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转基因

吕永岩:纪念崔永元之父崔汝贤前辈

2017-12-22 07:47:5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吕永岩
点击:   评论: (查看)

  知道崔永元幽默、睿智、正直、善良,但不曾与崔永元谈及家庭。知道崔永元的父亲是位工程兵的师职领导还是后来的事情。

  那天崔永元发了一个博客,内有一张在医院陪同父亲的照片。我从这时候才知道崔永元的父亲早在1946年就入伍,参加过淮海战役、渡江战役、四川剿匪,作为工程兵,还参加过抗美援越和抗美援老。曾三次负伤,右臂致残。从战士一步步升至团政委、师副政委,是一位当然的军队老首长。

  军人有军人情结,战友情远浓于同学情,同乡情。因为战友面对的不是花钱月下,而是战场,是演习、是抢险。军人是国家民族危难中的中流砥柱,是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的决定力量。战友往往要并肩走进血与火,战友情是由血与火锻造而成的。作为军人,知道崔永元出自军人家庭,自然情感上又近了一分。

  幽默睿智靠天赋也靠后来的养成,但作为一个世人赞许的金牌主持人,崔永元的正直善良从何而来?尤其是在这个转基因强奸民意、弱肉强食、物欲横流的时代,崔永元为什么仍然能够正义凛然,无私无畏,伸张正义,为民请命?

  原来崔永元有一位身经百战,百炼成钢,情操高尚的父亲。

  崔永元说父亲“一身正气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崔永元很小的时候,家里养了一只可爱的小花猫,全家人都宠着它。有一天,崔永元一觉醒来,听到花猫在床下喵喵地叫,他下床一看,发现小花猫不知从哪儿叼来了两条黄花鱼,正准备“大快朵颐”。崔永元高兴地把这事告诉了父母亲。父母亲没有一笑了之,而是很认真地顺着猫的脚印查,发现黄花鱼是小花猫从墙外叼来的,而隔墙是一个国营菜市场。父母亲马上带着小永元和副食品定量供应本直奔菜市场,向卖鱼的叔叔阿姨说明情况,把两条黄花鱼的钱付给了他们,还划了副食品定量供应本。结果猫吃了两条鱼,崔永元他们兄弟少吃了两条鱼。但这种家风崔永元说:“我继承了。”“在中央电视台工作18年,我没有走过一次商业穴。”近年,靠推销转基因发别国国难财、民难财的转基因资本大鳄提出给崔永元2亿封口费,崔永元也拒绝了。并且他还想把这件事告诉老父亲,但是 “九十岁的爸爸已经不认得我们了,已经说不出话了,他目光犀利扫向我们每个人,一直扫到心里,我知道,他是让我们牢记什么。”牢记什么呢?当然是要牢记“一身正气,诚实,不能说谎,不能骗人,不能占人家的便宜”。尤其是不能为了捞取诱人的转基因狗粮,去出卖国家和人民利益。

  崔永元做到了。

  崔永元的父亲当工程兵团政委的时候,因为流动性大,营房条件不好,官兵家属来探亲常常没地方住。这时,崔永元的父亲就常常腾出自己的房子让他们来家里住,和来探亲的官兵亲属吃一锅饭,家里经常平添了许多来自全国各地的“亲戚”,“显得很拥挤,但也很热闹,很有人情味”。所以崔永元从小就学着父母善待别人,总是把自己的糖果、小人书和“亲戚”们分享。这种“开放”的家庭,养成了崔永元开放、大度、容人的性格。崔永元曾说:“父爱就像日出,那样光明磊落,真挚情深;母爱就像月亮,那样温柔无私,慈爱无边”。崔永元同情弱者,礼贤下士,实话实说,所有这些,当然也是因为他有一个好父亲。

  我下乡去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后来被调到兵团部。兵团司令员颜文斌是一位周身布满了枪伤的老红军。他去基层检查工作,回来后司机从小车的后备箱里抱出一个基层送的大西瓜,颜司令见了立刻勃然大怒,狠狠批评了司机,然后拿了双份西瓜的钱,硬逼着司机将钱还给了送西瓜的基层连队。我想崔永元的父亲就是颜司令这样的人。

  从枪林弹雨中杀出来的我们的父辈为什么会这样?

  我知道那个年代的一个故事。那是1948年的冬天,也就是崔永元的父亲曾亲身参加的淮海战役。解放大军行进在发起战役的路上,普普通通的百姓推着小推车络绎不绝地与解放大军并肩前行。一位参加战役的军人作家问一位推车的农民大嫂说:“你们小车上推的是什么?”

  “白面。”

  军人作家知道这是百姓家里的口粮,如今献给了解放大军。于是又问:“你们家里还有存粮吗?”

  农民大嫂说:“有,但不是在家里。”

  军人作家问:“那是在哪里?”

  农民大嫂说“在地里。”

  “地里?地里是什么?”

  农民大嫂说:“麦子”。

  军人作家环顾白雪覆盖的中原大地,积雪下面的麦苗还没发芽。原来为了支援人民的解放事业,当地百姓把自己现成的口粮已经全部献了出来。军人作家情不自禁的落泪了。

  这就是我们的人民,这就是我们善良正直的人民。这就是人民养育出来的共产党,人民养育出来的人民军队所以一心为民,一心奉公的崇高品德的来源。

  “不忘初心”的“初心”是什么?那只能是“我们的共产党和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是革命的队伍。我们这个队伍完全是为着解放人民的,是彻底地为人民的利益工作的。”

  “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老一辈的先烈们做到了,崔永元的父亲做到了,我知道崔永元也做到了。

  如今,老一辈革命家们走了,先烈们走了,那些与先烈并行在淮海战役进军路上的农民大嫂们走了,崔永元的父亲也走了。但人间大爱能走吗?人间大善能走吗?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能走吗?

  呜呼!吾心伤悲!谨以此文纪念崔永元的父亲崔汝贤前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