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中医

潘德孚:评凤凰卫视“打通任督”辩论家们之表演

2012-07-02 08:01:48  来源: 草根网   作者:潘德孚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上个世纪我国文化界自毁力量急剧膨胀其结果是:从1950年开始,中医人数是27万——30万人,而西医是2万人,到2004年,中医仍是27万人,西医则达到了 157万人。半个多世纪过去,中医零增长,西医增长70倍。这不是西医治病的能力胜过中医,而是在我国文化界的帮助下,西医仗持它把持的行政权力之故。故老中医李今庸先生叹:“三十多年教学苦,培养自己掘墓人。”中医学院和中医院,不再是培养中医的机构,而是消灭中医的处所。

  我的朋友建议我看一看6月6日的《一虎一席谈》。看后,我的感觉是这次辩论会上冯世良、张功耀、卓小勤等,都是借反对甘肃卫生厅推广“打通任督”之名来反对中医发展。这种行径是某个利益集团指挥下的,对公众集体意识的强奸。因为,中医的真正复兴对西方医药利益集团来说是个巨大的威胁。因此,利益集团出于利益的自我维护,必然出此一策。

  甘肃卫生厅为医疗危机寻找出路

  中医与西医的不同在中医治未病而西医治末病。冯维忠找的就是如何治未病之路。

  中医认为人生病的根源在自身生命不健康,而不是外来“病原体”,邪之所凑,其气必虚,这一原理适用于一切生物。阿尔伯特·霍华德爵士说“21年来,我研究了营养充足的牲畜对流行病的反应。像牛瘟、口蹄疫、败血症等等,都经常给乡村带来大劫难。我未隔离一头牲畜,也未给一头牲畜接种;它们还可以经常与病畜接触。然而,却没有一例传染病发生。营养充足的原生质带来的好处是强大的彼抵抗力,有人可能称之为免疫力。”(《现代医疗批判》第19页)

  只要人健康,就不会生病,就不需要去治病。不只是“打通任督”,还有其他的许多气功导引方法都可以强身。但现在,利益集团的代言人却以“打通任督”作为主要攻击缺口,借确定任督二脉的存在与否来攻击中医。

  甘肃动用省行政权力来推广中医,对西医来说,这好比云南起义的反旗揭起,就可能有各方响应。最后必“山洪暴发”,其后果之严重无法估量。于是,是凤凰卫视请来三位嘉宾:冯世良是个没治好一个糖尿病人的糖尿病专家和糖尿病医院的院长;张功耀是个不知道中医学、中医医疗、中医生、中药这些概念如何区分的哲学家;卓小勤是个不懂西医立法和中医立法有不同的律师。这一帮“消防队员”们不得不急急如丧家之犬来否定任督的存在,否定甘肃卫生厅的成绩,达到推翻中医的目的。

  现在,甘肃带头推广中医,如果做成样板,那西医一个世纪的努力就失败了。故他们就借“打通任督”这个把柄开起辩论会来。中医不像西医。西医的药物要用不要用,医生控制不了,完全由制药公司研制和控制的。西医像个大机器。医院则是个部件。医生只是部件中的零件,在治病中,他们的有无起不了多大的作用。但是,我国却非常努力地去发展这样的“人才”。而对能完全独立可以治很多疾病的中医则处处压制,不让发挥。这才是导致“看病贵,看病难”的真正原因。

  凤凰卫视借机为“治病贵,治病难”出把力

  现在的全世界都困惑于医疗经费大攀升,而治疗效率大下降的局面,各国都在为医疗改革寻找道路。然而,各国都找不到出路。这是必然的,是命中注定的。因为,世界各国没有像我们中国一样的有一种“有系统理论的医学”做背景的医疗基础。它的简便廉验的多种治疗方法和治疗效果,一个医生可以治各种各样的疾病的治疗能力,无论哪个国家无法与之匹敌。如果真的普及到全世界,中国,不仅可以成为世界的大医院、大花园。还可以籍此成为经济大国和旅游胜地,不同的意识形态也可以彼此和谐存在,不会用战争来解决了。

  我国的医疗矛盾出现的现象与民主国家不同。我国卫生行政在为“治病难,治病贵”伤尽脑筋而不得其法。甘肃省卫生厅因为穷,被“逼上梁山”而异军军突起,运用中医的各种简便廉验的疗法做出了示范。实践检验的结果是,这几年来全省的医疗经费直线下降,全省健康水平大为改善。因为用药少了,药害也就相对减少。实践证明甘肃省做对了。做对了还为什么有人反对?而且势头很大。这说明社会的复杂,有受益者必有受害者,这个受害者就是靠人生病多发病难财的医药利益集团。

