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转基因

麦草畏漂移案爆惊人内幕:转基因公司如何发生态灾难财

2020-04-22 08:12:43  来源: 人民食物主权论坛   作者:凯莉·吉兰
点击:    评论: (查看)

  三月底,英国《卫报》发表了由前路透社记者、现消费者组织“美国知情权”的研究主管、反转斗士凯莉·吉兰撰写的长篇报道,深挖了美国桃农诉拜尔和巴斯夫案件中许多不为人知的内幕。尤其是既然除草剂麦草畏(dicamba)的漂移污染已是公开的事实,为何美国环保署一直没有对此进行监管?通过追踪案件中曝光的内部文件,吉兰揭示了美国和德国的农化巨头如何恶意地利用麦草畏的漂移性,造成农民受损,以从中获利。同时他们又极力阻止独立的科学家对其产品进行检测,从而规避监管[1]。不过,法网恢恢,今年二月底判决的第一案已经给这两个农化巨头当头一棒,勒令他们支付2.65亿美元(18.7亿元人民币)的赔款。后续还有2000多个案件,能否给农化集团致命一击?

1.webp.jpg

  凯莉·吉兰在卫报发表的文章

  美国农民因麦草畏漂移诉拜尔和巴斯夫案件第一案,原告为密苏里州最大的果园巴德农场(Bader Farms)。案件于今年2月14日开庭,在经历了三周的庭审后,美国陪审团判定除草剂麦草畏确实造成漂移污染,因此判决拜耳和巴斯夫须支付巴德农场高达2.65亿美元的赔款,其中1500万美元用于赔偿原告的损失,而2.5亿美元则为惩罚性赔偿。两家公司受罚的原因是陪审团认为他们向农民销售抗麦草畏转基因种子套餐时,不负责任地鼓励农民非法使用麦草畏除草剂,继而引发“生态灾难”(ecological disaster)[2]。

  这起案件其实早在四年前,也就是2016年11月就立案了。当时,巴德农场对孟山都提出诉讼,认为孟山都的除草剂麦草畏从附近的农场漂移到了他的桃园,对桃树造成巨大的破坏。巴德经营家庭桃园已经34年,他指出,在2015年,农场有7000棵桃树受到影响,损失金额超过150万美金。而到了2016年,受影响桃树则超过30000棵,受损金额更高达数百万美元。这次是孟山都公司首次因麦草畏的非法使用而被告上法庭。原告的主要指控是,孟山都2016年就开始销售抗麦草畏种子,但当时配套使用的新式麦草畏除草剂仍未被批准上市。孟山都这样做实际上变相鼓励农民使用旧式、挥发性强的麦草畏。

2.webp.jpg

  原告巴德对比健康生长的桃子(右)与他家桃园出产的桃子(左)| 图片来源:卫报

  巴德农场只是麦草畏生态灾难中的一个缩影。麦草畏的漂移已经污染了美国中西部几千万英亩的农田,目前已经有100多个受害农民向密苏里州的地方法庭起诉拜尔和巴斯夫。代表原告的Peiffer律所估计,后续的诉讼案会超过2000宗。

  1

  转基因公司如何通过麦草畏漂移来获利

  麦草畏其实早在1960年代就开始在农业上使用了,但一直以来施用并不广泛,而且农民一般也只在天气清凉的时候用于种植前或收获后的地表植被清理,不会对已经处于生长期的作物进行空中喷洒,就因为这种除草剂的挥发性很强。尤其在夏天的种植季,麦草畏大量挥发后会漂移到周围很远的地方。

  但近十年来,麦草畏研究突然一下子变得热门,那是因为人们期望它能够解决藜草(pigweed)的问题。藜草是一种在很多农场泛滥成灾的杂草。因为藜草和其他杂草对草甘膦产生了抗药性,农化公司正在尝试研究可以同时对草甘膦和麦草畏产生抗性的种子。理论上讲,如果农民使用这种种子,他们就可以同时喷洒草甘膦和麦草畏,在清除藜草的同时不会损害作物。

