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转基因

别招惹玉米:墨西哥反转纪实

2018-01-14 14:03:37  来源:稻菽千重浪  作者:Soledad Barruti
点击:   评论: (查看)

  稻菽按

  很多人都喜欢吃玉米,但现在可能因为担心会吃到转基因的而远离它。虽然说中国现在尚不允许转基因玉米的商业种植,但是近年的公开报道都已经揭露了上万亩非法转基因玉米在辽宁、陕西、新疆和内蒙等地遭铲除。转基因作物种植屡禁不止,农户在面临政府排查时要独自承担铲除和罚款的风险,但种子研发者和种子商却逍遥法外!

  墨西哥是玉米的发源地,拥有超过61种本土玉米品种。玉米也是他们的主食,供应日常饮食40%的卡路里和蛋白质。在认识到本土玉米已经被转基因玉米污染之后,该国民众成立了“捍卫玉米联盟”,成功逼迫政府中止转基因玉米的商业种植。墨西哥的经验告诉我们,只有民众联合起来坚决反对转基因,才有彻底禁止转基因的可能。

  在地的玉米穗,显示数十种不同的玉米品种

  (来源:Wikipedia)

  正文

  翻译:青芽儿-小草

  校对:谷雨、思远

  转基因玉米正在拉丁美洲无限扩展。它的触角甚至深入丛林、深山、部落,以及其他食物地盘。人们曾经认为,要遏止这种情况几乎是不可能的。然而,墨西哥却进行着一场力图扭转整个形势的战斗----停止引入新的转基因作物,杜绝那些已栽种的转基因作物。

  “捍卫玉米联盟”(the Corn Defense Alliance)由53名个人与20个非政府组织共同组成的团体。他们于2013年向法院起诉孟山都、先正达、陶氏化工、先锋、杜邦等公司与墨西哥政府,要求它们遵守预警原则[1]:生产者在种植转基因作物之前,必须首先证明这一作物不会影响到传统作物或者传统农耕与饮食的运作。这个“联盟”也要求(生产者)与受到影响的小农、原住民部落、中/小生产者等进行咨询会。这些相关者需要清楚(生产者)实际要推广的是什么,并表示他们是否同意来这样做。让人意外的是,直到目前,联盟一切活动都很顺利:各地的法庭都支持他们的立场,要求中止转基因作物的种植。墨西哥流传千年的信念支撑起这一胜利:失去了玉米,就失去了世界;不只是失去了世界,更是失去了整个宇宙。

  阿德丽塔(Adelita San Vicente)说:“我们正身处一个许多人对任何事都不关心的时代,即使这些事是生命本身、或是维系生命的食物等。什么都不关心。我们必须来捍卫自己,避免沦落成那样。”

  阿德丽塔,是位有着深黑色头发、会开口大笑、目光敏锐的女士,是位专精农艺的乡间教师,是位种子守护者,以及永不止步的“联盟”催生者。在讨论玉米之前,她伤感地说,仿佛每天都有人遭受拷打、被杀害:摄影记者鲁班(Ruben Espinoza)在墨西哥市中心与三位朋友共聚时被刺客射杀;43位阿约钦纳帕(Ayotzinapa)师范学院的学生被恶势力强制而失踪。[2]她还提到贫困、财富、巨型矿业与犯罪免责,这一切让墨西哥垄罩在邪恶中。她说:“唯一的希望,是在民众身上。”她亲眼目睹民众在忍无可忍后奋起的力量。“有那么多人在街头示威。那是因我们要争取做我们自己想做的事----而不是他们要我们成为怎样。”

  

  抗议者在墨西哥市为43位失踪的学生游行(AFP Photo/Ronaldo Schemidt 摄)

  

  墨西哥艺术家纪念失踪学生、谴责黑白道合谋、践踏人权作法的创作

  为何会是墨西哥?

  墨西哥沉浸在伤痛中:为了许多被杀害与失踪的人,为了破碎的山林,为了湿地上设立起许多的大商场,为了不再能提供粮食的土地,以及为了被迫离开乡间去城市的人们。这里的一切和其他地方发生的一样:天堂被瓜分,被拍卖后种花生。但多少也有所不同:墨西哥拒绝变成一个隐喻。在它每个角落,都有人们面对各种悲剧的真实事迹。在此,没有一场战斗不是生命对抗死亡、死亡对抗生命的战斗;这些斗争,既是不可思议的激烈,又充满了希望。

  为何是墨西哥?

