正在进行,环境保护署正在对试验指令回应进行审查,并正在对有关状态或试验指令回应和/或有关试验要求的任何决定做出允许了解的安排。

  《自然杂志》致癌环境性原因:致癌的内分泌干扰剂,自然内分泌腺审查,2010

  Ana M. Soto&Carlos Sonnenschein,Environmental causes of cancer: endocrine disruptors as carcinogens,Nature Reviews Endocrinology6, 363–370 (1 July 2010)

  http://www.nature.com/nrendo/journal/v6/n7/authors/nrendo.2010.87.html

  环境性内分泌干扰化学品(EDC),包括农药与工业化学品,释放到环境中对野生动物与人类造成有害影响。动物模型中观察到的接触内分泌干扰化学品后器官形成中发现的影响,与欧洲与美国人口中观察到的男性生殖系统及其赘生物与精子治疗降低的状况正向关联。接触环境性内分泌干扰化学品还产生其他的影响,例如男性与女性繁殖中的改变、神经内分泌、行为、新陈代谢与肥胖症、前列腺癌与甲状腺与心血管内分泌异常。该审查汇集环境性内分泌干扰化学品的致癌性质,并特别关注双酚的作用。然而,人类与野生动物接触多种相互作用的环境性内分泌干扰化学品的混合体。为了解释这种极费脑筋的复杂状况,要求设计新的实验方法,综合考虑不同结构不同剂量不同化学品的作用,它们在不同的年龄段对不同靶标造成不同的影响。

  (2012):传统毒理学一直坚持的法则。近几十年,内分泌干扰化学品(EDC)的研究对毒理学传统概念“剂量致毒性”的法则提出了挑战,因为内分泌干扰化学品(EDC)高剂量的影响无法预测低剂量的影响。我们审查了内分泌干扰化学品(EDC)研究中的两项主要概念:低剂量与非单调性(nonmonotonicity)。... 我们结论,非单调性剂量响应曲线发生时,低剂量时的效应无法由高剂量观察到的效应进行预测。因此,对毒理学中化学测试与毒性确定需要做实质性改变来保护人类安全。

  Vandenberg LN, Colborn T, Hayes TB, et al. Hormones and endocrine-disrupting chemicals: Low-dose effects and nonmonotonic dose responses. Endocr Rev. 2012;33(3):378-455. doi:10.1210/er.2011-1050.

  Vandenberg LN, Colborn T, Hayes TB, et al. 激素与内分泌干扰化学品:低剂量效应与非单调性剂量响应。内分泌审视。2012;33(3):378-455.

  http://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3365860/ 美国环境保护署:2009年4月进行第一层次筛选化学品的最终清单:包括草甘膦! U.S.EPA: April 2009Final List of Chemicals for Initial Tier 1 Screening: Glyphosatehttp://www.epa.gov/endo/pubs/prioritysetting/finallist.html

  科学证据1(1995):草甘膦造成实验兔体重、性欲、射精量、精子浓度等指标下降,危害精子质量的作用终止处理后继续发展,而且剂量依赖。机理可能是草甘膦对精子声称的直接细胞毒性,和/或间接通过控制繁殖效率的视丘下部垂体睾丸轴造成这些损害。 Yousef MI et al., Toxic effects of carbofuran and glyphosate on semen characteristics in rabbits. J Environ Sci Health B.1995 Jul;30(4):513-34.Yousef MI et al.,呋喃丹与草甘膦对兔子精子特征的毒性影响,环境科学健康学报。1995年7月,30(4):513-34.

  就职机构:埃及亚历山大大学环境研究系

  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7797819

  科学证据2(2000年):在小鼠肿瘤细胞中发现草甘膦除草剂农达抑制参与性激素蛋白质生物合成活动。这把胆固醇 -- 妊娠烯醇酮 -- 孕激素转换途径运行降低到最低水平。

  Walsh, L.P. et al., (2000). Roundup inhibits steroidogenesis by distrupting steroidogenic acute regulatory (StAR) protein expression. Environmental Health Perspectives, 108, 769-776.

