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转基因

欧洲的反草甘膦运动告诉了中国什么?

2017-12-17 08:00:12  来源:人民食物主权论坛  作者:jrry86编译
点击:   评论: (查看)

  译者按:

  草甘膦在欧盟的许可于本月中旬到期,近几个月,是否批准给予草甘膦新的许可一直是个争议话题;早些时候,反对草甘膦的运动组织者曾在欧盟发动群众,获得过百万人签名支持,要求禁止草甘膦,并把这一诉求提交给了欧盟委员会[1]。

  在这一背景下,欧盟委员会提议的重新批准方案几次投票未能获得有效大多数支持,欧委会也一再退让,从最初建议的延期十五年缩减为五年。上月底,在欧盟上诉委员会的一轮投票中,由于德国农业部长不顾环境部长的反对,在总理默克尔未知情的情况下单方面投了赞成票(此前德国在多次投票中都投了弃权票,这正确反应了德国政府各方势力的不同立场),导致欧委会的提案获得有效大多数支持,草甘膦获得在欧盟新的五年使用许可[2]。

  对此,一股悲观情绪在反草甘膦运动者(与反转者高度重合)中弥漫,其代表人物是乔纳森·朗瑟姆(Jonathan Latham)博士,他是“生物科学资源项目”的创办人,“独立科学新闻”的主编。他发表文章,批评了环保主义者长期以来的策略,那就是把反对的目标定位于某个具体的毒性化学试剂(如草甘膦),这样不仅效率低下,而且即使获得成功,它也会被另一个可能更加有潜在危害的试剂所代替。他主张环保主义者应该直接针对化工农业,力求从整体上禁止所有人工合成化学试剂在农业和公共场所的应用。实际上这一观点与联合国粮农组织的倡议不谋而合,联合国粮农组织倡导生态农业[3],明确宣布我们并不需要用转基因生物来解决当前的世界饥饿问题[4]。

  另一方面,对此持乐观态度的也大有人在。“转基因观察”网的克莱尔·罗宾逊(Claire Robinson)在表达了支持朗瑟姆博士禁止所有人工合成化学试剂的最终目标的同时,也对反草甘膦运动的现状表示乐观,其主要观点在于这是一个公众教育的成功,促使包括政治家在内的民众关注到了化学工业和农业的问题,并日益表达出摒弃它们的诉求,这些正在有些国家(比如法国、意大利)得以实现。反对草甘膦以及其它合成试剂必然是一个缓慢耗时的过程,每前进一步,都使得化学工业农业体系更脆弱一点。

  笔者特地翻译介绍了这两位反草甘膦反转基因代表性人物的文章和观点,这实际上是对策略性和战略性问题的一个探讨。希望能引发思考。

  正文

  乔纳森·朗瑟姆:欧盟重新批准草甘膦让环保主义者的策略崩盘;现在怎么办?

  随着在经济的每个领域,自然产品和方式被人工合成所取代,日益增长的毒性污染[5]和塑料废品[6]的浪潮,使得地球的生态迅速毁坏。一个最近刚报道的例子,1974年在英国种植非有机小麦每年需要喷两次农药,而在2014年则是20.7次[7]。

  为遏制毒性浪潮,环保运动的主要策略是针对具体的“坏蛋”化学用品发起挑战,强迫其退出市场[8]。在某些时候,这一策略很成功。例如很多国家不再喷洒DDT或林丹。但市场上有7-10万种人造化学试剂,其中大多数没有经过检测,可能有毒性。假定化工业不再发明新的产品、假定从市场上禁绝一个毒性化学试剂需要10年的运作努力,禁绝现有的化学制品大约需要到公元一百万年才能完成,而实际上刚刚的两种假定都过于乐观了。

  这种环保策略还存在另一个问题。它假定仔细设计、诚实执行的检测可以有意义的区分有毒和无毒的化学试剂。事实上,证据正好相反。很容易看到,化学试剂的检测是一个没有意义的过程,因为来自毒性化学试剂的潜在严重危害基本上是无穷无尽的,而化学试剂检测评通常仅估如下这些危害:致癌性、神经毒性、肝毒性、生殖毒性、多代影响,一次只检测一项危害。所以,仅仅着手检测一个化学试剂是否有害,就需要使用整个城市的大鼠来实验,而这还只是对大鼠有害与否,这个化学试剂是否对人有害还要回答很多问题。

