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转基因

从百万人反孟山都,到十亿人反拜耳

2018-06-20 07:26:26  来源:人民食物主权论坛  作者:花果山
点击:   评论: (查看)

 

  食物主权按:6月7日,德国制药与农化巨头拜耳公司(Bayer)宣布完成对美国农化生物技术公司孟山都(Monsanto)的收购。整合完成后,孟山都的公司名称将不再使用,但孟山都旗下的品牌名称仍将保留,作为拜耳产品组合的一部分[1] 。两大巨头成功合并成为全球农化行业的巨无霸,这将对全球粮农体系和第三世界带来什么?孟山都公司的名称消失,就能掩盖拜耳-孟山都的黑历史?全球抗议声浪滚滚,反对转基因农业,不会因为孟山都的消失而结束。

  真正要对抗的不只是个别并购案,而是打破种子与化学企业的复合体。我们可以轻易地从“百万人反孟山都”倡议行动改成推动“十亿人反拜耳”行动。

  农化企业日益集中,全球粮农体系发生巨变

  形成行业垄断,威胁农民生计

  农化企业近几年来整合的脚步加快:2017年6月27日,中国化工集团宣布完成了对瑞士先正达公司的收购,加上承接先正达的债务,这项收购实际花费490亿美元[2] ;2017年9月1日,美国陶氏化学公司与美国杜邦公司宣布完成对等合并[3]; 最新的高潮就是6月7日,德国拜耳花费约630亿美元成功收购了美国孟山都,两大巨头合为一体成为全球农化行业新的巨无霸。这引发了环境和农业团体的担忧,担心大集团的市场势力。

  有机种子联盟倡导和传播总监Kristina Hubbard说:

  随着种子行业的持续整合,依靠这些非有机种子选择的农民可能会面临更少的选择,因为合并后的公司削减了研发资金。

  根据国际环境组织ETC Group2015年底发表的最新报告[4],近几十年来大型农企的扩张,已使研发能量大量集中于私人企业手上,为企业利益服务。2013年全球六大农化公司的研发预算有一大部分是用于确保旧产品专利失效后的企业利润,而非投注于新产品开发。2012年研发生产线上的原药品项,甚至比2000年减少了六成。加上转基因种子的研发成本远比引进新药配方要便宜,大型农企没有动力来研发新的农艺解决方案。

  该报告也援引欧洲的一项实证研究指出,在农企横扫欧洲种子市场逾半世纪之后,许多顺应在地自然环境的育种计划无以为继,市面上可取得的栽培品种数锐减,只剩少数让农企有利可图的作物品种流通。不仅如此,种子及农药市场遭农企垄断后,往往意味着种子价格上涨、消费选择减少、作物多样性降低,并增加农民对农企的依赖。

  拜耳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维尔纳·鲍曼曾表示:

  阻止农民做出选择,这不是我们的计划、我们的目标、我们的意图。

  但孟山都和拜耳的历史都表明,相信他的话就太天真了。正如投资集团CLSA Americas的农业分析师Mark Connelly所指出的:

  这些公司想赚更多钱,他们想要提高价格。这个行业中没有公司为了创新需要这些交易。

  拜耳收购孟山都后形成的这个新实体,将是世界上最大的种子和杀虫剂公司,控制着全球种子和农药25%以上的产量。

  伯尼·桑德斯曾说,这次收购会对“所有美国人构成威胁”。他还敦促美国司法部“重新调查孟山都对种子和化学市场的垄断情况。”农民也对合并后可能造成的价格影响表示担忧,因为较少的竞争不可避免地会导致价格上涨。

  俄亥俄州的农民Joe Logan表示:

  我们的收入已经不足以应对转基因种子的成本。

  ETC Group提醒,新一波的农企巨型并购不仅加深了这种疑虑,还可能威胁小农生计、排挤注重生态平衡的永续农业生产模式。ETC Group 指出,现行政治经济游戏规则,不论贸易、补助、劳动法规、专利权、土地使用、动植物检疫法规、硬件设施规划和行销政策,早已向大型农企的利益倾斜。全球粮食生产主要依赖五亿七千多名小农,但这些小农的政经实力远远无法与农企抗衡[5]。

