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中医

如果不做有效干预,奥密克戎潮水下,半年会死多少人?

2022-05-13 09:47:04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重楼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导读

  在现有条件下,如果任由潮水冲击,国内半年将死亡155万人。其团队提出的三个策略,笔者认为前两个操作空间着实有限;同样重要的中医介入,却又一次被无视了。

  文/重楼

  5月10日,Nature Medicine在线发表了复旦公卫学院余宏杰教授团队题为Modeling transmission of SARS-CoV-2 Omicron in China的研究成果。

  该研究基于2022年3月份上海的情况作为模型假设的出发点,考虑全国范围内包括且不限于疫苗接种情况、各地人均床位数和ICU资源,最终得出结论:

  如果在现有条件下,放开接受奥密克戎潮水的冲击,在3-9月为期6个月的模拟期中,5-7月会形成非常陡峭的流行高峰,其6个月的流行将导致508万人次住院,267万人次入住ICU,155万人死亡,这意味着全国平均每1000人将有1.1人死亡。

  此外,其研究数据显示,60岁以上未接种疫苗人群,可能会占到全部死亡病例的74.7%。

  ——这难道可以算是第一波的“应死尽死”吗?

  其中对ICU的需求最高可达现有水平的156倍,下图展示了奥密克戎高峰期全国、上海、山西、山东的ICU床位缺口时间为44天左右。

  短短半年,155万人死亡,44天的ICU高位缺口。这一数字出来,可以说,所谓“共存”的空间愈发的小了。

  当然,这一模型是在精密、科学的前提下测算出来的,中间考虑了特定年龄的疫苗覆盖率,苗对于预防感染、住院、重症和死亡的保护力,苗的保护力减弱,不同的抗病毒疗法、非药物公共卫生干预方法(NPI)(如口罩、核酸、出行限制等)的效果。

  简单、粗暴的预估,是比照HK按照人口倍增,得出内地一波全国范围内的大流行死亡范围将达到167万。

  其实,这与上述精密模型估计的基本处于一个量级。

  可以理解,HK本地的其ICU床位数、疫苗接种情况、老龄化程度与内地没有大到形成质的差别,而6个月不采取非药物公共卫生干预方法的话,以目前我国的人口密度和人口流动性,应染尽染也大差不差。

  更为严重的是,ICU床位严重匮乏,医疗资源被挤兑后,那些一二线城市作为超大有机体的累积规模效应将会得到凸显,相应的次生灾害也会随之发生,比如其它慢性病、急症、重症患者得不到及时、有效救治,比如对劳动力供给的冲击、比如突破绝大多数人心理承受能力后不可预知的后果……

  这个“大号流感”可真够tm的大!

  该报告还分析了三种缓解策略:

  一是继续推苗,包括加强针和60岁以上未接种人群,二是使用对应的抗病毒药物,三是更为严格的NPIs。

  其团队的结论是,没有哪一种策略能单独将死亡率降至流感级别,或防止对ICU产生过度需求,但综合使用就能有效降低死亡率且防止医疗资源被挤兑。

  这与同处一城的“不规范写作”Z医生的观点还是不同,在此前,他一直强调的是前两者。毕竟“大号流感”嘛,搞那么多那么严格的NPIs干什么?

  前两个策略,笔者认为操作空间实在有限。

  比如前者,截至5月5日,60岁以上老年人接种覆盖人数和全程接种人数分别占老年人口的86.23%、81.67%,老年人群加强免疫接种已完成16232.4万人。

  笔者有限的观察,基于信任,老年人接种的意愿甚至要比年轻人要高;换句话说,剩下没接种的,往往都是因为严重基础病等实在难以进行;而这些老年人基于自身的基础病和潜在健康问题,因为“耦合效应”,出现不良事件的概率都不低;意即,没接种的老年人中,身体条件真的适合接种的,实在是所剩不多。

  至于后者,截至目前最被看好,也最有效果的是辉瑞的小分子口服药Paxlovid。可惜,这药目前已经被证明实际效果有限了(参见《“神药”并不神》)。

  那么三个策略中就只剩下NPIs了?

  近日的《暴露科学与环境流行病学杂志》有一篇文章,文章指出,对从校园周围的空气和表面采集的样本进行测试后发现,人们从呼吸的空气中感染新冠病毒的可能性是从接触表面感染的1000倍。

  意即,在自身防范方面,戴口罩比洗手重要得多了。

  还有,9日,孙老太太要求,大城市要建立步行15分钟“核酸采样”圈——这样才能早发现早隔离早阻断;要提高隔离点、方舱医院建设储备标准,确保需要时24小时内能投入使用。

  这些都是非药物公共卫生干预方法(NPIs)里的重要内容,也在“常态化”中持续加强。

  其实,还有第四个策略,即医护人员的增加、ICU床位数的建设、分级诊疗制度完善。然而,这些都并非一朝一夕之功,远水实在是解不了近渴,估计这也是该团队没有将其考虑进去的原因。

  最后一个重要的策略,是研究团队没有提及的,那就是中医的早干预、早介入——这是被武汉以来,各大城市的yi情所反复检验的。

  这里举两个例子。

  3月29日,吉林的发布会上,长春中医药大学介绍,在他们接管的方舱医院,采用纯中医药治疗后,1天退热率为72%,3天退热率为96%。症状消失的病人,从用药后第4天开始检测,按照间隔24小时的连续2次核酸检测阴性为出院标准,6天出院率均达到69%以上,住院时间明显缩短。

  事实反复证明,中药漫灌,以帮助建立免疫屏障,是极为有效的。

  3月16日,救火队员德叔第十二次出征,率队驰援HK,这是HK最为艰难的时刻。在亚博馆,内地医疗队(本身这次内地援港就以中医为主)接管了8个区中的6个区,其所辖病床的患者无一例死亡。

  在这些病人中,70岁以上老年人占了85.3%,60岁以上占93.7%,且大多患有基础疾病需长期服药,许多患者甚至生活无法自理。如果按照另一国际大都市的治疗,估计又是死亡原因为“基础病高龄老人”。

  两相对比,疗效显出质的差别,差别恰恰就是中医是否深度参与。

  可惜的是,中医一次次参与、一次次救火,却总是被有意无意的忽略,甚至被横加诋毁。

  只是,你爱或不爱,她都在那里,默默地守护着中华民族。

  【文/重楼,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针砭药石”公众号,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