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转基因

郭传志:转基因的专利霸权

2018-07-16 08:09:31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郭传志
点击:   评论: (查看)

  与买办结盟的霸权利益

  逐利的势力进一步联合起来,它的额头打着“正能量”的红色印记,正一如既往地影响着内外政策走向。当他们占据了所有能够获利的公共资源后,又象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看到了植物种子中存在着如此丰富内容的发家机会,终于不遗余力地发起冲击。于是,让我们领教觊觎植物基因喷发出来的政治能量。

  ——是该到了认真思量的时候了。是什么力量促使政策频频突破耕地红线?  是什么力量推动如此巨大浪费的房地产? 是什么力量推进存在世界性争议的转基因农业? 又是什么力量着意让天然的粮食种子与国外专利捆绑?

  美国里根政府的农业部长约翰·布洛克这样说: “粮食是一件武器,用法就是把各国系在我们身上,他们就不会捣乱。”

  难道这一切都是为了“把各国系在我们身上”的需要?

  但是,事实会告诉你,想让粮食拴住中国,并非易事。而如果放任种子主权,让霸权主义插手中国种业,事情就很难说了。因为近代史以来,中国最不缺少的就是那种吃里爬外的东西。

  与买办结盟的霸权利益

  2012年,  孟山都的年报显示其转基因种子总销售收入149亿美元,毛利润77亿美元,利润率高达51.7%。从这组数据可以推测出,孟山都公司通过种子专利每年从农民手里拿走了多少钱”。

  与之形成明确因果关系的是:由于孟山都在印度操纵种子及棉花的价格,导致20万印度棉农破产自杀。

  印度棉花种植区之一的维达婆地区,当地农民自杀的数字直线上升:2001年52起,2002年104起,2004年447起,2005年445起,2006年1448起,2007年1246起,2008年1268起。最常见的自然方式是上吊和服用杀虫剂。

  为什么在印度有这么多的农民自杀?根源就是转基因棉花,是棉花种子栓住了他们,让他们生不如死!

  2010年6月20日,央视CCVT.4,以“印度20万种植转基因棉花的棉农自杀”为题,播放了这个节目。http://news.cntv.cn/world/20100620/102321.shtml

  现实是冰冷的,数十万印度棉农的自杀没有引起美国资产阶级丝毫的怜悯。相反,它们看到了更加广阔的中国市场。庞大的中国种子市场令中外转基因利益者趋之若鹜。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教授周立认为:“在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食品巨头形成了‘粮食帝国’,控制了诸多发展中国家的政治与经济。”

  据他介绍,孟山都控制全球谷物与蔬菜种子23%到41%的份额,……无论粮价涨跌,它们都可旱涝保收……。

  专利是强者的权利,是强者用法制化手段巩固自己的利益。

  但专利并非就是创造发明。帝国有霸权专利,官僚有权势专利,帝国主义与官僚主义的结盟就会产生买办专利。因此,霸权利益总是衍生买办利益;官僚资产阶级利益总是基于部门和行业利益。当这些利益为社会认同被政策固化,就逐步形成部门或行业“专利”。宏观上看,重大的世界性“专利”离不开霸权主义撑腰;掠夺性的行业“专利”离不开权势官僚的撑腰。凡霸权或权势涉及的地方,都会衍生不同类型不同级别的“专利”。而所有这些“专利”,都会名正言顺地走上“法制化”轨道,形成稳定的制度性利益。

  (一)霸权专利

  是帝国主义凭借军事、政治、经济、科技及经济规则、技术标准的制定,在世界范围内掠夺其他国家财富而形成的一种较为稳定的经济利益。

  霸权的基础是军事胁迫和政治控制。它的实质内容是在政治控制成功的前提下进行产业并购、市场占领、金融控制、财富输送。财富输送的手段繁多,常人往往迷糊于国际规则、国际贸易、国际投资而忽略了其中财富掠夺的本质。如果军事胁迫不能达到其政治控制与经济掠夺的目的,则动用军事手段颠覆对方政府。

  重点指出的是:对于无须动用军事力量就能对其形成经济霸权的国家,主要通过市场占领、产业控制和财富输送达到掠夺目的。长期而稳定的掠夺与财富输送,就形成稳定的霸权专利!由于所谓的掠夺往往通过稳定的产品控制和市场占领、技术优势及标准制定来获得,通常不被大多数人重视。

