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转基因

海水稻之父陈日胜:一条发给央视编导的短信说起

2018-06-30 08:05:09  来源:作者微博  作者:@海水稻陈日胜
点击:   评论: (查看)

  ​​编导您好:

  非常感谢您对我海水稻的关注!我看到你发给我的台本,我很满意,可惜最后(录制)的时间有限,主任人问的问题不按照你的台本意思,我有点乱,可能是时间有限的问题。

  但是有点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袁隆平院士的学生说我给过稻种给他们,他们也在节目中说海水稻。如果他们说海水稻,这个节目我可以退出,这个是两家公司和两个投资人的严重问题,我从来没有给过种子给他们,他们就不应该在电视台说假话,目前剽窃和盗窃我的种子时有发生,请您慎重考虑,谢谢。

  这是今年1月15日深夜,我给央视“我有传家宝”编导发出的一条短信,背后的故事,参考当时与我同上北京见证录制的、湛江日报张记者的日记——

  2018年1月15日 北京大兴影视城

  折腾了半天好歹录完了。

  对方团队的人真是其心可诛。上一个节目都如此不安分,说什么感谢陈日胜前期研究了这么多年,然后无私提供海水稻种子给他们团队在青岛研发,这真是弥天大谎!胜可没给过海水稻种子给他们!袁隆平在青岛测产的“海水稻”和陈日胜的海水稻没有半毛钱关系,两人更谈不上合作研发!

  彭、杨这两位国家杂交水稻技术工程研究中心的来客,两位某人的学生,宁可丢掉搞学术搞科研的人求真务实的职业道德,也要为利益集团站台,为他们在青岛的海水稻事业“正名”。听得我在台下不爽,好生郁闷,就连陈日胜的女儿在录完节目后也过来对我说,她在台上听到那个胖的(彭)这么说就很不舒服了。

  好在补拍阶段,胜拍完后又找到编导,要求后期剪辑时将彭说的他和袁已合作、为袁团队提供稻种的片段剪掉,这一段一定不能有,他不答应,他背后的公司也不答应。

  事实上,昨天一大早拿到节目台词表时,我翻看一下讲水稻的部分,主要分为两块:袁的超级水稻和陈日胜的海水稻,本来是泾渭分明,井水不犯河水的事。我也乐观地和胜说,这下可好,主持人先提到习大大2018年新年贺词说到的海水稻,然后就到你拿着海水稻穗出场,无形中默认了主席说的海水稻就是陈日胜种出来的(事实亦然),这让青岛的海水稻不攻自破。

  而且,先是袁团队的两个嘉宾谈超级杂交稻,再到陈日胜出场谈海水稻,这无形中划清袁和陈的研究范畴,袁搞的是超级杂交稻,陈搞的是海水稻,大家——全国观众可要看清楚了,别再说什么海水稻是袁隆平研发出来的、种出来的,别又在微信微博评论中为袁老打CALL,感动得要为他老人家树碑立庙瞎起哄。

  但我终究低估了对手的智商和心计,没想到,在节目录制现场,彭和杨对海水稻有“补充”——本来这一环节他们是应该闭嘴的,因为前面已经给时间他们讲袁的超级稻了,但他们偏要额外插一脚进来,导演喊停的间隙要求补充,对海水稻要说明一下,他们一前一后补充强调的不外两点:1、     陈日胜和袁隆平有合作,已提供海水稻种子和他们共同研发;2、 2018新年贺词中提到的海水稻,是在青岛进行测产的海水稻。(甚至杨还拿起一束所谓的“海水稻”在镜头前展示一下,说这就是2017年青岛测产的)

  抢戏的这两点极富心计——

  首先是第一点,谎称陈与袁合作并提供海水稻种子共同研发,是为了给青岛海水稻种质资源的来源合法性、合理性找台阶下。只要说两人是合作关系,袁在青岛搞的海水稻取得突破就是袁团队的功劳了,陈日胜不过是前期几十年育种精神可嘉,关键技术和成果突破还得靠袁团队完成。再说,这种子是你提供的,我们现场表示下感谢、钦佩下你的精神就仁至义尽了,后面的青岛测产找到合理依据,就没你陈日胜的事了。

  其次是第二点。为了避免节目播出后,全国观众认为贺词中提到的海水稻是陈日胜的成功,杨彭两人特意重新提起主持人的“话头”(主持人开场就提到2018新年贺词),然后说“现在我手里拿着的这束海水稻穗,去年在青岛成功测产,亩产达到六百公斤以上。”——这么一重申,这么一节外生枝的“加戏”,只能暴露袁团队的心虚无遗。

  事实上,贺词提到的“海水稻进行测产”确实是青岛袁策团队出的成果,但他们团队在央视节目上抢戏,唯恐观众“误会”海水稻是陈日胜的,不是心虚是啥?非要将心比心替两个人换位思考,我只能说,他们这么抢戏也是单位压力所致,回去才好向袁和单位以及背后利益集团交差,否则,他们这一次从长沙过来录制节目,还真成了陈日胜海水稻的陪衬,不小心当了“神助攻”了,这样回去,领导和单位岂能绕过他们?学术一旦被利益绑架,人只能昧着良心和道德说胡话,将追求真理的科学精神抛之脑后。

  刚才写的这些,我会通过“陈日胜海水稻”公众号发布出去,不过不是在节目播出前,而是播出后,避免打草惊蛇。万一提前发布了,让袁的人看的我们要求剧组剪掉他们关于海水稻的发言,他们通过利益集团给央视施压,不让剪掉“抢戏”的部分,让其得以播出,那我真是帮了陈日胜倒忙了,那就真成了小不忍则乱大谋的罪人了。

  得,现在我都成了这么有心计的人了,真是的!都是给逼出来的。

  【一点花絮】

  早上白等了一上午,下午又等到三点多才入场,围观了又三个小时,才轮到陈日胜和女儿上台。我在台后或坐或站,兜来转去,烦躁的要死。一开始听两位农业博物馆代表讲谷物历史还饶有兴致,后来就耳朵生茧了。节目录制前面慢条斯理,嘉宾畅所欲言,后来陈日胜压轴登场,节奏就加速了,甚至有种他要打断主持人才能说上话的错觉。“前松后紧”不知是节目安排所致,还是四个多小时了,剧组和主持人都急了?

  品尝超级稻时,群众演员的评价是“好香”“嚼后有甜味”(废话),但品尝海水稻时具体点,“粗糙,香气比一般大米浓”“嚼一会有一种玉米味”。在后台听到主持人说袁是“中国水稻之父”,这措辞不对吧,帽子大了点,应该是“杂交水稻之父”,嘴贱又去跟人家说,不知道改过来没有。

  后台找不回做节目的那一束稻穗,我可急了。后来剧组人员打电话过来,说找回了,要我去取回来。真是好消息,起码这种子没有落入唯利是图、欺世盗名的人手里!于是草草穿上鞋溜到演播大厅取回失物,对寻回者一再道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