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中医

子午:中医让上海死亡数字迅速下降,为何还要拿老人当小白鼠?

2022-05-05 14:11:32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子午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据上海卫健委今天发布的数据,5月4日0-24时,上海本土死亡病例13例。

  必须正视的是,上海已经创造了2020年武汉之后,本土最大规模的新冠感染死亡。虽然这18天来,悲剧和噩耗已经令人麻木了,但不得不说,这也算是可以让人看到希望的“好消息”:上海的每日新增死亡数字终于从一周前的每日50例左右,下降到10几个。

  4月16日,74岁的张伯礼临危受命,亲赴上海抗疫一线,担任上海中医专家组组长,负责指导中医药诊疗和救治工作。从张伯礼到上海的第二天开始,已经累计近3万确诊病例、还有20多万“无症状”的上海才开始每日公布前一天的新增死亡数字。

  还记得当时上海本地的某自媒体搞了一个标题党,说什么“张伯礼来了,上海的死亡人数就增加了”。这样的标题让人产生无限遐想,上海公布的各项数字是否准确且不说,即便按照上海自己公布的数字,也说明了一个铁一样的事实:是张伯礼指导的中医药工作者救了上海,救了上海的老人!

图片

  上表据上海卫健委公布的数据整理

  笔者在之前的文章说过,中医降低重症及死亡率已经被过去两年多来武汉以及全国其他城市的事实所证明。但是,中医靠的是早介入、早治疗;病程一旦发展到一定程度,中医也是回天乏术的。所以,笔者一直呼吁数字的真实、准确很重要。

  上海的每日新增确诊数字从4月13日开始,一下子攀升到近3000例,其后新增确诊和现有确诊都维持在高位;而每日新增死亡数字从4月21日开始攀升到两位数,比现有确诊数字的增长曲线大约延迟了一周左右,原本可能的每日新增死亡数字曲线很可能是下图中的红线。

  然而,正是因为国家的强力干预,因为“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集体主义精神感召下各地对上海的驰援,因为张伯礼指导的中医专家组对上海救治工作的全面介入,我们从上面的现有确诊数字及新增死亡数字的变化曲线可以清晰地看到:新增死亡数字的下降趋势从4月30日开始已经赶在了现有确诊数字前面;每日40例以上的新增死亡波峰宽度也从原本可能的两周,缩短到了一周,这就意味着至少数百个生命被中医从死亡的边缘挽救了回来。

  我们再对比确诊数字和累计治愈数字的变化曲线,趋势同样很说明问题:

  累计治愈数字在张伯礼4月16日到来之前增长一直很平缓,速率还赶不上确诊数字的增加;而4月16日张伯礼指导的中医专家组全面介入之后,累计治愈数字却呈现出了一个显著的“上抛物线”趋势,与之对应的就是现有确诊数字呈现出了“下抛物线”趋势,这就说明大量的病人被中医成功救治并且缩短了转阴时间

  上海的事实再一次证明:中医药就是特效药,而且是最廉价的特效药!(一个疗程仅一百元)

  然而,令人无法理解的是,就在几天前上海有关方面印发了一份《关于养老机构试点使用Paxlovid药物的通知》,要求各区卫健委指定一家区定点医院负责辖区内养老机构中阳性患者试点使用新冠治疗药物Paxlovid的相关工作。

图片

  且不说辉瑞的Paxlovid一盒要2300元,中医药一个疗程一百元,而且辉瑞的口服药也仅仅是用于预防轻症及普通症的风险病人转重症、辉瑞自我宣传的有效率为89%,为什么放着我们自己完全有效的、廉价中医药不用,转而选择辉瑞2300元一盒而且还不一定有效的口服药?

  如果辉瑞的口服药真的那么神奇,可以不用去住院治疗,有关专家能否解释一下,为何现在就在辉瑞的母国——美国的纽约,住院人数还在暴增?

  在养老院对阳性病人搞Paxlovid使用试点,真的是对老人生命负责任的态度吗?笔者在上面说过,中医药靠的是早介入、早治疗,耽误了病情,病程发展到一定阶段,中医药也是回天乏术。这样做不是要拿这些被“试点”的老人当小白鼠吗?

  更何况,辉瑞的Paxlovid在美国的上市本来就是走的是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 (FDA)的紧急使用授权(EUA),根本没有经过充分、权威的第三方临床验证。

  而辉瑞自己的数据根本就不足以让人信任。2022年3月1日,FDA 突然开放了辉瑞公司在其新冠疫苗临床试验中提交的数据。

  这份数据此前被辉瑞公司要求压制75年再予以公布,但一个由公共卫生和医疗专业人员成立的非盈利组织PHMPT,于去年9月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北部地区法院向FDA提起诉讼,要求其立刻披露相关数据。FDA败诉之后,相关资料才曝露在公众面前。辉瑞公司的新冠疫苗在前3个月内造成了4.2万不良反应,1200人死亡;FDA本来规定一种实验性试验药物后30天内只要有一个人死亡就会结束试验,但打着紧急事件的名义,这项规定并不对辉瑞有效。

  所以,在辉瑞的Paxlovid存在价格过高、效果存疑两个问题之外,又出来第三个问题:Paxlovid的安全性真能完全保证吗?

  既然如此,上海有关专家为何在中药已经被证明是廉价特效药的情况下,还要执意引入辉瑞的Paxlovid?

  与高调吹捧辉瑞特效药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有关专家对中医的歧视和打压:

  直到本轮上海大流行之前,全国普遍推行中医药主导救治的情况下,上海有关专家仍旧坚持的是“三素一肽”的方案。

  而从最初公布的重症救治方案也可看出,上海坚持的仍是抗病毒治疗为主的西医方案,中医药只是一个辅助作用,甚至还违背中医基本思想滥发连花清瘟。

  此举无疑等于在张伯礼到上海之前就给他挖了一个“巨坑”:扭转了危局就大家一起摆功劳,扭转不了你就“背锅”。

  我们回顾2020年上半年的全国范围的抗疫就会发现,当时上海的新冠死亡率在湖北之外,是全国各省市中偏高的,这跟上海全国最发达的医疗水平完全不匹配。

  这背后的原因并不难解释:上海的执业中医人数在全国来讲是偏低的,比重庆少一半,而上海包括西医在内的每千人医生数反而多于重庆。

  截至昨天,上海本轮已累计死亡503例,按照5.5万的确诊数字计算,病死率都接近1%了,这还是张伯礼领导的中医专家组紧急救场、大幅降低了重症及死亡发生率的结果。

  教训是惨痛的,防疫、抗疫方面都有很多教训值得总结。其中重要的一条,那就是应该破除崇洋思想,为了上海人民的健康,改变中医药被歧视、被压制的局面。

  【文/子午,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子夜呐喊”公众号,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