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中医

潘德孚:谈谈中医复兴的“瓶颈”(上)

2012-02-17 12:38:46  来源: 作者博客   作者:潘德孚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在中华大地,作为主流的中医学,繁衍了五千年之久后,面临被消灭的边缘。如果真的被消灭了,你想复兴也兴不起来,因为没种子了。中医的种子就是老中医。世纪初卫生部门有个规定,65岁以上的老中医不能自己开诊所,局医政科的那女副科长告诉我说,因为到65岁就没资格担任法人了。个体诊所也是个医疗机构,没法人就不行。尽管我知道这是她在乱扯理由,但关键在她手中有权,说不给就不给,根本不需要理由。这个规定在我们浙江,执行特别严。我为此事上诉,法院不受理,再诉检察院,也不受理。我只得跑到北京,找卫生部医政司,幸好那时候没“维稳”这个队伍,没有把我抓回温州。那司长说,这是地方上的事,他们不好管。就这样,我只好“非法行医”。不过,有件事使我很奇怪。像取缔65岁老中医开个体诊所的资格,这样涉及违宪的大事,卫生部说自己没权管,而张悟本芝麻绿豆汤的小事,却为什么会召开高级专家研讨会大举讨伐,管得如此的紧呢?所以,行政上的“管”就是中医死的原因。那么“管与不管”之中,就有中医复兴“瓶颈”。

  无论哪个老中医,只要坚持辨证论治的,都会认为中医比西医好,这是不容置疑的。每个老中医在这一生,都治了不少的病人,很多都是医院里的医生说治不好的,或者与病人说过“这是不死的癌症”……,可是到了自己手里,有的几帖药就好了;有的被判了“死刑”,几个月内就会死,可是多年后仍活得好好的。见多了这些多次给事实否定的话,心中自然有个比较。所以,凡是真正按辨证论治治病的老中医,都热爱中医,都觉得中医远胜西医。

  中医比西医好,还可以从两个概念上看出:中医讲治愈率,就是治好后不要再吃药了;西医讲缓解率,就是治疗后这个病轻了点,还没有好,需要长期(实际是一辈子)维持治疗用药。这是因为医生身不由己,药物是制药公司研制出来的,他们研制的指导思想就是病人要长期吃药,直到吃出“并发症”而死亡。对制药公司来说,病人就是客户,客户就必须长期保持联系。实际上,西医医生只是个卖药的,而不是看病的;如果是看病的,那医院里的检查仪器干什么用呢?

  中医既然比西医好,那么用西医来管理中医,中医怎能不死呢?

  中国迎错了神

  那么,现在送医院,为什么一年内就会给死80%呢?是手术、化疗、放疗。这叫做草菅人命。如果是行政或公检法,决不敢如此,因为人命关天。但医院的后台可以说比行政、公检法更硬,例如有一个湖北省纪检委副书记夫人,儿子死在医院,到省府上诉,被7个警察打成重伤,冤无处可伸。后来警察换了个工作算数。如果是普通的老百姓,那就白打了。

  现在的医院把疾病按部位分科,把诊断与处方分开,医生不会诊断却负责开方,这不是让病人问道于盲吗?邹纪平先生把这些不会看病的医生,叫做“集体医盲团队”,真是个大创见。不会看病光开药方的医生也有人相信,这不是怪事吗?而且能搞成排队挂号,天天让老百姓叫“看病难”,做到这个地步,手眼通天彻地,确实很不容易。

  做西医越到老年,反而越觉得西医不好,他觉得自己一辈子没有治好一个病人。但这也是身不由己的。没有西药,内科就没有办法治病。药物是制药公司研制的。制药公司的研制方针,是留着病人永远不要治好,这种办法就是“维持治疗”,才有人常常来买他们的药。如果把病治好了,谁来买他们的药?然而药是化学药品,人却不是漏斗,怎么吃进怎么放出,即使只有最少的损害,长年累月的积累也会中毒。但这不要紧,即使病人中毒死了,那里有一个现成的名称——并发症。生了并发症死亡怨不得医院,打官司也不会赢。糖尿病、高血压、肾脏炎、鼻炎、感冒……医生有一个治好没有?凡是吃感冒药的孩子就常感冒,凡是打抗生素的孩子就常生病。可见,制药公司彻头彻尾没安个好心!

