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转基因

苦尽甘来:安阳同心非转基因公社的生态农业之路

2017-12-12 09:52:34  来源:人民食物主权论坛  作者:陈秋明
点击:   评论: (查看)

  周总理曾说“任何新生事物在开始时都不过是一株幼苗,一切新生事物之可贵,就因为在这新生的幼苗中,有无限的活力在成长,成长为巨人,成长为力量”。安阳同心非转基因公社从成立之初寻找土地、建造设施,再到后来社员冲突和生产滞销,甚至面临散社的危险。就如所有新生事物,经历了重重坎坷。重建后的同心公社重新迸发出活力,继续成长并鼓舞着人心。

  今年7月,这个新生的公社遇到困难的时候,社员的齐心努力与全国关心人士的帮助使它转危为安。如今,新生的同心非转基因公社继续在生态农业与食品安全的道路上探索着。

  本文根据陈秋明老师在人民食物主权年会上的讲话整理而成,略有删改。

  2017年11月11-12日,“生态农业与合作实践”人民食物主权年会在云南昆明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思考者与行动者们齐聚一堂,分享经验,探索出路。在当前资本主义化工农业的枪林弹雨中,这样的探索与实践显得尤为紧迫。为将“吃饭”的权利紧紧握在人民的手中而不被剥夺做出努力,我们希望提供一个分享与讨论的平台。人民食物主权论坛正陆续推出本次年会的精彩发言,敬请关注。

  

  公社简介

  安阳同心非转基因公社的社员是一群关注食物安全、环境健康的普通市民,面对严峻环境和食物危机,他们决意联合起来自己生产,支持生态农业。目前30多个社员共同出资、义务劳动、共享利益、共担风险,建成11亩的生态种植蔬菜基地。他们期望更多人能参与进来,吃上健康菜。讲者陈秋明是公社发起人之一。

  正文

  各位老师,各位同志,各位朋友,大家好!

  我是来自安阳同心非转基因公社的陈秋明。我们公社成立于今年三月,运行才八个月,没什么经验可谈,我就我们公社探索过程给大家做一汇报,希望能得到各位老师的指点和帮助。

  公社概况

  我们公社是个类似生产消费合作社的公益性组织,大家利益共享,风险共担。公社现有社员36人,会员20人,大部分是本地人,也有少量外地人员。社员每人交2000元,分800斤净菜,公社鼓励社员参加义务劳动,出一个工可奖10斤蔬菜。公社基地现有暖棚1个,凉棚6个,露地5亩,连地边设施共11.24亩。

  我们学习有机方式种植,坚持不用化肥农药除草剂催熟剂,完全自然成熟,是真正的无公害蔬菜。目前基地种着萝卜、白菜、苤蓝、大蒜、蘑菇、花菜、西红柿、黄瓜、青椒、小白菜、小油菜等十余种蔬菜......各种蔬菜生机勃勃,长势喜人。

  回想八个月走过的历程,可谓酸甜苦辣,一言难尽。概括起来有三个阶段:信心十足起步,遭遇危机难行,老将扶持成长。下面我给大家谈谈这三个阶段。

  起步:艰难但充满信心

  我是参加了去年十二月食物主权年会,听了各位老师的发言,特别是听了郑冰老师的报告,受到启发才决心搞这个事情的。我认为郑冰老师成功的秘诀就是:大家的事情大家办。大家齐心合力搞好共同喜爱的事业。

  回到安阳,我就着手这件事。首先建立健康中国安阳同盟微信群,群宗旨以健康中国为目标,致力于推动绿色生态有机农业,促进城乡绿色互助同盟。不断拉亲朋好友进群,同时上街发反转传单,群众扫二维码进群。我们在群里经常发食品安全与转基因危害方面的信息。

  到春节期间,群成员超过了一百人,我号召大家找地开辟自己放心菜园。我们选地的标准是:

  1.离市不太远交通方便;

  2.远离污染源;

  3.土壤最好有机或撂荒几年;

  4.面积、设施、租金合适。

  我们先后找了七八处,符合条件的不多,曾有200亩的一块地,原来搞有机种植赔了,撂荒多年,可惜面积太大也有纠纷没法选。最后我们才定了目前这块地。当初我们还不满意这里紧挨的小猪场有臭味呢,实在没有更合适的了!

