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转基因

造谣也得有技术含量之九——方舟子说黄金大米可一劳永逸解决VA缺失症

2018-10-21 09:54:50  来源:微博  作者:jrry86  
点击:    评论: (查看)

  2012年9月方舟子发表在《新华每日电讯》上的为湖南儿童黄金大米实验洗地的《'金大米'是怎么回事”》一文中说( http://www.agrogene.cn/info-242.shtml ):

  “一些反对转基因技术的人说,没有必要吃金大米,可以通过吃其他食物和维生素制剂来防止维生素缺乏症。说这种话的人完全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在许多贫困地区,一般人每天能够吃上白米饭就已经很满足了,哪里还能奢望让饮食多样化和吃维生素片?美国国际开发署等机构曾经尝试过在一些亚洲国家给学龄前儿童免费发放维生素A制剂预防维生素A缺乏症的做法,但效果并不理想,因为这涉及到人力、财力、生活习惯和发放渠道等诸多问题,只局限于某个时期某个地区,很难长时间全面地推广。而推广金大米,却可以在不增加费用、不改变生活习惯的条件下,几乎是一劳永逸地解决了维生素A缺乏症问题。”

  通过笔者一系列文章的详细介绍,我们知道了,用能产生β-胡萝卜素的黄金大米来改善维生素A缺失症(VAD),到现在为止还仅仅是一个设想,而且很可能是个不切实际的空想,因为黄金大米低产、β-胡萝卜素含量多变且本身不稳定易降解、防治VAD的有效性尚未得到证明。最乐观的情况下,黄金大米不过是一个改善贫困人口VAD状况的补充手段,方舟子所谓的“一劳永逸地解决了维生素A缺乏症问题”,不仅是在虚假宣传黄金大米的药效,而且根本就是痴人在说梦,谣棍在造谣而已。

  而与此同时,黄金大米之外的VAD防控手段已经并仍在获得巨大成功。

  首先,解决维生素A缺失症最方便、经济、适用的方法,就是补充维生素A制剂。联合国国际儿童应急基金(UNICEF)早在2001年就指出:“每年给五岁以下孩子服用两个高剂量的维生素A胶囊就可以防治维生素A缺失症。”(http://www.unicef.org/specialsession/about/sgreport-pdf/12_VitaminADeficiency_D7341Insert_English.pdf)

  而针对这一简单易行的方法,挺转者却一再用谣言谎言来诋毁,这其中当然少不了打架逗士、科唬砖家方舟子,它就在搜狐微博上说过“维生素A药丸费用高,一般人也没有天天吃药丸的习惯”( http://t.sohu.com/m/4719698012 该链接已不存在,但这里有收录:http://m.blog.sina.com.cn/s/blog_60f1904701018wpi.html )。根据让方舟子闻名丧胆的著名“方学家”亦明的考证,吃黄金大米补充维生素A的成本是维生素A药丸费用的一、两百倍,“即使到美国来买'维生素A药丸',每个儿童一天的费用也不过二、三分人民币,其批发价格和生产成本当然更低。”(见亦明著《方舟子2013年十大要闻》第四章“碰瓷挺转,楚猴沐冠” http://www.2250s.com/read.php?4-20472-20489 )。而若说一般人没有天天吃药丸的习惯,可维生素A缺失症患者都是病人啊,难道病人生病了,可以用“一般人也没有天天吃药丸的习惯”来拒绝服药?而且,笔者在前文计算出,如果食用GR2-E,6-8岁的营养本就均衡的孩子每天要吃1.8-2.7斤黄乎乎的米饭,才能满足每日维生素A需求,难道一般人没有天天吃药丸的习惯,那些孩子倒是有每天吃两斤米饭的习惯?

  前文提到方舟子说:“美国国际开发署等机构曾经尝试过在一些亚洲国家给学龄前儿童免费发放维生素A制剂预防维生素A缺乏症的做法,但效果并不理想,因为这涉及到人力、财力、生活习惯和发放渠道等诸多问题,只局限于某个时期某个地区,很难长时间全面地推广。”

  不知道方舟子这说法的来源,实际上发放VA制剂的效果十分理想(下文会详细述及),而所谓涉及到人力、财力、生活习惯和发放渠道等,更加是个伪问题,难道每年有人力财力渠道把大量黄金大米种子送/卖到农民手中,反倒没有能力送达轻便的VA制剂?

