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转基因

揭秘:"61院士上书要求转基因水稻产业化"的背后

2013-10-21 10:17:02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蔡金安
点击:   评论: (查看)

“61名院士联名上书领导人要求推广转基因水稻”的背后

 

蔡金安

 

[s][CropImg][CropImg]00221910dbda0d1ea06116.jpg

 

据腾讯网2013年10月20日报道,今年7月,我国61名两院院士联名上书国家领导人,请求尽快推进转基因水稻产业化,并指责农业部的不作为。(参见 http://news.qq.com/a/20131020/000517.htm)(笔者注:百度百科介绍,“两院院士”是对中国科学院院士和中国工程院院士的统称,现有近2000人。)

从该报道得知,61名院士联名上书领导人要求推广转基因水稻一事,发生在今年7月份,而在此事的背后,有许多引人深思的现象出现。笔者本着秉持客观公正的态度,引述登载在腾讯网、新浪网、人民网等网上的部分内容,对有关转基因的热点问题作一番梳理,使大家有更进一步的了解。

通过梳理,我们发现,虽然农业部不允许我国进行转基因水稻的商业化生产,但在不少省份,多年来民间仍然在偷偷大面积种植,这种现象的发生,有很大程度的原因竟然是出在具有科研和公司股东双重身份的转基因研发人员身上,个人利益驱动像魔鬼一样吞噬着这些人的灵魂。这个问题不能不引起大家的高度重视。

 

 

一、张启发称两种转基因安全证书明年将失效

 

 

上篇报道称,2013年10月19日,“全国首届黄金大米品尝会”在武汉华中农业大学举行,300多名转基因铁杆支持者参加了活动方所组织的报告会,并参加了设在华中农大国际会议报告厅的“转基因大米晚宴”。组织者称:举办这些活动的目的是为了宣传转基因水稻。

自今年5月以来,类似的转基因大米试吃活动已在全国28个城市开展,都是华中农业大学为活动提供所需的转基因大米。而这一次,还加入了刚刚收割不久的、由其自身研究种植的“黄金大米”。

该活动的主角是中国科学院院士、华中农业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张启发,他同时也是美国科学院的外籍院士。他称将在两个月后卸任该院院长一职。

张启发在演讲后接受记者采访时,对转基因水稻在中国的前景表示悲观,“2009年5月,在11年的争取之后,我们研究的两种转基因水稻,华恢1号与Bt汕优63取得了国家所颁发的安全证书,当时我比较乐观,但现在4年过去了,这两张证书也将在明年失效,但转基因水稻商业化不是更近,而是更遥远了。” 

张启发透露,今年7月,我国61名两院院士联名上书国家领导人,请求尽快推进转基因水稻产业化。“61名院士在建议书中写道,‘推动转基因水稻种植产业化不能再等,再迟缓就是误国,转基因产业化发展不起来,则商业发展不起来,对科研影响非常大’,同时院士们指出农业部的不作为。”

张启发称,在2000年前后,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那么多人冒出来反对转基因。

 

 

■疑问:

 

从众多媒体披露的消息来看,农业部在2009年发放了华中农业大学申报的两个转基因水稻和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申报的一个转基因玉米的安全证书,有效期均为2009年8月17日至2014年8月17日,也就是将于明年8月17日到期。这61名院士联名上书和华中农大掀起的转基因食品试吃热,与这三个转基因安全证书明年将失效是否存在关联?他们是不是想在证书失效前为推动农业部批准这些转基因水稻和玉米的商业化生产而奋力一搏?

 

 

二、转基因水稻已悄然失控  欧盟屡次向中国发预警通报

 

 

 2010年3月17日,中国新闻网《农业部:发放转基因安全证书并非允许商业化生产》一文称:

中国农业部网站15日发布“农业转基因技术与生物安全问答”,该问答说,2009年8月17日,农业部依法批准发放了转植酸酶基因玉米、转基因抗虫水稻的生产应用安全证书。农业部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综合评价认为,转基因水稻和玉米与非转基因对照水稻和玉米具有同样的安全性。不过其产业应用尚需时间,因为发放转基因生物安全证书并不等同于允许商业化生产。