  在2011年,孟山都和巴斯夫决定联手开发新式抗麦草畏配套产品,声称新式麦草畏挥发性低,可以用于叶面的空中喷洒(“over the top”use)。

  2015年,孟山都的抗麦草畏棉花和大豆获得美国农业部的商业化生产许可,把它们命名为Xtend系列转基因种子,但是配套使用的新式麦草畏除草剂由于对环境会有潜在威胁,所以还未获得环保署批准。在同年春天,孟山都卖少量Xtend棉花种子给农民试种。他们告诉阿肯萨斯州的一个农民说,到了夏天的种植季,新式麦草畏除草剂就能拿到批文上市。但是到了四五月份,阿肯萨斯农业部门开始收到投诉说麦草畏除草剂漂移导致非目标作物(non-target crops)受损。孟山都在回应政府部门的质疑时,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他们会建议客户先用其他方式除草,如人工拔草,暂时不要喷洒麦草畏[3]。揭秘文件显示,早在2009年,有关农业专家就不建议孟山都研发抗麦草畏的转基因作物,因为一方面农民在种新式抗麦草畏品种的时候,极有可能还在用旧式挥发性强的麦草畏。另一方面,新式麦草畏虽然挥发性低一些,仍会从抗麦草畏的棉花和大豆田里漂移到其他田地。

  尽管有这些警告,孟山都却没有暂停Xtend棉花种子的销售,不等环保署给新式麦草畏发放安全许可再重新启动。相反,公司决定在2016年开始销售Xtend大豆种子。虽然孟山都明知在不能卖配套除草剂的情况下出售转基因种子,农民肯定大多会施用旧式麦草畏除草剂,而造成大规模漂移污染。2015年印发的一份内部文件显示,孟山都早就预料到索赔案件加起来会过万,细估到2016年1305件,2017年2765件和2018年3259件。

3.webp.jpg

  孟山都2015年的一份内部文件显示公司对麦草畏漂移索赔案件的估算 | 图片来源:卫报

  后来一直到2016年11月,也就是当年的种植季过后,环保署才给新式麦草畏除草剂——孟山都的XtendiMax和巴斯夫的Engenia——发放许可。孟山都其实在2017年初才开始正式销售XtendiMax,也就是说中间有将近一年的时间,孟山都都在放任农民非法使用旧式麦草畏来喷洒抗麦草畏作物。

  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两家公司居然盘算着如何利用麦草畏漂移来发灾难财。这是因为很多本来不受藜草困扰从而不需要使用抗麦草畏种子的棉农和豆农,由于要免受麦草畏的漂移污染,而不得不购买使用孟山都和巴斯夫的种子。这个市场策略在多份内部文件中都有提及。其中巴斯夫一份2016年的文件直言不讳地指出,农民的“防御性种植”(defensive planting)可带来“潜在的商机”。孟山都也认为因麦草畏漂移受害的农民会摇身一变成为他们的“新客户”。

  事实证明,孟山都确实通过制造这场“天灾”而从中获得巨大的利益。单单在2017年,也就是XtendiMax除草剂正式上市的头一年,孟山都就成功卖出了种植面积达200万英亩的种子,占领美国大豆种子市场的22%。到2018年孟山都被拜尔收购后,Xtend种子销售迅速扩张到440万英亩,占领市场份额49%。2019年继续飙升到600万亩,占66%的市场份额[8]。可是尽管从2017年开始新式麦草畏已经合法上市,有关麦草畏漂移的投诉却有增无减。在2016年,仅是巴德农场所在地的密苏里州就有4.2万英亩的农田受污染。据密苏里大学的草类科学家Kevin Bradley教授估计,2017年,全美25个州2708个农民的360万英亩(约146万公顷)农田都受到影响。

4.webp.jpg

  健康生长的大豆叶面平而宽(左),而受麦草畏漂移影响的大豆叶片容易卷起(右)| 图片来源:ecowatch.com

  代表巴德农场的Peiffer Wolf律所的律师、生物化学家Paul Lesko认为,麦草畏严重危害其他作物在科学上已是不争的事实。他认为,这场生态灾难的始作俑者是生产商而不是使用者。即使农民或者使用者遵循了标签上规定的使用方法,挥发性的危险仍然存在,麦草畏还是会飘散。“所以这不是使用不当,而是设计本身有缺陷。”[4]