  上个世纪初,中国人把科学迎进了国门,文化界那些头头们都认为自己老祖宗不科学,没用了。这就陷入了一个大误区:西方科学=真理,并不科学或非科学=非真理。于是乎有的人就倡议立法废除中医。几千年的中医没人废除,这才有了《内经》、《伤寒论》、《本草纲目》、《瘟疫论》、《温病条辨》等无数的医学传家宝。西方产生不了像我们这样系统的医学理论、治疗方法,有序地集合成为一个医学大体系,西方医学到目前为止还是在襁褓之中哭啼。中华医学在先秦时期就完全成熟,实在是个奇迹。中医学这样的奇迹,只能在中国这样的以农立国的国度和它五千年的历史、平庸的统治者、广阔的国土而没一点权力卡压的国家里产生。而且还必须有一个条件,这就是它有一种几千年后还能使人看得的汉字。如果没有以上所说的这些条件,也就产生不了中医学。这里面的道理我们应该认真去思考。

  中国文化界的头头们可不知道医学不是科学,把科学迎进来是好的,把医学当科学迎进来却错了。西方科学是物质的科学,东方医学是生命的科学。可惜中国文化界的头头不识宝,煽动一些小混混,把中国的宝贝当垃圾乱扔。所好的是一些老中医坚持原则,维护了中医的生存。但也因受当时思潮的影响,很多著作谈说不当,搞中西结合,结果被作为国策,上了慢性自杀的贼船。

  西方医学到中国来,之所以能如此快速地发展,那是因为他们是伴随着整个西方政经体系搬过来的。绝对不是单纯的治病的本事。做手术的本事不是医学,而是技术。如果这种技术比我们好,我们可以派人去学,补充我们医学的不足。但是我们却把他们的整个体系搬过来,架在我们医学的头上。现在中医被消灭得差不多了,我们要复兴,我们要寻找“瓶颈”,这个“瓶颈”实际就是医学的管理体系。西方医学不会治内科病,现在的内科医生门诊部排长队看病。因为它把中医管没了,老百姓生病找不到中医了,只能上医院去。1949年中医有29万,都是按辨证论治看病的,无论哪个都比我强。现在真正按辨证论治的,就那么几百个人了。这就是王斌们的徒子徒孙的功劳。所以,要想复兴中医,中医头上的那座大山能搬得动吗?行政管理就是中医复兴的“瓶颈”。我十分赞成傅荆原先生的意见,中国只有建立中医部,根据中医自身发生发展的规律来管理中医,才能复兴。

  谈复兴中医,不只是中国,美国、日本都在干,谁能干得成,要看谁的方法对。在中国能不能复兴中医我没把握,因为中国没言论出版自由。卫生部有权把它抓死。例如我在浙江科技出版社出《解悟中医——相信你的自愈力》,出版社一定要我给他们看我的医师资格证。免得遭张悟本一样的命运。让人想不通的是,达尔文不是生物学家可以出版讲生物学的书,马克思不是经济学家可以出版《资本论》,罗思·霍恩只是个飞行员,可以出版《现代医疗批判》,为什么中国的出版中医书籍一定要医生资格?幸好我有,如果没有就出不了。有医师资格才可出医学之类的书,这个规定就是把中医往死里管的方法。

  我常常告诉病人,有句俗话说,一味单方,气死名医。这话当然是说,民间有很多治病极其灵验的单方,即使是很有本事的医生也没掌握,这医生费尽脑筋治不好,却被这单方一下子治好了。患者碰到的有可能是个和尚、尼姑,或乞丐,或者什么都不是,没有医师资格证,却拥有某种治病的单方,都在非法行医!所以,我说,法律、法规是掌权的为维护自己的利益订的。

  301医院的赵霖先生和夫人到温州找我看病,亲眼看一个痛风患者,跛着脚来看病,我用一米粒大的艾绒烧一下,就行走如常了。他觉得很奇怪,问我这是什么方法,我说,这叫阿是疗法。凡是到我家用阿是疗法治病的,我都给他们一撮艾绒,叫他自己灸。而且,还告诉他们自己治好了,还要治几个周围的邻居或朋友,全力推广这种灸法,让医院的疼痛科没了生意。前天,瓯海区外贸局有个干部的儿子十岁,半夜发风痛,他母亲为儿子搓脚到天亮,他父亲背他到我家,我见他中趾有点肿,按之痛,灸了一炷就蹦蹦跳跳了。赵老师夫人恰好手腕上有块腱鞘囊肿问我可以治否,我给她灸了一炷就消失了。如果你问一个外科医生,他一定说要做手术。痛风、关节炎、类风湿、网球炎、肩周炎等等,都可以用阿是灸法。这些都是西医的不治之症,对中医来说越很多是举手之劳。这才是西医要消灭中医的真正原因。而消灭中医,最重要的是消灭那些充分掌握辨证论治的老年中医。为什么65岁开诊所是非法行医?道理在此!