  在毒理测试的时候,毒理学家惯常使用的从啮齿动物和其它动物外推到人类的做法是不科学的[9]。这个常规是随意的,而且经常被证明是错误的。然而这种错误却甚至被监管者策略性地接受。世卫组织的癌症研究机构(IARC)比所有官方监管机构都更反对草甘膦[10],该机构的毒理分类把人类和动物的毒性区别对待;这等于承认终究不能通过动物试验预测对人类的毒性。

  先不论使用数百万动物进行漫无目的试验所带来的伦理问题,监管者接受这种含糊不清的逻辑对于化学工业来说就是一种恩赐。然而,一旦测试发现某个化学试剂对动物有确凿无疑的毒害,化学工业却转而坚持要别人拿出该化学试剂对人类有毒害的流行病学证据,这就相当于在球赛中移动球门柱(译注:即改变游戏规则或双重标准)。

  所以用科学来挑战被批准的化学试剂,这个看上去比较成功的环保策略,实际上只是一个糟糕的、失败的策略;尤其是因为它似乎暗示着所有其它化学试剂是安全的。即便当它看上去成功的时候,它实际上也是失败了。一个化学试剂被淘汰(或出局),它只是被另一个取代了而已。会有人同意用阿特拉津 【校译注:又名莠去津,是一种毒性除草剂】取代草甘膦么?

  反对化学污染的人也许可以借鉴反转运动的经验,反转运动大致成功地使转基因远离欧洲、中国和亚洲、以及非洲,并使转基因在种植国成了一个社会弃儿。反转运动成功的诀窍在于不区分各种不同的转基因,而是全部彻底地反对转基因,使得不同的人和利益团体团结在同一面旗帜下---不管他们是反对那些宣称对生命拥有专利的[11]、还是反大公司控制的、或反化学污染的、或仅仅是反转基因特有的危害的[12]。这是一个宽大的帐篷,它不需要公众有细节化的技术知识。想想看,聚集在“拒绝转基因”的旗帜下,或者一个说“我反对活性成分1-methonomethyl-2-arbitrazine因为它在1到0.1ng/ml浓度下对某些种类青蛙的卵巢和残留腺体有累积增生效应(Doolittle和Dally,1983)”的旗帜下,哪一个更容易?

  我以前曾表达过[13],在狭隘的科学基础上反对化学试剂是错误的、也是灾难性的,因为这等于承认常规毒理学检测的的有效性。这一策略认可政府挑选的监管者的偏心、甚至他们时而不时的公然不诚实;容忍监管者依赖工业界这一方提供的证据;容许工业界从一开始就指导化学毒理学监管的设计;承认动物实验的伦理;容许通过“良好实验室规范”(GLP)指南来迫使监管者无视经过同行评议的科学文献,而这些文献成果是纳税人花费巨资资助的;它容许公司以“商业机密”为借口而隐藏证据;认同由独立实验室进行的大多数化学试剂检测可能是欺骗性的这一看法;认可化学侵害的狭隘性,认为它从一开始就只是一个科学问题。

  虽然活动家们当然要抱怨这些不公平、不道德的实践,但抵制如草甘膦这样的个别化学试剂意味着向公众暗示这些缺陷最终是可接受的,而现实是它们从一开始就不可能在科学法庭上得到公正审判。

  反转者面临的挑战是对方的迂回战术,即用基因编辑来绕过转基因的定义,但这种境况还是比环保者被化工业嘲笑要强多了。就在今晚,化工界在用大量的比利时啤酒庆祝草甘膦重获批准[14],他们再次说服欧盟粗暴地、也很可能是使用欺诈手段[15]凌驾于化学试剂监管规则和民主过程之上,批准给予草甘膦五年许可。

  化学污染问题的解决之道因而应是一个对抗性的策略,这个对抗要与危害的存在本质相匹配。环保运动需要结束针对单个化学试剂的运动,转而直接打击化工业的痛处。禁止在农业上使用所有合成化学试剂,禁止在学校和校园场地使用所有合成化学试剂。禁止在公众场所或整个城市使用所有合成化学试剂(这可以做到),包括禁止所有合成化学试剂与食品的接触。[16]