  欧洲企业观察组织指出,

  以孟山都和拜耳结合为例的并购潮,将透过专利权控制更多的种子、基因数据等等,从而对粮食主权的构成直接威胁。欧盟主管机关看似反垄断,但事实上,前竞争事务高级专员克罗斯(Neelie Kroes)曾说:“并购海啸意谓着欧洲公司有适应国际竞争的能力。”

  任职于意大利农牧协会,并在大学授课的马西尼(Stefano Masini)指出:

  除了可替代产品的水平整合,监管单位还必须考虑到垂直整合的影响。这些企业打造的是从种子、作物保护到交易的结构,包括产品与服务等多重功能,足以主宰整个市场。

  加拿大滑铁卢大学 (University of Waterloo)全球粮食安全与永续教授 Jennifer Clapp 在拜耳公开并购孟山都前,撰文呼应 ETC group,提醒这些企业并购后,更可能垄断抬价,让农夫生产成本提高;拥有更强的政治游说能力,推动有利大型农企的法规,威胁小农空间;以及导致大规模单一种植、高化石能源密集的工业化农业生产模式扩张,加速气候变迁和生物多样性崩解,进而危害长期粮食安全[6]。

 

  杜邦和陶氏化学就合并事宜达成一致,该合并将只专注于农业化学品和种子,摄影:赛斯帕尔曼 | 来源:美联社

  种子、农药、机械与大数据结合,科技列车开往何方?

  虽然是几家企业的交易,但规模巨大足以影响农业发展模式与餐桌上的食物。除了众所周知的转基因技术、种子专利与农用化学药剂,拜耳看上的还有孟山都积极发展的精密农业(precision agriculture),透过无人机、卫星、远程控制等技术,精确计算播种、施肥、洒药的时机与剂量。

  自动、精密的农业像是对气候变迁、务农人力不足的解答,可是,在加拿大长年监督科技集中化的ETC集团执行长姆尼(Pat Mooney)提醒:

  这将主宰播种、土地与气候的数据,再加上新的基因信息,这些企业势必控制全球农业中的种子、农药、肥料与农机市场。

  与大农业结合后,大数据的影响力从脸书与谷歌掌控的虚拟世界往田野蔓延。

  农化巨头在餐桌下的交易,让现代科技列车悄悄地加速前进。慢食创办人帕特里尼(Carlo Petrini)表示:

  火车越开越快,但乘客们不知道开往何方,也不知道谁是驾驶。我们必须挺身而出,捍卫食物的民主制度。

 

  拜耳与孟山都牵手,

  将给第三世界带来什么?

  中国

  据北京商报讯6月7日消息,拜耳官网显示,拜耳已经于当天完成对全球农化巨头孟山都的收购,收购金额为625亿美元。中国商务部决定附加限制性条件批准此项收购。

  收购完成后,拜耳成为孟山都唯一股东,新公司将成为全球最大的种子和杀虫剂生产商。拜耳的业务也将从欧洲和亚洲,进入到美国市场。拜耳仍将继续作为公司名称,孟山都不再作为公司名称使用,收购的产品将保留品牌名称,并成为拜耳产品组合的一部分。

  2016年9月,拜耳宣布计划收购孟山都,但由于受到世界各地反垄断调查而进展缓慢。为了能够实现收购,拜耳将自己与孟山都重合的业务剥离或者出售给了德国化工企业巴斯夫。

  对于中国而言,此次收购对中国除草剂市场以及蔬菜种子市场影响很大。中国商务部认为,此项收购案对中国非选择性除草剂市场,中国长日照洋葱种子、经切削加工销售胡萝卜种子、大果番茄种子等蔬菜种子市场,全球玉米、大豆、棉花、油菜性状市场及数字农业市场,具有或可能具有排除、限制竞争效果。