  我向鹿城区科技局申报“阿是穴治疗研究”这个课题。请来的专家通不过,靠局长坚持才通过了。因为局长有几个介绍来的病人都给我治好了。因此经常有接触,知道这课题的重要,鼓动我申报。这实在是个笑话:外行的局长胜过内行的专家。后来我搞好了课题,结题时又多次通不过,道理是我写的阿是穴能治疗的病太多,只要写一种病才容易通过。最后我只得请一个搞过课题的做枪手,谎了一套,才获得通过。这实在笑话,一个课题研究,事先划定某几个病,研究超过了就不行,这像话吗?后来我想想,西医管课题研究不是为治好病,课题申请表上才把经济效益摆在首位。中医把治好病摆在单位,确实是不符合他们的要求的,不通过理所当然。

  中医为什么比西医好?

  中医的医生之所以能帮好忙,证明中医的理论指导正确。

  试想:为什么一个老中医能治各种各样的病,而西医,却要分几十个科?没有几个毛病能治好的。因为要不要把病人的病治好,研制药物的决定权不在医生,而在制药公司,医生只不过是个卖药的。而制药公司的方针“维持”治疗,不能把病完全治好,否则,生产出来的药物卖给谁?所以, 不是医生不想治好病人的病,而是他们根本起不了作用。美国FDA已经承认中医学是有整体理论体系的医学,而西医学只是一种对抗疗法。要是问:对抗疗法的理论体系在哪里?回答自然是:不知道。也就是说,对抗疗法的实践者根本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跟疾病对抗。这说明,西方医学还没有一套完整的理论,来说明它所用的治疗方法。而没有理论指导的医疗实践,只能停留在疗法上。这就是美国把医学叫做对抗疗法的根本原因。

  自从有了人类社会,人们会有病痛,需要求医,就有了医疗。医疗是医学的实践行为。人们通过实践,逐步建立理论。假设中国社会有五千年历史,前2500年的实践,产生了《内经》。这《内经》是如此的完整完善,因此,中国人又经过2500年的实践,证明了《内经》理论的正确。

  可是与中国出《内经》的那个时期,西方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最为重要及有代表性的希波克拉底的医学著作是教科书《古代医学》。这部著作的主要论题是自然本身具有强大的治愈疾病的能力,因此医生的职责就是培养与自然能力相互协调发挥作用以促使机体恢复平衡的技术。著作的另一些特点是对不同症状的准确描述,对医学地理学和人类学的洞悉以及对气候、社会组织、宗教和政府对健康与疾病产生影响的阐释。”(《医学史》第79页)从这些字行间我们可以看出西方医学理论在那个时期,已经与我们拉开距离了。

  到盖伦那个时期,西方医学已经逐渐转向疗法而不讲理论了。西方医圣盖伦倡放血疗法治疗发热病,又攻解剖学。他认为,人之所以发热,是因为血液中的毒素太多,只要放掉部分血液,就能退热。这种放血治发热的方法,就思想方法来说,他们采用的是对抗疗法,就是把疾病当敌人,要与之对抗,与古代巫师把疾病当魔鬼缠身一模一样,远离希波克拉底的“自然能力”说了。

  与盖伦同期的中国医圣张仲景著《伤寒论》,这就与盖伦完全不同了。《伤寒论》即治发热的理论和实践。其中对治疗、用药的讲究,给中华民族的后世留下了非常明白的规矩。不是那盖伦简单的放血。单发汗,也就列出好几条不同的方法,这种方法适合个体化治疗,因为是每个生命在生病,生命的个体特异性决定了治疗必须各自不同。此后的中国中医界,又在 《伤寒论》的基础上增加了温病、瘟疫、气虚、阴虚、阳虚……等各种不同体质发热后分别治疗的方法,使之更加适合个体化治疗。这就是我国在各种疫病流行后中医参入取得良好效果的原因。非典流行后,中西医治疗的对比已经足以说明问题了。由于这个问题报导已经很多,我在此也就不重复赘述了。

