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转基因

王诚:非典的“原罪”是转基因工程意外?

2017-08-09 10:24:30  来源: 微信“金桥智库”   作者:王诚
点击:    评论: (查看)

2003年非典印象

  今天之所以要来讨论这个问题,是因为看到令人震惊的文章,华裔科学家陈慰中先生所写的《转基因与新瘟疫》,站在科学家的角度上,揭示了“非典”的罪魁祸首乃是转基因工程出现的意外,至于是不是美国针对中国的基因武器攻击,还有待于查证。而从动机上来讲这是非常可能的,因为2003年,美国正在中东搞大事,打响了伊拉克战争,而中国在伊拉克拥有巨大的利益,上百亿美元的投资,而且还是中国一个重要的石油来源国。

  这确实让人担心,转基因的泛滥成灾,带来的风险超出了我们的想象。科学再怎么发展,也应该遵循科学伦理,因为我们人类认识自然,追求真理,发展科学的根本目标是为了增进人类的福祉,而不是所谓的为了求真而求真,任何会给人类带来毁灭性灾难的科学研究,都应该说暂停,直到我们的认识能够跟上它的步伐,将风险降低到可控的程度。更不是为了政治或战争的目的,用基因武器去控制或毁灭别的国家或人民,做人要有底线,作为一个国家同样应该如此。一战中德国使用瓦斯毒气,二战中日本对华使用细菌战,朝鲜战争中美国对中国人民志愿军使用生化武器,都是在不断地挑战人类的底线,并造成了巨大的人员伤亡。鉴于美国和日本的犯罪前科,我们有理由相信他们还会有继续利用基因武器作恶的可能,中国应该停止与美国公司在基因等生物工程方面的合作。

  陈慰中是谁?

  陈慰中是著名的华裔科学家,也是在国际科学界著名的反转斗士。既然许多人说崔哥是文科生不懂转基因,那么我们今天就搬出一尊科学界的大神出来,教育教育那些喝了几滴洋墨水就目中无人,自以为有科学大旗在手,就可以肆意妄为,走遍天下都不怕的挺转斗士们。还有,我还要给自己说一下,我是学哲学的,哲学在西方是科学之母,所以应该没有人会来说,搞哲学的不配讨论转基因的话题了吧。

  陈慰平先生是一位非常著名的国际科学家,在英美世界拥有很高的科学地位,与此同时,他还是一位拥有深厚的传统文化功底和爱国情怀的科学家,这一点我们从他的众多著述中可以看得出来。例如《中庸辩证法》(一九八九年北京学苑出版社)、《王夫之辩证法》(一九八六年湖南船山学社)《科技与中国》(一九八六年北京中国科技论坛)、《西方的中医五行》(一九九零年北京学苑出版社)、《中庸系统神学》(二零零零年中国基督教神学教育委会出版)和《中庸经济学》(一九九八年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在北京出版)等等,可以说是很好地将中西文化融汇贯通,而又卓然有所建树的科学家。

  陈慰中博士原籍福建省漳平市永福乡。于1931年1月6日出生于厦门鼓浪屿,我们知道鼓浪屿虽然只是一个不足1.8平方公里的小岛,但却是近代数百年中西文化交汇的地方,今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定为世界自然与文化遗产,也是中国著名的旅游胜地。成长在这样一个思想文化开放的地方,陈慰中博士15岁便随家庭出国定居,先是在南洋,后来移居美国、英国和加拿大维多利亚,并且于2013年病逝于加拿大维多利亚。

  陈慰中博士的学术履历丰富而精彩,跨越多个领域,这在西方科学界也是不多见的。陈慰中首先是在美国获得生物化学博士后,继而前往英国读毕神学,并被按立为英国国家教会圣公会,伦敦Sussex Gardens 圣雅各堂牧师。一九七三年被聘到加拿大维多利亚参加创办皮尔逊国际学院并出任生化系主任,任教生物化学多年。一九八四年开始创办加拿大中华学院,主办中国高级管理培训研究中心,并于一九八五年开设了加拿大第一所全日制中医专业。一九九零年创办李约瑟中国古代科技博物馆。