  因此,2018年3月13日,中国商务部决定附加限制性条件批准此项收购,要求拜耳、孟山都完成收购后,要履行在全球范围内剥离拜耳的蔬菜种子业务、非选择性除草剂业务(草铵膦业务),以及玉米、大豆、棉花、油菜性状业务,剥离内容包括相关设施、人员、知识产权(包括专利、专有技术及商标)及其他有形与无形资产;在拜耳、孟山都及集中后实体的商业化数字农业产品进入中国市场之日起5年内,基于公平、合理、无歧视条款,允许中国所有农业软件应用程序开发者将其数字农业软件应用程序连接到拜耳、孟山都及集中后实体在中国应用的数字农业平台,允许中国所有用户注册使用拜耳、孟山都及集中后实体的数字农业产品或应用程序。

  根据拜耳大中华区网站消息,拜耳同意以76亿欧元的总价剥离部分业务,相关业务 2017年销售额总计22亿欧元。加上孟山都减去将要剥离的业务,2017年拜耳在健康与农业领域的业务规模旗鼓相当,总销售额估算约450亿欧元,其中合并后的作物科学销售额约为200亿欧元。

  墨西哥

  据CNT-024-2017分析,反垄断机构表明,合并后,拜耳将成为墨西哥转基因棉花种子唯一的供应商,并在多种作物领域获得巨大的市场份额,如洋葱、黄瓜、西红柿、西瓜、甜瓜和生菜等,同时还获得非选择性除草剂的市场份额。这些市场目前存在很高的准入门槛,这主要与新产品研发、监管限制和巨额投资量所面临的障碍和时间有关。

  根据联邦竞争委员会(The full Federal Competition Commission——Cofece),如果没有强制措施,这一合并行动将大大减少墨西哥农民在多样化种子和非选择性除草剂上的选择权,这可能会导致价格抬高,并限制新产品的研发与创新。

  拜耳和孟山都是全球农业领域最重要的两家公司,在墨西哥,他们为农民供应了广泛多种种子,以及除草剂等保护农作物的产品。两个跨国公司在墨西哥提出的条件包括出售他们的蔬菜种子、转基因棉花种子和用葡萄糖酸铵(巴斯夫)生产的非选择性除草剂。

  巴西

  3月21日,欧盟批准了拜耳与孟山都两家大型科技公司的合并,该业务已经在巴西得到了经济防御管理委员会(CADE)的批准。

  这是世界农化公司的第三次合并,随着美国陶氏化学与杜邦、瑞士先正达与中国化工的合并,除美国巴斯夫之外,世界农业化学市场将由四个经济集团牵头。新的剧情是这四家跨国公司将主导农用化学品和农药销售的65%,以及世界上约60%的种子交易。孟山都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种子销售商,拜耳在农药销售方面排名第二。

  这些大型并购揭示并发展了世界资本集中和垄断的趋势,这是列宁在1916年提出的,它为降低交易成本、减少竞争,以及建立托拉斯和卡特尔扫清了障碍。这样的组合方式在单个工业部门的不同分支机构中也同样存在,就像农业技术包一样,它将改良的转基因种子与农用化学品的生产联系起来。

  农业技术市场领域加强了技术研究与开发国(占用自然资源和传统知识)和农业生产国(例如巴西)之间的国际分工,这是一种建立在不平等交易基础上的模式。

  全球农业生物多样性的集中和占有确立了食物主权与安全的主导地位,特别是在农业高度集中的资本主义国家。而农业均质化和生产领域反过来又产生了遗传、环境和文化的侵蚀。因此,今天地球上75%的食物仅仅来自12种植物和5种动物。

  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先进的农业技术推动了对于相关最前沿研究的集中投资,这甚至是合并后发表在拜耳网站上的言论:

  合并后的公司将能够加速创新,为客户提供改进的解决方案,并根据农业数字领域的应用支持,为客户提供改进的产品集。

  这是对高度工业化、依赖性、数字化、集中化农业的结构性投资,这种农业生产方式排斥劳动力投入,同时却是以损害健康、主权和生物多样性,甚至巴西人民的生活为代价的。

  今年年初,巴西国家生物安全技术委员会批准了一项法规,为实施新的高风险生物技术,如“基因驱动”,这并非偶然。这些技术允许对植物和动物进行基因改造,从而有可能控制整个物种和环境链。而对这些技术研究的最大投资来自美国陆军和比尔·梅林达盖茨研究所。

  巴西是世界上第一个开放这种法律的国家。CTNBio委员会已经批准了76个转基因蔬菜品种,其中有60个转基因品种抗除草剂。因此,巴西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农用化学品消费市场,允许使用504种农药,其中有30%在欧盟是被禁止的。

  因此,一旦这些大型公司的生产集中和市场操控影响到“旧大陆”,对于南方国家来说,灾难将是残酷的。列宁曾说:

  卡特尔会在销售条件、付款期限等方面达成协议之后,将共同分享市场。他们能够确定产品的生产数量、进行定价,并分配利润。

  除此之外,我们还认为,他们能够进行游说、主导政治,并进行自我调节,集立法、执法和裁判于一身。实际上,在巴西,议会农业和畜牧业阵线仰赖于209名联邦签署代表(其中大约40%为联邦商会成员)和27个参议员(占参议院的33%)。

  除了农业综合企业对行政部门的占领,还有农业部的“大豆之王”Blairo Maggi,司法部的Osmar Serraglio,以及公民住房的Eliseu Padilha。

  司法部门也被农业综合企业集团所俘获,巴西地方法官协会的会议已经让全国农业联合会成为农业议题的支持者和优先对话者之一。

  然而由于巴西的农业企业与跨国公司的技术方案与决定息息相关,因此巴西几乎不可能建立起一个民族性的或独立的农业资产阶级。也就是说,即使巴西主要的国内生产商感受到了跨国公司合并的威胁,国际市场的变化也只是巴西资本主义的一个外在因素。我们可以看到的是巴西向外国人出售土地,试图延长种植保护期,促进农用化学品的批准,并将农业信贷或公共政策与购买专利、转基因和杀虫剂联系起来的可能性。自然资源的抽取与环境立法的放松,例如STF森林法典的巩固,证实了原始积累的侵蚀对于拉丁美洲的结构性分化与组合。

  再一次,列宁的结论是准确而及时的:

  资本主义越发达,世界对于缺乏原材料就越敏感,争夺殖民地的斗争就越冷。

 

  四名跨国公司将主导农用化学品和农药销售的65%,以及世界上约60%的种子营销。| 来源: Fernando frazao,agncia Brasil

  面对合并,从拜耳与孟山都的黑历史说起

  拜耳的罪行

  弗里德里希·拜耳和约翰·韦斯科特于1863年在德国创立拜耳以来,拜耳也有着长期的黑暗历史。

  美国永续粮食倡议组织有机消费者协会(Organic Consumers Association)于并购案公开隔日发表一篇专文,细数拜耳企业逾百年来的黑心事迹。其中包括:

  十九世纪时以儿童咳嗽药之名研发和贩售海洛因。

  二战时与纳粹政权相谋,制造集中营杀人毒气并对囚犯进行人体实验。

  1980年代旗下公司明知旧款凝血剂可能含有艾滋病毒,却为了回收成本持续贩售至发展中国家长达一年,造成港台超过百名血友病患感染艾滋,甚至死亡。

  1991年起陆续推出“益达胺”(Imidacloprid)和“可尼丁”(Clothianidin)两款热销的类尼古丁农药杀虫剂,导致欧美数以百万蜜蜂死亡和消失的生态危机。

  2005、2006年美国爆发拜耳非食用基因改造稻米污染非转基因稻田的事件,冲击美国稻米外销。

  此外,拜耳的Trasylol药物——用于控制手术期间的出血——最终也被发现在其14年的市场中每个月至少有1000人死亡。2006年有文件证明,拜耳公司隐瞒该药有不利后果的证据,继续销售。

