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中医

潘德孚:谈谈中医复兴的“瓶颈”(下)

2012-03-28 11:53:44  来源: 作者博客   作者:潘德孚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西方的医疗管理权力管死了中医

  如果没有化学药品,就没有西医内科。化学药品还只有100年的历史。也就是说,西医是靠化学药品起家的。治所有的内科病,西医用了不到100年的时间。这是“秒光年”的速度。

  治病,没有那么简单,上海有个老中医叫孙起元。年轻时患重病在上海西医治疗无效后,被名中医恽铁樵治愈,这才觉得中医学的博大精深。解放前他大学毕业在交通界工作,业余从事中医的研究。60年代在上海长海医院配合西医化疗治白血病10年,观察无一例获救。即使这样一无所获,迄今为止的西医治白血病,仍然是老办法我行我素,没一点改进迹象。(这说明医学医疗方法的改变之困难。只一种白血病,尚且如此,现在西医的病竟有六十万种之多)后来孙老独自治白血病,却治好了许多人。(请阅《白血病人将获救》,台湾三友图书公司印行)书中病例都有二三十年的追踪。这说明,治病需要一个长期的追踪观察过程。一个病的治疗,一种疗法的实施,成功或不成功,都需要多年的追踪观察。所以,医学是门学问,是一套知识体系,不可能用几百年或一千年的时间完成得了的。而且,它还必须是开放的,不断增添新的知识。

  孙起元先生是上海人,治病的经验是上海的经验,在上海不能出版社这种治白血病的经验著作,却要由台湾来出版社。医学经验的积累是一代代来的。中医被管的不能积累经验,这是什么道理?家里有人得白血病,送医院就可能倾家荡产还不够,你现在说能治,医院不是没了生意吗?因此,就不让出书。虽然没明讲,出版不了才会在台湾印刷。

  阅西方的医学史的记录,他们在公元前1700的美索不达美亚那个时代,已经有了管理医疗纠纷的法律:“那些对医学史特别有意义的法律——关于外科医生、兽医、女助产士、奶妈的法律,也根据法律来处理伤害罪。其中有九个段落规定了医疗费的管理以及关于病人的地位、适当的收费和处罚关系的详细阐述……”这说明西方的政权,早就将医学管理起来了。因此,政权更迭,也会影响医学的变化。我相信西方与东方,一定也有同样长的文化历史。他们积累不起系统的医疗实践资料,完不成医疗经验向医学系统理论的转变,一定与他们的文化历史有关。

  西方医学无法积累,也就是他们的医疗实践,积累不起成为医学理论,道理就在于政权经常变更,掌权者制订法律都往自己有利的方面靠,影响了医学的自然积累。因此,医学就停留在疗法阶段,无法上升为理论。可见,政权的不干涉是医学自由发展的主要原因之一。

  美国的FDA承认现代医学只是一种对抗疗法。对抗疗法的意思就是视疾病为敌人,非消灭它不行。从古代巫师到现代医学,这种看法没有变更,这就说明西方医学没有进步。古代巫师认为疾病是魔鬼缠身,只有把病人吊起来鞭打驱赶魔鬼,与现代医学治癌用化疗药物杀死癌细胞治癌不是如出一辙吗?中世纪的西方医圣盖伦,认为发热是血中有毒素,采用放血退热法就延传了两千多年,直至阿司匹灵研制成功才放弃,很多人因放血而死。近代最厉害的一次是1918年的西班牙大流感,死亡者达2000~5000万人。所以,医学如果只停留在疗法上不得上升为理论,那么,以行政命令强行实施,那必然是一场灾难。

  复兴中医,从孩子抓起

  中医所好现在还没有被完全消灭,这才可谈复兴。现在看看有点复兴的希望了,但却又遇到一个坚硬、狭窄的“瓶颈”通不过去,这是什么道理?我们应该就与看病一样要找出生病的原因。

  现在觉得中医复兴不起来毛病在中医院看病的贵族化吗?是老中医权利太大了吗?是中医研究上的不足吗?是正规中医与民间中医的矛盾吗……我觉得都像题外话,一点也抓不住问题的核心。既谈中医复兴,就应该先知道中医如何被灭,如果不知道这个被灭的原因,也就没法谈复兴。