  陈慰中博士曾被选为英国伦敦帝国癌症研究员,一九七四年被选为英国牛津皇家显微学终身院士。北京大学中国文化书院外籍导师和客座教授,南京金陵协和神学院客座教授,中国北京农业大学农民问题研究所研究员,兰州大学干旱生态农业国家重点实验室顾问。中国中南神学院名誉校长。牛津大学协会会员和印度历史协会终身会员。加拿大华裔作家协会荣誉会员。加拿大农业协会会员。加拿大维多利亚市荣誉市民。知名儒家基督徒。俄国东正教《中华福音》名誉主席。

  看了陈慰中院士的学术履历和学术头衔,我想以陈慰中院士这种学术地位,应该不是某舟子之流的伪科学人士所能比拟的吧,也不是农业布的某些转基因专家可以相比的吧。别的不说,光是英国皇家科学院的终身院士这一条,能进入其中的华裔科学家恐怕也是屈指可数的吧。而且他还是专门的显微学终身院士,英国伦敦帝国癌症研究所研究员,这专业也是够专业的吧?当然或许有人会对他是基督徒这一点有所诟病,但是人家在海外,入乡随俗,也是情有可原的,而且从他的著作和爱国情怀来看,他的骨子里还是个儒家。

  陈慰中论非典与转基因工程

  陈慰中院士的科学水平是很高的,虽然他等身的著作我没有怎么来得及读,但是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庄子讲,技进乎道!搞科技的人能把科技的研究成果上升到哲学的高度,那就是一个了不起的哲学家。这意味着一个科学家跳出了自己的领域,而具有了理解宇宙大全的能力,这种跨越就是从点到线到面的跨越,不断突破自己狭小的研究领域,而把视角放到了辽阔无尽的宇宙。这就是一个伟大的科学家穷极一生,所追求的目标、价值和意义,陈慰中就是这样一位科学家。

  早在2003年,中国爆发非典疫情后不久,陈慰中院士就写了一篇文章叫做《转基因与新瘟疫》,最早发表在2003年第十二期的《跨文化对话》上,由北京大学跨文化研究中心出版,以及刊登在2003年《中国食品报》国际食品专刊。在这篇论文的开头,陈慰中院士就开宗明义:“圣经和易经都指出,万物的来源是‘各从其类’。最近的转基因工作是跨类违反天然,这乃用动物的细胞基因,或不同的病毒,引进到植物的基因内去。這跨类的基因乃是陌生基因,使原来的基因被改造,就引出原生命体系免疫的反应。因异基因已经被插进了,免疫的永恒反抗,造成日久后免疫系统的疲劳和崩溃。”

  这段话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天下万物都有其属类,有它的本质规定性。最近以来的转基因工程是跨类的,违反自然规律的。转基因科学家用动物的基因或不同的病毒,用基因枪注射到植物的基因里面去。这种跨类的基因杂交,会使原来的基因被改造,自然就会引发原有生命中免疫系统的反对。一方面由于陌生基因的强力侵入,另一方面则是免疫系统的永无止境的反抗,自然会造成日后免疫系统的疲劳与崩溃,而人体的免疫系统一旦崩溃,那就意味着患上了不可治愈的癌症。

  所以说,转基因是人类患上癌症剧增的罪魁祸首。也许这样理解起来还有些困难,我们就以欧洲人对于美洲人的入侵为例。一个人就好比是一个文明体,当一个文明体受到外来的文明的强力侵犯的时候,他必然要反抗,而且这种反抗是没有止境的。会一直坚持到把外来基因赶走为止。反抗的结果,是美洲的印第安人被灭绝了,也就是说他的免疫系统崩溃了,失去了自我保护的能力,也就自然灭绝了。其实在历史上,许许多多的文明体都被消灭了,大约只有中华民族的免疫系统是最强大的,所以才能从远古的最初一直存活到现在。

  2003年的非典,不知从何而来,也不知为何而终,到现在为止,依然是一个谜。从一开始市面上便有各种流言,比如有些专家说是因为广东人吃了穿山甲导致了非典病毒的产生,这恐怕很难站得住脚,中国人吃了几千年的穿山甲,为何突然就有了非典呢。正因为非典的谜点太多,也就有众多的科学家来研究。

  按照陈慰中院士的研究,非典的起因是由于美国向中国强推转基因食品引发的。而且陈慰中院士向我们提供令人信服的证据。早在2001年中国迫于美国政府的压力,向美国购入一大批转基因大豆。然后到2001年12月11日美国就不再反对中国参加WTO了。也就是说这个事对美国来说意义太重大了,大到可以让美国拿同意中国加入WTO作为交易筹码。此后不久,有一家中美合资的企业就买通了某省海城,逼(骗)学生们喝转基因大豆做的豆浆(实际上就等于把学生当成是实验用的小白鼠了)。结果就出事了,2003年3月19日,海城发生4千多个学生喝转基因大豆豆浆中毒事件。

