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转基因

哈尔滨立法禁止转基因食材入校园,成都某校情何以堪?

2019-03-18 14:18:46  来源:人民食物主权论坛    作者:侯赏  
点击:   评论: (查看)

  本期看点:

  1.大北农转基因大豆获阿根廷种植许可,具备两种除草剂抗性

  2.哈尔滨:拟立法禁止转基因食品进入校园餐桌

  3.孟山都第二案法官做限制,专家说农达是“引发癌症的根本原因”

  4.碱基编辑工具导致大量脱靶突变

  作者丨天气预爆

  1

  大北农转基因大豆获阿根廷种植许可,

  具备两种除草剂抗性

  

  图片来源:网络

  2月28日,北京大北农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其研发的转基因大豆DBN-09004-6获得阿根廷政府的正式种植许可。这是中国公司研发的转基因种子首次在国际上获得种植许可。

  中科院遗传与发育研究所生物学研究中心高级工程师姜韬告诉科技日报记者:“阿根廷种植的转基因大豆主要出口我国,长期单品种种植,农田杂草具有出现抗草甘膦突变的可能。大北农的转基因大豆产品具备草甘膦和草铵膦两种除草剂抗性,能够有效解决南美大豆生产的控草难题,为应对草甘膦抗性杂草和玉米自生苗提供更加灵活和便利的技术手段。”

  大北农在公告中表示,该产品在阿根廷规模化商业推广还需要获得中国进口许可,公司将立即启动该产品的中国进口法规申报程。

  消息来源:澎湃新闻

  2019年3月1日

  

  草甘膦对人体和环境的严重危害已被众多研究证实,且由于其内吸传导性导致其在转基因作物中的残留无法去除,已被国际癌症研究中心列为对人类很可能的致癌物。

  草铵膦作为一种广谱触杀型除草剂也有内吸作用,可以经口、呼吸道、皮肤吸收,大量吸收可以造成神经系统、肝肾、呼吸系统等多器官功能障碍,无特效解毒剂,对人体损害也极大。

  大北农研发的新转基因大豆必然会大量喷洒这两种除草剂来除草,除了会在作物内残留外,就像已有对草甘膦产生抗性的杂草一样,用得多了杂草必定会对其产生抗性,到时产生的超级杂草更难处理。

  大北农精华不学,尽学糟粕,先在种植环节祸害阿根廷人民,污染他们的环境,再将转基因大豆进口回中国,危害同胞的健康,果然资本无国界,害你没商量!

  2

  哈尔滨:拟立法禁止转基因食品

  进入校园餐桌

  

  图片来源:网络

  哈尔滨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九次会议对《哈尔滨市学校用餐食品安全管理若干规定(草案)》进行了初次审议。为充分发扬立法民主,集中民智,凝聚共识,哈尔滨市公布了草案全文,并向社会广泛征求意见。

  一、反映意见的方式

  (一)来信地址:哈尔滨市道里区友谊路307号,市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室立法二处,邮政编码:150018。

  (二)电子邮件:

  srdfgslfec@163.com。

  二、公开征求意见的时间

  截至2019年3月22日。

  ……

  第十四条 学校食堂、配餐单位加工制作食品,不得有下列行为:

  (一)使用非食品原料加工制作食品;

  (二)在食品中添加食品添加剂以外的化学物质和其他可能危害人体健康的物质;

  (三)使用转基因食品作为原料加工制作食品;

  (四)使用回收食品作为原料,再次加工制作食品;

  (五)使用超过保质期的食品原料、食品添加剂;

  (六)超范围、超限量使用食品添加剂;

  (七)使用腐败变质、油脂酸败、霉变…………

  消息来源:新京报

  2019年3月5日

  

  今天世界各地反对转基因作物种植、生产、销售等活动日益激烈,而中国目前对转基因还没有严格监管,更不要说立法禁止转基因。哈尔滨率先在中国拟通过人大立法,禁止转基因食品流入学生餐桌,用法律手段来保障学生的身体健康。哈尔滨为全国做出榜样,令众人叫好。我们呼吁进一步从生产源头全面禁止转基因种子和作物的生产。

  3

  孟山都第二案法官做限制,

  专家说农达是“引发癌症的根本原因”

  

  埃德温·哈德曼(右)和他的妻子玛丽是第一例在美国联邦法院成功将农达致癌案件提交审判的人|照片来源:Jeff Chiu/美联社

  埃德温·哈德曼(Edwin Hardeman)是第二个成功地将农达致癌案送上法庭、第一个在联邦诉讼中挑战孟山都农达的人,3月5日他作证说,在被诊断出癌症之前,他喷洒农达几乎达三十年之久并时常会弄到皮肤上。

