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转基因

“转基因之王”孟山都,惹上了大麻烦

2018-11-09 14:46:01  来源:人民健康论坛  作者:佚名
点击:   评论: (查看)

  本文转载自:正解局(微信ID:zhengjieclub)

  一个严肃的中知AI

  关于草甘膦,首先要明确的是,这是一种优秀的除草剂,效果好用量少毒性还低。

  不过问题在于滥用,《环球科学》指出,通常,农民会使用多种除草剂来减慢杂草抗性的产生。他们还会通过犁田翻土,去除表层土,释放二氧化碳,以达到控制杂草的目的,这种除草方法不会促使杂草产生抗性。而转基因作物出现后,种植者完全依赖草甘膦。这种除草剂的毒性较许多其他化合物低,且可在无需翻土的情况下杀死多种杂草。于是,农民年复一年地种植同样的转基因作物,而不再通过轮种或变换除草剂来防止抗性杂草的产生。

  孟山都还鼓励这种做法,号称只要使用得当,杂草并不容易对草甘膦产生抗性,就是说,这个草甘膦可以一直用下去,精确地毒死所有杂草,留下作物。不过这个说法被科学家们疯狂打脸,后来孟山都公司就变了,建议农民使用混合除草剂和翻土来除草,不过并不愿承认他们对问题的产生负有责任。

  用知乎用户伊丹十三的话来说:草甘膦使用问题的重点不在于“无良科学家发明了有毒的东西给人类使用妄图把人类全部毒死然后统治世界”,而是“科学家发明了超好用的除草剂农民伯伯用了根本停不下来。”

  另外,英国咨询公司PG Economics调查发现,在1996年到2011年期间,由于种植抗除草剂的转基因棉花,除草剂的使用量减少了1550万千克——这就是说,比起纯粹种植传统棉花,转基因棉花的种植使除草剂的总用量减少了6.1%。也就是说,与工业规模种植的传统农作物相比,抗除草剂的转基因作物对环境的破坏还是较小。

  《环球科学》称:现在的问题在于,转基因作物带来的这些益处还会维持多长时间。

  

  如果约翰逊一案持续发酵,草甘膦被禁售,那么,转基因作物也会受到影响。

  当我们还在为转基因争论不休时,“转基因之王”孟山都,惹上了大麻烦。

  最近,美国加州高等法院,确认了对孟山都一案的判决。孟山都因其含草甘膦除草剂产品致使一名男子患癌而被判赔偿2.98亿美元,其中,包括2.5亿美元的惩罚性损害赔偿,以及约3900万美元补偿性损害赔偿。

  这个案子并不简单,它与转基因有着密切的联系。

  分析这个案子,有助于我们更好地思考转基因。

  先说说这个案子。

  原告叫约翰逊,被告是孟山都,这个案子的焦点,是孟山都的当家产品——草甘膦除草剂

  

  (草甘膦除草剂)

  2012年至2015年,约翰逊在美国旧金山的一所学校做物业,日常工作就包括喷洒草甘膦除草剂除草。

  2014年8月,约翰逊被诊断出患有非霍奇金T细胞淋巴瘤。

  约翰逊一怒之下将孟山都告上法庭,认为后者隐瞒了草甘膦除草剂的危害,导致他遭遇不幸。

  2018年8月11日,加州高等法院的陪审团认定草甘膦除草剂引发了约翰逊的癌症。

  就在最近,加州高等法院的法官确认了这一判决。

  

  (新闻报道)

  需要说明的是,法官确认了这一判决,并不意味着,草甘膦除草剂一定会导致癌症。

  这是因为,认定草甘膦除草剂导致约翰逊罹患癌症的是陪审团。在民事侵权案件中,美国陪审团倾向于保护弱势一方。做出该认定,并不需要完备的科学依据。

  实际上,草甘膦除草剂是否安全,一直争议不断。

  2015年,世界卫生组织的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将草甘膦列入2A类致癌物名单。即对动物致癌的证据是明确的,但无明确证据证明对人类致癌。

  2017年7月,美国加州健康损害评估办公室宣布将草甘膦正式列入致癌化学物质清单。

  然而,美国环境保护局在长达数十年针对草甘膦风险评估后发现,该化学品不太可能致癌。

  约翰逊一案中,又有媒体报道称,孟山都内部资料显示,孟山都早在1983年就知道草甘膦具有致癌性。

  直至今天,草甘膦的安全性,依然疑团重重。

  但是,约翰逊一案极有可能决定草甘膦的命运,并对转基因技术产生深远影响。

  草甘膦为什么会影响到转基因技术呢?

