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转基因

郭传志:基因不设防迎合了谁的企图?

2018-06-20 09:57:45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郭传志
点击:   评论: (查看)

  (一)

  美国安全部门及战略智囊机构指出:“现在,一个中学生花费一百或几百美元就可购置一套基因编辑工具而从事基因编辑了,……这意味着比转基因作物危害风险更大更隐蔽的基因编辑作物随时随地都可能成为规模攻击的武器”。

  十几年来,基因武器一直为美国国家安全部门重视。近来,美国智囊机构更是认为基因编辑工程更容易制造基因武器,非常容易形成规模攻击。

  早在2004年,值转基因作物商业化十周年,美国学界反思转基因技术时就提出:转基因是“垃圾技术”。他们同时认为,如何把垃圾技术转变成为“黄金技术”主要取决于中国、印度等亚洲国家。如果说中国印度不接受转基因农业,那么就意味着转基因农业泡沫破裂和面临被淘汰,意味着孟山都公司在农业领域面临出局威胁。因此,2005年伊始,孟山都和杜邦等把市场战略重点转向中国、不择手段地组成有中国红顶中介的利益集团而获得巨大成功,由此挽救了濒临被淘汰的转基因农业。

  ——转基因农业的这种境遇说明,中国政府如果拒绝来自美国的转基因,转基因农业的世界性失败早在七、八年前就可以敲定。

  2014年,值转基因作物商业化20周年,美国学界再次反思并提出:转基因作物没能实现其增产增收和减少农药用量的承诺,相反,增加生产成本和农药用量并造成相当严重的生态损害,其唯一苟存的借口就是行贿学者和王婆卖瓜说转基因食品安全同时,低成本和易用的……基因编辑作物开始登台,大有取代转基因作物的趋势。

  ——事情非常清楚,“行贿学者”才得以苟活的转基因,它的灭亡是必然的。值得探讨的是,行贿的对象是“谁”?这个“学者”是否就是所谓的“专家大人们”?

  从哲学上考量,思路会更清晰,即:在孟山都转基因农业失败后,任何基于基因操作之上的农业,包括基因编辑,都将毫无例外地接着失败,所有的基因编辑农作物,都将以“不声不响”收场。

  ——人类可以挑战疾病与灾害,但永远不要挑战自然和自然科学!

  从孟山都收购案来看,我们可以判定,美国政府对内至少已经在政策观念上抛弃了转基因农业,但是对外,只要中国政府接受,他们还将推行。

  问题的严重性在于,中国的专家和农业官员将无视转基因农业的世界性失败,也会无视美国的内外有别政策,不但会坚持转基因农业产业化,还将变本加利地推进基因编辑农业,于是,主动地将农业风险,环境风险,人民健康风险和国防风险引向中国!

  显然,在转基因农业上,美国一直处于主导地位,中国则始终唯唯诺诺,被动全盘接受,忽略了所有不确定风险因素。

  出于帝国的野心勃勃,他们确实有过转基因农业的世界性战略,但理性告诉它转基因农业长不了,所以他们从一开始就寻求把这一“技术”输给中国。因此,如果中国不接受,转基因癫狂恐怕十年前就会终止。

  因为美国学界一直在反思,随时准备终止转基因,当他们看到转基因可能带来的军事威胁,便坚定地认定这种技术并非人类需要。但中国方面的超常“热心”,及超乎寻常的推动力,才激起他们更多的企图。在他们看来,如果一个国家全面铺开了转基因农业,就会使基因武器的攻击从实验室走向现实,遭受基因攻击的现实性会更大,这对他们来说,无疑是十分有利的。

  2018.6.19

  (二)

  国防是人类斗争的产物。只要国家存在,阶级就存在,国与国之间的差别就存在,国内外的冲突和斗争就存在,国家不设防,就等着被猎杀、并吞。

  当今世界,只要帝国主义存在,掠夺与战争就必然存在,国家必然要设防。

  国家的设防是全方位的:文化设防,政治设防,经济设防,军事设防。

  没有文化上的设防,就难以保持政治上的设防;没有政治上的设防,很难设想有经济上的独立设防。

  当一个国家在文化、政治和经济等方面全面不设防的时候,各种侵略势力必然长驱直入,政治被渗透和操控是早晚的事,经济被掠夺也属必然。

  当入侵者满足于对这个国家的控制与掠夺,国家无防可设。

  当入侵者不满足于对这个国家控制与掠夺,他们的胃口会更大!