  据中新网北京1月8日电  :2011年,美国从全球攫取的霸权红利达73960.9亿美元,占全球总量的96.8%;中国损失的霸权红利高达36634亿美元,占全球霸权红利损失的47.9%,是霸权红利损失最多的国家。

  几十年来,美国获得霸权红利的最大来源便是中国。自加入WTO以来,“协议性的出卖”呈加速趋势,美国对中国的经济渗透已经直达食盐和种业级别。即便如此,仍旧满足不了他们的胃口。他们还要控制中国的银行,还要通过转基因种子一劳永逸的占据霸权利益。当然,这要借力于中国推广转基因农业。但如果这种企图一旦实现,他们不但可以掌握中国农业命脉,还要控制民众的生命健康。到那时,在他们看来,“他们就不会捣乱”了!

  (二)买办专利

  为经济入侵势力提供各种便利而形成的利益回报。当这种利益回报为政策认同并且制度化,即形成稳定的买办专利

  武装侵略并非势力扩张的首选。如果通过代理人能够控制一国经济,形成稳定的利益输送,这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美国能够分享中国“改开”的巨大红利,少不了各级买办的衷心效力。

  买办行径最露骨的无疑是旧中国的四大家族。他们完全置民族产业于不顾,不折不扣地成了美国在中国的经济代理人。

  与旧中国相比,新买办们隐蔽在对外政策的大树底下,作出的成绩却是前无古人的。把优质资产送到国外上市,名为融资,实为输送利益;通过行政命令迫使优质企业与外资合并最后出卖给外资;通过政策制定有意无意地放任垄断性巨利行业为外资控股;以投资名义动用天量资金购买国外垃圾债券;以WTO名义大肆贱卖宝贵稀土资源,凡此种种,不胜枚举。表面上看,这些都是国际规则如此,国家利益需要,里面恰恰隐藏着许多惊天的卖国大案。从历史视角,所有重大的卖国行径,都无法为临时性的政策法规所掩盖——法规与协议这些障眼法并不保险,时间总会使买办们浮出水面。

  相比于巨大国家利益的出卖,国外精英怂恿买办们获得巨额“年薪”,又算得了什么?所以,这十几年来,我们常常听到某某董事长,某某总裁获得数千万年薪,上亿年薪。天价年薪的背后往往便是买办身影。但这种天价年薪本质是国外掠夺势力的一种收买行为,希望通过买办性的制度安排,形成卖国行为的制度性回报,促使更多的优质资产进入叛卖程序和更多的中国精英加入买办的行列。

  当这种买办利益被制度默认而成为潜规则时,便形成买办专利。因此,买办专利是霸权专利的伴娘。买办们得到的是卖身利益,实际上就成了经济汉奸。在冠冕堂皇的经济政策与交易规则下,买办们往往风光自在,不动声色地左右国家政策,持久地出卖祖国利益。

  但是,如果我们认真分析转基因种子专利,这其中的霸权专利与买办专利达到了完全融合的地步;向前发展,便与官僚资产阶级利益融合到一块;再向前,就与农业资产阶级联姻。因此,转基因种子利益会形成巨大利益之网,编织进大量政治、经济势力,让势单力薄的反转人士仰天长啸!

  (三)官僚资产阶级权利——权势专利

  在买办利益大行其道的政治、经济框架之下,自然会形成一种与买办资产阶级相适应的各级官僚权势,这股力量在全面渗透国内经济领域和各种公共利益领域后形成的权力利益即权势专利

  权势专利遍布于权力能够渗透的各个行业。于是,各个行业(事业单位),各个部门,甚至分解到各个科室,各种势力在权势的保护下纷纷形成属于自身利益的领地。譬如以政府名义广泛征用农田,可以任由权势集团或个人购买,用于转让获利、建厂出租和搞房地产,并以“棚改”加以配合。譬如在市场化名义下“内部人员”占有公有医院的医疗仪器,形成医疗仪器的垄断暴利,利益巨大而持久。在这种暴利的示范下,各个医疗科室都可能把病人当作“趁火打劫”的对象。