  在选地同时,我草拟了一份公社章程,在网上让大家讨论。然后我召集愿意参加公社的人开会讨论章程。经过2月19日,3月5日两次开会讨论修订表决,章程基本定了下来(个别内容以后经网上讨论表决进行了修订完善)。但由于热情高,没有订退出机制,这是一个隐患,给以后处理公社危机带来了难题。我与交款的人,建立了现在的同心非转基因公社群。3月8号,我们和出租方签订了土地租赁合同。每年租金15500元,预交半年。

  土地租赁合同签订后,大家热情高涨。安钢(安阳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社员驱车一个小时来基地参加劳动。原来棚只有铁架子,承包后我们进行了维修覆膜。为了省钱我们到濮阳采购物资,自己能干的活儿就自己动手,技术性强的我们就找工人。地埋管是我们自己铺的,电线水管是我们装的,门前水泥地是我们自己处理的,围栏是我们自己围的。技术员采购好了种苗,大家一起动手把菜苗移栽到了地里。西红柿开花后,我们发现地里没有蜜蜂、蝴蝶,就请附近养蜂专家,带着几箱蜜蜂加入了我们公社。

  特别是修暖棚后墙,原来塌方,修补费了很大力气。把棚里土袋子往后墙堆,堆了几次也没有上完。后来棚里太热,大家都不愿进棚了。最后我一个人清晨去扛了几十袋,后来又来了社员帮忙,才算弄完。棚外墙补土也很费事。由于环保,工地不让出土,很长时间弄不到土,我只好找人半夜去拉土。大家又把土撩上,才算修好了暖棚。

  

  前期建设尽管困难很多,但大家各有所长,各尽其能,群策群力,各种困难总能得以克服,公社发展还算顺利。到5月初,公社社员发展到了规定的55人,公社前途似乎一片光明。

  危机:退社风波与蔬菜滞销

  第一个危机出在种植品种小黄瓜。黄瓜收获时,大家发现不是传统带刺的黄瓜,社员有的认为是转基因,有的认为不是转基因。这时有的说非转不非转无所谓,无公害就行了;有的说公社需要改名字;有的说要改选领导;有的提出退社。

  我决定召开社员大会,讨论公社这些问题。但是会议没有取得任何成果。公社面临解散的危险,不得已,我和副社长商量出台了退社机制:凡退社除了取菜折款外全退,出工的按菜价兑现。因为条件优惠,公社很快平静下来,但一下子有了万元的亏空。

  六月份西红柿下来了,我们一边分配,一边出售,又卖掉了小麦,同时压缩开支。到7月中,亏损减少到了五千元。我们收获西红柿大约六千斤。由于社员减少,部分西红柿采不透,烂到了地里,开始有人抱怨。

  夏季高温休棚,公社资金链断裂,用工停了,9月底要交下半年地租,没有着落。怎么办?7月15日在安阳工学院开会讨论资金问题,决定副社长出面组织公社筹集资金,如不成功,就对外转让。

  十多天过去了,资金仍没有筹到,有人开始在群里发难。没办法了,我打电话给袁老师、李老师几位骨干,让她们想办法挽救公社。我自己表态社长另选,欠款公社打证明,我来承接。

  重生:老将扶持与历史转折

  应该说7月28日的宾馆会议,带有转折性和决定意义。虽然参加会议的只有八、九个人,但是解决了公社迫切需要的生产资金问题。会上袁老师带头借款五千元给公社,参加会议的其他社员也纷纷响应,凑出了恢复生产资金14000元。会上成立了以袁老师为主任的公社管理委员会,选举李凤山为代理社长,侯云林为现金保管,我成为公社管委会成员。我交接了一下手续,公社又开始了新的运行。

  我协助袁老师、李老师安排了生产规划后,8月4号至12号,去北京闺女家住了8天。我终于能喘口气了。

  “快回来吧,”袁老师多次电话催我,“黄瓜分不掉,回来想想办法!”13号我回到了公社,又像回到了战场。出特价政策,销售送货,处理了几百斤黄瓜。接着又去内黄采购种苗。可惜李老师高血压犯了,累倒辞去了社长,生产的担子又落在了我的肩上。

  短期生产资金有了,但下半年租金还成问题。正在我们忧心忡忡的时候,香港毛泽东思想学会的林敏捷会长应袁老师邀请,来参观我们公社。林老得知我们困难,毅然慷慨解囊捐助我们公社五万元,使我们一举摆脱了面临倒闭的困局。

  我和袁老师相识于2011年安阳桥庙会反对转基因宣传活动。后来在多次共同举办纪念毛主席等红色活动中加深了了解。这次袁老师临危受命,林会长鼎力相助,是因为他们同样有一颗救国救民的火热心。我想我们同心非转基因公社之所以能化险为夷走到今天,真是托了毛主席他老人家的福啊!是毛主席他老人家在暗中支持我们帮助我们啊!

  公社在运转,在成长,公社以后路还很长。我深深感到:改造中国农业维护人民建康,建设健康中国美好中国任重而道远!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谢谢大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