  除了作为世界阿司匹林的主要生产商之外,拜耳公司还可能因国外流行避孕药Yasmin或Yaz的一些令人担忧的副作用而广为人知的丑闻以至于闻名于世。由于190名年轻女性服用他们的避孕药Yaz的过早死亡,也引发了针对拜耳的诉讼。Yaz使得血块的风险增加了300%。

  拜耳还生产新烟碱类杀虫剂,它被怀疑是造成全世界蜜蜂大规模死亡的原因,从而威胁到全球食品供应。拜耳还制造出塑料化学品双酚A,现已知其对人类内分泌系统有着显著的负面影响。

 

  孟山都的罪行

  孟山都因使用涉嫌致癌的化学除草剂草甘膦而闻名,这是世界上使用最为广泛的除草剂。尽管一些研究对这种化学物质导致癌症表示异议,但许多环保人士声称,孟山都公司在产品测试阶段扭曲了这些结果,例如将实验室老鼠暴露于草甘膦的时间很短。

  2016年10月16日世界粮食日,荷兰海牙的一个法庭对孟山都进行了“针对自然和人类的罪行”的审判。指导委员会包括Vandana Shiva,Corinne Lepage(法国前环境部长),Giles-EricSéralini(研究转基因生物和草甘膦毒性的毒理学家)和Olivier De Schutter(前联合国食物权特别报告员)等。2017年4月18日,法庭对呈递的证据提出了法律意见。据企业欧洲观察站报道,法庭的结论是:

  孟山都侵犯了食物、健康、健康环境和独立科学研究不可或缺的自由的人权;

  “生态灭绝”应被视为国际法中的犯罪;

  企业友好的贸易和投资监管破坏了人权和环境法律。

  孟山都也是世界上最大的转基因种子供应商。将这些转基因植物引入生态系统后,由于其对草甘膦的内在抗性而难以根除,这导致了农业产业的一个绰号:一旦是孟山都,就永远是孟山都。一旦农民购买了孟山都专利种子及配套的草甘膦,他们就被有效地锁定在一份长期合同中,因为一种产品如果没有另一种产品就无法工作。

  与此同时,强大的化学物质进入土壤,杀死了以前在天然食物链中必不可少的成千上万的本土昆虫。

  除了转基因种子及其旗舰产品农达之外,孟山都还是橙剂、多氯联苯、DDT、重组牛生长激素和阿斯巴甜的主要生产商——其历史总结在“孟山都的完整史”中,是“世界上最邪恶的公司” ,这一报告最初由Waking Times于2014年发布。

  孟山都还参加了曼哈顿计划,在历史上创下了第一颗原子弹,从而成为美国政府的“战马”盟友——今天仍然存在的联盟。正如“孟山都的完整史”中所述:

  为了增加对世界伤害和侮辱,孟山都及其犯罪合作伙伴Archer Daniels Midland、Sodexo和Tyson Foods撰写并发起了2009年食品安全现代化法案“HR 875”。这部“法案”为企业工厂农场提供了一种虚拟垄断,用于监管控制任何地方生长的所有食物,包括自己的后院,并为那些不使用化学品和肥料的人提供严厉的处罚和监禁。奥巴马总统……给了批准。

  根据该法案,孟山都公司声称只有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有机食品或自产的食品有可能传播疾病,因此必须为了世界的安全而不复存在……因为进一步的启示已经打开了这个邪恶巨人的真实意图,孟山都制定了荒谬的HR933持续解决方案,aka孟山都保护法案,奥巴马也已签署成为法律。

  该法律规定,无论孟山都的转基因作物有多大伤害,也不管它对美国农业造成多大的破坏,美国联邦法院不能阻止他们继续在他们选择的任何地方种植转基因作物。是的,奥巴马签署了一项规定,使孟山都超越任何法律,并使它们比政府本身更强大。

 

