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中医

子午|怎么搞砸魔都防疫:医生鼓动病友“勿遵医嘱”

2022-04-25 15:16:57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子午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这两天,一则某医生住进方舱却动员病友勿遵医嘱服中药的微博被广泛传播:

  笔者点开一看:“朱筱吟医生”,微博认证“张强医生集团静脉病专科主诊医生,医生部总监”。

  哦,“张强医生集团”,那就不奇怪了,实际上她还是张强医生集团副总裁。

  最先嚷着“27万感染才9例重症、零死亡”、清零代价巨大且无意义的大V,正是这个张强医生集团的创始人“@张强医生”:

  同时,他也是最先嚷着要“与病毒共存”的大V之一:

  同时,他也以自己的实际言行,力证了什么叫作“蛇鼠一窝”:

  当然,笔者也反对“因人废言”、“因言获罪”,所以上面只是列举一下网络公开信息,并无它意。

  这里仅就朱筱吟医生的微博展开一些讨论。

  朱筱吟医生的这条微博下面清一色都是力挺她的,基本没看到什么有杀伤力的质疑,笔者还觉得有点莫名其妙,仿佛我们不是活在同一个“简中文”世界。然而,看到另一位医生在评论区与她理性讨论却被她拉黑禁言的操作,笔者也就释然了:

  朱筱吟医生所在的方舱是上海长宁区绥宁路方舱医院,据公开报道,这个方舱医院由上海建浩工程顾问公司负责改建,4月16日晚10点开舱,由当天早上马不停蹄赶往上海的贵州省首批援沪医疗队(中医分队)的300名医护人员接管,其中很多医护都曾参加了2020年的援鄂。

  前几天,笔者就在微博上看到有博主吐槽绥宁路方舱医院环境差、地面有扬尘,吐槽饭菜不适合老人和儿童,还有博主控诉高龄老人被拉来隔离却没有护工:

  说实话,建造质量、伙食甚至高龄老人配护工,这些问题本来都是魔都官僚自己的烂事,方舱所面临的这些问题跟方舱之外上海市民就医难、买菜难、买菜贵、团购到的还是假冒伪劣,等等一系列问题的根源其实是相通的。

  贵州省援沪医疗队的300名医护要管1400+病人,其任务之艰巨可想而知了。就这样,他们还需要自己动手来解决很多患者的额外需求。

  这种情况下,再抽出护士来充当陪护高龄老人的护工,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

  高龄老人是18日晚上被拉到绥宁路方舱的,按照微博自述,朱筱吟医生几乎是同一时间进来,而且自己完全没有症状。可我们没有看到正值青春、身体健硕,而且还是医生身份的朱筱吟医生去帮把手,哪怕是去过问一下,她的微博里对这件事没有提过只言片语;而这个方舱里身强力壮、症状轻微的病友同样不少,也同样没有人出面去帮助老人……

  当然,笔者在这里并不想搞什么“道德绑架”,去指责朱筱吟医生。但笔者看不惯的是,朱筱吟医生反过来在微博评论区污蔑方舱医院没有治疗,甚至没有医生来给她问诊:

  直到有网友连番追问,朱筱吟医生才承认“大白会测体温、巡视、记录情况”,只是没有医生专门给她问诊:

  而她这条微博给公众形成的直观印象就是:“方舱没有治疗!去方舱干嘛?”

  在她看来,直接给吃连花清瘟这个不叫“治疗”,这个笔者也认同;但在她看来,给患者吃协定方中药汤剂也不叫“治疗”,笔者就不得不反驳了。

  据公开的报道,绥宁路方舱医院收治的全是轻症及无症状感染者,服中药的目的主要是针对群体症候使用"大水漫灌"的方式,防止患者向重症转化,调节人体自身免疫力、消灭病毒,最终达到转阴的目的。

  这样的手段在中国抗疫过程中,从2020年年初一直用到了现在,屡试不爽,是中国在武汉之后持续保持低重症率、低死亡率的重要原因,是已经被大量实践证明过的成功经验。

  协定方是经过一定时间使用、积累了一定的经验和疗效而约定俗成的验方。从朱筱吟医生发的微博图片看,发到她手上的是“长宁协定方二”,也就是说针对不同地域、不同人群、不同症候,即便是群体使用的协定方也是不同的。

  朱筱吟医生根据由一位患者喝了这个协定方发生呕吐,就判定这个方没有治疗作用,而且有不明副作用,却没有了解过呕吐的真正原因,没有对其他病人做过调查,更没有统计过有多少人服药后能够或不能够更快转阴,这难道不是以偏概全吗?

  中西医之争姑且放到一边不谈,我们从她的微博里,没有看到一个医生起码的专业精神,只看到了反感中医、反感防疫的各种“情绪输出”,然后就是变相地鼓动大家不要再听方舱医院医生的嘱咐去喝中药了。

  大多数年轻力壮的轻症感染者最后并无大碍,这从武汉开始就是如此状况;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只到轻症,个体经验更可能只是“幸存者偏差”,要不然这两年全球也不会有那么高的死亡率了。朱筱吟医生的鼓动是对这部分人群的极其不负责任的做法。

  上海不乏朱筱吟这样的医生,香港更不乏朱筱吟式的医生,具有专业背景的他们的确影响了很多普通群众,对中医药治疗产生了排斥,最后枉送了姓名。这样血淋淋的例子已经在香港发生了:

  「香港中西医结合抗疫联盟」最近到两间安老院舍进行数据搜集、研究和分析关于服用「金花清感颗粒」(简称「金花」)能否减低2019冠状病毒染疫长者的入院/重症及死亡率。初步数据显示:

  安老院舍A:

  1、于爆疫初期,多名长者受感染及死亡。当时院舍非常无助,幸得善长仁翁赠送「金花」。

  2、70名染疫长者服食「金花」。

  3、「金花」有效舒缓染疫长者的喉咙痛、吞咽困难、胃口不佳、肌痛、倦怠乏力等症状,观察期间亦没有长者有任何不良反应。

  4、所有服食「金花」的长者,没有人患重症/入院,或死亡。

  5.、3名长者选择不服用「金花」,3人全部患重症/入院,其中2人死亡。

  安老院舍B:

  1、院舍共有65名长者,其中62名长者染疫。

  2.染疫长者全部没有服食「金花」,12人患重症入院,6人死亡。

  上海今天通报昨天有出现了39例死亡病例,公布的累计死亡已经85例,如果还想上海有更多的人无辜殒命,具有专家身份的朱筱吟医生们就起劲儿地鼓动吧?

  再联系到前不久某疾控官员的电话录音事件,本来处于中坚地位的人都是这样的心态,能不敷衍、甚至给你故意使坏搞倒逼?

  魔都的抗疫是怎么搞到今天这个局面的?不就是因为误导群众的专家和瓦解群众以牟取私利的官僚太多了吗?群众路线不好走、群众工作不好做,但要想瓦解群众却是轻而易举的,而抗疫斗争根本上应该是一场人民战争,离不开群众的支持和参与。

  如此这般误导、瓦解群众,能不搞砸乎?

     【文/子午,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子夜呐喊”公众号,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