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转基因

癌晚期病人向孟山都讨说法 除草剂是否致癌谁在撒谎

2018-07-12 14:22:14  来源:界面新闻  作者:记者
点击:   评论: (查看)

案件原告约翰逊(DeWayne Johnson)在庭审现场。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美癌症晚期病人向孟山都(127.95, 0.00, 0.00%)讨说法 除草剂是否致癌谁在撒谎?

  作为三个孩子的父亲,46岁的美国加州居民约翰逊(DeWayne Johnson)还没准备好面对死亡。医生说他的生命很可能仅剩下数个月的时间,而他现在最大的愿望是在癌症夺走他的生命之前,让世界最大的农业化工种子公司孟山都给他一个明确的答复:他的非霍奇金淋巴瘤(non-Hodgkin lymphoma,NHL)是否和长时间暴露在该公司的农达牌(Roundup)除草剂之下有关。

  2012-2015年期间,约翰逊曾在旧金山北部贝尼西亚(Benicia)地区的学校工作。作为学校的场地管理员,他的很大一部分职责是经常性喷洒孟山都农达除草剂。在2014年8月,约翰逊被诊断出患有非霍奇金淋巴瘤,并伴有全身80%的严重皮肤感染。从美国当地时间7月10日的庭审照片来看,约翰逊面部的皮肤确实有大面积异样。

  约翰逊的律师威斯纳(Brent Wisner)在当天的开庭陈述时详细描述了约翰逊的工作状况。他对陪审团表示,约翰逊在喷洒农达时需要背着50加仑的农药罐。当风力较大时,他的面部会被喷洒的除草剂覆盖;如果连接农药罐和卡车的管子破损,除草剂会浸透他整个身体。

  在整个工作经历中,约翰逊从未被告知他喷洒的除草剂会致癌。他甚至在皮肤发炎之后还询问了孟山都,当然得到的回复同样是否定的。“一个简单的事实就是约翰逊要死了。只是时间而已。从现在到那个时候,除了痛苦别无其他,”威斯纳对陪审团表示。

约翰逊的律师在法庭上

 

  目前,约翰逊只是美国诉孟山都农达牌除草剂致癌案4000多个原告中的一个,也是使案件正式进入庭审阶段的第一人。据《卫报》了解,这4000多个原告皆为自身罹患非霍奇金淋巴瘤的病人或因此疾病去世的病人家属,他们相信是孟山都的农达除草剂导致了癌症。

  农达是孟山都于1974年推出的产品,也是目前世界范围内使用最多的除草剂,销往160个国家。其残留物在食物、水、人体上皆可以被发现。农达的主要成分是在2015年被世界卫生组织下属癌症研究国际中心(IARC)认定为2A级致癌物质的草甘膦。

  而对于孟山都的辩护律师来说,仅仅采用世界卫生组织的标准是片面的,因为在去年底和今年初,美国环保局(EPA)多次发布报告草案,称草甘膦不太可能是致癌物。在其网页上,孟山都也写着“在过去40年详尽的毒理和环境研究不断证明,以草甘膦为主的除草剂是极为安全的”。

  然而事实真是如此么?越来越多证据证明,这个结论正在被挑战。

  同样是在美国当地时间7月10日,旧金山地区法院的联邦法官夏布瑞亚(Vince Chhabria)裁定,将允许和约翰逊同样状况的其他300多个案件进入下一庭审阶段,并允许三个关键专家出庭作证。他们分别是波蒂尔(Christopher Portier),里兹(Beate Ritz)和魏森伯格(Dennis Weisenburger)。

  夏布瑞亚在审判书中写道:

  在这一阶段的关键问题是因果关系的建立,即一个理性的陪审团是否有可能裁定,在实际暴露条件下草甘膦是否会导致非霍奇金淋巴瘤。公共健康评估由两部分组成:1,辨别风险(hazard)因素;2,评估暴露情况下的风险(risk)程度。世界卫生组织指出的,草甘膦可能为致癌物是健康评估的第一步。世卫组织将第二步交给了公共卫生部门。

  在案例法中,法官不能因为自己觉得专家意见站不住脚,或认为陪审团有理由怀疑(这个专家的)专业性就排除其作证机会。只要专家意见是建立在科学的原则基础上的,就应该纳入庭审。并且,专家意见的说服力会通过交叉询问和反方专家意见被验证。

  换句话说,夏布瑞亚法官认为原告的证据达到了理性原则的最低限,而案件保送到了下一环节。

夏布瑞亚法官裁决书

 

  那么,为何EPA的结论会和世界卫生组织相悖呢?据记者调查,目前各界对EPA认为草甘膦不太可能致癌的结论主要有以下两方面质疑。

  一方面,EPA已经在某种程度上承认草甘膦会导致罹患非霍奇金淋巴瘤,但并没有将信息广泛告知公众,更没有建议生产商也就是孟山都写入标识。

  约翰逊的律师在今年5月10日向法院提交的材料显示,EPA下属全美杀虫剂信息中心关于草甘膦的网页上清晰写着:有研究显示草甘膦的使用和非霍奇金淋巴瘤相关。

  另一方面,EPA在出具报告的过程中受到孟山都和农药行业的影响,没有保持客观公正。

  今年2月,美国众议院科学、空间和科技委员出具了一份20页的报告,详细记述了孟山都是如何通过找枪手写论文、打压科学家等手段防止公众获得草甘膦负面信息的。

  例如2016年,业内享有威望的Peter Infante博士被EPA联邦杀虫剂、杀菌剂和灭鼠剂法案(Federal Insecticide, Fungicide, and Rodenticide Act,FIFRA)科学顾问委员会选中,参与草甘膦致癌风险的评估。当年10月12日,美国农药生产制造行业协会CropLife给EPA寄了一封信,表达了对科学顾问委员会的忧虑,其中特别点了Infante的名,认为他对行业充满偏见。随后Infante被从科学顾问委员会中除名,没有参与草甘膦致癌风险评估。

  鉴于EPA被孟山都和农药行业影响的种种迹象和恶劣的社会影响,2017年5月31日,EPA内部总监察长埃尔金斯(Arthur Elkins Jr.)在给国会议员Ted Lieu的回信中称,他已经在Lieu的要求下开始了名为“关于EPA员工涉嫌和孟山都串通导致草甘膦报告存在偏颇”的调查。目前调查还在继续。

EPA总监察长埃尔金斯给国会议员的回信

 

  以草甘膦为主要原料的农达除草剂是全球最大化工和种子企业孟山都的重要产品之一。根据CBS(59.3, 0.56, 0.95%)的数据,2015年农达除草剂在全世界销售额为48亿美元。在美国销量为3亿磅。上个月,德国拜耳集团宣布完成对孟山都的收购,成为全球最大的种子农化品公司。

  据非政府组织U.S. Right to Know的统计,目前,以政府命令或在私有领域以各种形式减少甚至禁止农达除草剂使用的国家包括英国、德国、希腊、意大利、瑞典、瑞士等大多数欧洲国家,阿根廷、巴西、加拿大、哥伦比亚等美洲国家,以及澳大利亚、新西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