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转基因

《自然方法》披露基因编辑导致数以百计意外突变给人类敲响警钟!

2017-11-08 14:47:27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吕永岩
点击:   评论: (查看)

  @jrry86按语: 以前转基因科邪家无耻忽悠我们说转入外源基因的转基因技术精确可控,现在基因编辑科邪家们则坦白承认:“转基因导入的基因片段在受体基因组中插入的位置是随机的,并不固定。看看,为了推销新型基因编辑作物,它们不惜先狠抽自己一个大嘴巴。”

  接着,基因编辑科邪家又开始忽悠了:“基因编辑技术对基因的编辑是可控的、精准的”。这些黑了良心的东西以前对民众撒谎,说转入外源基因的转基因技术精确可控,现在狗能改了吃屎的本性?

  他们没有告诉我们的是,基因编辑技术普遍存在脱靶效应。今年5月份在《自然》杂志旗下的《自然方法》上发表的研究文章发现,经过基因编辑的小鼠,出现了超过1500个单核苷酸突变和超过100个较大的基因删除和插入,而用研究人员常用的筛查生物基因组可能发生脱靶效应的位点的计算机算法,未能预测出任何一个这样的DNA突变。这给基因编辑作物的安全性评估带来何种启示呢?可参看笔者翻译的文章:《CRISPR诱发的突变---它们对食品安全意味着什么?》

  人民食物主权按语:提起转基因,通常会想到转入外源基因,比如转抗除草剂基因和转BT毒蛋白基因,这是当今广泛应用的转基因农业技术,其危害也已经被越来越多的研究和事实证实。然而基因改造并不只是转入外源基因,还包括新一代基因改造技术——基因编辑,这一种技术不涉及外源基因,但是并不代表着安全可靠,因为生物体是一个超级复杂的系统,而人类对其了解还很有限,一个基因的开关就可能会影响到很多特征的表达。最近国际科学期刊《自然·方法》发表的一项新研究,就发现基因编辑技术CRISPR在小鼠的基因中引入了数以百计的非期望的突变,此研究一出就打破了基因编辑精准安全的神话,所以同样引起相关行业的攻击。虽然现在关于基因编辑生物危害的研究还较少,但我们必须要警惕该技术所带来的风险同样不可控,危害同样巨大,只有严格管控相关研究才能避免基因编辑生物重蹈传统转基因作物那样的覆辙。

  

 

  ​​​    CRISPR诱发的突变---它们对食品安全意味着什么?

  作者:Claire Robinson;翻译:jrry86;原文发表时间:2017年6月1日;原文链接:http://www.gmwatch.org/en/news/latest-news/17657-crispr-induced-mutations-what-do-they-mean-for-food-safety

  (图片说明:因为一个新的研究显示基因编辑过的小鼠被诱发出了数以百计的非期望的突变,“转基因观察网站”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这对基因编辑食品安全性有何启示)

  《自然方法》发表一项新研究,发现基因编辑技术CRISPR在小鼠的基因中引入了数以百计的非期望的突变。

  在这项研究中,研究者对用CRISPR基因编辑技术修改了某个基因缺陷的小鼠作了全基因组测序。他们搜索了所有的突变,包括那些单核苷酸(DNA碱基单位)突变。

  他们发现两只分别接受了基因治疗的小鼠的基因组出现了超过1500个单核苷酸突变和超过100个较大的基因删除和插入,而用研究人员常用的筛查生物基因组可能发生脱靶效应的位点的计算机算法(软件包),未能预测出任何一个这样的DNA突变。(译注:挺转者常宣称基因中易发生脱靶效应的位点可以通过计算机算法预测出来从而设法避免,这样可以提高基因编辑的精确性,在体外实验中,情况也大体如此,可在实际的动物体内进行的基因编辑证明,计算机预测完全失败)