  这还得从孟山都的发家史说起。

  孟山都的历史可追溯到百年前,因生产剧毒农药DDT、越战生化武器“橙剂”、污染环境多氯联苯等产品而饱受争议,甚至被称为“世界上最邪恶的公司”。

  

  (孟山都公司创始人约翰·奎恩伊)

  越战期间,美军大量使用的落叶剂——“橙剂”,就是孟山都的创新产品。

  美军在越南作战,遭遇的最大挑战,就是茂密的丛林躲藏着许多游击队。美军大量喷洒“橙剂”,造成丛林叶落,让游击队无所遁形。

  

  (越战期间,美军喷洒“橙剂”)

  “橙剂”含有第一级致癌物质戴奥辛(TCDD),导致越南人健康受损,连越战美军也深受其害。

  由“橙剂”可以看出,孟山都的产品有两大特点:非常有效,副作用也很大。

  1971年,孟山都在“橙剂”的基础上,成功研制出了强力除草剂草甘膦。

  草甘膦果然青出于蓝,除草效果十分明显,却也继承了孟山都产品副作用大的特点,其他作物沾上也会被杀死。

  看到这种情况,孟山都的科研人员脑洞大开:只要培育出抗草甘膦的作物,就可以放心大胆使用草甘膦除草剂了。

  1991年,孟山都通过转基因技术,创造出第一款转基因产品“草甘磷大豆”。

  一经商用,大获成功。

  先是大规模种植转基因作物,抗虫高产,然后大剂量喷洒草甘膦除草剂,草死苗不死,最后大范围使用机械化收割,最大限度降低人力资源成本。这种简单、高效的种植方式,自然受到农民欢迎。

  孟山都“全家桶”因此成为了农民的必备选择:如果你想用草甘膦除草剂,最好是买孟山都的转基因种子;如果用了买孟山都的转基因种子,草甘膦除草剂也最佳的搭配。

  (美国使用草甘膦变化 图片来源:EcoWatch)

  目前,商品化的转基因农作物中,80%是抗草甘膦转基因。这也意味着,80%的转基因农作物,最佳的除草剂,便是草甘膦。

  通过“捆绑销售”,孟山都不仅大发其财,还巩固了自己垄断的地位。

  草甘膦除草剂是全球最大的农药品种,投放市场40余年,广泛运用于130多个国家和地区,占据了除草剂的半壁江山。

  从大豆、玉米到棉花、小麦...孟山都几乎垄断了所有农作物种子供应。到2014年,孟山都占据了多种农作物种子70%~100%的市场,掌握全球 90%的转基因种子专利权,开创了转基因作物的大帝国时代。

  由此可见,草甘膦与转基因农作物密切相关,也难怪有人将草甘膦称为“转基因伴侣”。

  试想一下,如果约翰逊一案持续发酵,草甘膦被禁售,那么,转基因作物的除草优势不再,必然受到影响。

  受判决影响,耗资630 亿美元收购孟山都的拜耳,股价受到重创,市值一度跌去了十分之一。

  更大的麻烦是,全球还有 4000 件草甘膦相关诉讼。如果约翰逊一案最终定案,那么,示范效应可能会引发诉讼潮。

  孟山都已表示将提起上诉,也就说,约翰逊一案远未结束。

  其实,关于转基因技术,人们的辩论也没有停下过。

  支持者认为,至今没有研究证明转基因食品是有害的。反对者的理由也类似,没有足够研究能证明它是安全的。

  无论是支持者还是反对者,最终都应该建立在事实与证据的基础上。吊诡的是,在转基因技术这个确定的事物面前,无论是支持者还是反对者,都无法拿出确定的事实与证据,佐证自己的观点。

  局长无意于评判转基因技术,想说的只是:面对未知的领域,我们应该,大胆尝试,小心求证,谨慎施用。

  这是尊重自然,也是敬畏生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