  Walsh, L.P. et al. (2000)。草甘膦除草剂农达通过干扰类固醇激素合成急性调节抑制(StAR)类固醇生成。环境健康前景,108, 769-776.

  http://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1638308/

  科学证据3(2002):简要讲,农达通过草甘膦及其配方制剂的协同效应延迟CDK1/细胞周期蛋白B的活动性影响细胞的生长周期。考虑到不同物种中CDK1/细胞周期蛋白B调制器的普遍性,我们质疑草甘膦与农达对人类健康的安全性。

  Marc J, Mulner-Lorillon O, Boulben S, Hureau D, Durand G, Bellé R. Pesticide Roundup provokes cell division dysfunction at the level of CDK1/cyclin B activation. Chem Res Toxicol. 2002;15(3):326-31.

  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11896679

  科学证据4(2004年):草甘膦除草剂抑制首个细胞周期的G2/M阶段的DNA生物合成。研究者们估计,草甘膦生产厂工人吸入该项试验中浓度500-5000倍浓度的草甘膦。

  Marc, J et al., (2004). Formulated glyphosate activities the DNA-response checkpoint of the cell cycle leading to the prevention of G2/M transition. Toxicological Sciences, 82, 436-442.

  Marc, J et al., (2004)。草甘膦基配方除草剂激化细胞周期的DNA反应检查点导致阻止G2/M转变。毒理性科学,82, 436-442.

  就职机构:细胞周期发展生物站、国家科学研究所、法国皮尔与玛丽居里大学

  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15375296

  科学证据5(2004):农业喷洒剂量稀释500至4000倍的草甘膦除草剂导致发展癌症的细胞周期机能失调。

  Marc J1, Mulner-Lorillon O, Bellé R. Glyphosate-based pesticides affect cell cycle regulation. Biol Cell. 2004 Apr;96(3):245-9.

  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15182708

  科学证据6(2005):研究试验口服1%浓度草甘膦在21天孕期中对怀孕鼠的血清与肝及其胎儿的脂质过氧化与抗氧化酶系统的影响。结果发现,摄入草甘膦诱发过量脂质过氧化,导致对怀孕鼠及其胎儿抗氧化防御系统过量。 Beuret CJet al, Effect of the herbicide glyphosate on liver lipoperoxidation in pregnant rats and their fetuses.Reprod Toxicol.2005 Mar-Apr;19(4):501-4.

  Beuret CJet al,草甘膦除草剂在怀孕鼠及其胎儿中对肝脂质过氧化的影响。繁殖毒理学杂志。2005年3月-4月;19(4):501-4.

  就职机构:阿根廷国立圣路易斯大学生物学与药理学系

  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15749264

  科学证据7(2005):在哺乳动物中可以观察到草甘膦除草剂农达的内分泌干扰与毒性影响,不仅是草甘膦的内分泌干扰与毒性影响。我们认为农达的辅佐剂强化了的草甘膦的生物可获得性和/或生物积蓄。 Richard S et al., Differential effects of glyphosate and roundup on human placental cells and aromatase. Environ Health Perspect.2005 Jun;113(6):716-20. Richard S et al.,草甘膦与草甘膦除草剂浓度对人类胎盘细胞与芳香酶的差异性影响。环境性健康前景。2005年6月;113(6):716-20.就职机构:法国卡昂大学分子生物与生物化学实验室

  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15929894

  科学证据8(2007):接触草甘膦除草剂造成对睾丸与附睾区域构造的改变,还改不了血清中睾丸激素与雌二醇的水平,改变了睾丸雄性激素受体的表达。更明显的近端传对微胆管和附睾导管造成有害影响,表明雄生殖器中这些部位对草甘膦更为敏感。造成的影响具有剂量依赖性,表明草甘膦除草剂可能在动物雄生殖系统中造成形态生理学失调。 Oliveira AG et al., Effects of the herbicide Roundup on the epididymal region of drakes Anas platyrhynchos. Reprod Toxicol.2007 Feb;23(2):182-91. Epub 2006 Nov 11. Oliveira AG et al.,草甘膦除草剂农达对绿头鸭附睾部位的影响。繁殖毒理学。2007年2月;23(2):182-91。网络发表:2006年11月11日。就职机构:巴西Minas Gerais联邦大学形态学系