  嗯,正如当地人所说的,我们是世界的肚脐眼。

  这是300多个原住民国度的起源之地----目前有超过1,500万后裔----他们决定挺身而出。现实也应该如此,因为他们曾发现阅读天空与了解大地的最完美方式,他们发展出千百种语言来述说宇宙,开创出多种巧妙的耕作系统。而这些,即使以今日标准来看,仍都是很先进的。他们结合至今仍在运用的历法、行星与诸神,驯化出100种植物;而这些植物,今天也成为这星球大多数地方赖以为生的食物与当地美食。

  

  在自己传统玉米田中的墨西哥农民,种植巨型的Jala Landrace

  (Eloise Phipps/CIMMYT摄)

  你以为自己是在吃些什么?

  可是,转基因作物已不知不觉潜入墨西哥。早在1996年,孟山都就首度带着它的转基因种子,来到墨西哥。最先一批作物是转基因大豆与芥花油菜,它们耐受除杂草的草甘膦农药。基于美国批准的孟山都研究,地方政府授权了许可证。从一开始,许可证就涵盖了人类与动物的食品与饲料。

  只是当它们想对玉米做同样的事——玉米占了墨西哥每日饮食中40%的卡洛里与蛋白质——情况就没这么的简单。转基因玉米,对那些跨国集团是笔生意;但对墨西哥人来说,却是种亵渎。

  到此,有必要来做个区分。当我们在谈论玉米时,到底是在谈什么啊?

  转基因玉米科技----RR(耐草甘膦)或BT(苏云杆菌/可在棉铃虫与蝴蝶体内制造出一种蛋白质毒素)、或结合两者----可运用到那不直接让人食用、却可养肥食品加工业的原料中。由于玉米含糖量高,那些在工厂式养殖场的动物会猛吃,然后就会较快冒出更多的肉。而且,过度加工的食品也显示出各式的分子重组现象:味精、添加色素、80%包装加工食品中的高果糖浆,、工业化食品中的各式维生素、充塞在鸡块等产品中取代豆油的煎炸油(这也是由玉米制成的)。顺便一提,这些并非在墨西哥生产,而是从美国进口。它们带着可口可乐、麦当劳汉堡包、工业式玉米饼等霸权性的食品意识形态。

  手工玉米饼、夹饼、玉米肉粽和尖角玉米饼等构成了墨西哥的节庆风味,它们都是由61种本土玉米品种制成的,这些品种又衍生出百万种独特品种。这些品种大多数都是本土的,但也有些杂交种(尤其是白玉米)。这是基因改造的?当然不是!

  墨西哥生产的供人们食用的可口玉米,不只喂饱了自己,还饲养了全世界:墨西哥共有2200万公顷的玉米田,本国只消费其中1000万公顷产出的玉米,其他全出口。这也不是在说墨西哥人不吃转基因玉米;只是他们不像我们这些无知与浑然不觉的消费者一样。他们原本家常的、实在的、精致的、墨西哥式的菜色是由人亲手做出来,使用的都是真正的玉米、未经人工植入基因的玉米,因此就很少会吃转基因的玉米。

  发源地

  6000年前,根本就没有什么玉米;在墨西哥、在地球任何一角落都没有。当时有的,是在当今的普埃布拉(Puebla)的一种墨西哥类蜀(teocintle)的草本植物。这种草本植物,有细长的叶片和冠毛的顶部。然后,其他的一切都是谜:各种考古遗迹与室内实验都无助我们了解墨西哥类蜀黍是如何跃进成为嫩玉米(choclo)、elote或是玉米。调查线索也指出:今天的玉米是经由各代人对这植物所作的杂交育种工作演化过来的。

  这其中有太多的疑惑,最主要的是有许多故事。依据传言,诸神赐与我们墨西哥类蜀的种子,男人与女人都是从这种子中出生。男人与女人,他们的身躯与灵魂,不是由尘土、或男人肋骨而来,而是源自于玉米。

  从生物学来说,玉米是极罕见的唯一能相应于神话与传说的案例:如果农夫不把那些玉米棒上的种子剥下来,这种植物就注定会灭绝。另一种来了解这些种间关系的方式,是透过授粉过程:含有花粉的雄性器官长在玉米株的顶端,或可说是长在玉米株的“外面”。它们得很费力地飘到玉米棒上,横穿过它,然后进入植物的雌性部分。靠着摇动一株玉米的花粉,把它传到另一株,来打乱这种过程是很容易的事;然后就会有无数的杂交品种冒出来。一位农妇,可以凭她的想象,选出最好看、最可口、最强悍与最能适应变化的玉米。情况还不只如此:只要有需要,还可以倒回时间,强化玉米的适应力。这发展出来的一个目前仍在使用的极有意思的农艺作法,把本土玉米回头再来与墨西哥类蜀黍杂交,让这种植物的基因重新经历干旱、洪水与降霜等整个历程。杜兰(Antonio Turrent)说到:“多样的遗传记忆,使得玉米在墨西哥乡间演化千年以上。”