  也就是在同年3月,中国发生非典型性肺炎。按照陈慰中院士的说法,人的肺部已经有原有的肺部病毒,但是我们的免疫系统提供抵抗力使它不产生流感。当典型的病毒采纳了不稳定的基因的时候,变成了不稳定的肺炎病毒,就把典型的肺炎病毒,变成了非典病毒,把普通肺炎变成了非典型的肺炎了。可能当初2001年 美国卖给中国的那一批转基因大豆是已经过期,基因不稳定的转基因大豆了。

  此事之后,在德国和以色列也有婴儿因为奶粉中有转基因大豆导致死亡。所以,对转基因食品转变成不稳定的病毒,小婴儿是最敏感的,因为他们还没有足够的免疫力,其次是年轻人,他们的免疫力还没有成人那么强大。老年人虽然经过长时间,发展了免疫抵抗力,但是对老年人来说,最可怕的还是肺炎。因为肺炎会降低消耗人体抵抗力,使得病者同时得到其他疾病,很可能因并发症而亡。所以,转基因食品被消化以后的碎片很容易跟动物体内原有的病毒重新结合组成新的病毒。

  而这种新的病毒由于它是不稳定的,所以它会不断变异,不断吸取其它病毒的基因,从而形成超级可怕的病毒,而人体的免疫系统的改进不能赶上它的变异速度,从而引发大规模的流行疫病。非典就是这种流行疾病,一直到我们的免疫系统得到修复,而病毒也停止了变异的时候,我们才能消除这种疾病。

  所以,按照陈慰中院士的观点,转基因工程会不断地导致新的病毒的诞生,而变异的新病毒将会引发全球性的流行病。并且担忧,当生命的免疫系统,特别是人类的免疫系统被破坏以后,不能提供抵抗力或者是修改不稳定的基因的时候,这可能就是人类的自灭了。并反思这会不会是恐龙失踪的原因呢?

  也就是说转基因这个事儿,其可怕程度一点也不亚于核武器,我们看到广岛的原子弹,以那种剧烈的方式杀死了十几万人,我们觉得很可怕,可是转基因引发的癌症和其它绝症,不但会杀死千千万万的人,让他在医院承受各种痛苦,而且还会把病人的家庭榨取一空,甚至负债累累。当然最恐怖的还在于,它会导致人类的灭绝,就像曾经导致恐龙的灭绝一样。

  领土主权不可让步 生命安全更不能让步

  印度入侵洞朗的军队滞留在中国境内已经快两个月了,我们说界线就是底线,领土主权一步也不能让。但是同样的,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比领土主权更加重要,因为我们保护领土主权根本的目的,就是要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让人民群众能够安居乐业,享受幸福生活。如果我们在转基因的领域失守,在粮食安全领域失守,那比我们的领土边境失守后果更严重。

  根据陈慰中院士的研究,非典疫情在中国爆发的根本原因就在于中国进口了美国的转基因大豆。海城四千多名中学生在2003年三月十九日被豆奶中毒以后,分别出现了肺炎,肝炎等疾病。就有点像非典型肺炎。那么,海城的中学生为什么没有出现大规模的死亡,而在广东和北京却出现了大面积的非典疫情及伤亡呢?

  按新华社独家采访,“豆奶的原料来源于天然大豆”。但是这天然大豆是东北自产的“地产豆”,还是每年从美国输入的一千七百万吨转基因大豆呢?这两种大豆事实上都是“转基因”的大豆,因为农民种植转基因大豆后,事实上是一起堆放在仓库里的,并不会分开。因此我们接下来就要问,转基因大豆与此次学生中毒,与流行的非典型肺炎 (SARS) 有什么直接或间接的关系? 外来病毒与内在免疫崩溃有关吗?