  黄金大米号称是一个人道主义项目,研究和开发者放弃了其权益,但他们放弃的只是种子的科技专利,也就是黄金大米种子价格中会豁免掉专利费用,种子本身还是要收费的( https://www.independentsciencenews.org/health/millions-spent-who-is-to-blame-failure-gmo-golden-rice/ ),那么谁来承担每年的种子费用和推广费用?同时将农民可以世代留种的原生态当地稻种束之高阁、任其消亡?而黄金大米产量低,为保证产量需要施加更多化肥,谁来为农民提供?这些都由盖兹基金会买单还是相关政府买单?这么大的花费这么大的难度,反倒是能长时间全面推广了?而如果把花在这上面的巨大费用用来推广简单易行的VA制剂,那将会多快好省地拯救多少VAD人口?所以方舟子上述信口开河式的胡言乱语,根本就经不起推敲。

  借用亦明的话来评价一下:“方舟子在行骗之际,除了谣言,就是谎言。。。黄金大米也是碰瓷斗士方舟子在推销转基因食品时怀里揣着的瓷器,谁对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表示一点儿怀疑,他马上就会扯着公鸭嗓子高喊'他们是人类的罪人、儿童的杀手'。”

  其次,即便是依靠食物中天然的β-胡萝卜素来改善儿童维生素A状况,也有现成的价廉物美的蔬菜水果可用,如多种辣椒、甘薯、胡萝卜、南瓜、菠菜等等,其中胡萝卜、南瓜、甘薯都是既便宜而且产量极大的,每亩地可收获几千斤,连普通大米的价格都比这些蔬果贵,而黄金大米产量低,其价格必然更贵。如果贫困人口连胡萝卜等都吃不起,他们也更吃不起黄金大米。而如果一个地方连胡萝卜等都不适宜种植的话,这地方能适合种黄金大米么?

  其它一些水果也富含β-胡萝卜素,比如芒果、橙子、西瓜、香瓜等等,它们的产量也远远高于大米,种植时所需肥料和灌溉也远少于稻米作物,更重要的,它们产于VAD严重地区,例如印度产芒果,东南亚产橙子,撒哈拉以南西非产西瓜,东非产香瓜( https://ordinary-times.com/2015/07/17/we-dont-need-golden-rice/ ),同时这些蔬菜水果还富含其它人体需要的维生素和营养物质。

  也许有人会问,既然有这些蔬菜水果,那些地区为什么还会存在维生素A缺失症?那笔者倒是要反问,既然那些蔬菜水果并没能帮助减少VAD,那又有什么证据认为黄金大米就能起到那些蔬菜水果起不到的作用?对这些营养极度不均衡的贫困VAD人口,有证据证明黄金大米更有效么?关键在于,饮食结构单一、营养摄入不均衡,才是造成那些贫困人口VAD的主要原因。

  到了2016年,方舟子在《驳斥“小崔说黄金大米”》( http://wap.agrogene.cn/info-3137.shtml )一文中又说:“推广金大米,与推广别的补充维生素A的方案并不冲突,本来就是互为补充的。崔永元以为有了橙色甘薯就可以不要金大米了,是不是以大米为主食的那部分非洲人(非洲有8个国家以大米为主食)以及亚洲人以后都要改吃甘薯为主食了?金大米的优势在于,你不需要去改变种植和饮食习惯,只要改一下种子,还像以前那样种水稻、吃大米,就可以顺便补充了胡萝卜素。”

  2012年时,方舟子说黄金大米“几乎是一劳永逸地解决了维生素A缺乏症问题”,到了2016年,它又谦虚起来了,说黄金大米只是补充维生素A的方案之一了。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崔永元老师指出有获得世界粮食奖的科学家,培育出非转基因的富含β-胡萝卜素的橙色甘薯,适合非洲种植,产量高,价格便宜,是经受实践考验的,解决维生素A缺乏问题行之有效的好方法。方舟子没有办法强词夺理地让那些以甘薯为主食的人改以大米为主食,只得让黄金大米退而成为方案之一了;同时它还莫名其妙地揶揄说崔老师要让以大米为主食的少数非洲以及亚洲国家人民改以甘薯为主食。不知道它的斗鸡眼是如何从崔老师的话语里看出这个意思来的,实际上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只要在原有种植大米的土地上划出一小块来种植甘薯、胡萝卜等产量极大、又比大米更易于种植的作物,不仅没改变种植面积也基本不增加劳动强度,而且既可以吃上已经习惯了的大米,还获得了富含β-胡萝卜素甚至其它营养素的作物,增加了食物品种多样性,这不正解决了患有维生素A缺失症的贫困人口饮食结构单一的弊病么?若是都种黄金大米,不仅饮食还是单一化,而且产量还大大下降,就怕维生素A不缺了,人倒是要饿死一些了。这其中,关键问题在于单一的所谓“种植和饮食习惯”正是造成维生素A缺失的重要原因,正是应该加以改变的,到了方舟子这儿,却成了推销黄金大米的理由。