  罪行掩饰,欲盖弥彰

  应对垄断质疑。拜耳已经承诺以5.9亿欧元的价格出售某些种子和除草剂资产,以解决欧盟质疑的垄断问题,还将向巴斯夫提供其数字农场数据的许可证。此外,拜耳还表示计划出售其蔬菜种子业务,并表示将继续与欧盟竞争监督机构进行建设性对话。

  拜耳出售的资产包括大豆、棉籽和草甘膦除草剂业务,这些业务与孟山都公司的业务重叠,并且是反托拉斯的禁忌点。综合来看,拜耳和孟山都过去几乎控制了美国棉籽市场的60%。孟山都拥有美国80%的玉米和90%的大豆种植权。欧盟还要求拜耳淘汰其各公司约74亿美元的价值“以确保公平竞争”。

  事实上,拜耳与孟山都公司的合并将毫无疑问地为后来的实体提供更多的权力来欺骗农民付出更多的代价,并迫使和操纵政府接受转基因作物带来的不可接受的风险,并且越来越多地使用毒性更大的农药。

  难掩事实的“漂绿”。孟山都必须面对许多来自自然、社会与政治上的棘手挑战。包括全球遍地开花的反基因改造作物运动;旗舰产品草甘膦被国际卫生组织 (WHO)指出“可能”具有致癌风险;美国36州将近百万英亩的农田出现抗药性“超级杂草”等。

  拜耳公司为了减少孟山都带给自己的负面影响,积极参与化学和植物科学领域,挥舞标语“科学让生活更美好”。

  “我们很清楚孟山都的名声。” 拜耳执行长Werner Baumann 2016年5月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为了消减环保团体的反对声浪,避免重蹈孟山都的公关灾难,拜耳将主动邀请环保人士“一起讨论这项并购案和未来的展望”。他宣称,拜耳的经营方式不同于美式企业作风;若成功并购孟山都,将厉行严格的道德标准,甚至可能让孟山都的百年名号走入历史。拜耳也同时加强公关活动,努力行销拜耳的“永续优良企业形象”。

  拜耳甚至搬出十八世纪马尔萨斯的人口论,争取消费者支持,“2050年的全球人口将比现在多出30亿人,如何喂养这些人是当代农产业的最大挑战之一。”

  这番人饥己饥的“善意”经不起事实的检验。大量生产的玉米与黄豆,许多是用来喂养牲畜,不是填饱饥民的肚皮。况且当前的问题在于全球作物生产过剩,根据美国农业部的统计,从2013年至2016年,玉米、黄豆与小麦的产量比全球需求还要多出数百万公吨。

  草甘膦:有毒遗产。拜耳公司和孟山都公司都坚称,草甘膦是孟山都除草剂农达和其他除草剂配方中的有效成分,“使用得当时是一种非常安全的产品”。拜耳首席执行官维尔纳鲍曼强调,超过3000项研究支持该化学品的安全性:

  你在公开辩论中听到的事情最终是基于关于该产品风险的错误信息。所以,我们认为草甘膦即使属于我们公司,也是一种很好的产品,其许可证应该更新。

  当被问到拜耳是否会继续推行孟山都的商业行为时,鲍曼表示,这个新实体将根据我们的标准进行管理,并补充道“拜耳代表透明度、可靠性和不同的辩论风格”。

  然而,许多研究都得出了相反的结论,表明它对土壤、动物和人类构成了有毒的风险。

  来源: aktionagrar schweinerei-bauern-gegen-bayer-monsanto-fusion_30279278835_o via photopin (license)

    世界各地抗议拜耳-孟山都合并

  拜耳和孟山都的合并不是两家公司第一次合作。 Mobay化学公司成立于1954年,见证了孟山都公司和拜耳公司在越南战争期间合作生产的臭名昭著的“橙剂”(Agent Orange)。橙剂造成战后越南出现大量畸形婴儿­。至今,戴奥辛遗毒仍未能从环境中完全消除。

  该合并最初于2016年5月宣布,当时孟山都接受拜耳660亿美元的收购要约——有史以来最大的全现金收购[7]。2018年3月欧盟批准了拜耳和孟山都合并,美国司法部(DOJ)随后在4月份批准了合并。作为司法部批准的一个条件,拜耳将在合并完成之前,将其部分资产出售给德国竞争对手巴斯夫。对此,世界各地的抗议声音不绝于耳。