  从战略上看,军事设防不能孤立存在,不能离开政治和经济上的设防搞单纯的军事设防。

  因此,文化、经济、政治为侵略势力全面渗透的国家,侵略势力对这个国家的控制已经全方位展开,这时,再搞单方面的军事设防就变得令人怀疑。因为在这个时候,军事上的设防往往因敌我界限模糊,或政治上认敌为友而缺乏真正有效的防范;在这种状态下,基因入侵就变得非常容易。

  在中国,传统国防不是问题,“与时俱进讲国防”才是大问题!当基因入侵已经在中国国土上全面展开,还囿于传统国防而忽视基因国防,这实在是国防的失职!

  显然,在生化武器和基因武器已经形成的今天,军事设防上,不能搞单纯的热核武器设防,必须与时俱进,及时建立起生化和基因设防。

  此时,我们就会发现,国防的关键不是技术问题,而是观念问题,政治问题。

  中国为什么基因不设防?为什么有人故意淡化基因中隐藏着的军事意义!并在这种淡化中故意扩散转基因农业!这难道不是政治问题?

  美国一直来都在研究黄种人的基因,寻找与白种人之间的差异,研制专门作用于黄种人的基因武器,希望研制出有定向功能的病毒基因用于攻击黄种人,尤其是中国人。

  但笔者认为,人种之间基因的差异不会那么泾渭分明。即使有区别,从宏观上看,必然有一中间模糊地带,这为定向病毒攻击带来麻烦,即定向不一定准确,有自伤可能,会带来许多意想不到的问题。

  与定向病毒扩散攻击相比,转基因疫苗攻击可以做到精准杀敌。

  西蒙·威斯利教授用了17年时间研究证实,16万患有“海湾战争综合征”的士兵,是由于当年出发前所打的多联疫苗混进了多种不该有的转基因片段,引起了这些士兵体内出现怪病:精神压抑、疲劳、头痛、失眠、腹泻、记忆力衰退、注意力分散、肌肉和关节疼痛、呼吸障碍等各种身体不适的综合症状。

  这是一起很严重的转基因疫苗致病事件,一直来美国政府并不承认“海湾综合症”是转基因疫苗引起的,但最后政府不得不承认了西蒙·威斯利教授研究结论。

  这一事件,让人看到基因疫苗的威力:转基因疫苗制造过程如果混有其他不该有的转基因片段,就可能出现严重的后果。那么,如果专门研制用于战争的疫苗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呢?于是,图谋者开始研究疫苗攻击的可行性。

  问题是,用什么办法使对象全面接种?当对方毫无防范时,或许可以通过政治控制手段达到普遍接种的目的。这恐怕已经在麻疹疫苗上尝试过。但质疑很快出现了,这表明已经引起许多人士的警惕,导致后续实施非常困难。因此,实施疫苗攻击,过程很难隐蔽,动员的行政力量愈多,就愈容易暴露。 况且全民动员接种疫苗需要高强度的理由,更容易引起警觉。若要军队全面接种,除非政府极度腐败,否则非常困难。相比之下,转基因食品则容易实施攻击,但前提是控制种子,最好是全面铺开转基因农业。