截至目前,经安委会评审,农业部已先后批准了转基因棉花、大豆、玉米、油菜四种作物的进口安全证书,除棉花外,其余进口作物用途仅限于加工原料。农业部至今没有批准任何一种转基因粮食作物种子进口到中国境内商业化种植。

这就是说,农业部还没有允许任何转基因粮食作物进行商业化生产。这可以说是官方制定的原则。不过,中国常常有这样一个特色: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你说你的,我做我的。如果认为由于农业部有不允许转基因粮食作物进行商业化生产的规定民间就不会出现商业化生产的现象,那是很幼稚可笑的;而农业官员陈锡文的一番话就很幼稚可笑。

2012年2月2日上午,国务院新闻办就加快推进农业科技创新有关情况举行发布会,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陈锡文在会上表示,关于转基因的玉米和水稻,有关部门并没有批准它可以商业化生产,所以不可能在市场上出现。(参见http://news.qq.com/a/20120203/000872.htm

 

再请看2012年7月2日南方周末《转基因水稻成“漏网之稻” 严打整治仍违规扩散》一文披露的转基因水稻流入民间的实情(参见http://news.qq.com/a/20120702/000659.htm):

因含有违法转基因成分的米制品屡次被检出,早在2008年,欧盟对中国出口大米及米制品就提出了采取保障性措施,要求加强对中国出口米制品的转基因检测。2012年,“欧盟食品和饲料快速预警通报”共通报了28批次的来自中国(包括中国香港)的违禁转基因食品,其中24批次是大米制品。

“湖北是转基因水稻种植的重灾区。”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食品与农业项目主任方立锋说。2004年至2006年间,该组织《非法转基因水稻污染中国大米》的调查报告估计,湖北2004年“最少有950吨-1200吨转基因大米已经流入市场。今年(指2005年)的种植面积至少为20000-25000亩,如果不加阻止的话,可产转基因大米10000吨-12500吨。”

这份报告最早揭开了中国转基因水稻扩散的秘密。

扩散源头一度指向华中农业大学。中国农业部目前只批准了两种转基因水稻的安全证书,其中“Bt籼优63”研发者——中科院院士、华中农大生命科学技术学院院长张启发被上述报告批露出任武汉科尼植物基因有限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而科尼公司委托湖北松滋种子公司来进行制种。而这些种子中的部分,最终流播至湖北、湖南多地。

转基因水稻研究学者、种业公司、基层种站、农民……中国的转基因水稻,被疑正依着这一路径流进餐桌。

南方周末记者通过调查七十多家种子公司和种站发现,仅以抗虫转基因水稻为例,它们曾经的试验地几乎覆盖了中国南方所有水稻种植地区。

以欧盟通报中披露的“科丰6号”为例,当时研发机构福建农科院的合作对象包括了四川农业大学和湖北、广东、江西、黑龙江等地的农科院多家单位,主栽品种覆盖长江流域、华南多个稻区。

在福州,多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福建确曾存在相当规模的转基因水稻种子销售市场。包括福建农科院与上市公司丰乐种业合资的闽丰种业、中国种子集团福建农嘉公司等,都曾在业内被传有染。

在湖北,天门市迪龙种业有限公司在其公司官网和阿里巴巴网站上依然在公开销售一种难以识别的“全能抗虫水稻——SCK4259”。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询问时,该公司一名业务员承认,被称为“超级克螟籼稻”的SCK4259正是转基因育种技术所得。“没有转基因怎么抗虫?我们做了十几年了,每年会卖几万斤出去。现在已经卖没了,每年2月份是旺季。”

 

■疑问:

 

农业部多次重申不允许任何转基因粮食作物的商业化生产,但在湖北、湖南等省份,还是出现了大面积转基因水稻的非法生产,欧盟也屡屡向中国发出预警通报。农业部对此会有何评论?