  既然连包括方舟子在内的挺转者们现在也在说黄金大米只是解决贫困人口维生素A缺失症的众多方法之一,不排斥其它方法,那黄金大米能否改善VAD还不确定,本身产量又低,其安全性也从未得到评估,就应该把重点放在现有已经证明有效的方法上,而不是去搞些哗众取宠的东西,甚至如诺奖签名者那样给反对黄金大米的人扣上反人类的罪名。

  到目前为止,离黄金大米的承诺得以兑现还遥遥无期,而与此同时,用非黄金大米手段防治维生素A缺失症却获得了很大的成功。有兴趣的网友可以看看“转基因观察”网的一篇文章,里面提到了防治VAD可供采纳的短期和长期的一系列有效措施( http://gmwatch.org/index.php/news/archive/2013/15115 ),笔者不打算详细介绍这些方法,而是分享一些成功的事例。

  在《之四》中提到了黄金大米专家Stone教授的文章( https://fieldquestions.com/2015/08/28/golden-rice-bringing-a-superfood-down-to-earth/ ),从中可以看到,在黄金大米的主要目标国之一菲律宾,已经通过营养方案将儿童VAD发生率从2003年的高峰值40%降低到2008年的15%(数据来源:菲律宾科技部官方调查),到现在肯定降低得更多。连开发推广黄金大米的国际水稻研究所(IRRI)都在自己的网站上承认在没有黄金大米的情况下菲律宾儿童的VAD已经得到有效改善,同时IRRI还承认,“虽然还不能确定造成此种改善的确切原因,但这很可能是已经被证明行之有效的防治VAD的那些措施所带来的,比如维生素A制剂、饮食多样化、食品强化和提倡最佳母乳喂养。”( http://irri.org/golden-rice/faqs/why-is-golden-rice-needed-in-the-philippines-since-vitamin-a-deficiency-is-already-decreasing 注:该网页目前已经不存在,Stone教授的文章中提到了当时IRRI网站上的这篇文章)

  著名杂志《柳叶刀》旗下的《柳叶刀全球健康》2015年发表文章介绍了从1991年到2013年间138个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儿童维生素A缺失症的发展趋势和死亡情况( 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26275329 )。文中说道:到2013年,6-59个月年龄的儿童中,VAD在东南亚和大洋洲从42%大大下降到6%,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从21%下降到11%。但是在撒哈拉以南非洲这一数字是48%,在南亚则是44%。而世界范围内因VAD而死亡的儿童数目一直在下降,除了撒哈拉以南非洲和南亚,死亡现象几乎已经消失。并建议根据这些新的数据重新制定政策,考虑将相关国家优先列入高剂量维生素A制剂覆盖范围。

  而根据联合国儿童应急基金会的说明,在2014年,包括上述两个VAD最严重地区在内的69%的儿童已经得到了有效覆盖( http://data.unicef.org/nutrition/vitamin-a.html ),未来将聚焦瓶颈地区,努力覆盖更多儿童。网站上还说“周期性服用高剂量维生素A制剂是已经得到证明的便宜而行之有效的干预措施”。

  这些成就完全与黄金大米无关。134名诺奖得主就黄金大米对绿色和平组织的指控,没有任何事实依据,根本站不住脚,只有赤裸裸的道德绑架。在笔者看来诺奖签名者以在中国已经臭名昭著的黄金大米作为突破口来推销转基因,隐瞒黄金大米至今还是空中楼阁的现实,而不是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大力推动那些行之有效的维生素A缺失症的解决之道,这才真是反人类的。

  前文提到的Stone教授在接受法国《世界报》采访时对诺奖获得者联名信这样评价说:“尽管那些诺贝尔奖得主被误导而偏听偏信,但黄金大米从来没有、现在也没有因公众和绿色和平的反对而被阻扰。事实是它根本就没有成熟”,“这件事看上去更像是利用未充分了解相关事实的科学家来操纵公众舆论”。( https://www.gmwatch.org/en/news/latest-news/17097-is-greenpeace-really-guilty-of-a-crime-against-humanity )

  早在2001年《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就告诉我们( http://www.nytimes.com/2001/03/04/magazine/04WWLN.html ),用于开发黄金大米的经费已经超过了一亿美元,并计划再花费五千万美元来作宣传(注:那时还是第一代黄金大米),十几年过去了,可以估计到目前为止,用在黄金大米的研究和宣传上的经费应有数亿乃至数十亿美元之巨,试想这些钱如果能转而用在推动那些简单且被证明有效的方法上,会救活多少孩子的生命,改善多少孩子的生活。

  正如世界粮食大奖获得者Hans Herren所痛陈(http://www.gmwatch.org/latest-listing/40-2001/2479)的那样,“今天我们已经知道用黄金大米和其它转基因可以解决的绝大部分问题,都可以通过其它方法在数以天计的时间内解决,只要政治上有这个意愿。” 笔者愿用一句歇后语总结一下转基因黄金大米: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