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转基因

转基因抗虫棉省农药神话破产!印度18名棉农因打农药中毒身亡

2017-12-30 14:19:45  来源:微信“稻菽千重浪”  作者:卡提克·洛克汗得
点击:   评论: (查看)

  稻菽按:

  近日,印度的各大媒体纷纷以头条报道亚马特马尔县18名农民因喷洒农药中毒身亡的消息。值得注意的是,棉农种植的是转基因Bt棉花,而生物科技公司一直以来都自诩转基因棉花的最大优势是抗虫,从而减少杀虫剂的使用。

  可是,在印度,我们看到转基因棉花经过多年的种植,已造成棉铃虫的抗药性,失去了抗虫效果。另外,为了应对蓟马、粉虱和叶蝉等次生虫害的侵袭,棉农必须混合使用多种农药,把自己暴露于农药中毒的风险中。该地区的农业专员甚至要求Bt棉花摘除“抗虫棉”的标识。

  转基因棉花抗虫的神话彻底破产!

  图:今年印度亚马特马尔县已经有18名棉农因喷洒农药中毒身亡。图片来源:https://thewire.in/187103/maharashtra-farmers-pesticide-deaths-nhrc/

  文章来源:印度Hitavada 日报;

  原文链接:http://thehitavada.com/Encyc/2017/10/13/The-Fatal-Chain--Failure-of-Bt-Cotton,-increased-sprays,-poisoning-deaths.aspx

  发表日期:2017年10月13日;

  作者:卡提克·洛克汗得( Kartik Lokhande)

  翻译:周丹丹;校对:罗其云,马齿

  正文

  一个新闻事件的根本原因不容易被公众所看到,因为媒体争论往往只停留在表面的分析。但只要你进一步探究印度亚马特马尔县农民因农药致死的原因,你就会发现根本原因是转基因棉花的失败导致农药喷洒量的增加。马拉根乡加德拉村的农民迪瓦卡尔·加齐(Diwakar Ghagi),因农药中毒而去世。他的侄子帕素勒姆·加齐(Parshuram Ghagi)也是一个棉农,做了一个有代表性的分析。他直言不讳地说:对农民而言,转基因棉花具有抗虫特性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

  加齐说:“转基因棉花容易受到槐蚕、食叶毛虫和棉红铃虫的攻击。转基因棉花种植面积扩大以后,农药开支也上涨。厂家已经研制出针对不同用途的多种农药。之前只用一两种农药如硫丹和乐果就可以了。现在,情况已经发生变化。转基因棉花增加了我们的农药费用”。而且,多用农药意味着接触农药的风险加大,仅在亚瓦特马尔一县就至少有20名棉农因农药中毒死亡。”

  图:马拉根乡棉农使用的农药包括久效磷(左图)和丙溴磷(中图和右图),这些农药是剧毒的,久效磷已经在全国69个国家禁用,而丙溴磷也被29个国家禁绝。

  图片来源:http://panap.net/2017/11/failure-governance-causes-tragic-deaths-poisonings-bt-cotton-farmers-india/

  马拉根乡农药经销商VKS公司的董事长加以纳兰·巴德基(Jainarayan Badki)认同加齐的观点。他说,“转基因棉花目前并不能抗虫,因此农药喷洒必不可少。而这导致许多农村家庭失去了家里的顶梁柱。我们也不知道那些农药中毒的幸存者是否还像以前一样健康。”

  图:马哈拉施特拉邦今年已经有18名棉农因喷洒农药中毒死亡,24名棉农失明,超过600人在亚马特马尔县医院治疗。图片来源:https://www.newslaundry.com/2017/10/03/pesticide-poisoning-kills-18-maharashtra-farmers-25-blinded

  马拉根乡农业局主任拉凯什·达萨瓦(Rakesh Dasarwar)也证实,农民们一直在抱怨棉红铃虫的侵袭。他说,棉红铃虫在棉籽中冬眠。该区的棉花收获期从排灯节以后一直持续到1月或2月,因为收割季节较晚,所以棉花遭受棉红铃虫攻击的风险更高。

  PDKV农业大学前校长沙拉德·尼姆巴卡博士(Sharad Nimbalkar)非常敢于直言反对转基因棉花。他解释道:“目前使用的转基因棉花品种已经失去了抗虫效力。此外,农药喷洒一段时间后,害虫会对农药产生抗药性。为了保收就必须增加农药喷洒的次数。农民还混合使用多种农药,将自己暴露在农药中毒的负面影响风险中。”

  图:棉农打药的时候往往不带防护面罩等劳保用品,直接暴露于农药当中。图片来源:https://newsclick.in/pesticide-poisoning-kills-18-farmers-yavatmal-maharashtra

