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转基因

转基因科普一:转基因食品对肠道微生物的影响

2018-08-25 11:59:22  来源:观风闻  作者:飞扬
点击:   评论: (查看)

timg (10).jpg

  作为专业科研工作者,我没有太多时间在网上各处搜刮一些毫无章法,乱拼凑一气的垃圾,更不会为了博眼球,而无中生有,信口雌黄、哗众取宠,创造出一个世界上从来不存在的“小DNA”。

  我只有在试验间隙,抽时间从专业文献数据库中找一些文章供大家学习,这些文章是公开发表的研究论文。正常人可以从论文中学习怎么分析一件事情的各个方面。学习是枯燥的,但这是必须的。

  以前发了几篇论文,今天有点空,查文献时顺便查到一篇综述。综述就是对很多文章的综合描述和分析。从中可以看到该领域研究现状。

  本篇综述主要讲了转基因食品对肠道微生物的影响。对于转基因食品,我们至少就要考虑:

  第一,转基因食品的成分,包括哪些,这些成分和普通食品是否一致;

  第二,这些成分进入动物体内,是否分解,分解产物是否和普通食品一致;

  第三,这些成分及其分解产物是否会对肠道菌群产生影响;

  第四,这些成分及其分解产物是否会被人体吸收;

  第五,这些成分及其分解产物是否影响人体代谢组反应;

  第六,这些成分及其分解产物是否影响人体蛋白质组反应;

  第七,这些成分及其分解产物是否影响人体基因组表达;

  第八,综合以上研究内容,初步判断转基因食品安全性。

  另外,其实药物的安全性研究还有小鼠、大鼠、猴、斑马鱼等动物的急性毒性、长期毒性、安全药理、生殖毒性、遗传毒性、致癌性、依赖性等各种研究。

  只有这些研究充分了,才能初步证明药物的安全性,才能进行药物1、2、3期临床试验,试验时间至少10年。

  给一部分人吃的药都要进行非常多的、非常长期的观察,才能初步证明药物的安全性。而即使这样,都还出现过药物安全性事件:FDA批准反应停上市,导致大量儿童畸形—海豹儿事件。最终该药被撤市。FDA批准另一种药物—万络上市,也出现人群毒性反应,被撤市。

  好了,正式开始说文章,请注意黑体字:

  转基因生物对肠道微生物影响的研究进展

  农业生物技术学报2014, 22(12): 1561~1566

  在流行病学、免疫学和临床研究中,肠道内环境与人体健康的密切关系备受关注。食品研究领域,益生素与宿主健康、衰老的关系也越来越受到重视。传统的转基因产品动物实验安全包括:体重、增长率、组织器官重量的测定、血液,尿液生化分析、组织切片的病理观察等,Tudisco 等(2006)也建议寻找更多机体早期的生理信号以增加对转基因产品毒性、致敏性评价的评价灵敏度。肠道健康平衡状态受多种因素的影响,食物来源是其中重要的影响因素之一(Laparra, Sanz, 2010)。

  在食品领域,益生菌具有改善肠道生态平衡促进身体健康的作用,人类肠道微生物始终是国际研究重点,2012 年Nature 一期Insight 栏目中专门有4篇有关肠道微生物和健康的综述(Ezenwa et al.,2012; Ridaura et al., 2013; Smith et al., 2013; Turnbaughet al., 2008),但转基因产品对肠道菌群的影响的研究报道却较少。国外已有科学家开始关注转基因产品对于肠道内环境的影响。但对于转基因食品的食用是否会在一定程度上引起肠道菌群的改变还有很大争议。有些研究发现外源物质的摄入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了肠道菌群的分布或一些酶类的活性。Sagstad 等(2007) 等在用Bt 玉米喂养鲑鱼82 d 后发现在肝脏和大肠末端SOD 酶和CAT 酶活力有明显差异;Sanden 等(2005)在转基因RRS 大豆(Glycine max)喂养鲑鱼(Oncorhynchus keta)的实验结果发现,中肠粘膜褶皱的厚度低于非转基因组;Poulsen 等(2007) 研究了转雪莲花凝集素(phytohaemagglutinin) (PHA) 大米90 d 喂养大鼠(Rattus norvegicus)后对其肠道菌群的影响,发现90d 后转基因喂养组小肠内总的厌氧菌、乳杆菌和肠球菌数量显著高于非转基因组,90 d 喂养中过程中粪便和其他肠道内容物中未发现菌群差异;Schrøder 等(2007) 在90 天喂食Wistar 大鼠转Cry1Ab 大米实验中,发现转基因组亲本组相比十二指肠中双歧杆菌数量下降,回肠中大肠杆菌数量增加23%,肠道菌群中的双歧杆菌(Bifidobacterium)和大肠杆菌(Escherichia coli)与亲本比较有显著性差异;Xu 等(2011)使用添加70% 抗除草剂转基因(Bar)大米90 d 喂养SD大鼠后,发现转基因组大鼠盲肠中乳杆菌含量较少,和肠球菌含量较多。但也有诸多研究证实转基因生物的摄入未引起肠道微生物种类和数量的改变。Einspanier 等(2004) 28 d喂养Bt176 玉米对牛胃中微生物的数量的影响,发现转基因组与亲本对照组没有差异;陈淑蓉等(2006)用含有CpTI (豇豆胰蛋白酶抑制剂) 的SCK转基因大米喂养小型猪(Sus scrofa)与亲本大米组动物相比,转基因大米组动物肠道菌群、胰腺和粪便中胰蛋白酶、糜蛋白酶和淀粉酶活性,胃肠道组织和胰腺组织均未见明显差异(P>0.05),也未见到明显非期望效应;Kroghsbo 等(2008) 28 d 喂养Bt大米或者含有Bt 毒素的大米时,未发现总的免疫球蛋白IgA、IgG 和IgM影响,也没有细胞增生的现象;Liu 等(2012)结合90 d 毒理学评价,测定了空肠中两种肠道紧密结合蛋白的mRNA含量,并用免疫组化加以证实,发现某一转基因微生物并未对肠道紧密蛋白的变化产生影响;Yuan 等(2013)通过肠道微生物分析、肠道通透性改变、肠道粘膜结构变化、肠道中酶类活性测定和肠道免疫力改变等未发现转基因T2A-1 水稻对大鼠肠道健康产生非期望不良影响。

  转基因生物对肠道微生物的影响众说纷纭,非预期效应会形成新的代谢物或代谢模式,因其微生物水平的变化可能会引起刺激生物化学效应,改变代谢途径或代谢物水平。对于引起的肠道微生物影响是否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动物机体健康还有待进一步验证。这些研究提示我们长期进食转基因食品是否会引起肠道菌群的变化已经成为转基因安全评价的一个热点。(引文完)

  如果不懂具体的试验细节及其描述,看黑体字就可以了。该综述说明,转基因食品对肠道菌群的作用还未研究清楚,就是说,在文章开头的第三点,“这些成分及其分解产物是否会对肠道菌群产生影响”还未研究清楚。在还未研究清楚的情况下,不能说转基因食品不会影响肠道微生物,是安全的。

  只能暂时写一点,还要做课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