  显然是有关系的,不然我们无法解释东北人民喝了千百年的豆桨没事儿,转基因大豆一来就出现中毒事件。学生们的中毒可能是因为饮用了过多转基因大豆制作的豆奶,但是因为饮用豆奶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学生们在饮用的同时也会产生抗体,也就是说免疫功能也会随着病毒的入侵而不断增强。由于是大规模地爆发,引起政府和社会的高度重视,救治比较及时,所以未出现大规模的死亡。试想如果不是在学校,而是分散在不同的家庭的话,就可能导致大规模的死亡事件。

  非典就是由一个个的死亡案例迅速蔓延而引起全社会的恐慌的。我们可以尝试从转基因的角度推测非典病毒的形成。非典型肺炎,英文简称是SARS,是一种冠状病毒,其基因构造已经被公布了,共有基因的连串顺序列三千个化学核基。(About 3000 nucleotides sequence) 。与人类的30亿个核基相比,微不足道,(NUCLEOTIDES),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一个SARS病毒如果不能被免疫系统消灭,就能不动自我复制,繁衍出千千万万个SARS病毒,从而彻底摧毁人体的免疫系统,导致病人的死亡。

  导致非典型肺炎的SARS病毒大约有40%的基因和普通感冒病毒不同。而这些不同处便是来自“突变”种的基因。陈院士认为这40%突变种基因来自转基因工程之意外(当然更可能是作为转基因武器而存在)。这突变种有一部分很可能是来自已经有病的人体。这个过程的链条可以很漫长,从转基因大豆,农药的毒害,序列私动,异基因插入,突变种,植物、动物向人类跨越,最后演变SARS病毒。

  当然最可能的是发生在转基因实验室里面,当科学家们用重金属涂上病毒(所谓的基因枪)轰炸大豆或其它作物的基因时,它的控制能力是非常有限的,也就是说基因枪不是像步枪,狙击枪那样,一枪一个准,打在DNA基因长龙的靶心上,把病毒精准地送入目的地,就像发射卫星那样。而是像冲锋枪、机枪一样扫射,准确率是很低的。这样一来,可能有一部分基因确实插入了它应该进的位置,但更有可能去了它不该去的地方。尤其是当病毒基因去了DNA上,那段刚好是控制发展和免疫的基因。被插入病毒后的基因就损失那段免疫的功能,失去控制,导致突变。而这种突变是观察不到的,这个就是转基因最大的风险。

  猛山都的科学家们在转基因实验室首先为转基因大豆注入抵抗农药“农达”(也是猛山都生产的一种著名农药,可杀虫及除草,非常霸道)毒素基因。这个过程中难免产生意外,于是被插入到大豆中的病毒基因出事了,经过变异,从无病突变为有病的新病毒,并且这个新病毒还照样有功能抵抗外来的毒素(治疗药物),那么这个病毒就会成为无敌的了,不惧任何药品。生病者只好靠自己的身体免疫抵抗力来治愈,这个就是癌症!也就是说非典病毒将普通肺炎快速转化为肺癌,而且还是可以传染的肺癌,这个就是SARS的恐怖之处。

  所以,SARS的来源,从农药(农达)——基因(抗农药),转基因(在实验室注入农作物),突变(转基因作物发生基因突变),动物(转基因作物化为饲料喂养动物)——到人类——超级无敌新病毒(SARS),到流行感染,就是是一个前因后果的过程,其原因乃人类以自我的知识违反大自然的智慧,导致死亡。不要以为有了科学就万能,就人定胜天。社会的发展和进步,不一定是经济上的营利。国家的稳定还最终靠道德。走短路最终是失败的。这个就是陈慰中院士为我们提示的SARS病毒的来源,及非典疫情产生的原因。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他没有说,那就是这可能就是美国对中国发动的一次基因战争,转移中国的注意力,让中国无力干涉美国在中东的战争,同时也测试一下中国政府的能力,如果能引发中国社会的动荡,甚至和平演变掉中国,那就更理想了。当然我们中国人都是善良的,不愿意把西方人、美国人想像得那和以邪恶!

  那么我们知道,科学追求的是确定性。但是转基因作物事实上是不确定的,它其实有不可控的转基因突变种的危险,不是不怕万一,就是有十亿的万一也有突变种不可收拾场面。所以,国家应该严格禁止国外的转基因农作物进口,就像我们保卫国家领土和主权一样保护我们的粮食安全和基因安全。

  同时严格管控国内的转基因研究和应用。国家应该成立专门的转基因管理中心,资助有益的转基因研究,限制资本出于利益的目的,而大规模推广转基因,在转基因作物未能取得科学的确定性以前。

  天佑中华,SARS虽然已经远去,但是警钟长鸣,前车之鉴,不可不防!明天接着来写阿根廷和印度等国有转基因灾难,然后再来写国内的。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