  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17166697

  科学证据9(2007):研究结果表明,草甘膦除草剂农达没有诱发雌鼠毒性,但是对雄性后代造成了有害繁殖性影响:鼠仔成年后每个附睾精子数量与每天精子产生量减少、增加异常精子百分比,进入青春期后血清睾丸激素水平产生与草甘膦接触量相关减少,同时在两个阶段出现精子退化迹象。后代雌鼠仔长大后仅发生阴道开通延迟。这些发现表明,子宫内与哺乳期接触草甘膦除草剂农达可能对雄鼠仔进入青春期与成年期阶段的生殖系统诱发显著有害影响。

  Dallegrave E et al., Pre- and postnatal toxicity of the commercial glyphosate formulation in Wistar rats. Arch Toxicol.2007 Sep;81(9):665-73. Epub 2007 Jul 19. Dallegrave E et al.商业草甘膦除草剂配方在Wistar鼠中的出生前与出生后毒性,毒理学档案。2007年9月;81(9):665-73.网络出版:2007年7月19日。就职机构:巴西Rio Grande do Sul联邦大学,药理学系

  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17634926

  科学证据10(2009):对草甘膦及其主要代谢物AMPA,以及草甘膦添加除草剂配方中主要辅佐剂POEA(表面活性剂,稀释10万倍,对三种不同的人类细胞的毒性。这样的稀释水平,远远低于农业应用推荐的水平,并对应于食品或者饲料中草甘膦残留的低水平。三种人类细胞分别为新生儿脐带静脉的细胞、293胚肾细胞与JEG3胎盘细胞系。所有草甘膦的配方在24小时内造成所有细胞死亡,通过抑制线粒体琥珀酸脱氢酶活性,以及通过释放胞质膜伤害腺苷酸激酶测量膜损伤导致坏疽。通过激化酶的半胱天冬酶3/7活性诱发细胞凋亡。单独草甘膦激起仅细胞凋亡,而人脐静脉内皮细胞(HUVEC)在这个水平上100倍更敏感。有害效应与草甘膦浓度不成比例,更加取决于除草剂辅佐剂的性质。草甘膦代谢物AMPA与POEA(草甘膦除草剂配方中的表面活性剂),分别单独作用或者合在一起协作用时,像草甘膦一样,损伤细胞膜,但是各自在不同的浓度发挥作用。它们与草甘膦一起的混合物的危害通常更强。结论,像POEA这样的辅佐剂,改变人类细胞的渗透性,以凋亡与坏疽方式强化诱发草甘膦诱发的毒性。草甘膦真正的阈值,必须考虑存在的辅佐剂,还必须考虑草甘膦的代谢、时间放大效应或生物蓄积作用。市场上销售的草甘膦除草剂,即便在抗草甘膦作物加工的食品与饲料残留水平,能够造成细胞损伤以至死亡。

  Nora BenachourandGilles-Eric Séralini, Glyphosate Formulations Induce Apoptosis and Necrosis in Human Umbilical, Embryonic, and Placental Cells,Chem. Res. Toxicol.,2009,22(1), pp 97–105

  Nora BenachourandGilles-Eric Séralini,草甘膦配方除草剂在人类脐带、胚芽与胎盘细胞诱发凋亡与坏疽,化学研究毒理学,2009,22(1), pp 97–105