 

 

三、国内外拒绝转基因作物的人数居多

 

1、转基因作物在国外  

 

(参见http://news.qq.com/a/20100402/001200.htm

 

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09-04/14/content_11186444.htm

 

 

美国:小麦主粮的商业化尚未推开

 

美国是转基因作物种植比较多的国家。据美国农业部的数据,美国2009年转基因玉米种植面积为85%,转基因大豆种植面积为91%,转基因棉花为88%。可是,在美国,至今还没有对主粮小麦进行转基因的商业化种植。

美国政府早在2001年就给美国的转基因主粮小麦(硬质红色春小麦)颁发了安全证书。

在2004年美国政府准备批准转基因主粮小麦的商业化种植,但是,由于欧洲、日本和其他亚洲国家一直强烈反对转基因小麦,如果美国商业种植转基因小麦,那么这些国家的买家可能会从其他地区寻购小麦。迫于压力,孟山都公司2004年主动撤销了转基因小麦商业化种植的申请。

在加州,2009年有3个县对转基因作物进行了全民公决,决定禁止在自己的县里种植转基因作物。有一家美国企业在加州做药用转基因水稻的田间试验,因为当地农民反对,被迫转移到密苏里州。

 

俄罗斯:反转基因专家当官

 

2006年年末,世界闻名的反食用转基因产品专家、俄罗斯生物学家伊丽娜·叶尔马科娃走马上任,当选为俄罗斯国家基因安全研究会副主席。

2005年,伊丽娜·叶尔马科娃博士着手研究小白鼠在食用转基因食品后的健康状况,发现基因食品影响了小白鼠以及它们后代的健康。这一研究结果为转基因食品可能会对活体动物产生一定负面影响提供了有力的证据。

每年,俄国家基因安全研究会都会发布很多关于转基因产品潜在危险的报告和论文,但一些西方的跨国公司却因目前还没有确切的研究证据,而对这些报告和论文表示置疑。

 

日本:禁止进口美国转基因大米

 

日本对转基因作物实行严格管理和慎重对待。根据“Angus Keid Group”发布的调查,82%的日本消费者对转基因作物持否定态度。2006年8月,日本禁止进口美国转基因大米。消费者对转基因作物的否定态度已开始影响日本的食品加工业。例如,几乎所有的酿酒商已开始停止使用转基因产品酿造啤酒;相当一部分生产传统日本食品如豆腐的公司开始使用非转基因原料,并标记上“没有使用转基因大豆”。

 

印度:停止转基因茄子商业化

 

2010年2月,印度中止了世界第一批转基因茄子的推广,认为需要进行进一步研究才能在全国种植,以确保消费者的安全。

此前,在相关政府委员会于2009年10月份批准转基因抗虫害茄子的商业化后,印度主要种植茄子的几个邦抗议不断。2010年2月6日,Uttarakhand邦第一个表态,称他们将禁止种植转基因作物。不久后,另外两个城邦Himachal Pradesh和Karnataka也作出相同决定。最后,环境部长Jairam Ramesh在2月9日表示,禁止商业种植转基因茄子,要求须先对其进行独立的安全测试,评估其对人类健康和环境的长期影响,并获得公众和专业人士的认可。

 

德国将禁止种植MON810型转基因玉米 

 

新华网柏林2009年4月14日电  德国农业部长伊尔莎·艾格纳14日在柏林表示,德国将禁止种植美国孟山都公司研发的MON810型转基因玉米。

艾格纳说:“我作出这个决定,有合理的科学依据,因为MON810型转基因玉米对环境构成危害。该决定完全是基于事实作出的,不带有任何政治意味。”

  法国、奥地利、匈牙利等5个欧盟国家均禁止在本国种植转基因玉米。

  艾格纳的决定得到了德国绿色团体和消费者团体的大力支持。调查数据显示,超过70%的德国消费者反对食品里使用转基因玉米。

 

2、市场调查:近七成消费者对转基因大米说不  

 

2011年02月23日  腾讯绿色频道

(参见http://news.qq.com/a/20110223/000649.htm

 

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今天公布了在国内多个城市进行的关于转基因消费态度的公众调查。结果显示:超过60%的消费者对转基因作物和食品的潜在健康隐患表示担心,而近70%的消费者选择非转基因大米。受委托调查的清华大学媒介调查实验室分析认为,消费者明显倾向于对非转基因食品的购买。绿色和平呼吁政府尊重公众意愿,立即停止转基因大米商业化进程,并重新慎重考量和部署中国的相关决策。