  “医疗费正迅猛增长,其增长率超过了人口增长率的十五倍。尽管日益精密的仪器能准确地诊断疾病,但开支也越来越大……传统医学手段基本上失败了。”世界各国出现的矛盾是医疗效率与医疗经费支出的不平衡。例如日本,医疗费用快速增长多倍,而医疗有效率停留在1/5不动,这才引起了不满。日本的解决办法是,把被立法取缔了一个世纪的中医平反。并规定从2006年开始,对已经开诊所的西医进行中医基础理论的年检,并于2008年开始,对申报开诊所的医生都进行中医基础理论的考试。(见《日本终为中医平反》载于2004年香港《亚洲周刊》)所以,不管冯世良讲中医怎么贵,最后还是以统计显示的数字为准。

  美国的解决办法则是让人民有自由选择医疗方法的权利,也就是原本到替代性医疗机构诊治的费用不好报销,逐渐要转为好报销,各州正在进行立法。2007年2月27日,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新发布了一项与中医药密切相关的指导性文件草案:《补充和替代医学产品及FDA管理指南》草案。该草案的一个重大调整是对补充和替代医学(又称另类医学)涵盖的内容进行重新划分,将替代医学体系从 CAM中分离出去,称为“整体医学体系”。传统中医药与阿育吠陀印度草药医学都隶属这一范畴。借用NC与CAM的定义,整体医学体系是“有完整理论和实践体系、与对抗疗法(传统疗法)独立或平行发展而来”的,有着独特的文化传承背景,它们具有一些共有的元素,如相信机体有自愈能力、治疗可涉及应用意念、机体和精神的一些方法等,例如传统中医药和印度草药医学。

  我想,凤凰卫视的“一虎一席谈”主持人,会闭目塞听到这个程度,不知道上述消息。不管凤凰卫视演什么戏,请什么嘉宾:冯世良、张功耀、卓小勤或更高一级的人物,我认为,中医学的复兴和普及已成为世界趋势,谁都阻止不了。

  卓小勤是律师,讲法而不知法

  对西医来说,甘肃的可怕,在于以省一级政府组织出面,有立法权。如果搞好了,就很容易被复制而传播全国。所以,卓小勤就拿法规法律来威胁。他认为“打通任督”没有科学的验证,甘肃省出面推广没法律依据。那么请问:现在西医所做的这些疗法,“根据1978年的美国科技评估办公室对全国医疗科技安全与效能的调查显示:只有10%——20%的传统西医治疗方法经过对照科学实验来鉴定其实际疗效和安全性”。换言之,80%-90%的美国传统西方医学治疗手段并没有科学的根据和安全的鉴定。”,(《顺势疗法》第55-56页)现在医院里的疗法,都是美国学来的,全国普遍在使用,是否要追究责任?追究谁的责任?美国在1938年就撤除了安基比林的使用,我国迄今为止,仍在使用,伤害购药者的健康,是否要追究责任?

  卓小勤先生是个律师,言必遵法也不错,可惜他既不懂中医也不懂西医,更不知道中国的古代没有关于医疗法律,而西方,早在3700年前就有了汉谟拉比法典,其中就有关于解决医疗错误和纠纷的立法。但是,这立法只是管外科医生而不管内科医生的。道理就在于外科只是一种手工技术,很容易使病人受到伤害;而内科则不同,因为内科医生除了用药,还需要心理诱导,伤害亦不明显,责任很难判断。病人如果不听医嘱或有其他环境、思想、生活因素,也可能影响治疗效果。这使得内科病的治疗,分不清担责的一方,因而没有立法。

  中国引进美国的现代医学,这医学又把持了话语权,即制订法律、法规的权力。但美国的法律、法规是管做官的,也就是官员不能管法律法规规定之外的事。例如我国有个王中医在美国用针灸治病,被起诉非法行医。但法院无法判决。因为,法律没有规定针灸是非法的。后来因针灸在实践中有效,美国重新修订了它的法律,把针灸列入医疗许可的范围之内。这个问题说明,医学医疗很多像个事后追究派,一切还得看实践。卓先生的矛盾在于他有时候是遵照事先规定之法,有时候是个事后追究派,何依何从,看他自己的需要。