  杜兰是拉丁美洲1960年代涌现出的一批农业工程师中的一员,他也致力于研究墨西哥creole品种玉米的生产潜力。“墨西哥乡间的生物多样性远高于世界其他地方所发现的基因库。每年,农民从各式玉米品种中生产出数十亿种不同的作物。这种多样性是无穷的:每个品种都是在面对气候变迁、情况不稳定与其他无可避免灾难时,一种存活的机会。这些植物知道如何克服各种意外,因为它们过去已经经历过未来可能面临的挑战。这些玉米、这些墨西哥类蜀黍,以及墨西哥类蜀黍的祖先,早在2000多万年前就遇过这类问题。因此我们发现,达尔文的适者生存论早已在这个主食中体现出来:也因此,避免(这些作物)受到污染就变得很紧要。”

  为了弄清楚转基因的污染情况,一些人组织起“关注社会的科学家联盟”(the Union of Scientists Committed to Society)。杜兰最近当选为主席。这个团体也是“玉米联盟”的一份子,它由有着共同乡间信念的不同科学学科的专业人士组成,并非那些待在实验室的生物科技学者组成的死气沉沉的组织。

  原住民族与他们种植玉米之间的亲密关系基于相互了解,甚至主要是基于自由。当小农拥有自己的土地后,这块地通常是较小块、不很适于耕种的地方。(墨西哥800万公顷种植玉米的农地,有300万公顷的土地极为肥沃,这也是他们想种植转基因玉米的地方。其他500万公顷则给分为诸多小块、具不同地力的农地)。小农不依照私有财产原则来生产。杜兰说:“为什么是这样?因为就像人类一样,近亲繁殖会减弱生物适应性。”“而且,在小农平均拥有2-5公顷的土地时,必然会出现这种况。为了避免如此,小农的一个保护措施,就是来交换种子。这样,就不会给限制在一公顷内,而可扩展到整个地区。生产是集体性的。植物与生产者的DNA,都是一样的。这也是为什么农夫离开自己的活动范围时,通常会带着自己的玉米。而在回来时,则会带回所到地方的玉米:他们希望玉米能像它们在自身历史中纵横交错于整片大地一样的四处蔓延。”

  在墨西哥,玉米是种生活的方式。哈拉(Jala)的农民在比赛看谁能生长出世界最长的玉米穗(Eloise Phipps/CIMMYT 摄)

  生物剽窃

  2000年底,美国加州柏克莱大学一群研究员,瓦哈卡州(Oaxaca) 与普埃布拉州(Puebla)的本土玉米已受到转基因玉米的污染。此前,人们一直认为,解除种植禁令之前,没有任何转基因玉米被种植。举报发出后,对墨西哥政府的讼案首度出现。政府虽然启动了参与式举报,但没公布结果。之后,更多的举报显示:33%以上的本土玉米受到污染。一连串的群体行动、争辩、横越全国的调研、聚会与结盟等等先后出现。数年后的一天,一声再也不能被忽视的吶喊让整个墨西哥骚动起来:乡间无法再如此承受下去!

  只是,孟山都根本不理会这些,参议院更不想管,国会比参议院更不在乎这些。2005年,小农奋起反抗后不久,他们立即签署了一份《生物安全法》(Biosecurity Law),授权种植实验性转基因玉米。没有任何的宣告,没有履行预警原则,没有农村居民的知情同意书。更恶劣的是,把一切责任推到受污染的玉米身上;然后孟山都可就此宣告农民知识产权侵权。

  对阿德丽塔等人而言,这道法律,就是在呼唤民众起来行动。阿德丽塔忍无可忍。她创立了“生命的种子”(Seeds of Life)机构,接触了像“绿色和平”等组织,也与同样新设的“关注社会的科学家联盟”做结盟。整个构想,是想来保护全国各地的玉米发源地。

  为了这个新目标,他们经由生物学者与人类学者迅速完成一幅地图。这是份像有多种色彩点画的地图。图中的每个点,标示出只有当地才有的玉米。看着这份地图,没人会怀疑墨西哥是玉米的发源点。

  可是,只是靠立法想来抵制政府与企业集团,是十分困难的。后来转基因玉米渗入到墨西哥一些最残暴的地带;而且打入到泽塔毒品同业联盟(Zeta Cartel)所控制的锡那罗亚州(Sinaloa)、海湾毒品联盟(Golfo Cartel)控制的塔毛利帕斯州(Tamaulipas)与华雷斯毒品联盟(Juarez Cartel)掌握的奇瓦瓦州(Chihuahua)。而转基因公司,倒是可以很自由的出入这些地区,来实验种植转基因玉米。

  

  转基因identikit玉米

  (来源:Wikipedia )