  美国“百亿反拜耳”运动

  为响应2016年的合并公告,有机消费者协会(OCA)发起了针对拜耳的抵制活动。“百亿反拜耳”运动基本上是成功的“百万反孟山都”运动的延续。继美国司法部4月批准合并后,OCA再次呼吁全球消费者加入抵制行列。正如2016年9月新闻稿中指出的那样:

  作为世界上犯规最严重的两伙犯罪集团之一,孟山都将整合其总部和海外分公司。备受诟病的孟山都公司的名字将退休,但变成任何其他名称或规模的犯罪集团仍然是犯罪集团。这次合并只会增加迫切性,并加强我们的决心,有望搜寻所有有毒害的公司。如果需要,我们会跟随他们到地球的尽头。我们会揭露他们的罪行。我们将成立百亿反拜尔。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欧洲抗议拜耳与孟山都合并

  在波恩制药公司拜耳的年度大会上,环保组织、绿党政客和有关公民都坚定地表达了他们的共同目标:必须停止拜耳与孟山都的合并。

  德国北莱茵 - 威斯特伐利亚州的农业部长Johannes Remmel表达了他对德国之声(DW)的担忧:

  合并将为这两个非常强大的公司创造中央市场地位,将小型农场挤出农业部门。我们不能允许这样。

  拜耳与孟山都的合作引发了环保人士和一些农业团体的批评。欧盟竞争事务专员Margrethe Vestager收到了50000多封请愿电子邮件和5000多封反对该交易的信件。

  欧洲地球之友环境游说组织艾德里安·贝布说:

  批准这次合并将创建世界上最大的农业综合企业,这可能会压垮竞争对手,并在利润丰厚的农业数据方面建立前所未有的垄断地位,公众舆论反对合并,农民和消费者完全有理由为委员会给这场交易开绿灯所激怒。

  AxelKöhler-Schnura是“Coordination gegen BAYER Gefahren”(CGB)的创始成员之一,多年来一直批评拜耳:

  拜耳的公众形象比孟山都要好,但是两家公司都是同一个模子出来的——当两个罪犯一起工作时,我们就无法解决犯罪。

  某精选纪录片称,拜耳声称这一合并在其员工中得到了广泛的支持,但是当承诺不透露姓名的情况下接近拜耳员工时,获得的普遍的共识是继承孟山都玷污声誉的失望,这种恐惧很快就会实现,而不是晚些时候。

  拉丁美洲抗议拜耳与孟山都合并

  巴拉圭:农业科学家和前巴拉圭省部长Miguel Lovera警告拜耳不要参与孟山都公司,这是因为2012年农业部门大部分放松管制后孟山都在该国的强大影响力。

  孟山都占领了我们的土地:巴拉圭95%的农田现在都掌握在农业巨头手中,购买孟山都意味着死亡,在经济上和道德上,孟山都的农药和转基因食品都对其造成了太多伤害。

  印度抗议拜耳与孟山都合并

  印度是孟山都公司在美洲以外最大的市场,该公司实验室改造的Bt种子占南亚国家销售的棉花种子的90%以上。在印度,孟山都卷入了一系列涉及种子和商业模式的争议。

  现在与拜耳的合并将进一步减少农民的选择,印度农业部门的许多人对该行业正在进行的整合及其对印度农业的潜在不利影响表示担忧。《印度教报》引述印度国家种子协会主席N. Prabhakara Rao的发言:

  这将导致权力集中,并将导致市场分心,这是近期种子专业合并的第三次,这将在全球市场上留下三名参与者,并将对印度农业产生深层次影响。

  印度有机农业协会的Ashish Gupta告诉DW:

  我们知道拜耳进入农药和农药领域,但它继承了孟山都的所有问题,德国拜耳的股东应该担心,我为他们感到难过。

  印度无转基因联盟成员Ritu Singh说:

  当资源集中在少数人手中时,他们的讨价还价能力会提高,并且会对像我们这样的发展中国家的农民利益产生不利影响。

  同样,Vandana Shiva等许多环保活动人士也纷纷前往Twitter等社交媒体网站宣传拜耳与孟山都的交易,并使用如“MonsantoQuitIndia”和“Cottonopolis”的标签来共享转基因种子为农民带来经济困难并致使他们自杀的信息。

  南非抗议拜耳与孟山都合并

  AGRA(the Alliance for a Green Revolution in Africa)观察伙伴非洲生物多样性中心(ACB)在罗莎卢森堡基金会的支持下,发表了一篇名为“Bayer-Monsanto合并:对南非农业的未来及小农的影响”的论文,概述了拜耳与孟山都的合并对南非农业和农民的影响。

  ACB总部位于南非,拜耳和孟山都是种子和农用化学品行业的主要参与者。这笔交易将需要全球约30家监管机构的批准,其中包括南非竞争委员会。

  ACB解释了孟山都-拜耳公司如何在其他农化和种子市场大型兼并的背景下进行合并,其中包括转基因种子市场。

  ACB指出,六家农化企业的兼并将进一步推动种子和农用化学品市场之间的整合。这将限制农民选择他们种植什么农作物和使用什么农业投入。这种生产模式将加深不平等,威胁土地和水资源的完整性,并降低农业生物多样性。

  在AGRA的全力支持下,ACB呼吁南非竞争委员会拒绝合并。他们还呼吁南非政府遏制公司的力量,并为分散研发投入资源,与农民和消费者合作,以实现更民主和可持续的农业发展。

 

  台湾300个民间团体连署反对拜耳与孟山都合并

  台湾民间组织“食品安全中心”(Center for Food Safety)发起的一项反对拜耳与孟山都合并案的联署行动,已有超过三百个农业与食品团体加入响应。

  食品安全中心表示,全球有超过六成的种子与农药市场掌握在孟山都、杜邦、先正达、拜耳、陶氏化学与巴斯夫等六大跨国企业手中,而陶氏化学与杜邦、中国化工与先正达、拜耳与孟山都的三大合并案,将更加加剧垄断局势。

 

  在各地环境运动份子、农民团体多年携手努力之下,孟山都已成为全球反转基因运动和小农保种运动的头号公敌。除了转基因作物对消费者健康和造成生态污染的风险之外,孟山都私自将印度、巴西等地原生种子申请专利以牟利的“生物剽窃”(biopiracy)争议,以及垄断印度转Bt基因棉花种子及农药市场、使印度农民负债累累、自杀率高攀不下的指控,都让孟山都的招牌蒙上厚厚一层阴影。就在拜耳并购案正式发表前夕,超过 40 个国家的环境运动人士为年度反孟山都大游行走上街头,使孟山都再度成为众矢之的。

  “在德国人眼中,孟山都是美国邪恶企业的头号代表。”一位德国生技专家在接受彭博社的访问时直言。该报导指出,根据德国环境部四月发表的研究,高达七成五的德国民众反对基因改造动植物。四年前巴斯夫集团才顺应民意,将转基因作物部门从德国撤出,现在拜耳却伸手迎来转基因龙头孟山都,而孟山都又是德国反TTIP (跨大西洋贸易及投资伙伴协议)运动的重点反对标的,这个并购案势必掀起德国国内激烈的反对。

  长期追踪农业企业(以下简称“农企”)并购动向的国际环境组织 ETC Group 直言:

  真正要对抗的不只是个别并购案,而是打破种子与化学企业的复合体。

  有机消费者协会副主任 Katherine Paul 也认为,大型农企对全球粮食体系的威胁,不仅体现于孟山都一家企业。环保团体的抗争,不会因为孟山都消失而结束:

  我们可以轻易地从“百万人反孟山都”(Millions against Monsanto)倡议行动改成推动“十亿人反拜耳”(Billions against Bayer)行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