“这种鲜明的态度并不难理解,食品安全是任何人都会关注的问题,更何况是13亿人每天都要吃的主粮。”绿色和平食品与农业项目主任方立锋说:“公众目前对转基因作物及食品的商业化发展总体持保守、谨慎的态度,任何与此相关的决策都应该慎之又慎。”

2010年9月到12月,绿色和平委托清华大学媒介调查实验室在北京、上海、广州、武汉和长沙六个城市展开调查,调查的主要对象为18-55岁、在家庭中担当主要食品采购和决策者的消费者。结果显示,65-69%的消费者明确选择非转基因大米,而56~65%的消费者希望政府在批准转基因作物大面积种植和上市前征得其意见,表现出对相关决策知情权和参与权的强烈诉求。

 

3、绿色和平致信39家大米企业 呼吁加强转基因监测

 

(参见http://news.qq.com/a/20100919/000884.htm

 

2010年9月和10月是两湖地区大米收获季节,鉴于湖北省在过去几年里屡屡出现的违法转基因大米事件,绿色和平今天向全国十个省市的39家大米生产和加工企业发出公开信,提请这些企业警惕来自湖北的大米。

绿色和平食品与农业项目主任方立锋说:“按照国家农业部的说法,目前的转基因大米或米制品均属违法;而民意调查结果也显示多数消费者倾向于购买非转基因食品。我们相信这些食品企业会遵守法律,也会尊重消费者意见。我们希望在收购大米和米制品时能够慎之又慎,加强转基因成分的监测。” 

 

4、农民拒吃转基因大米

 

2010年04月02日  浙江在线-钱江晚报

(参见 http://news.qq.com/a/20100402/000193.htm

 

2009年8月17日,农业部批准了两种水稻“华恢1号”和“Bt汕优63”的转基因生产应用安全证书。虽然颁布安全证书并不等于商业化,但转基因水稻的商业化种植却实质上在湖北等地已经悄悄进行,但这里的农民却因基因水稻特殊的抗虫功能自己都不吃。

2005年前后,一种可以不用打药又高产的转基因稻种在湖北江夏、孝感、咸宁等地区出现,让当地的农民很兴奋。种子公司的人说这种子可以抗虫、增产,很多人就拿来试种了一下。这种Bt转基因水稻,是在水稻中引入一种特殊基因后,会产生Bt蛋白,这种蛋白会让食用了这种水稻的螟虫引起肠麻痹而死亡。

种了转基因大米的农民,对吃这种大米都抱有很谨慎的态度。唐涂村的胡姓农民告诉记者,当时他家种的3亩稻谷,全部卖给了私人米厂,或卖给粮所,邻居家的这种大米卖剩下的,都拿来喂鸡了。而胡姓农民自己吃的,都是自家种的两亩早稻,是自己留种的传统大米。

转基因大米的种子价格很贵。按照2005年江夏区的种子价格,非转基因稻种每斤5块钱左右,转基因稻种至少每斤15块钱,最高价时可以卖到40多。

根据“绿色和平”的调查报告显示,“湖北省的孝感、咸宁、江夏等地区都有大规模转基因水稻种植,湖北2004年最少有950~1200吨转基因大米已经流入市场。2005年,售出的种子就达4.7万~5.8万斤,种植面积23500亩~29000亩,将产转基因大米11750吨~14500吨,这些转基因稻米已经从湖北流到广州、中山、顺德、珠海等城市。”

2004年、2005年湖北种植转基因水稻的种子流出源头,证据都指向了华中农业大学。江夏区五里界镇农业技术服务中心的魏武就向记者证实:“刚开始种子是华农发的,今年华农没货,我们就没货。”

 

5、转基因粮引发激辩:两会前百人上书反对

 

2010年03月11日 大洋网

 

(参见http://news.qq.com/a/20100311/002202.htm

 

2010年全国两会召开前夕,由国史学会原副秘书长苏铁山、中央民族大学教授张宏良、三农学者李昌平等各界人士起草,并由100多人联署的一封反对转基因主粮的公开信寄到全国人大。这封信明确表示:

“在国际上生物能源产业化和农产品武器化的大趋势下,2009年11月农业部有关部门批准了转基因水稻和玉米的商业化生产经营。中国将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种植转基因主粮的国家(其他国家转基因品种仅限于非主粮)。我们认为,将安全性仍然存在广泛、激烈争议的转基因食物主粮化,有可能危及民族与国家安全。”