  西方医学是整个体系搬过来的

  西方医学被管死,停留在疗法上,这就是迄今为止西医内科医生不能治好病的原因。然而,西方医学就是这样的好,医疗机构搬来还不算,还必须把管理机构也一起搬过来。否则,医院的生意就不会很快兴起来。中世纪在西方,你只要进了医院,就很少活着出来。大家不相信,这一经典史实可以到《别让医生杀了你》的第五页中看。因此,人们生病不愿意去医院。进去是被强迫的,就是使用行政暴力,强迫病人进医院。西方的治病方法是对抗疗法,就是认为疾病是敌人。这与上古时代巫医对病人实施吊打如出一辙。可见,在现代西方医学治疗中利用行政暴力是有其历史渊源的。

  问题是病人也是人。人是有思想意识的。思想意识的正确或不正确直接关系到疾病的治疗结果。自古至今,西方医学并不关心疾病的结果,而是只关心通过治疗赚病人的钱。这就是西方医学迄今为止没有建立起完整的理论的原因。没有正确理论指导的西方医学,医疗实践中的不断失败就不可避免。

  为什么他们治疗上都很失败,而生意却又如此之好?那是因为他们是成体系的。中世纪的西方医院如此危险,为什么也会有生意?那是它们可以利用政教合一行政手段强迫病人入院。除了行政手段,当然还有媒体报导、“宣传教育”等一系列的工作配合成套。现在虽然没有使用暴力强迫入院,但医生使用言语恐吓越来越普遍了。这就相等一种暴力,甚至比暴力更坏。医疗市场化迫使医生不得不使用它以增加医院的生意。

  现代医疗不可能使用暴力了,但为什么生意仍如此之好呢?我认为,那是因为它使用了诱饵,这就是医保。医疗费可以报销。医院医生治病,不是靠治疗的有效而出名,使病人慕名而来,而是一系列的市场手段和行政手段搞起来的。我国主流医学控制了医保报销权,指定给你可以报销的医院,没生意的医院生意就会很快好起来。美国人民首先发现医保的问题,很多人不愿意报销而宁可自己掏腰包去替代性医疗机构看病了。“当统计资料表明,20世纪90年代,30%以上的美国人采用选择性医学治疗,创造了一个几亿美元的市场时,医学界才大吃一惊。进一步的研究表明,公众对选择性医学的兴趣正在增加而不是下降。21世纪的一份调查表明,40%以上的美国人使用或正在使用选择性医学,大约75%的美国人相信祷告的力量,85%的美国人相信某地食物能治愈疾病或增进健康。”“1998年,迫于国会的压力,美国国立卫生院提高了选择医学办公室的级别,该办公室是于1991年由国会提供资金建立起来的。同时,国立卫生院还建立了美国补充医学和选择医学中心(NCCAM),该机构的职能是,评估选择医学、支持有关临床实验、给公众提供信息和建议。”“为了回应日益高涨使用选择医学浪潮,世界卫生组织(WHO)创建了第一个全球战略规划,分析传统和选择医学治疗,力图推进其成为卫生保健服务的一个部分。”(《医学史》358~361页)

  医保促使医疗机构狮子开大口,医疗费用无数倍地提高,使很多国家不胜其负,都要进行医疗改革。医保体制帮助了现代医学的兴起,也将会成为掘墓者。其实,进行改革不只是医疗的经费问题,更多的是医疗的治愈率问题。笔者发现,令人遗憾的是现代主流医学缺乏治愈率这个词,有的只是“缓解率”。在现代医院中,几乎很少有科室提出治愈的病人数。追踪观察都是长期吃药“维持治疗”。例如糖尿病科,心血管科、高血压科、肾病科……不管哪一科的主任,都是一辈子没治好一个病人的。也许有人会问:“哪他是怎么升为主任的?”医院升级凭论文和学分。论文不需要写治愈了几个人,而是写用某药使某病获得缓解。学分的来源主要是听课,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制药公司代表讲解新药物的使用。可见,医院职称的提升,来自给制药公司推销药物的贡献,而不是治好病的本领。相反,替代性医疗却因为运用了强大的“自然治愈力”使很多病人得以痊愈,必然将吸引更多的患者。

  我相信不久的将来,现代医学必将成体系地垮塌!

相关链接: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