  美国联邦地区法官文思·查布雷(Vince Chhabria)在庭审开始前裁决说原告不可以讨论孟山都对政府监管机构以及癌症研究的影响,并把论题限制在科学研究以及农达是否引发Hardeman的非霍奇金淋巴癌这些问题上。

  法官认为哈德曼律师艾梅·瓦格斯塔夫(Aimee Wagstaff)的多个陈述“跨越了界限”,这包括她讨论了哈德曼的个人历史、她提及孟山都内部文件、她解释了隐藏在多个草甘膦监管决策背后的黑幕等等。

  查布雷法官早前裁决说,如果陪审团认定孟山都导致了哈德曼的疾病,他们将有机会在庭审的第二阶段评估责任归属和惩罚性赔偿时了解该公司的行为。哈德曼的律师们说这些限制会极大地妨碍案件的审理。瓦格斯塔夫争辩说她在开场白中的表现是真诚的,法官的限令则是“模棱两可的”。

  原告的专家之一,毒理学家丹尼斯·韦森伯格(Dennis Weisenburger)也在星期二就他关于非霍奇金淋巴癌的研究作了听证,他说,“当你把农达弄到皮肤上……它会渗透入皮肤的细胞,进入组织,然后进入淋巴系统和血液。”

  他接着说,“我的看法是,就医学确定性而言,我确信在工作场所或环境中接触农达的人们罹患癌症的根本原因就是农达。”

  哈德曼的团队提供了来自其医生的证词,以及一些专家关于非霍奇金淋巴癌与草甘膦之间关联的详细讨论。

  消息来源:英国卫报

  2019年3月6日

  86

  实际上将这一诉讼划分成两个阶段来审理,本就是一个异乎寻常的举动,是法官查布雷根据孟山都提出的动议而裁定的。

  在庭审第一阶段,陪审团只被允许考虑农达是否引发了哈德曼的癌症,虽说他们将参考所谓的科学,但孟山都操控监管机构和科学文献(包括代笔科学综述)的证据将被排除在外,因此陪审团听到的只是“故事的一半”,他们将会听到“科学”,但听不到孟山都是如何影响科学的。

  这些证据只能在庭审的第二阶段中提出,而只有陪审团在第一阶段的审理中作出农达是引发哈德曼癌症的根本原因这一结论后,庭审才能进入第二阶段。在加州州法院审理约翰逊(Johnson)诉孟山都的案件中、以及今年稍后的另一个州立法院诉讼中,则没有同意孟山都提出的这种分两阶段审理的程序,只有法官查布雷批准了这一程序。

  4

  碱基编辑工具导致大量脱靶突变

  

  中国科学家牛了,2月底在著名《科学》杂志上连发两篇文章,报告基于CRISPR的碱基编辑工具会带来大量脱靶突变,主要是单核苷酸突变。

  早有研究证明基于CRISPR的基因编辑会带来脱靶突变,这会导致在利用基因编辑技术进行疾病治疗和作物性状开发的过程中出现非预期效应。为了改善基因编辑技术的精度,科学家又开发出了碱基编辑工具。

  原来的CRISPR基因编辑工具涉及到DNA双链的解开和切割,而在修复过程中则易出现大段删除、基因重排以及突变等,造成脱靶效应;而碱基编辑工具则是在CRISPR基因编辑工具基础上进行的改良,使编辑过程只涉及碱基,而不涉及DNA双链的解开,因此被认为更易掌控更加精确。

  结果来自上海、深圳、北京、成都、德国和美国的科学家共同发现,基于CRISPR的碱基编辑工具中的胞嘧啶编辑器同样会给小鼠胚胎和水稻带来大量脱靶突变,主要是单核苷酸突变,而腺嘌呤编辑器则不会。因此碱基编辑技术还需要进一步改善。这两项研究于上月底发表在著名《科学》杂志上。

  消息来源:

  杰瑞86今日头条号

  2019年3月15日

  86

  可见将基因编辑技术应用于疾病治疗和作物开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来自转基因公司和转基因科学家的所谓的基因编辑技术更精确可控更安全的宣传说辞,目前还只是个梦想,是用来忽悠大众的。

  而当前用基因编辑技术开发的基因编辑作物必然会存在非预期风险,特别是在法律监管尚未到位甚至缺失的情况下,急于将这样的基因编辑作物推向市场,只能说是为了商业利益的最大化而不择手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