  上述的打击运动已经开始,在获得成功的地方,与只禁止单个化学试剂相比,其结果带来了真实的变化。但是环保运动还可以进一步:比如让监管者为其决策负责;比如建议终止给予在食品中使用合成化学试剂的工业界任何补贴;比如针对体内检测出毒性化学试剂并且变得不适的个人,要求制造该化学试剂的业界建立基金,自动为这些个人提供补偿。这些做法将引起化工业的关注,自然也会激励公众。

  克莱尔·罗宾逊:草甘膦重获批准,环保主义者的策略崩盘了?

  克莱尔·罗宾逊说反对草甘膦的运动对教育公众来说是个巨大成功

  现在欧盟已经批准给予草甘膦新的五年许可,朗瑟姆博士批评反草甘膦运动没有成效[17]。朗瑟姆博士说,“环保运动需要结束针对单个化学试剂的运动,转而直接打击化工业的痛处。禁止在农业上使用所有合成化学试剂,禁止在学校和校园场地使用所有合成化学试剂。禁止在公众场所或整个城市使用所有合成化学试剂(这可以做到),包括所有合成化学试剂与食品的接触。”

  我同意朗瑟姆博士的目标,但是我不同意他文章题目表达的意思---“欧盟重新批准草甘膦让环保主义者的策略崩盘”。我相信尽管欧盟重新批准了草甘膦,这个运动还是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理由如下。

  首先,草甘膦运动从来就不是针对单个化学试剂的。它是一个放大镜,使人们把注意力聚焦于化学试剂、农药工业和监管程序上的很多问题。它唤醒了政治家、媒体和普通公众关注下列问题:

  * 工业界自己检测其产品然后宣称它们安全

  * 监管者仅仅复制粘贴[18]工业界告诉他们[19]的检测结果

  * 检测结果不公开,因此独立科学家无法检验

  * 在极少数情况下当独立科学家终于能检验[20]它们的时候,他们发现了[21]很多弄虚作假[22]

  * 对辅佐剂没有进行长期检测

  * 监管过程没有考虑混合效应[23],而且永远也做不到,因为有太多组合以至于无法检测。

  我看到主流媒体在讨论这些问题,特别是在欧洲大陆,而仅仅在几年前这还从没听说过,人们一直都以为监管程序在起着保护我们的作用,以为监管者为我们的最佳利益而着想。

  公众教育

  在所有化学试剂中,草甘膦是个理想的放大镜,因为:

  * 它是最广泛使用的除草剂,因此对它的禁止和限制(诸如此刻正在被实施的那些)有着广泛的影响。我们不能假设一旦该化学试剂被禁止,它会被其它可能更坏的所代替,因为我听说过的那些致力于局部限用措施的非政府组织,正在仔细确保用非毒性的机械杂草控制方法代替草甘膦

  * 数十年来主流一直宣传草甘膦安全、或比其它除草剂安全,而目前关于它的争论打破了这个神话,这也将引发对未来所有将会推销的所谓“安全”的化学试剂的冲击效应。它有点像英国的疯牛病丑闻效应,导致公众对于政府对转基因安全性的保证也失去了信心。这种后天的的不信任使得英国超市对自有品牌的产品禁用了转基因,并且至今还是如此。

  直到最近,当很多欧盟成员国开始发出反对草甘膦声明之时,我还在想这次禁止草甘膦还是不可能的,也几次在公开场合表达过这观点。但这不是说这个运动是浪费时间。相反,它是我所见过的最好的公众教育尝试。

  具体的胜利

  最近数月,随着运动汇聚了更多力量,并且多个国家的政治家未经环保活动家推动便自发处理相关问题,我确实想过也许有机会禁止草甘膦。但我从不认为该运动的成功与否取决于我们是否在欧盟层面赢得禁令。除了民众受到教育,我们也取得了一些具体的胜利。我们已经听到法国和意大利计划在今后三年逐步淘汰草甘膦[24]。世界上有其它国家已经基于科学研究而这样做了[25]。