  中医原来是主流医学,西医学随着传教士和西方枪炮声一来便被迫退位。刚解放的时候中医与西医从数字上说还差不多,王斌当了部领导后形势大变。后来,王斌的施政纲领因毛泽东反对没直接贯彻,但西医上升的形势和基础早已形成大格局。所以,毛泽东撤了王斌,也救不了中医被边缘化的命运。这是因为整个文化界思想界全向西方倒了。所以,想要复兴中医,还得找文化的根子,要复兴,先兴文化思想。全国各地有许多地方的幼儿教育《读三字》,背《千字文》、《论语》、《内经》,反正离经叛道了,不受教育部门的欢迎,是好是坏很难说,几十年后才知道。

  不过,这么做对发展中医是有利的。发展中医,需要一大批有古文做基础的学子做后盾。中医学是中华文化的一个重要部分,不懂古文,很难学会做一个好中医的。古人说:“不为良相,则为良医。”说明古代人对自己的一生,也有个规划,有了文化的人,考不上做官的,就立志做中医。说明有了古文化,学中医就比较方便。这是什么道理?古文中有中医的常识,或者与中医有关的哲理。

  抢救老中医是关键

  全国真正按辨证论治而不是按病名治疗的老中医已经不多了。我说按病名治病有似刻舟求剑。因为,疾病是动态的,日夜在变化的,只有辨证论治才符合疾病的动态性原理,也符合医疗的个个化原则。按病名治病是千人一方,不承认生命的个体特异性。个体特异性的意思是认为任何不同的人,都是根据自己的抗能力与疾病周旋,其所表现的症状都不一样。辨证论治就是根据这些表现的不一来而进行治疗。因此,中医能治所有的病。

  我有个姓朱的患者,开始时,他看到我在报纸上发表的治愈青光眼的故事,打电话给他在深圳的患青光眼的外甥,叫他来温州治疗,我大概只诊治四五次我的患者很多都是一家人都是一家人来看的。瓯海区外贸局有个干部,本来毫不相识,先是叫她的外甥来看青光眼,好了。后来就因孩子发烧,带孩子来看了之后,从此不再吃感冒药和到医院输液了。再后来连婆婆、丈夫也来了。她是江西人,江西有两姐姐,一个得肾炎,一个是失眠,都被她带来看过,也许是我的手气好,吃的中医都有效。有一次,她父亲来温州,左脚肿胀。我用刺小静脉放血法之后,开了活血祛瘀的药方,也好了。另有个姐姐患腱鞘囊肿,医生曾经叫她做手术,因为害怕,就拒绝了。我只是在肿处用米粒大的艾绒灸了一炷,一周后消失了。此方法已治愈好几个人了。实际只需要用眼睛瞧瞧就马上学会,远胜外科刀,而且又方便、又省钱。中央保健局的专家赵霖,带夫人来温州正好看到我用这简单的米粒灸治好一个发痛风的患者,也说自己有腱鞘囊肿,带便灸一下,一星期后也消失了。问我这是什么方法,我说叫阿是疗法。我用这疗法治痛风、风湿痛、网球炎、关节炎、类风湿、腱鞘囊肿骨膜炎、强直性脊椎炎等,已经有不少人了。要是问:中医究竟是用什么方法治病的?我认为,中医是利用生命的自愈能力治病的,就这么简单。不管什么病,人的生命也同时在抵抗疾病,医生只是帮对了忙。

  以上所述,只是说明一个老中医的能力远胜一个医院的所有科室。现在的老中医,有的因受西医的影响,也用病名治病了,变成半中半西了。有的为了生活,或为了赚更多的钱,用西药比用中药更多,辨证论治生疏了。有的为了省脑筋,也用西医的诊断仪器了,他们根本想不到这样无异乎自我消灭。因为西医是诊断与仪器检查是“分家”,诊断不影响治疗。诊断只是为得到一个搪塞病人的病名,或者推给外科手术做依据,而治疗仍然是与症状“对抗”。这些都是使真正的老中医遗留不多的原因。而且,在老中医中,有的有保守思想,不愿意公开招徒;有的有秘方而不愿外传;有的怕暴露自己的弱点……等。

  因此,为了免使中医学后继乏人,我率先表态愿意公开自己的一切,毫不保留地传授任何人。而且,我认为利用现代科技设备,把一个老中医变成千万个老中医。如果有哪位企业家愿意无偿投资添置设备,将我的治疗实践公之于世,使现在中医学院的学子直接观看一个老中医治疗实践中的方法和疗效,本人必积极配合做好这一永垂万世的事业。我相信中医必将迅速摆脱“瓶颈”,迅速壮大。中医学必将普及世界,成为世界的主流医学!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