  总体上看,基因武器攻击,易获得,易制造,易保密,易隐藏,易扩散,且造价低,杀伤力大。

  所以转基因研究的鼻祖伯格博士认为:“基因重组或转基因技术有规模杀伤力,可使食品作物成为战争武器。

  他提醒搞相关开发的同行:不要以为掌握了基因重组知识和转基因技术,就是掌握了全部生命知识和生命制造技术而可以随意改变生命形态了;不要忽略自己改造的食品作物可能成为规模杀伤的武器。

  伯格博士提出的一条建议是“道德和法治” (Ethical and Legal Implications),要点是:基因重组和转基因技术及其产品,都是对人类健康和生态环境有潜在的严重威胁的,误用转基因食品作物技术可能给人类带来无法挽救和无法弥补的灾难性后果。为了人类健康安全和生态环保安全,必须针对搞转基因食品作物等相关人员的行为而建立约束管制的道德规范和法规规范”。

  与任何以往战争最显著的不同之点就在于:基因战争必须内奸的密切配合才能达到目的。内奸是基因战争获得成功的前提条件,基因入侵者只要做到对内奸的操控就可以达成战略目的,具体实施工作根本无须侵略者亲力而为。

  从这个角度上讲,对转基因专家或官员缺乏有效的政治审核和后续监督,就是放任基因战争的风险,也就是向敌人敞开基因攻击的大门。而有效的政治审核与后续监督,需要政治清明,官员廉洁,具有为人民负责的精神。

  但是,(中国)社会的难点就在于道德堕落导致的政治腐败。这也就是为什么遭受转基因入侵的国家,基本上都是些前殖民地国家和一些政治上腐败国度的原因。因此,清除不了政治腐败,客观上就不搞转基因农业。

  冷兵器时代是深沟高垒设防;热兵器时代是地雷火炮设防;核弹时代是原子弹氢弹设防;而转基因时代是:只要有内奸配合,就是防不胜防!

  美国不愧为帝国主义的国度,在基因战略方面,它的着力点找得很准:农业转基因。

  早在1994年6月,美国国防部的报告就指出:未来主要的国家安全威胁之一是来自转基因武器!

  伯格博士认为,如果搞转基因农业,官员和科技人员必须具有高度的道德自律性,否则,转基因会反过来危害人类自己,因为你无法肯定他们所转的基因就是安全的无毒基因。可见,难度就在道德和自律性。

  因此,科技人员或政府官员如果被收买,基因食品非常容易成为基因武器。对于这一点,美国国防部比谁都清楚。

  但是,对于进攻者来说,如果这个国家根本就没有转基因农作物,种子企业自律性好拒绝转基因种子,自然绿色种子依然握在农民们自己手里,那么,这个时候如果要发动基因战争时,即使收买再多的内奸也是难指望的。

  所以,基因入侵的前提条件是,要把农民手中的制种权夺过来,让制种业公司化,尤其是外资化。

  显然,如果说要把粮食作为进攻的武器,首先要控制这个国家的农作物种子,并且最好弄成转基因农业!

  从军事上看,转基因农业实质上等于为敌方准备好进攻平台和攻击武器。这不但授人以柄,而且是敞开了便于敌人攻击的大门。

  两会期间,来自大洋彼岸的美国人几乎以命令的口吻要求中国农田上百分之百地种植转基因农作物。其实他们的企图是非常明显的!——为未来的基因战争做好前期工作,不管战争是否开打,即便形成强有力的牵制,也是战略上的成功,而这个工作只能由代理人来实施,!

  1994年6月,即美国转基因作物商业化上市这一年,美国国防部给国会的年度报告提出了关于核武器、化学武器和生物武器的发展情况报告。报告指出:未来主要的国家安全威胁之一是来自转基因技术武器;相对而言,该类武器的制造和使用都较容易,而发现和防卫这类武器攻击却是足够困难的。因此,值转基因技术作物开始商业化和上市之际,美国国防部报告十分郑重地请求国会密切关注和支持“反击转基因技术攻击”的国防安全科研。

  反观中国——我们的一些政客极力推行转基因农业,对于可能遭受的转基因攻击却只字不提,把转基因农业当成国策,当作“中美关系的稳定器”,至于国家安全,人民健康,都可以后退,暂不考虑,更不要说基因国防!