这封信一经媒体披露,即引发全国范围的大讨论。随后,人民网邀请了十位两院院士进行访谈,均对转基因作物种植推广表示了支持。

此后,由数十位全国政协委员联署的两份提案也于3月7日递交全国政协。两份提案的发起人均为开国元勋的后人。一份由董必武之女董良翚发起,一份由任弼时之女任远征发起。3月9日晚,受这些政协委员委托,百人上书的签署人之一苏铁山向记者通报了这个消息。

苏铁山表示,这两份委员的提案核心内容就是:转基因技术中国必须要搞,而且要集中精力大搞,不能分散去搞,必须走在世界前列,关于这一点,我们的支持是明确的。我们反对的是在未经确保安全实验的前提下,就将主粮进行商业化推广。

“有人在故意混淆概念”,两会前向全国人大上书反对转基因作物作为中国主粮进行商业推广的100多名人士之一、中央民族大学教授、著名经济学家张宏良激动地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我们并不反对转基因技术,我们甚至比那些支持这项国家政策的人更加支持转基因技术,由于中国人口众多,所以更需要转基因技术来改造我们的粮食产业。我们反对的是在没有经过大规模实验证明其无害的情况下,贸然将主粮作为转基因实验场。一旦实验错误,就无法回头,中华民族将不战而亡。”

对于同一个话题,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生物化学博士方舟子却描述了一个美好的未来:“转基因作物绝对是未来农业发展的趋势,哪个国家先种植推广,哪个国家就会掌握农业的先机。传统的育种方式已经走到尽头了,未来必然是转基因作物的时代。”

 

■疑问:

 

从以上引述的部分资料就可看出:张启发、黄大昉、方舟子等力挺转基因者在许多场所所说的国内外支持转基因作物的人数居多的话是站不住脚的。可明明是谎言,他们为何要反复说来说去呢?

 

 

五、福建转基因大米“‘叫停通知’被叫停”的蹊跷遭遇

 

 

1、福建多部门联合发文禁止转基因大米在省内销售

 

2010年12月03日 东南新闻网 

(参见http://news.xinhuanet.com/2010-12/03/c_12843460.htm

 

福建省粮食局、福建省食品安全委员会办公室、福建省农业厅和福建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日前联合下发《关于加强转基因大米监管的通知》,通知称今年来我省陆续接到市场销售转基因大米的报告,目前社会各界对转基因大米的安全性及潜在风险存在争议,我国尚未批准转基因水稻进入商业化生产,为确保人民群众大米食用安全,我省要求各环节严查转基因大米。

 

 

2、转基因大米:福建“叫停通知”被叫停

 

2010年12月20日 南方周末  

(参见http://www.infzm.com/content/53569

  

饱受各界争议的转基因大米在福建被多部门联合“叫停”,为何十余天后“叫停通知”就悄然消失?

12月初出现在福建省粮食局网站上的叫停转基因大米的通知,已然不见踪影。第一个地方政府出台的“禁止销售转基因大米”的行政规定,十余天后就被叫停。

转基因农产品多年来在中国备受争议,但一直未有政府部门给出明确定论。福建此举,立即引起多家媒体转载、网络发生激烈争论。有人立即撰文,向福建省领导致敬,并称这个决定,“意义不亚于当初林则徐火烧鸦片”。

然而就在记者12月8日前往福建省粮食局了解该政策的具体情况时,却意外地得知该项政策发生重大“变故”。福建省粮食局行业管理处处长张耀和在一次电话沟通时明确告诉记者,因为“媒体过分关注”,该政策已经“被叫停”。

 

谁在叫停“叫停通知”?