  摘要:http://pubs.acs.org/doi/abs/10.1021/tx800218n

  全文:http://pubs.acs.org/doi/full/10.1021/tx800218n

  科学证据11(2009):草甘膦为基础草甘膦在世界上最广泛使用。它们的残留成为环境中经常有的污染物。此外,这些除草剂还喷洒到最大量食用的转基因作物,这样的作物使其容忍细胞中高水平的这些成分。某些饲料中允许它们高达400 ppm残留。人类肝脏HepG2细胞是研究异型生物质毒性的知名模型,我们让人类肝脏HepG2细胞接触草甘膦及其四种不同配方除草剂制剂。通常仅在慢性活体内对单独草甘膦成分进行试验。我们用三种试验方法(Alamar Blue, MTT, ToxiLight),以及基因毒性(彗星试验)、抗雌激素(对ERalpha, ERbeta)与抗雄激素效果(对AR)做基因检测试验。我们还用芳香化酶活性与mRNA检测雄激素雌激素转换。所有指标在24小时内都受到亚农业用剂量用的草甘膦及其四种配方除草剂制剂所有成分的干扰。其效果更依赖于草甘膦除草剂的配方而非草甘膦的剂量。首先观察到的人类细胞内分泌干扰是最为活性配方制剂(R400)从0.5 ppm剂量在MDA-MB453-kb2细胞中对雄激素受体的作用,然后从 2 ppm 剂量起,HepG2细胞的两个雌激素受体的转录活动性遭到抑制。从10 ppm剂量起,芳香化酶转录和活动收到干扰。在Alamar Blue试验(最敏感的)中,从10 ppm剂量其发生细胞毒性作用,但从5 ppm起发生DNA损伤。因此必须考虑食物、饲料或者环境中草甘膦除草剂对真实细胞的影响,对草甘膦分类为致癌物/致突变/致生殖毒性进行了讨论。

  Gasnier C, Dumont C, Benachour N, Clair E, Chagnon MC, Séralini GE. Glyphosate-based herbicides are toxic and endocrine disruptors in human cell lines. Toxicology. 2009;262:184-91. doi:10.1016/j.tox.2009.06.006.

  Gasnier C, Dumont C, Benachour N, Clair E, Chagnon MC, Séralini GE。草甘膦除草剂在人类细胞系中致细胞毒性而且是内分泌干扰剂毒理学。2009;262:184-91.

  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19539684

  科学证据12(2010):研究结果表明商业配方的草甘膦除草剂在体内是一种威力强大的内分泌干扰剂,青春期接触时对老鼠的生育系统发育造成干扰。 Romano RM et al., Prepubertal exposure to commercial formulation of the herbicide glyphosate alters testosterone levels and testicular morphology. Arch Toxicol.2010 Apr;84(4):309-17. Epub 2009 Dec 12. Romano RM et al.,青春期前接触商业草甘膦除草剂改变睾丸激素水平与睾丸形态。毒理学档案。2010年4月;84(4):309-17. 网络发表2009年12月12日。就职机构:巴西Sao Paulo大学兽医学院,动物生殖与荷尔蒙实验室剂量系

  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20012598

  科学证据13(2010):用1ppm浓度草甘膦对沙漏树蛙蝌蚪处理后,近60%发育失调。

  Jayawardene, U.A et al., (2010). Toxicity of agrochemicals to common hourglass tree frog (Polypedates crugiger) in acute and chronic exposur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griculture and Biology, 12, 641-648.

  Jayawardene, U.A et al., (2010)。农业化学品急性与慢性接触对普遍的沙漏树蛙(Polypedates crugiger)的毒性。国际农业与生物学杂志,12, 641-648.

  http://www.fspublishers.org/ijab/past-issues/IJABVOL_12_NO_5/1.pdf

  科学证据14(2010):非洲爪蟾蜍晶胚与稀释5000倍草甘膦除草剂一起孵化。经处理的晶胚高度异常,头盖与神经嵴明显改变,前后轴缩短。改变后神经嵴标记与颅软骨蝌蚪阶段畸形一致。注射单独草甘膦显示非常类似的畸形。草甘膦除草剂在鸡晶胚中显示类似的影响,显示一个逐渐失去了菱域。减少视觉囊泡和小头畸形。这表明草甘膦自己对观察到的畸形负责,而不是草甘膦除草剂配方中的表面活性剂或其他组分。一个报告基因分析,揭示草甘膦除草剂处理增加了非洲爪蟾蜍晶胚中的视黄酸活性,而且与RA拮抗剂的协作处理保持了草甘膦除草剂的致畸效应。因此结论草甘膦除草剂产生的显型主要是内源性类活动增加的结果。

  Paganelli, A.et al., (2010). Glyphosate- based herbicides produce teratogenic effects on vertebrates by impairing retionic acid signaling. Chemical Research in Toxicology, 23, 1586-1595.

  Paganelli, A.et al., (2010)。草甘膦基除草剂通过损伤损害视黄酸信号对脊椎动物造成畸形影响。毒理学化学研究,23, 1586-1595.