  权势专利的扩展形式,如“保安公司”收取保安人员月人头费;医院内线人员收取护理员日护理费。这些类似于旧社会的保护费。当上述这些权势利益被政策默认固化后,就形成持久的可观的部门利益,或小集团利益,遂形成为事实“专利”。

  全社会广泛而畸形的权势“专利”,与高层次的买办利益形成制度响应后,则一部分人的对外卖国与另一部分人的对内掠夺就会形成权势默契和制度认同。或者说,正是由于权势买办阶级在出卖人民利益时已经获取了巨大的利益,就更能容忍国内各种势力对民众的盘剥。反过来也一样。这样,国际国内权势阶级对底层劳动群众就形成了内外夹击的局面。在他们看来,只要这种夹击基于巩固的政治同盟,尚未引起大的社会骚动和统治阶级内部的分化,那么,最大的卖国行径或最严重的对内窃取都是可控的,都可以用市场化来轻描淡写。

  在内外势力的合力剥夺下,落后地区和落后国家就被牢牢地钉在穷困的十字架上(工商贸地区可例外)。如果没有世界性社会主义潮流荡涤买办专利和权势利益,截断向帝国主义利益输送的管道,穷困将永远伴随第三世界。然而,第三世界的贫困正是帝国主义的前提。一个繁荣富强的中国,恰恰是帝国主义的灾难!。

  “暴富即掠夺”,这是真理。而民众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原因在于有些掠夺非常隐蔽,需要深奥的经济学理论来解释。但本质上看,无论什么样的暴利与暴富,受害深重的永远是社会底层的穷苦阶级。

  社会主义,就是要消灭暴富,消灭权势专利,消灭建立在掠夺人民基础之上的所有霸权专利,消灭社会寄生虫!

  (四)种子专利

  专利既然是强者的权利,对落后群体和落后国家来说,并非都是有利的,多数时候会成为它们发展的紧箍咒。强调保护知识产权,就是强调资本专利和资产阶级法权,本质上是在强调对资产阶级利益的保护,使科技发明变质,但这恰恰是发达国家所需要的。过度强调保护知识产权,必然会牺牲弱小者的利益,有利强者对弱者的掠夺,不利于广大第三世界的发展,同时不利于所有劳动阶级。因此,共产党人强调知识产权保护这同其称号是多么的恰恰不入。

  历史地看,技术发明专利是人类文明进步的动力。但是,专利应该设定一个合理的时间跨度,可以让发明人享受较为合理的利益。而这个合理的利益是以能够调动人们发明的积极性为原则的,并不是长久地成为一些人、一些团体不劳而获的根据。

  另一方面,专利应该有许多界限,即:越是基础性的生产和物质,就越是不能受专利的制约;越是影响人类生存必要条件的物质,就越是不能受专利的约束。人类的粮食与食品,不能沦为小数人的专利利益和勒索工具。专利过头了,就走向了它的反面,成为痛恨的对象!

  我们不能让专利侵犯人民的生存基础,侵犯人类已经形成的文明成果。更不能让专利侵犯人民与生俱来的天然权利,侵犯人们对食品的选择权!

  专利是不能把天然物种居为自有的,是不能把口粮、瓜果和蔬菜居为自有的,是不能危及人类基本的生存条件的;更不能因为某些人的专利需要迫使人民接受转基因食品。

  随着人类的进步,腐败的权势专利会在人民革命的旗帜下摧毁;危及人类自身生存的基因专利将为大自然所荡涤。中国人民不需要种子专利,更不需要转基因种子专利。

  国家可以把天然的资源作为一国财富由全民享有,但作为个人或小团体都不能居为己有,更不能够把天然植物损害、污染后作为专利居为己有

  转基因种子专利是什么性质?说到底,是霸权利益、买办利益、官僚资产阶级利益合流的产物。由于三大势力合流而形成的强大力量,使转基因祸害席卷全球,甚至在欧美已经失败的时刻,还要图谋中国!

  转基因农业的本质是对天然物种、尤其是对精华食品物种的否定,这本身就是一种极大的犯罪。而今天,这样的犯罪不但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反而企图坐拥专利,并企图将物种全部污染了以扩大这种专利,强化他们勒索人民的工具,这无疑是权势贪欲在占领所有可以获利的公共资源之后的进一步膨胀。

  ——这或许就是最后的疯狂!

  写于2017年6月,修改于2018年6、7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