  瓦山特罗·奈克农业生物技术学院的高级昆虫学家普拉莫德·亚德格瓦(Pramod Yadgirwar)也证实,转基因棉花容易受到蓟马、粉虱和叶蝉的攻击。但是,最大剂量的农药喷洒针对的是吸虫、灰翅夜蛾和棉红铃虫。结果显然是农民的农药成本增加了。

  VNSSM主席基肖尔·蒂瓦里(Kishor Tiwar)更直接地说转基因棉花已经“失去抗虫性”了。几年前,种子公司声称BG-II能够抵抗棉红铃虫。一些知名科学家也通过各种研究支持厂家的说法,声称种植BG-II可以减少农药开支。

  可是,这些研究发表之后没几年,现在的实际情况就已经发生了根本变化。棉红铃虫一直在攻击转基因棉花。蒂瓦里说现在种子公司正努力推出BG-III。然而由于一些国际情势的发展, BG-III进入市场的批准暂缓。尽管如此,他还是说,今年仅亚瓦特玛尔一县就售出80万包未经批准的BG-III棉种。他说,马拉根乡播种的棉花几乎全是BG-III品种。他声称,这些未经批准的BG-III棉种大部分来自古吉拉特邦。

  尽管转基因棉花的种植面积在增长,农民的投入成本却从未下降。事实上,由于化肥、农药、植物生长调节剂、粘着剂和增强剂等使用量增大,农民的投入成本不断增加。但是,蒂瓦里询问,如果转基因棉花根本不能抗棉铃虫或其他害虫,那么印度农业研究委员会和多个农业大学还能找出什么替代办法?他愤怒地追问:“他们是不是一无是处?”

  蒂瓦里说,灌溉地区的转基因棉花产量是每英亩7-8公担。如果“所需”化肥不足且农药喷洒次数不够,每英亩产量就会减少2公担。所以,如果农民决定减少打药的次数,他们注定会减产。他补充道,由于农药公司的大力推广,农民纷纷选择使用农药。蒂瓦里也注意到,“可悲的是,现在每个人都明白打药以后会发生什么……”

  令人惊讶的是,政府也知晓转基因棉花容易受到棉红铃虫的攻击,也知晓农民用于购买农药和化肥的费用不断上涨,但是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早在今年8月1日,蒂瓦里还是SMK农业专员时,曾经给国家科技部下属的基因工程评估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秘书写过一封信。他在信中提到转基因棉花“越来越容易受到棉红铃虫的攻击。”

  在这封信中,时任农业专员蒂瓦里要求委员会秘书“重新考虑是否能给转基因棉花比如BG-II发放许可,并重新评估转基因棉花能够抗棉红铃虫的论断”。他指出,他的办公室经常接到农民投诉——棉红铃虫的攻击导致农作物歉收。

  马哈拉施特拉邦有近400万公顷的耕地种植了棉花,近96 %的棉农都使用了`。这位时任农业专员声称,“近两年来,人们发现转基因棉花越来越容易受到棉红铃虫的攻击。农民一方面抱怨因为昂贵的农药喷洒次数增多导致成本增高,另一方面也抱怨作物减产。”

  出售转基因棉种的公司已经开始提供非转基因棉种用于“隔离带”种植,以为有这些“隔离带棉花”吸引棉铃虫等害虫,转基因棉就“安全”了,产量也就保证了。

  不过,前农业专员蒂瓦里在信中也指出“过去两年来,这些“隔离带棉种被发现质量参差不齐”。重要的是,他还提到应该注明BG-II棉种易遭受棉红铃虫害,并将其从转基因名录中剔除。一旦不被标识为转基因棉种,BG-II的价格就会被“降到普通杂交棉籽的价格水平”。然而,蒂瓦里被任命为农业专员不到三个月就被调走了。

  尽管仅亚瓦特玛尔一区就已有20个农民/农业雇工因打药中毒丧命,500多人因此患病,但是棉农对大力支持转基因棉花公司的各方支持者却保持沉默。技术即使是好的,但是技术使用带来的投入成本上涨呢?农民根本无力承担增加的投入成本,因为在所谓的市场经济中,农民拿不到合算的回报。

  由此引发的争论不断升温,政客和政策制定者们也将继续展开激烈的争论,因农药中毒死亡或患病的农民/农业雇工的家人庭成员一定会思考——农业到底出什么问题了……

  英文字幕视频:亚马特马尔县棉农中毒致死暴露非法转基因棉花的泛滥(Yavatmal deaths brings illegal Bt crops under len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