据记者了解,从对转基因大米的监管职能而言,负责稻米研发和生产等“源头”管理的农业部门比流通领域的粮食部门更具备“话语权”。而更有“话语权”的农业厅,其实有不同的想法。

就在这个文件会签的几个月期间,福建省农业厅其实一直在忙着有关转基因的事务。不过,方向却与这个文件大相径庭。

2010年8月,农业厅在全省组织了“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培训班”,培训对象为农业转基因“安全管理、行政执法、研发单位和相关企业”。

但农业厅这个培训的内容并不仅仅是监管,还有相当部分是转基因农产品的“宣传推广”:9、10月份,农业厅还配合农业部进行了转基因农产品的宣传推广活动。

在记者看到的一份宣传手册显示,宣传活动对转基因农产品的描述非常正面:转基因前景广阔、技术优势明显、转基因作物已大面积应用、转基因食品“人吃了没事”,以及通过国家安全审定的转基因水稻和玉米与非转基因作物“同样安全”。

这些宣传与粮食局对比鲜明。在福建省粮食局牵头发出的《通知》中:“迄今为止,我国还没有组织转基因水稻品种鉴定,尚未批准转基因水稻进入商业化生产。私自种植、加工和销售转基因水稻及加工制品的均属违法行为。”

12月8日,农业部新闻发言人陈萌山在新闻发布会上清楚地表示,推进转基因生物技术研究应用是“大势所趋”,是我国实施科教兴农的重要战略举措;同时表示在转基因管理方面,中国在世界上来说“是非常严格的”。

早在去年9月,国务院便颁布了《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规定由农业主管部门负责转基因生物安全的监督管理,卫生主管部门负责转基因食品卫生安全的监督管理工作,同时建立了多部门合作的“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部际联席会议制度”。

2010年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提出,“在科学评估、依法管理基础上,推进转基因新品种产业化。”显示出对推进包括稻米在内的转基因新品种产业化的决心。

如此,福建粮食部门主导“叫停”转基因大米的政策,刚出台没实施就被否决的命运,就不难理解了。

 

■疑问:

 

不难看出:福建粮食部门刚刚主导出台了“叫停”转基因大米的政策,但该政策还没来得及实施就被福建农业部门给“叫停”了。可以想到,对后一次“叫停”起作用的自然少不了其上级主管部门。而这样的“叫停”,对少有话语权的反转人士而言,难道不是一种悲哀吗?

 

 

六、力挺转基因者是否有利益猫腻?

 

1、华中农业大学参股的公司擅自扩大种植面积被罚

 

(参见 http://news.qq.com/a/20100406/001160_2.htm

 

早在2004年,“绿色和平”曾在湖北展开了对转基因水稻种植的调查,并在2005年4月发布了调查报告,指转基因种植在湖北等地的种植已非常广泛。

2005年8月,湖北省农业厅发表申明,称华中农业大学参股的武汉科尼植物基因股份有限公司等三家公司,在承担转基因水稻生产性实验过程中,“擅自扩大种植面积”,责成有关单位对其进行处罚,并对已种植的上万亩转基因水稻进行了铲除。

根据记者在武汉工商部门查询到的资料,武汉科尼植物基因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8月,股东包括华中农业大学、武汉东湖高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湖北高新技术发展促进中心等,注册资金1亿元。其中,华中农业大学所占股份为35%,与武汉东湖高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并列为第一大股东。2005年7月,这家公司被注销。

这里,清楚地看出华中农业大学扮演的双重角色。

 

2、转基因利益诱因

 

(参见 http://news.sina.com.cn/c/sd/2010-04-01/111519987906_2.shtml

 

转基因水稻在湖北等地的规模种植,诱因是多方面的。其中,240多亿的转基因研究专项,和巨大的转基因种子市场价值,无疑搅动了各方的利益神经。

  2006年,转基因专项和大飞机、新一代宽带无线移动通信网等项目一样,在《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和国家“十一五”规划中,被列为16个重大专项之一。这一总预算超过240亿元的专项,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投资额最大的单项农业科研项目。

  “200多亿的资金,搁在哪个部门,哪个部门至少解决了未来十年的吃饭问题。而且,转基因是‘金种子’,一旦市场化落地生根,对生物公司来说,简直就是滚滚财源。”环境保护部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研究员、生物多样性保护研究首席研究员薛达元直言。

“中国搞转基因是匆忙上马的,现在与转基因沾点边的就能拿到项目,连市一级的农科所和种子公司都能拿到项目,全国的专家都被刺激起来搞转基因。”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首席研究员蒋高明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2009年2月27日,2008年度湖北省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在武汉举行。华中农业大学植物遗传和分子生物学家、中科院院士张启发,获省科学技术突出贡献奖,奖金100万元。图为张启发、黄大昉在会场。