  法律流程

  2010到2013年间,“联盟”确立,而就捍卫玉米方面也万事齐备:小农,原住民族,犹加敦半岛的蜂农(他们已自行成功的在半岛上阻止种植转基因玉米),以及社会活动份子,艺术家,科学家与厨师[3]等等。但仍欠东风。而在此时,正巧冒出一位关键人士。

  律师贾麟朵(Rene sanchez Galindo),一位年轻、热情,具有坚定决心的家伙。他首份工作----在参议院待过三年----是撰写那与美国签订自由贸易条约的规章。那规章继续存在,赋予原住民与公民团体权利,可是没什么人动用这些法律条文。但他深切明了这法规,只要有可能,就会灵活地采用。他首先在特拉斯卡拉市(Tlaxcala)实践:“他们邀我去参加一个筹备农业法案的会议,于是我们就做出来了——‘推动与保护作为原本祖传物的玉米的法’,我们一般称的‘恒常食物多样性’。”那是在2011年。这法律认可小农与原住民族作为那产生玉米的种质资源的拥有者与保管者,以及让他们具备保护的工具:种子库,注册生产者,编入目录,纪录,在他们周遭,全面禁止转基因品种。

  “特拉斯卡拉,就是指‘ 玉米饼的地方’。那也是我祖父母来自的地方。在某种程度上,我得要感谢他们。”他的投入,也因关系到他的双亲、他的祖父母,他的孩子,而更为强化。“我希望我新生的儿子能吃得像墨西哥人。绝对没有转基因食物。他不是个实验品。”

  很幸运的是阿德丽塔与“联盟”的其他人,知道要去哪儿找到他:“他们招我去提出保护诉讼,但结果是,我们做出前所未有的集体要求。”这是整个过程中最初始、也是最具风险的部分:面对跨国集团提出的83份实验要求,“联盟”的成员则是来捍卫土地避免受到伤害,而且出面代表那些无法参与这官司的小区、那些许多状况外的人。

  这诉讼必须是无懈可击的。情况是:22页纸张,与7份在地的科学研究;共只有一个坚定的要求:要落实预警原则。他们指控政府与跨国集团释出转基因玉米到环境中,这有害于“保育、以及对本土玉米多样性的可持续使用与公平分享。”

  历经无数次的波折,今年三月,“联盟”总算收到它期待已久的消息:此案件的法官指令,明确中止在墨西哥种植为商业出售的转基因玉米。同时,实验性种植,也得每月接受评估;任何会受到影响的人,都可加入评估,提出自己的意见。这也是指:人人都可以加入。虽然公司集团对这公开审理持正面态度(毕竟是,没有完全的禁止),但这对“联盟”而言,却是明显的胜利。

  他们为何会赢?

  “我们的主张,没提出什么特别之处;只有少数几页。它们则用5、600页来回应。因举证责任是在它们身上。它们得来证明不会造成任何的伤害。但它们无法成功。你知道原因何在? 因为它们不会买来吃。一个单纯的状况,就把我们给联合在一起:我们是墨西哥人,而墨西哥人是喜欢玉米饼的。”

  包括法官也是一样。

  “每个人。包括孟山都。只要看看它们的律师:他们也是墨西哥人。而墨西哥人,吃的就是玉米饼。你认为他们会这么容易就放弃生计吗? 玉米,就是墨西哥。你可看到它是多么的根深蒂固。”

  注释

  [1] 译注:联合国环境与发展会议 ( 1992 )用来保护环境的原理,是一项应该广泛应用的预防方法。这是指若有对环境产生严重或者不可逆转的损害,缺乏完整的科学依据不应该当作是推迟成本效果评估的理由,以防止环境退化。

  [2] 译注:2014年9月26日,100余位师范学院男学生包车,打算去墨西哥市参与“1968年10月校园屠杀事件”(Tlatelolco Massacre)纪念活动。路途中,晚间在葛列罗州(Guerrero)伊瓜拉市(Uguala)给警方拦截。之后详情不清,有种说法是警方将学生转交给当地药物黑帮来处理....结果是有43名学生失踪,多人受伤。此种违犯人权的事件,震惊全墨西哥与国际社会,引发民怨;各地纷纷抗议黑白道间的利益勾结。

  [3] 厨师业界中聚集起一群人,成立“墨西哥厨师群体”。这群体也于2015年发表一份公开信给聂脱总统(Pena Nieto)。信中陈述要留意转基因BT与Rr玉米带来的危险:失去生物多样性,面临一不确定科技的不确定性,增加农药使用的危害(像是阿根廷乡间给困扰的例子),以及失去粮食自主权。

  本文转摘自:「青芽儿」#79,2017.07/08与#80,2017.09/10,有删节;原文出处:Revista MU;英译版出处:《阿根廷独立报》,链接:

  http://www.argentinaindependent.com/socialissues/development/dont-mess-with-the-corn-lessons-from-mexicos-struggle-against-gmo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