  我不太了解法国预期中的禁令的内幕,但我知道意大利政府采取这些步骤是基于科学研究,曾有些人怀疑这些研究是否有作用。但没有这些研究,意大利不会转而反对草甘膦。话虽如此,我们当然还需要更多更好的研究,就如Ramazzini研究院计划进行的那种[26],如此一来其目前的良好意向才不会在(编者注:化工行业)猛烈攻击下变得步履蹒跚。毫无疑问未来对它的攻击一定会存在。

  对反草甘膦运动家来说,这样的图景有什么不好呢?当然,进步是缓慢的,但是化学工业体系已经比五年前脆弱很多。这当然是好事。无论如何,我支持那些力图禁止所有合成农药的运动,并会为其发声。这后一种目标还需要数年才能实现,同时我希望反草甘膦运动将会持续提醒人们警惕农药依附所带来的根本问题。

  注释

  [1]http://gmwatch.org/en/news/latest-news/17893-citizen-anti-glyphosate-initiative-will-be-examined-by-the-commission

  [2]https://weibo.com/6251691439/Fx9E35vnb?type=comment

  [3]http://www.fao.org/news/story/zh/item/80114/icode/

  [4]http://www.fao.org/fileadmin/user_upload/biotech/docs/faqszh.pdf

  [5]https://phys.org/news/2017-02-scientists-categorize-earth-toxic-planet.html

  [6]https://serc.carleton.edu/NAGTWorkshops/health/case_studies/plastics.html

  [7]http://www.gmwatch.org/en/news/latest-news/17988-scientists-warn-of-toxic-chemical-cocktail-in-food

  [8]https://mitpress.mit.edu/books/pandoras-poison

  [9]https://www.independentsciencenews.org/news/the-experiment-is-on-us-animal-toxicology-testing-science/

  [10]https://www.iarc.fr/en/media-centre/iarcnews/2016/glyphosate_IARC2016.php

  [11]http://no-patents-on-seeds.org/

  [12]https://www.independentsciencenews.org/environment/have-monsanto-and-the-biotech-industry-turned-natural-bt-pesticides-into-gmo-super-toxins/

  [13]https://www.independentsciencenews.org/health/unsafe-at-any-dose-diagnosing-chemical-safety-failures-from-ddt-to-bpa/

  [14]http://www.gmwatch.org/en/news/latest-news/17998-europe-extends-glyphosate-approval-for-five-years

  [15]http://www.gmwatch.org/en/news/latest-news/17999-scandal-erupts-around-german-glyphosate-vote

  [16]https://www.chelseagreen.com/video/a-precautionary-tale

  [17]https://www.independentsciencenews.org/health/eu-reapproval-of-glyphosate-leaves-environmentalists-strategy-in-tatters/

  [18]http://www.gmwatch.org/en/news/latest-news/17898

  [19]https://www.theguardian.com/environment/2017/sep/15/eu-report-on-weedkiller-safety-copied-text-from-monsanto-study

  [20]http://gmwatch.org/en/news/latest-news/17724

  [21]http://gmwatch.org/en/news/latest-news/17307

  [22]https://www.nrdc.org/sites/default/files/open-letter-from-dr-christopher-portier.pdf

  [23]http://www.gmwatch.org/en/news/latest-news/17988

  [24]http://www.gmwatch.org/en/news/latest-news/18000

  [25]https://sustainablepulse.com/2017/10/13/six-middle-eastern-countries-ban-glyphosate-herbicides-over-probable-carcinogen-fears/#.Wh1OKEtpFIY

  [26]http://www.gmwatch.org/en/news/latest-news/17933

  文章来源:新浪微博,jrry86翻译,经译者同意,编辑校对时,对文字有些许改动;

  译文链接: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83340600174678

  原文作者:Jonathan Latham博士、Claire Robinson;

  原文链接:

  1.https://www.independentsciencenews.org/health/eu-reapproval-of-glyphosate-leaves-environmentalists-strategy-in-tatters/

  2.http://www.gmwatch.org/en/news/latest-news/18001-with-glyphosate-re-approved-is-environmentalists-strategy-in-tatter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