  我国的医疗法律是从美国移植而来的,不符合管理中医的实际。本来只能管西医而不能管中医的。现在不仅用来管中医,还管出它的范围以外。例如卓小勤曾说过张悟本是非法行医。他说的是食疗,没有给人治病,怎么可以与非法行医挂钩的。敢问卓先生,宣传食疗,有法律规定是非法行医吗?做律师不知法而成为知名人物的,也许只有他最出风头了。

  冯世良大煞风景

  会场上,这位头衔为:美国糖尿病学会理事加中国政协委员牌子的糖尿病专家,辨术水平之低,确实无人能及。他举“冬虫夏草”为例,证明“中医治病也很贵”,引来了哄堂大笑。“中医治病”是说中医的诊治费。你冯世良要比,不能拿虫草来。你只能拿西医的诊治费,如手术、X射线透视费,CT、磁共振等费用来比较。至于“虫草”,你可以拿青霉素或化疗药来比较。但药物与医学是两码事,这一点,冯先生应该知道。

  冯先生即使要比虫草贵还是青霉素贵,还得要看它们的使用频度,才能真正比得出来。现在冯先生像个几岁的孩子,只要争个赢就不管逻辑不逻辑的,不是闹笑话了吗?中医用虫草并不都像西医用抗生素一样,每个医生的每张药方都要用虫草了。我行医五十年,只用过两次“虫草”,那是几十年前虫草还很便宜的时候用了两次,因效果不理想,也就没有再用。现在它这么贵,我又用得不应手,也就没有再用。可是西医不用抗生素几乎就没药可用,两者使用频度乃天壤之别,能拉在一起做比较吗?

  有人说“气推血行”。他却说空气堵塞血管会死人。“气推血行”的“气”是血管里的空气吗?如果我们讲气功,你冯教授千万别再问:“空气会有功吗?”一个有教授头衔的人,如此不自我珍惜,无知到连一个小学生都不如,真不知世界会有羞耻两字!凤凰卫视怎么会请这样的教授来辩论,出洋相,是不是有点煞风景?

  病人来治病,并没有想永远吃药,而是想治好病不再吃药。我只是个普通中医,从来不自称××病专家,却多多少少也治好了几个糖尿病人,不相信有记录为证。唯有你做西医的糖尿病院院长、糖尿病专家冯先生治不好一个糖尿病人,还有脸上讲台。你的糖尿病医院,则应该尽早关门才对。如果你要勉强留着,又要能治好病的中医撤出,那你的良心,岂不大大的坏了。你还应该主动申请摘下你的糖尿病专家的帽子,留着骗人民做什么用?

  糖尿病医院是专治糖尿病的场所,如今这个场所却没治好一个病人,专门从事卖西药赚钱,哪能叫医院吗?专家是比普通医生更有本事的医生。这个本事当然是讲治糖尿病的本事。你治好的糖尿病人比普通医生多,才能称为糖尿病专家。谁都不会生下来就是专家的。他必起始是个普通医生,然后由于有疗效才升为主治医生,继而升为副主任医生,又升为主任医生,还有专长,因而成为专家。你现在已经升为专家了,请问你的疗效是不是已经治好了比副主任医生更多的糖尿病人?如果没有,你这个专家头衔是怎么获得的?看来还得请方舟子给你打打假!至少,不能称糖尿病专家!

  现在糖尿病的专家说糖尿病是治不好的,那么你这个专家没有治好一个糖尿病人才这么说。如果我没治好一个糖尿病人而被人称为糖尿病专家的话,真的就会羞死。冯先生不羞,是不是学过厚黑学?如果你没学过却能如此天生厚黑,还可增加一个名称:天生厚黑专家。这样拿名片出去,岂不是更为显赫?

  当然这没治好一个病人的某某病专家,在现代医院中多的是,也不是只有冯先生一人。我只是一个老中医,未经过糖尿病治疗的训练,也没获得糖尿病专家的名称,但我却治好了几个糖尿病人的。这些,都有记录为证。有意思的是一个被医院里治了20多年没治好的糖尿病人,由于长期吃药,指标仍在升高。经我连续治疗三年,不服降糖药降压药,专服用中草药,逐渐减轻药量。现已停药,血糖从18降至10左右。尿糖长期保持在2+。

 

相关文章: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