  就职机构: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医学院胚胎分子学实验室

  http://pubs.acs.org/doi/abs/10.1021/tx1001749

  科学证据15(2012):草甘膦除草剂是世界最大量销售的除草剂;最普遍的配方制剂农达含POEA作为其主要表面活性剂。最新的发现表明,暴露于草甘膦对人类可能造成DNA损伤与癌症。 ...与早期的草甘膦对内部器官淋巴与细胞的研究进行比较表明,上皮细胞更容易受到细胞毒性,而且DNA损伤的性质与除草剂及其配方相关。由于我们发现农业中喷洒剂量稀释450倍的短期暴露造成基因毒性的影响,我们的发现表明,喷洒草甘膦除草剂可能造成吸入人类DNA损伤。

  Koller VJ, Furhacker M, Nersesyan A, Misik M, Eisenbauer M, Knasmueller S. Cytotoxic and DNA-damaging properties of glyphosate and Roundup in human-derived buccal epithelial cells. Arch Toxicol. 2012;86:805–813. doi:10.1007/s00204-012-0804-8.

  Koller VJ, Furhacker M, Nersesyan A, Misik M, Eisenbauer M, Knasmueller S. 草甘膦与农达在人类口腔上皮细胞中造成细胞毒性与DNA损伤的性质。毒理学档案。2012;86:805–813.

  http://link.springer.com/article/10.1007%2Fs00204-012-0804-8

  科学证据16(2013)“该研究演示所试验的所有草甘膦为基础的除草剂都比单独草甘膦更为毒性……配方除草剂(包括农达)可以影响所有活的细胞,特别人类细胞。在它们之中,(农达配方中的表面活性剂)POE-15清楚显示是对人类细胞最为毒性的成分……除了POE-15在它的首次胶束化作用发生时诱发坏疽之外,这与草甘膦进入系背后促进内分泌干扰作用有所不同。”

  R. Mesnagea, B. Bernayc, G.-E. Séralinia, Ethoxylated adjuvants of glyphosate-based herbicides are active principles of human cell toxicity, Toxicology,Volume 313, Issues 2–3, 16 November 2013, Pages 122–128

  http://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300483X12003459

  科学证据17(2013):草甘膦是最为广泛使用并被人们相信比其他农药毒性较低的除草剂的活性成分。然而,最近几项研究显示它对人类潜在危害健康,而且可能是一种内分泌干扰剂。该项研究集中于纯草甘膦对雌激素受体蛋白(estrogen receptors)促进的转录活动性及其表达。草甘膦,在10-12至10-6M(万亿分之一至百万分之一质量)范围,在雌激素撤走状态下仅对人类激素-依赖乳房癌细胞T47D细胞发挥增殖作用,而对激素-独立乳房癌细胞MDA-MB231细胞系没有这种作用。诱发ERE(雌激素反应元素)转录活动性达到T47D-KBluc细胞中对照组的5-13倍的产生增殖作用剂量的草甘膦,受到一种雌激素对抗药ICI 182780的抑制,表明草甘膦的雌激素活动性通过雌激素受体蛋白(estrogen receptors)发挥作用。此外,草甘膦既改变雌激素受体蛋白(estrogen receptors)α,有改变其β表达。这些结果显示,在低的与环境性相关浓度下,草甘膦具有雌激素性活动。草甘膦为基础的除草剂广泛用于(转基因)大豆种植,而我们的结果发现,存在着草甘膦与大豆中的一种植物雌激素染料木黄酮(genistein)之间的额外雌激素作用。然而,草甘膦对于(转基因)大豆的这种额外的作用需要进行进一步的动物试验。

  Thongprakaisang S, Thiantanawat A, Rangkadilok N, Suriyo T, Satayavivad J. Glyphosate induces human breast cancer cells growth via estrogen receptors. Food Chem Toxicol. 2013. doi:10.1016/j.fct.2013.05.057.

  Thongprakaisang S, Thiantanawat A, Rangkadilok N, Suriyo T, Satayavivad J.草甘膦通过雌激素受体蛋白诱发人类乳房癌细胞生长。食物化学毒理学。2013年6月9日发布

  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23756170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