  两年后,美国国防部负责生物化学武器的部长办公室发表调研报告说明,转基因技术有规模杀伤力、且已经可以充分地应用到生物武器和发动进攻;然而,目前的状态是,人们知道如何用转基因技术武器进攻,却还不知道如何防御和治疗。在只有进攻能力而没有防御能力的条件下,转基因技术武器的威胁和危害就更为严重。因此,美国必须强化以转基因技术武器为主要内容的生物国防。

  美国安全部门反复地讲对转基因生物武器的防范,可见他们已经把它升到战略的高度来看待。

  20年过去了,美国就转基因武器的国防研究达到什么样的程度,这是外人所不知道的。但几乎所有人都知道的一个事实是,美国政府一面加紧对转基因武器可能带来予以严密的防范,另一方面,则不遗余力地向中国推销转基因产品,力图使中国所有的土地种上转基因农作物。然而,这种明显的企图却得到中国转基因专家和农业官员的鼎力支持。不正常的是,这种“鼎力支持”正好是在转基因食品危害全面被揭露的时期。

  2003年6月前后,美国卫生部和《自然》杂志分别转发了欧美专家合作的题为《阳光灿烂·转基因和生物武器》的科研报告。该报告回顾了两次世界大战和冷战时期的美、俄两大阵营的生物武器发展,从社会生活角度阐明了转基因技术已经具备成为规模杀伤武器各种可能可行的事实,说明该规模杀伤的特征是“静悄悄的死亡”,即可通过转基因食品作物直接作用于人类或通过生态破坏等间接作用等手段,使某区域的(甚至某国全国的)居民不知不觉地、缓慢地、一个个或一批批地患上不治之症或发生生理异常、从本代开始或从遗传后代开始!

  ——你看,美国人都在描绘转基因战场的死亡图景了!而我们仍在装傻充楞似乎什么都不知道!还一再声称转基因农业是未来发展的方向!!

  而另一边,张启发还在搞他的灌胃儿戏,转基因检测中心也不消停,热衷于数据造假,专家和院士们跟着起哄,谎话连篇,还集体上书!

  再反观美国精英,当我全面分析美国精英的政治水准后,不得不感叹他们的素质,帝国主义就应该这样子!

  2006年10月,美国ABC电视网报道了生物战争专家的观察,说:瞄准人类基因重组的转基因武器技术正在悄悄发展起来;目前,在多数大学的实验室里就可以制造转基因武器,而传递转基因武器制造的信息几乎是人不知和鬼不觉的。因此,全国性的生物国防信息数据库建设已经是必需和刻不容缓的了。

  英国生物学家断言,基因武器的问世不会晚于2010年。为此,他们向全球发出强烈呼吁,各国政府有必要采取紧急措施,以制止基因武器的研制与扩散,人类千万不能打开基因武器这只“潘多拉匣子”,基因武器一旦问世,人类将面临巨大的灾难。

  2013年3月18日,北京日报据英国《泰晤士报》讯:“以色列科学家正在全力破译犹太人与阿拉伯人之间的基因差异,以研制只攻击阿拉伯人的“基因炸弹”。英国生物学家断言,基因武器近年即将问世。20克超级基因武器就足可以使60亿地球人死亡。目前,多个国家正研制基因武器”。

  大量的,一连串的信息证明,基因战争具有确定的现实性!而我们不设防,究竟为什么?难道说要迎合别人的企图?是为了“中美关系的稳定器”作用?

  中国人民自古以来爱好和平,不齿于用转基因武器回击入侵者。但是防范基因攻击则是中国国防的迫切要求。

  而最有力的防范措施,就是消除转基因农业,让人民手中掌握着自己的种子!

  2017.6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