  2

  为获得安全证书,

  孟山都规避独立科学家检测

  法庭曝光的孟山都内部文件还显示,该公司为了保证美国环保署能为新式麦草畏发放安全证书,甚至阻扰独立科学家对其产品进行检测。2015年4月,罗伯特·蒙哥马利(Robert Montgomery),孟山都田纳西分部的技术开发部职员,给同事写邮件询问,有位阿肯萨斯州的杂草科学家想问孟山都索要几毫升Xtend配方的麦草畏除草剂来做安全实验。后来,蒙哥马利得知这位科学家的要求被婉拒了,理由是孟山都“今年不会测试这个除草剂配方,因为产量仍然很低,所以没有必要进行广泛的测试。”很明显,这只是孟山都试图规避监管的托辞。

  很快,环保署就发现自从孟山都在2016年出售新种子后,接到关于麦草畏漂移损害农作物的投诉突然增多。即使在孟山都和巴斯夫推出新式麦草畏的配套产品之后,投诉仍继续上升,其中包括1851起“重大”损害和2221项“累计”损害记录。

  甚至连种子经销商都忧心忡忡。2018年2月,美国最大两家独立种子销售商Beck’s Hybrids与Stine Seed积极要求环保署在种植季来临之前,针对使用麦草畏制定使用规范。Beck’s Hybrids执行长Sonny Beck表示,只要施用麦草畏就会有漂移污染的问题,因此政府应该限制生产者只能在种植季之前使用,而且限制使用量也能避免农作物对麦草畏出现抗药性。他直言不讳地说,虽然公司今年已经卖出超过一百万袋的Xtend大豆种子,但如果没有解决麦草畏的污染问题,可能会对这种转基因大豆的声誉造成不良影响[5]。环保署于同年10月31日公布要加强麦草畏的使用规范,如棉花的喷洒次数限制由4次减少到2次,大豆喷洒次数限制为2次。在可能存在濒危物种的地区,还设置了下风处喷洒和留出缓冲区的要求等等。但环保署同时决定将空中喷洒新式麦草畏的登记时限再延长两年,有效期至2020年12月20日[6]。环保署的这些措施被环保团体指责只起到杯水车薪的作用。

5.webp.jpg

  环保团体GMOFREEUSA和GMOFREECANADA指责美国环保署对麦草畏漂移监管不力| 图片来源GMOFREEUSA 推特

  3

  罚款和官司已不能阻挡农化公司:

  反品牌or反资本?

  不过,巨额罚款和官司缠身还未必能阻挡农化公司的盈利步伐。拜耳表示,巴德农场案不会对Xtend大豆种子的销售带来太大影响,虽然今年无法延续前三年销量猛增的势头,但预测只是比去年的业绩稍稍下滑。比起2000多名排队等起诉的农民,更大的绊脚石其实来自同行竞争对手。今年转基因大豆的种子市场马上要呈现三足鼎立的局面,包括Xtend(拜耳)、LibertyLink(巴斯夫和MS科技公司)和Enlist (科迪华)。科迪华集团去年成立,由陶氏化工和杜邦合并组成。科迪华的Enlist E3种子抗草甘膦、草铵磷和2,4-D,虽然今年才刚刚上市,但已经预计会抢占20%的市场份额。其中部分原因是拜耳Xtend种子的漂移问题,部分农民开始弃用拜耳的产品,而转向科迪华。LibertyLink GT27种子则抗草甘膦和草铵磷,去年才上市已经斩获4百万英亩的种植面积[7]。

  回顾转基因的发展历史,我们看到,世界第一个商业化种植的转基因作物是孟山都的农达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它于1996年开始使用。而这一大豆配套使用的草甘膦除草剂其实在1974年已经问世,但一直以来使用量低,就因为农民发现施用除草剂也会同时伤害农作物。孟山都花了二十多年的时间,发明了转基因种子,使得除草剂只针对杂草而不伤作物。同时,“转基因种子+配套除草剂”也使孟山都逐渐实现种子和农药市场的垄断。在随后的二十年,孟山都逐渐把自己打造成一个农化帝国。1996年美国草甘膦的使用量只有1.27万吨,占全部农用除草剂市场的3.8%;2007年,草甘膦已成为美国销量最高的除草剂,使用量达8.4万吨。2014年,即世卫组织宣布草甘膦为2A类“人体可能致癌物”的前一年,草甘膦在美国的销量已比1996年增长了9倍,在全世界范围内增长了15倍[8]。中国也成为世界最大的草甘膦生产国和出口国。但近年来,反对草甘膦的呼声越来越高,美国民众诉草甘膦致癌案原告总数超过4万人。另外,草甘膦被发现会破坏土壤和昆虫,全球已有超过28个国家/地区禁用草甘膦。而草甘膦自身的致命弱点在于它会使杂草产生耐药性,进而引发“超级杂草”的出现。