 

  据资料显示,中国目前有100多种转基因稻种在各大实验室的试管中待命,等待批准。最著名的除了这次批准的华中农业大学研发的“华恢1号”和“Bt汕优63”外,还有7个品种的转基因水稻也正在申请安全证书。

数据显示,中国的种子市场价值已经从2001年200亿元增长到目前的500亿元左右,中国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种业市场。作为全球第一大水稻生产和消费国、第二大玉米消费国,中国转基因作物市场犹如一座等待开掘的金矿,各个研究机构和公司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开始“跑马圈地”。

  

 

3、环保组织反对转基因水稻商业化 南都记者对话张启发

 

(参见 http://news.qq.com/a/20131020/000517.htm

 

 

“绿色和平”农业与食品部负责人俞江丽说,“绿色和平”一直反对转基因水稻在中国的商业化,一旦其商业化而大面积种植,通过基因漂移作用,将对我国野生水稻品种带来灭顶之灾,而食用转基因大米对人体的影响也尚未有定论,将13亿人置于未来潜在的风险之下是难以接受的。

俞江丽说,很多转基因水稻研究团队中的成员都有双重身份,他们既是国家机构的研究人员,又是种业公司的股东,10年来,他们不断从国家的各个层面推进转基因水稻商业化,有着明显的利益驱动。

  

南都记者采访张启发。

南都:华恢1号与Bt汕优63这两种转基因水稻的安全证书到明年5月便要过期,现在能做些什么?

张启发:证书过期就过期了,还能做什么?从1998年开始,我们用了11年时间去申请那两张证书,然后寻求将其推进,但到现在,我感觉是更远了。

南都:有环保组织认为,国内许多转基因水稻研究者同时也是一些种业公司的股东,他们推进转基因并不单纯出于科学精神,而是有着利益驱动。

张启发:你说到利益,我希望老百姓种植转基因水稻,用更少农药,获得更高产量,使用更少劳动力,这是我最为重视的利益。对于种业公司,我希望它更挣钱,因为它挣钱才有更多资金投入科研。当然,我是做研发的,如果能从中获得合法的收益,这是好的,但不是我有多需要钱。 

 

 

疑问:

 

在铁的事实面前,院士张启发能否认在力挺转基因问题上没有利益驱动吗?“绿色和平”农业与食品部负责人俞江丽称很多转基因水稻研究团队中的成员都有双重身份,既是国家机构的研究人员,又是种业公司的股东,而张启发也没否认自己的这种双重身份,并坦然赞同“挣钱”之道。与个人经济利益捆绑在一起的具有双重身份的研发转基因的院士,会有为国为民的胸怀和担当吗?

 

 

七、感言

 

从61名院士联名上书领导人要求推广转基因水稻产业化到力挺转基因者掀起转基因食品试吃热,从农业部批准发放转基因水稻和玉米的安全证书到转基因水稻悄然失控非法种植,从我国出口到欧盟的违禁转基因食品屡次遭到预警通报到国内外大多数人对转基因食品说“不”,从绿色和平组织的奔走呼吁到张启发们的双重身份,等等,我们不难感受到目前社会上存在着诸多转基因问题的乱象。

眼看转基因水稻的安全证书明年就要到期了,而产业化生产的目标依然遥遥无期,具有双重身份的张启发们显得十分不安,以致抱怨以前一直支持转基因研究的农业部“不作为”,可见他们的焦虑状态已非同寻常。不过,笔者觉得他们这种“焦虑”很不值得。转基因问题,关乎全体人民生命安全和自然生态环境、民族产业等等大事,比区区个人利益不知重要到何种程度,如果为了一己私利而抛弃国计民生大事,实在是舍本求末。纵观当今国内外对转基因的研究状况和民意情况,笔者深知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尚无定论,欧盟、日本、俄罗斯、英、法等许多国家都强烈抵制转基因食品,大部分民众对转基因都抱有拒绝或怀疑的态度。在这种大背景下,张启发们需要的不是“焦虑”,不是一味地为“挣钱”而奔忙,而是尊重科学,尊重民意,守法尽责。否则,就实在是太自轻自贱了,只会越来越令人不齿……

 

                                   2013年10月20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