  虽然这项研究是有关基因治疗领域的,但是它对于如何监管用CRISPR及其它基因编辑技术开发的食物作物和动物有着明确的启示作用。

  全世界的监管机构目前还在争论如何评估基因编辑产物的安全性。许多转基因推崇者建议“轻微的”监管甚至完全不监管,他们假定像CRISPR这样的基因编辑技术的产物是精确的、可预测的,因而是安全的。(译注:对于是否将利用基因编辑技术开发的作物当作转基因作物来同样管理,目前各国管理机构及世界权威机构尚在争议之中,美国FDA正在征求公众意见,而德国则是世界上第一个表态要将基因编辑作物当作转基因作物来监管的国家,同时它还建议欧盟采取同样的措施)

  这项新的研究说明这个假设是错误的。那么该如何监管这类产品呢?

  有一个建议是要求对基因编辑生物作全基因组测序并提交给生物安全评估机构。

  但这带来另一个问题,如果全基因组测序显示除了期望的基因改变,没有任何突变或脱靶效应,那么我们是否可以确定其安全?

  我们征求了迈克尔·安东尼奥博士的意见。安东尼奥博士是伦敦的分子遗传学家,他使用包括基因编辑在内的基因工程技术研究基因治疗。

  安东尼奥博士说:

  我同意基因编辑生物的全基因组测序必须提交给生物安全评估机构。如果全基因组测序显示除了期望的改变外,没有任何额外突变/脱靶效应,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确定它是安全的。

  但是这几乎完全不可能做到,应该考虑的问题是到底会出现多少脱靶突变,而不是它们是否存在。该技术并不完美,随着不断地改善,将来它可能会很少出现脱靶效应,但永远不会达到只产生所期望的改变这样的地步。

  此外,在农业上使用基因编辑技术会牵涉到植物组织培养,它本身就天然会带来突变。所以不管基因编辑变得多精确,仍然会有大量由组织培养诱发的突变。

  毫无疑问,许多基因编辑诱发的脱靶突变以及组织培养诱发的突变,对基因功能都没什么影响,但是也有许多则影响很大,并一直影响到最终上市的产品,不管是植物还是动物。

  还有另一个特点使得基因编辑更可能带来脱靶基因损伤并导致功能紊乱,这是由于脱靶效应的出现并不是随机的,而是会发生在其它基因中与期望改变的DNA碱基单位次序相似的位置。

  当然这并不排除会发生最近这个关于小鼠的研究中的并不让人吃惊的现象,即CRISPR诱发的脱靶效应会发生在基因中DNA碱基单位次序与目标位点有极大不同的位置上,这些研究者发现CRIPSR在小鼠中引发的大量脱靶突变并不能被常用的计算机算法预测出来。【1】

  所以不仅需要进行全基因组测序,来确定CRISPR基因编辑技术带来的所有脱靶突变,还必须弄清这些非期望改变对基因功能全局模式的影响。因此除了全基因组测序,还应使用其它分子图谱分析或“组学”方法:转录组学---基因表达图谱,蛋白质组学---蛋白组成图谱,代谢组学---代谢产物图谱,和微小RNA组学---微小RNA图谱。

  另外也很重要的,还要认识到,即便对一个特定基因的标靶期望改变,也会有非期望效应。例如,完全打断或改变一个酶的功能会导致非预期的或不可预测的生化副反应,并极大改变生物体(例如食物作物)的组成。

  由于这类技术当前固有的局限,分子图谱方法并不能完全展现出基因编辑技术造成的食物产品组成的改变,因此还是需要利用已经建立的动物模型体系来进行长期毒理学研究。

  在缺少这些研究的情况下,宣称基因编辑是精确可预测的,那只是基于盲信而不是科学。

  转基因观察网站的结论

  我们从安东尼奥博士的解释中得出结论:对基因编辑技术得到的产品至少应该像对老式转基因技术得到的产品一样进行严格的监管,实际上对所有类型的转基因产品都应该重新审核以纳入“组学”分子分析和长期动物喂养研究。目前世界上任何监管机构都不要求作这样的分析和研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