  麦草畏的出现正是为了“解决”草甘膦所催生的顽固藜草问题。但是,事实证明,麦草畏的技术是基于与草甘膦同样的逻辑,所以对杂草同样是治标不治本[9]。最近,科学家已经发现麦草畏无法控制长芒苋草(藜草的一种),在美国中西部的一些州已经有麦草畏除草剂失灵的报道。因此,农化公司从抗A种除草剂发展到抗B种除草剂,甚至从抗一种除草剂发展到抗两种、三种甚至六种除草剂,也无法彻底解决单一作物种植所带来的种种问题。

6.webp.jpg

  美国田纳西州一农田,2019年种植季已施用麦草畏除草剂却出现长芒苋草 | 图片来源:dtnpf.com

  世界的反转运动目前已走到一个拐点,孟山都帝国已经在名义上消失。然而,当消费者欢呼运动的小胜时,我们也看到,曾每年号召五大洲联合参与的“520世界反孟山都运动”已渐渐走向低潮。另一方面,生产者的反转还没能动摇农化公司的根基。虽然目前控告草甘膦致癌和麦草畏漂移的农民越来越多,但是农化公司可以狡猾地逼迫农民从一种农药换到另一种农药,从一个品牌换到另一个品牌。消费者和生产者的反转运动只有走出反品牌的狭隘路子,走向反资本的大道,才能取得真正的胜利!

  参考文献:

  [1]“Revealed: Monsanto predicted crop system would damage US farms”,The Guardian, 2020年3月30日。

  https://www.theguardian.com/us-news/2020/mar/30/monsanto-crop-system-damage-us-farms-documents

  [2]“The Dicamba Papers: Key Documents and Analysis”.US Right to Know.

  https://usrtk.org/pesticides/dicamba-papers/

  [3]“Special Report: The decisions behind Monsanto's weed-killer crisis”, Reuters, 2017年11月9日。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monsanto-dicamba-specialreport/special-report-the-decisions-behind-monsantos-weed-killer-crisis-idUSKBN1D91PZ

  [4]“ Thousands of farmers expected to join dicamba lawsuits”,Dicambadrift.com, 2020年2月26日。

  https://dicambadrift.com/uncategorized/thousands-of-farmers-expected-to-join-dicamba-lawsuits/

  [5]“Exclusive: U.S. seed sellers push for limits on Monsanto, BASF weed killer”,Reuters. 2018年8月17日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usa-pesticides-monsanto-exclusive/exclusive-u-s-seed-sellers-push-for-limits-on-monsanto-basf-weed-killer-idUSKBN1L124Z

  [6]“EPA Announces Changes To Dicamba Registration”,EPA,2018年11月1日

  https://www.epa.gov/pesticides/epa-announces-changes-dicamba-registration

  [7]“Bayer's top seed faces U.S. soybean challenge from Corteva,Reuters, 2020年3月4日。

  ”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usa-soybeans-seed-focus/bayers-top-seed-faces-us-soybean-challenge-from-corteva-idUSKBN20R1QG

  [8]人民食物主权,臭名昭著五十年:转基因伴侣草甘膦的前世今生http://www.shiwuzq.com/portal.php?mod=view&aid=1446, 2018年3月2日

  [9]“Pigweed Punches Back: Dicamba Not Controlling Some Tennessee Palmer Amaranth Populations”,Progressive Farmer, 2020年2月27日。” https://www.dtnpf.com/agriculture/web/ag/crops/article/2020/02/27/dicamba-controlling-tennessee-palmer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